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四章 布梅
    还没走进贵宾会客室,就听到了从里面传来的谈笑声。

    “老麦,我觉得朗普会见的应该是一名女性。”

    “为什么?我没有听到女人的声音,只听见朗普一个人的大笑声。”

    “你再仔细听听。男人都爱面子,若是在男人面前,男人的笑声不会收敛,尤其是这种大笑声,应该会给人一种河水奔腾之感。

    可现在呢?就好像在奔腾的河水中故意设了几道栅栏,让河水的奔势显得柔和,但又不失壮美。”

    “听你这么一解释,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我的好奇心被你给成功的吊起来了,这样有魅力的女性会是谁呢?会不会是我认识的呢?”

    “进去不就知道了吗?不要在原地愣着了,跟紧我。”妙俊风说完,双手一推,大步一迈,不请自来的走进了贵宾室。

    “你们怎么进来了?太没有礼貌了,没看见我正在接见重要的客人吗?斯麦,你也是联盟的老人了,难道连这点规矩都忘了吗?”朗普大怒的站起来,指着斯麦咆哮道。

    “朗普,别失了风度。刚才的你不挺绅士吗?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了土匪呢?哎!看来你对这位女士动心了,不然,不会如此。”

    “你胡说!嗯?你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朗普在妙俊风的一番讽刺后,才把目光看向他。

    “我是谁?装!你就继续装下去吧!我不相信我的到来你会不知道。我能来见你那是你的福气,别人想见我还见不到呢!”妙俊风从他身边走过,身子一躺,便卧倒在沙发上。

    “贵宾会客室的沙发就是不一样,柔软程度比席梦思还要好。坐在这里谈话,只会让人越来越投入,对时间的敏感程度则会越来越低。

    哦!差点忘了!你是谁?从你的着装来看,你的来历很不简单!”

    被妙俊风盯上的女人内心一紧。她曾多次幻想与妙俊风见面的场景,可就是没有出现过这一幕。

    “妙俊风先生,很高兴能在这见到您。我叫布梅,布克是我弟弟。”布梅站起身来,向妙俊风礼貌的伸出自己的右手。

    妙俊风眯了眯眼,懒洋洋的伸出自己的右手,与她轻握了一下。

    “布梅,你还是坐下吧!你没看见,在你站起来后,我们的郎普先生眼睛都绿了吗?”

    “噗嗤”一声,布梅掩嘴轻笑起来。随后,她收敛笑意说道:“妙俊风先生,就算我再美,对你不还是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吗?

    在你面前,我对我的容貌和身材产生了质疑。我甚至觉得之前大家夸我美,都是在敷衍我。”

    望着布梅显出的娇态,妙俊风冷冷的说道:“收起你的魅惑之术吧!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死在你的媚术下!”

    “哼!不解风情!”布梅见自己的媚术对妙俊风无效,干脆的双臂一抱,往后一靠,坐回了沙发上。

    见他们二人谈话结束,斯麦疾步走到妙俊风身旁,疑惑的问道:“你们认识?”

    “我不认识她,但我认识她弟弟。她的来历不简单,我想不明白,朗普怎么能和她产生交集呢?难道联盟议会已经被血族控制了吗?”

    妙俊风的话让斯麦和朗普的脸色为之一变。尤其是朗普,他一把拽起斯麦,把他拉到一旁,然后,冲着妙俊风就喊道:“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出去!”

    “呦|狸尾巴被抓到了,因而狗急跳墙了。朗普,就凭你勾结血族这一条,你觉得你还能在盟长的位子上待下去吗?

    斯麦,别跟他客气,给我把他放倒!”妙俊风懒得理他,要不是因为布梅在场,自己早就一脚踹过去了。

    “我看谁敢!”朗普拿起杯子,往地上就是一摔。

    “啪啦”一声过后,四名身穿铠甲的剑士便从外面冲了进来。他们不用朗普再吩咐,以极快的速度抽出腰间的佩剑,两人一组,向妙俊风和斯麦凶狠的杀了过去。

    “雕虫小技!”

    妙俊风屈指连弹,射出四枚火球。

    四名剑士连呼喊都来不及发出,在被火球射到的一刹那,瞬间化为一抔焦土。

    “朗普,你要是老实点,我不会杀你。你的这些小动作,最好别在我面前耍。就算你来上万人,我也能在顷刻间让他们灰飞烟灭。

    现在,你给我坐下,当个耐心的倾听者。”

    在盟长位子上呼风唤雨的朗普,忽然间觉得这一切发生的很不真实。眼前这个和自己一样的人类,怎么能那么强大呢?

    “老麦,看好他!要是他再敢乱动一下,你就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我负责。”妙俊风在朗普坐下后,随意的向斯麦吩咐了一声。

    “好了,布梅,我们可以好好谈了。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你们血族想倾巢出动了吗?”

    “妙俊风先生,你是一个男人,你就不能绅士一点吗?就算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你就不能用温和的语气和我说话吗?”

    “好!我试试。咳咳咳,布梅小姐,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来这里见朗普?是他主动约的你,还是你主动拜访的他?”

    “这还差不多。告诉你也没什么,反正这件事在今晚就会传遍西人国。

    在祭司殿的相邀下,我们血族将会在今晚重新出现在世人的眼前。我来这见朗普,一来是告诉血族即将入世的事,二来是想让他下一份文书,以最快的速度送往全国各地。

    我们血族虽然是以血液为食,但还不想一出世,就弄得血腥滔天。我们想跟西人国的人类和平共处。”

    “说完了?”

    “完了。”

    “布梅,你很不诚实。你藏了半段话没有说。既然你不说,那就让我帮你说完吧!你们血族之所以全族出动不拿西人开胃,是因为你们要去皇庭的白虎域,想将那里尽快转变成血族的国度。

    不知道,我说的可对?”

    冰冷的语气加冷酷的眼神,让布梅感到不寒而栗。他听弟弟提起过妙俊风。但她没有想到妙俊风竟会是这样一个可怕的人。

    “千万不要单独面对他,他是一个不能以常理来揣测的人。”布克的话开始清晰的在布梅的脑海里回响。

    “你不用开口回答了,你的眼神告诉了我想知道的答案。看来我得改变一下计划了,你们的城堡我得提前去拜访一下了。”

    妙俊风的话让布梅惊得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妙俊风,在她心里,她认为妙俊风不是疯了就是傻了,城堡是他想去就去的地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