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二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快去看看丘尔大主教!”在全场寂静了片刻后,追随丘尔大主教一方的人中,有一个胖乎乎,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大声的喊了一句。

    刚回过神的吉尔主教,连忙带着医疗人员向丘尔大主教躺的地方跑了过去。

    吉尔的心里对丘尔大主教虽有不喜,但仍不希望他在此刻死去。即便双方签订了生死契约,这也要看死去的一方是谁。

    假如现在躺在地上的是米修斯,就算他死了,也不会有人事后来找自己麻烦。可丘尔大主教就不同了,他的势力在圣庭中可不小。

    一旦他出现意外,他的手下想要迅速上位的话,一定会拿自己这个小主教开刀的。

    医疗人员在检查完丘尔大主教的伤势后,用同情的眼神对吉尔主教摇了摇头。

    “咔擦”一声,好似天雷劈开了巨石。吉尔主教现在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吉尔主教,你不用害怕。这件事由我而起,就由我来解决。教皇那边我还是要去的,在教皇未对我做出任何宣布之前,他们还是会卖我一点面子的。”

    米修斯的声音从丘尔主教的背后传来。这道声音让吉尔主教看到了希望,犹如在陷入沼泽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米修斯,现在的圣庭已不是当年的圣庭。在你未把这件事解决前,休想离开竞技殿!”一名追随丘尔大主教多年的中年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柴思夫主教说得对,米修斯,赶紧招了吧!你是不是蓄谋已久,等的就是今天!”刚才发出惊呼声的那个胖子,跟在柴思夫的身后走了出来。

    见到这两位,吉尔主教火热的心一下子如坠冰渊。他们追随丘尔大主教已有数十年。若是丘尔大主教退下来,他们二位是最有机会坐上大主教位子的候选人。

    “柴思夫,达尔。想当年你们只不过是才入圣庭的小神父。怎么?跟在丘尔身后几十年,转眼就变成主教了?

    从你们站立的位置来看,你们的身价比站在后面的主教们要高出不少啊!”米修斯的怒火仍未消退,故而,现在的他说话的语气和神态和之前截然不同。

    “哼!米修斯,你以为我们跟你一样是一个不知进取的人吗?在最靠近主的国度内,我们不会浪费一寸光阴,浪费一点资源。

    我们现在的修为若是不能高过你,那我们的岁月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哼哼!现在,你是准备束手就擒还是让我们暴揍一顿呢?

    丑话我先说在前头,我的修为在近来不是很稳,似要突破。因此,下手的轻重会拿捏不住。万一在下手途中,你被我打死了,你可不能到撒旦那说我坏话。”

    不管柴思夫的话是真是假,总归这是对米修斯的羞辱,也是对自己强烈的自信。

    “走走走,游游游,路见不平一声吼!虽说正义在头顶,无奈乌云遮慧眼。不管神仙与上帝,明心在我不由他!

    我真不知道你们有何脸面说自己是主的仆人,而且还声称这里是离主的国度最近的地方。

    仁慈的主要是看见现在的你们,一定会朝你们的脸狠狠地踹上几脚,然后,把你们提溜起来,一把扔进无尽之海,让你们在里面好好的泡一泡,想一想,自己到底有没有罪!”

    “想必阁下就是妙俊风吧!我们圣庭内部的事就不劳阁下费心了。你是外人,若是你硬要参与进来,我想我们大家应该会好好劝说你的。”

    “咦?胖子!别摆出一副大善人的模样。俗话说双拳难敌四脚,但那是对普通人。也有话说拳怕少壮,乱拳打死老师傅。

    你们二位年纪也不小了,想来也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充满活力了。哎!谁让我好心泛滥了,在此我劝你们一句,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这件事不是你们这些小角色可以参与的。”

    “你!你竟敢说我胖!”达尔脸上的赘肉颤抖的很激烈,圆滚滚的肚皮也是发出了轻微的振动频率。

    “你难道不胖吗?按照健康标准,你已经不属于超重范畴,属于肥胖级别。你要是再不减肥,我很担心你会因此而衍生出多种疾病。”

    “混账!健康的我怎么会得病?我这叫富贵不叫肥胖!妙俊风,本来我还不想跟你一般见识,可谁让你成功激怒我了呢?

    好吧!今天我就代你家长辈好好地管教一下你。想来仁慈的主也会宽恕我的。”

    达尔说完,就从怀里掏出了一根绳子,然后,向妙俊风挥手一抛。

    充满年代感的古朴草绳,在空中蜿蜒舞动,像是活了过来。

    柔和的能量波动在草绳舞动的同时向妙俊风笼罩而来。能量很柔和,没有攻击性,但就是这种能量让妙俊风的心神瞬间松懈,身体也是松垮下来。

    “嗖嗖嗖”,三圈环绕,草绳将妙俊风捆的结结实实。尽管如此,它看起来还是那样的不堪一击,仿佛轻轻一拽,就可以让它断裂开来。

    “罪徒绳。”米修斯的双眼立刻迸发出夺目的神采。这件神器曾经的持有人可是自己啊!

    “妙俊风,你不是很嚣张吗?现在被绑住的滋味如何?不要试图反抗,在罪徒绳的面前,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的。

    身为罪人就要有罪人的觉悟。神爱世人,对你们,仁慈的主舍不得杀你们,但他还是会用温柔的方法来惩戒你们。

    妙俊风,你就乖乖的站在原地,祈祷着我们和米修斯的一战不要那么快就结束。我们这边若是结束了,那便意味着你最终制裁时刻的来临。”

    “好了!达尔主教,你不觉得你对他说的太多了吗?和一个死人有必要浪费那么多的时间吗?”站在一旁的柴思夫显得很不耐烦。在他的眼中妙俊风已经和死人画上了等号。

    “不好意思,我亲爱的朋友,这一次是我连累你了。”米修斯恢复了平静,之前的情绪在见到罪徒绳后立刻烟消云散。

    “谈不上连累,我只是在感觉它的气息和力量。若他真能对我产生伤害,你觉得我还能像现在这样,轻松地跟你交谈吗?”

    妙俊风的话让米修斯会心一笑。但在柴思夫和达尔听来,这纯粹是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他不会真以为凭自己的力量能跟圣器抗衡吧!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