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二章 一个真相
    “八弟,我觉得这事你还是去跟娘娘商议一下吧!这方面的经验,娘娘比我们足。”在和皇甫明分开前,皇甫皓语重心长的提醒了一声。

    皇甫明站在原地,稍作思考后,抬腿向后院母后住的地方走了过去。

    “咚咚咚”的三下敲门声,“母后,您睡了吗?”

    “进来吧!珠儿也在这。”乾丽的声音依然那么柔和,只是在柔和中参杂了一点不为人知的隐痛。

    “母后,妹妹,这么晚了,你们怎么都还没睡?”皇甫明进来,把门关上后问道。

    “你不也一样吗?怎么了?是不是又有什么烦心事了?”知子莫若母,不用皇甫明开口,乾丽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心思。

    “母后,二哥今天派使者来了,还有西人国也有使者前来。他们的意思是想和我结盟,然后一起出兵攻打妙俊风。”

    “不行!这个盟不能结!”乾丽眉头一皱,右手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

    “母后,您别激动。我正是因为拿不准主意才到您这来的。我想听听您的意见。”皇甫明没想到母后竟会这么激动,他现在有点后悔自己怎么就听了四哥的话呢?

    站在一旁的皇甫珠,欲言又止。她觉得对皇甫明不能再隐瞒了,妙俊风虽然不是他们的亲哥哥,但好歹也是哥哥。

    相对于皇甫皓,皇甫从龙和皇甫凯来说,他这个哥哥比他们都要强,对他们其实也挺好的,只是当时自己没有反应过来。

    “明儿,你先坐下,母后有件事要对你说。在听完这件事后,你再决定是否要和他们结盟,是否继续和妙俊风为敌。”

    皇甫明也是聪慧之人,他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皇甫珠的脸色在此时也显得有点怪异。

    “明儿,母后在嫁给你父皇前,曾嫁给过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叫妙庆。由于某些原因,也有可能是母后的懦弱,在离开妙庆后,母后就将那个曾经的家给忘的一干二净,一心一意的只当自己是个从未嫁过人的人。

    后来,母后嫁入了宫里,你们的父皇对母后很好。紧接着你们两个小可爱便降临到了世间。在有了你们后,我更加觉得以前的事不能再提,以前的人不能再见,为了你们,我必须要这样做。

    然而,母后所做的一切在现在看来是很可笑的。也许这便是报应,是老天对母后的惩罚。”

    说到这,乾丽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把目光看向了皇甫明,她想从他脸上的神情中读取到自己想知道的内容。

    “母后,您继续往下说吧!我想听听,您接下来要说的内容,是否和我猜测的一样。”皇甫明神色凝重,眉头紧锁,心中不时闪现团团火光。

    “哎!母后的第一任夫君便是妙俊风如今的父亲,而妙俊风正是你同母异父的哥哥。你们之间本来是可以相安无事的,甚至可以说,只要母后能把这件事处理好,你哥哥未必不会辅佐你。

    其实,在他第一天进皇宫时,母后就已经知道他了。只不过由于以往的思维惯性,母后仍不想去和他相认。

    只可惜天意弄人,不久前,母后和珠儿去了一趟合城,在那里母后遇见了他。他的眼神母后至今记忆犹新,母后相信,若不是他克制自己,说不定母后和珠儿在当天就会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

    好了,该说的母后已经说完。现在,母后很想听听你的想法,对他你准备怎么做?”

    “母后,假如我今天不来找您,您是不是准备一直把这件事瞒下去,直到我和他见面时,才会将真相告诉我?”

    乾丽感觉到皇甫明的情绪很不对劲,即使他现在外表平静,但在平静的外表下,实际上内里已变得狂暴混乱。

    “哥,你误会母后了。假如你今晚不来,母后明天早上就会去找你。我这么晚还在这,就是在和母后商议,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把这件事委婉的告诉你。”

    “你闭嘴,枉我那么疼你。在你知道这件事后,你就应该第一时间跑来告诉我,而不是呆在这里和母后偷偷摸摸的商量告诉我的事。

    本来我还准备明天把他们礼送走,但现在,我改主意了,我要和他们结盟,我要让妙俊风臣服在我的脚下。

    哥哥?我皇甫明不需要哥哥!就算有哥哥,也不是他妙俊风!”皇甫明说完,衣袖一甩,怒开房门,扬长而去。

    “珠儿,要发生的事终究还是拦不住。是我以前太宠他了!”

    “母后,我觉得这件事还有回旋的余地。我们不如连夜赶去玄武城吧!借用朱雀城内的传送阵,到他那只不过是眨眼间的事。”

    “你的主意不错,但母后担心我们现在已经被人盯上,府宅的大门怕是出不去了。”乾丽忧心的往外瞧了一眼。

    “嘻嘻,母后莫急,我有办法。”皇甫珠从戒指中取出两件斗篷。

    “母后,赶紧穿上它。这可是青峰特意请人为我们炼制的。只要穿上它,哪怕是仙境大能都察觉不到我们的气息。”

    “珠儿,母后没看出来啊!青峰那小子对你挺上心。但母后要提醒你一声,关于妙俊风的事暂时不要告诉他,免得惹俊风不高兴。”

    “知道啦!我又不是孝子。我们赶紧动身吧!迟则生变。”

    母女二人穿上头蓬,跨出房门,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但她们的举动真的能瞒过在府中的每一个人吗?

    “有意思,若是我不来,怎会知晓这么有趣的一桩秘闻。乾贵妃,皇甫公主,我可要得罪了。”布克的身影在房间中一晃而逝。

    下一瞬,他站在炼器师公会的大门前,笑着对眼前的空气说道:“乾贵妃,皇甫公主,都这么晚了,来打扰诸位大师,恐怕不妥吧!

    我叫布克,来自西人国。我想请你们到我府上小住几日,放心,我没有恶意,绝不会伤害你们一根头发。”

    等了片刻,布克再次微笑的说道:“既然你们不愿现身,那我就得罪了。”

    “呼啦”一下,红芒一闪,乾丽和皇甫珠眼前一花。

    当她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个人被关在了一间三进三出的屋子内。

    “母后,我有点怕。”皇甫珠往乾丽的身上靠了靠。

    “不怕!有母后在,谁也伤不了你。”乾丽伸出臂膀,将皇甫珠揽在怀里。身为母亲的她知道,自己现在决不能表现出一点怯懦。

    为了孩子,自己一定要把坚强的一面展示在她眼前,并让她清晰的感觉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