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二章 你,滚下来
    跟在林群身后的妙家子弟,大多没有经历过风浪。在见到眼前这一幕后,纷纷作呕不止,有的直接晕阙在地。

    “哒哒哒”的脚步声回响在庭院内。这是自己熟悉的土地,虽被污染,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屋一阁,还是跟以前一样,让自己的心中有一种淡淡的不舍。

    “唰唰唰”,人影窜动,一名名妙家高手在林勇长老的率领下,把妙俊风和麒麟围在了中间。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闯。妙俊风,既然来了,就别走了。留你在世,始终是个祸患!”林勇相对于林群,为人要谨慎的多。

    此时的他,后天灵宝在手,防御性符器在身,仙境大能的气势被他收敛在体内,准备随时一击。

    “哦?你不觉得你说的话有问题吗?妙家本已腐朽,眼下的基业乃是我亲手开创。在我离开的这十年,妙家借用皇甫从龙的名头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张,但试问,这扩张而来的地盘有我亲手开创的领地稳吗?

    诚然,现在主持妙家家业的是妙文,是妙家嫡系,可他所做的一切,配当妙家的家主吗?

    再有,围在我身边的这帮人中,妙家子弟有多少?林家子弟又有多少?假如我不归来,用不了多久,妙家就会变成林家的一个分支,世人再也不会知道在这世上还有一个妙家!

    林勇,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后天灵宝吗?笑话!不到圣镜孕育的符器也敢叫灵宝?林家,盛极必衰,也该我收割的时候了!”

    “动手!”林勇不作回答,直接下了格杀令。

    “咻咻咻”的破风声响起,妙家子弟挥起手中的符器向妙俊风劈杀而去。

    他们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妙家武者,每一个人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在这里出现的他们,境界清一色的皇境小成。

    倘若这些人中的妙家子弟识时务,妙俊风兴许会绕他们一命。然而,向自己攻来的他们已经忘记了自身流淌的血液和姓氏。

    “归去!”

    妙俊风轻念二字,一道灰色圆环,由内向外一闪即逝。

    围杀而来的妙家子弟,在光芒过后,如下饺子一般,一个个的栽倒在地,生机尽失。

    “弱者对事实总是会质疑,强者对事实会进行自己的考证,至于大能,他们只要周密的思考一番,便可尽知其中的真伪。

    林勇,你是束手就擒,还是准备和他们一起奔赴黄泉?”

    林勇往后退了一步,他真的没想到妙俊风会这么强大。就算是自己,在面对一帮皇境小成的围杀时,也不可能做到在半个呼吸的时间内将他们一举歼灭。

    “为妙家荣誉而战!”林勇一咬牙,以自己的生命祭起了手中的后天灵宝和身上穿戴的符器。

    “轰”的一声,仙境大能的气息在下一刻直冲天际,狂卷八方。

    “哈哈哈...,妙俊风,今天我就替林家拿下你的人头,斩灭妙家唯一的希望!”

    “你看看,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是不是感觉说出这句话后,心中痛快多了?若是如此,那说明,你在世上已没有遗憾,可以含笑九泉了。”

    妙俊风凌空一斩,劈出一道光刃。

    “拿命来吧!”林勇没有把这道光刃放在心上,挥刀向妙俊风就狠劈下来。

    “无知!”

    妙俊风撂下这句话,领着麒麟便向内堂走去。

    “妙俊风,你...”林勇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在林群身上发生的事再度在他的身上上演。

    只不过,这一次,不仅是他生机丧尽,就连符器和后天灵宝的生命精华也流失殆尽,成为了废品。

    有了林群和林勇的前车之鉴,无论是守在明处的妙家子弟还是蹲守在暗处准备偷袭的妙家子弟,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武器,静静的待在原地。

    修者的直觉告诉他们,若是敢出手,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死亡。

    “嗒嗒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坐在议事殿内的长老们,后背和手心上的冷汗随着脚步声的音律而不断流出。

    妙文的呼吸变得紊乱起来,他对自己的这个哥哥有敬仰,有畏惧,有憎恨,也有不屑。种种复杂的情感在此刻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叫“莫名”的情愫。

    “嗒”的一声,妙俊风的右脚踏入了议事殿的地板上。他身上的气势没有外放,但却让坐在殿内的众人感到他的身影无比高大,压得他们喘不过气。

    “妙家的议事殿,主位何时变成两个了?身为家主的妻子有何资格坐在议事殿上发号施令!难道家主死了吗?”妙俊风双目一冷,凌厉的寒意让整个大殿的温度瞬间跌到冰点。

    “哥,慧敏她...”

    “不要叫我哥,我妙俊风没你这样的弟弟。之前是我太仁慈了,像你这样的性格,就不应该修行,就不应该攀龙附凤!你的事我一会再处理。现在,你给我乖乖的坐在那,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

    妙文双拳一紧,想要还击,但最终还是听了妙俊风的话,坐在位子上,保持了沉默。

    “妙俊风,你已被逐出宗籍。此时此刻,你是以一个外来人的身份站在这里,我不知道你哪来的底气,竟敢在议事殿内大呼小叫,你可知这是死罪!”

    林慧敏是在座众人中,唯一一个不对妙俊风感到畏惧的人。就连妙俊风也感到奇怪,她的自信是从哪儿来的?难不成她是一个隐士大能,眼前的年纪是假象,实际上早就活了几百年?

    “你,滚下来!”妙俊风懒得跟她啰嗦,抬起手臂,凌空一扇。

    “啪”的一声脆响,响亮的耳光在议事殿内响起。林慧敏被妙俊风一巴掌从主母的位置上扇到了议事殿的地板上。

    林慧敏的右脸颊高高肿起,嘴角的鲜血止不住的往下流淌着。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气势不减的站起来,大声的对妙俊风呵斥道:“妙俊风,你很好!今天你别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我一定会亲手把你的皮拨了,把你的血放干净!”

    “妙文,这就是你娶得好老婆!为什么每一次你娶得老婆都让人如此失望呢?我真想给你修一座庙,然后,把你送进去当和尚,从此以后,青灯古卷,不问世事。”

    妙文被妙俊风说的不吭声,这何尝不是他心中的一根刺呢?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