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一章 碎裂
    “什么?米修斯神父回来了?他要跟丘尔主教进行生死战!嗯,我得去看看。”

    “米修斯对丘尔,这一战到是很有意思,但我手头上有很重要的事要处理。什么!妙俊风来了!哼哼!那我必须要去给他们加油了,能见他一面,可不容易啊!”

    “丘尔主教做得对!米修斯昏了头,竟敢把妙俊风往这里带,他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圣地吗?”

    “哎!该来的总是要来,我就去看一看吧!希望这场风波能够在竞技殿内结束。”

    丘尔是个古道热肠的人,他真的按照斯麦的要求,去拜访了每一位身在圣地的高层。对每一位他都极力劝说,没有因为对象的不同而省掉点什么。

    竞技殿的决斗场上,米修斯与丘尔相隔一百米对立而站。

    “米修斯,看到没有,越来越多的神职人员赶到了这里。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吗?因为他们想看到我亲手把你这个罪人给击毙。”

    “丘尔,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么爱吹嘘!吹嘘的毛病不改,你今生也只能止步于此了。”

    “哼!多说无益,看招!主的荣光!”

    “嗖嗖嗖...”,数以百计的金色光束自半空中射出,毫不留情的往米修斯身上打去。

    若是被光束击中,米修斯会变成一个血淋淋的筛子。但他一时半会不会因此而死去,还能苟延残喘那么一点时间,留下生前的遗言。

    “天使的守护!”米修斯从容不迫的轻念一声。

    “啵”的一声,一个舒展双翼的天使出现在米修斯身后。一圈圈的金光从天使的身上扩散开来,犹如涟漪般将米修斯一层层的包裹起来。

    “噗噗噗...”的声音接连响起,一道道光束如破空的雨滴,滴入了深邃浩瀚的海洋中。

    光束来源于光明,天使来自天国。在天国里,处处充满阳光,光束就是天使手中持有的兵器。

    “丘尔,你的本事没有长进,出手就是这一招。你就不能有点新鲜的吗?看来你除了会钻研权利斗争,对自身修为是一点也不在乎。

    哎!你知道你这是舍本求末的行为吗?想要成为教皇陛下,除了德高望重,支持者众多,自身实力也是必不可少的。”

    “闭嘴!该怎么做我心里比你清楚!天惩之矛!”

    丘尔一出手就是杀招,一柄洁白如银的闪电之矛,从虚空中一闪即消,下一瞬,就出现在了米修斯的胸口前。

    在大家紧张的关注目光下,米修斯缓缓地抬起右手,一把就握住了即将刺入体中的天惩之矛。

    “他的修为又提高了,竟然能将自身与天使虚影融为一体,借用天使的神力为己用。”

    “是啊!也只有主的忠实仆人,才能握住这柄惩戒之矛。”

    米修斯原地三百六十度一转,把握在手中的惩戒之矛一把丢了回去。

    “丘尔,你的矛我还给你。”米修斯站在原地,一脸笑容的对他说道。

    面对米修斯的笑容,丘尔感到压力山大。这柄惩戒之矛可不是自己之前掷出的那一柄。现在的惩戒之矛可是在天使的手中。

    丘尔很不甘心,他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将自己的杀手锏使出。这样即便自己能够击杀米修斯,但在心里,总是会留下那么一点小小的遗憾。

    “噌”的一声,一柄通体金黄,最顶端用红宝石镶嵌的权杖被丘尔召唤而出。

    见到这柄权杖,最先被震慑到的是米修斯。他的心神在刹那间就出现了异常激烈的波动。

    伴随着他心神的失守,攻向丘尔的惩戒之矛在空中快速地消散开来,压根就用不着丘尔再去多做什么。

    见到这一幕,妙俊风苦笑一声,对斯麦说道:“老麦,你的嘴可真灵。最不想发生的事果然发生了。照这个情形发展下去,米修斯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你知道被丘尔召唤而出的权杖是谁的吗?为什么米修斯在见到它后,会表现的如此激动?”

    “我就长话短说吧!这柄权杖不是普通的的权杖,而是前任教皇手持的权杖。要说对前任教皇最衷心的人是谁,无疑就是米修斯。

    前任教皇的死到现在都是一桩悬案,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身为一名绝顶强者,怎么可能会在一觉中睡死过去呢?”

    “我的天哪!我只不过想来喝一杯茶,为什么要把我卷入到这么复杂的一件事情中呢?结合先前丘尔说的话,我到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教廷会把我视作眼中钉了。

    搞了半天是现任教皇对活着的米修斯感到不放心,进而对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产生了怀疑。”

    “俊风,你先停下你的推理,赶紧关注一下竞技场上的米修斯,我觉得丘尔就要对米修斯下手了!”斯麦着急的催促了妙俊风一声。

    “米修斯,你敢再对我动手吗?这是你最尊敬的老师留给我的防身圣器。你要是敢对我出手,就是对前任教皇的不敬。

    念在同僚一场的份上,我劝你自尽吧!免得脏了我手中的圣器。”

    米修斯呆呆的站立于原地,他对丘尔的话置若罔闻。脑海里不断浮现起和老师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为了查出老师去逝的真相,他不惜跟现任教皇结下了难以挽回的仇恨,更是将支持现任教皇一派的人全部给得罪了。

    “不知好歹!受死吧!”丘尔讨厌被无视。在怒火的催动下,他举起手中的权杖向米修斯就冲杀而去。

    “明王剑!临!”

    妙俊风心念一起,明王剑化成一道金色光束遁入竞技场。它以肉眼难查的速度,如切豆腐般环绕权杖一圈。

    “咔擦”一声,权杖在丘尔挥下的同时,发出了清脆的碎裂声。

    “不!”米修斯怒吼一声,这是他现在最不愿见到的事。

    这一回,轮到丘尔愣住了。他直到现在也没有反应过来,手中的权杖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碎裂呢?要知道,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圣器啊!

    被怒气冲上头脑的米修斯,爆发出自己最强的一拳。这一拳精准的砸到丘尔的心口上。

    “噗”的一大口鲜血喷出,丘尔如同风中的破麻袋,被这一拳给砸飞数十米。

    当他躺在地上的时候,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只剩下出的气,再也难有进的气。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