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五章 让你三招
    “你的神情告诉我,在你眼中我已经疯了。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很理智。

    时间紧迫,是你主动带我去你们的城堡,还是等我擒住你后,押你去你们的城堡呢?”怜香惜玉妙俊风懂,可对她,还是收起这份心思,免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妙俊风先生,不管我是血族还是人族,请你对我尊重些。我是一名高贵的女士,不是你平常见到的普通女子。

    对我你必须有特殊待遇,不然,就算我自杀,也不会带你去我们的城堡。”

    “特殊待遇?可以,我让你三招。三招之内我只防御,不进攻。若是你能在三招之内杀了我,那是你的本事。

    三招之后,我若没死,就请你主动配合我,带我去你们的城堡。否则,我不管你是谁,一律杀无赦!”

    “好,你的条件我接受。我们就在这里过招吗?”布梅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好歹自己是血族的王,在他不还手的情况下,若不能给他重创,那自己就该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当然不,我们去天空中吧!伤到这里的建筑和无辜的人,就是我们的罪过了。”妙俊风单脚一点,化作一抹遁光,遁向了明朗的星空。

    “呼啦”一下,华丽的肉翅在布梅的身后展开。“咻”的一声,红光一闪,她以不落后妙俊风的速度,迅速赶超了妙俊风。

    等到他们二人离去,斯麦用一双失望且愤怒的眼神,盯着朗普说道:“朗普,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和血族谈合作,到最后你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等血族在白虎域站稳,你觉得祭司殿还会继续和我们联盟吗?他们已经忍耐很久,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机会流失。

    在血族和祭司殿的夹击下,圣庭抵挡不了多久。到那时,你不要指望妙俊风会帮我们,因为在他的对面,还有神秘的皇甫从龙军团,以及未知之数的修罗国。

    朗普,我对你这次的做法感到相当失望,同时,我对你的人品也产生了质疑。

    我想等这件事过后,联盟需要召开一次全体成员参加的大会了。在这个会议上,我们必须选出一位,有能力领导西人国走出黑暗的领袖。”

    “斯麦,你这是在威胁我吗?现在的你已经不是宰相了。你觉得你还能通过你的影响力来影响联盟吗?

    哼!不是我小看你,在你离开的那一天,不知道有多少告发你的信件被递到我的办公桌上。要不是念在朋友一场的份上,你觉得你还能站在这大放厥词吗?”

    “哎!对文职的人我没有办法,但论对军方的掌控,我想你应该不如我。如今的西人国已进入多事之秋,我想应该可以发布军管措施了。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圣庭一方目前已无条件的站在我这一边。”

    朗普被斯麦的话一气,顿觉心口疼痛。幸好他随身携带了药物,不然,说不定就被他给气死了。

    星空中,妙俊风冷漠的望着布梅说道:“出手吧!时间宝贵。”

    “血玫瑰!”布梅讨厌这种眼神,在自己面前,男人们都应该露出倾慕的眼神。

    一枚枚血红色的的玫瑰从布梅的身上飞射而出。每一朵血玫瑰,外表瑰丽不说,还带有一种令人心神向往的痴醉之感。

    飞舞的玫瑰在布梅的指挥下,排列成一个巨大的玫瑰图案。而妙俊风就是那花蕊中的一点。

    “爆!”

    美丽的玫瑰转眼间变成杀人的利器,血红色的能量风暴搅得这片天空变得红蒙蒙,处处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布梅嘴角上掀,她的精神力始终捕捉在妙俊风的身上。在玫瑰爆炸过后,她可以肯定,妙俊风的生命气息完全消失。

    当血雾散去,妙俊风完好无损的站在布梅眼前时,布梅差一点咬伤自己的舌头。

    “第一招还算不错,请出第二招。”妙俊风即便用上了“请”这个字,但语气还是很冷。

    布梅来了火气,她就不信治不了妙俊风。“噌”的一声,一把短小锋锐的血匕出现在她的掌心上。

    她口中默念几句,随即,把血匕用力的掷向了妙俊风。

    这一回,布梅的精神力超负荷开启,双眼也是瞪得老大。她不相信,在血匕的面前,妙俊风还能轻易避过。

    “叮”的一声响起,就在血匕即将刺入妙俊风的心脏时,麒麟印散发出祥瑞的光芒,挡在了心脏之前,与血匕擦出了明亮的火花。

    血匕一击不成,立刻飞回。它感受到了麒麟印的力量,凭现在的自己完全不是它的对手。

    “第二招马马虎虎,请出第三招。”妙俊风收回麒麟印,双手后背,一双眼睛紧紧锁定布梅的四周。

    “放心,我不会逃走的。我和你一样,也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看我的第三招!”布梅咬破指尖,用鲜血凌空书写了一个繁奥的符文。

    符文光芒一闪,化成一道强大的能量光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妙俊风一把打了过来。

    在这道光束打过来的一瞬间,妙俊风的心里就升起了警兆。

    “九层结界盾!”

    “啵啵啵...”的破壁声响起,光束一连打穿了八道结界壁。剩余的能量只是将第九道结界壁砸出了小小的蛛网纹,并没有对其造成实质伤害。

    “这一击不错。假如在之前遇到你,说不定我就要被你的这一击给打伤了。”妙俊风给出了一个中肯的评价,不会因为她是血族中人,就故意贬低她的这一击。

    “妙俊风,你是我遇见过的最厉害的男人。你要是血族该多好,我一定会情不自禁的爱上你。愿赌服输,我带你去城堡,只是之后的生死就看你自己了。”

    “谢谢,你能带我去,我已经很感激了。我知道在城堡中有更强悍的存在,但这不是我规避的理由。”

    “是个男人,跟我走吧!”布梅不再啰嗦,红芒再起,在前面带起了路。

    “老麦,我去去就来,不要担心。若是独木难支,去圣庭搬救兵。还有你的三个学生,是时候让他们出场,建立一番功勋了。”

    收到妙俊风的传音,斯麦把头往天空中望去。自己现在还真羡慕那些可以修行的人,想要传个话,一个念头就可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