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邪念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顾家几兄弟中,顾东瑾是最得顾老太爷宠爱的孙儿,因他肯读书上进。顾老太爷也曾有言,说不必那么早定亲,待有功名再议亲也不迟。众人也知道,有功名再议亲,自能攀得真正的名门贵女,顾东瑾也自有心思,因此,房里只有两个通房的丫头,并不像顾东瑜那样,左纳一个丫头,右纳一个丫头。只是他不曾想到,范晴的到来,便使得范老夫人和胡夫人齐齐变了口风,认为他该先和范晴定亲,不必等得了功名再论。

    也怪不得范老夫人和胡夫人偏心范晴,胡夫人的这位姐姐范姨妈所嫁的,正是范老夫人的娘家人,几人皆是自家人,自然帮着范晴。可惜顾东瑾的心思和她们不同,另有打算,只恨没法子摆脱范晴而已。他今晚约范晴出来赏月,本来就不怀好心,恰好看到范晴和顾东瑜拉扯,正中下怀,哪肯放过如此良机?只开口道:“晴表妹,你既然喜欢三哥,我就成全你们吧!”

    范晴一听,连忙解释。顾东瑾摆摆手道:“晴表妹不必分辩,我这就到祖母跟前为你们说好话,祖母等人定不会棒打鸳鸯的。”

    顾东瑜难受了一阵,却是缓过劲来,也帮范晴解释了几句,道是因为自己摔倒了,央她过来扶一把,并不是和她拉扯。顾东瑾好容易找到机会摆脱范晴,如何肯听顾东瑜的解释?只道:“不管你们如何说,反正我是亲眼看见你们拉扯在一处,你们不想我捅到祖母跟前也行,但我是不会定亲的。”说着就要走。

    范晴一听就着急了,一下冲向荷花池边就想往下跳,史绣儿站在她身旁,眼明手快,赶忙拉住,慌忙劝道:“范妹妹,你说清楚就是,何必这样?”

    顾东瑜见闹成一团,怕惊动府里的大人,只得道:“到楼阁再说吧,小心惊动了人。”

    一行人到了楼阁,顾东瑜适才的躁动已消了去,心下暗暗诧异:咦,姚表妹这个媚药也奇怪,不需合欢,居然只过一阵子就没事儿了。

    待姚蜜赶到时,正好见顾东瑜和顾东瑾沉着脸,范晴却嚷着要寻死,史绣儿劝了这个又劝那个,忙得不亦乐乎。

    顾东瑜虽喜欢胡闹,但见范晴寻死觅活的,马上没了胃口,恨不得马上脱身。想着姚蜜和范晴要好,自能劝得范晴安静下来,故一见姚蜜来了,马上站起身道:“姚表妹,事情是你惹起的,该你负责。你们都是好的,可惜我惹不起。以后大家少见面吧!我走了。”

    顾东瑾见顾东瑜要走,他也不想留,便站起来道:“不管你们打什么心思,我这两年是不打算定亲的。”说着瞥了一眼史绣儿和姚蜜,跟在顾东瑜身后走了。

    他们什么意思?史绣儿和姚蜜一怔,又马上反应过来:顾东瑜的意思是他三个都不要;顾东瑾的意思是,他知晓她们都想嫁给他,但是,不管是范晴也好,她们也好,他一个也瞧不上,她们就不要白费心思了。

    范晴也不傻,一听顾东瑾的话,也明白了过来。不是她解释不清楚,而是顾东瑾本来就不想和她定亲,只是借此摆脱她罢了!

    待顾东瑜和顾东瑾的身影消失在楼阁外,范晴止了哭声,可眼泪却如断线的珠子一样,一颗一颗往下掉。

    史绣儿紧紧咬着唇,心下万分难受。

    姚蜜呆站了一会儿,喃喃道:“我们三人都被嫌弃了吗?”

    夜风拂过,姚蜜的话在黑夜中幽幽回旋着。史绣儿抬眼打量了她一下,再看看梨花带雨的范晴,黯然道:“是的,就是这样没有担当的两个男人,依然嫌弃我们了。还有一个半月,我便满十五周岁了,到那时……”说着凄凉一笑,然后止了后面的话。

    范晴一边擦眼泪一边道:“上京之前,我娘就给我撂了话,说这趟上京,要么嫁在京城,要么死在京城,总之,不准回去丢人。”说着狠狠揉了揉眼眶,推开窗遥望着远方,神色凄然。

    “不过是气话罢了!我娘还说,若我嫁不出去,不止要我死在京城,她也会死在京城呢。”史绣儿知道自家娘亲有多嫁女心切,说着也红了眼眶。

    姚蜜怕范晴真的会想不开,忙不动声色地靠过去,拉她坐到自己身边,发狠道:“若我是男子,就把你们两个都娶了,就什么事都没了。”

    听了姚蜜的话,范晴不由得破涕为笑,把头靠在姚蜜的肩上,轻轻道:“可惜你不是男子。”

    史绣儿也移到姚蜜身边,三人并排坐着,同病相怜,满怀愁绪。

    到了此时,史绣儿才问姚蜜道:“顾东瑜说你给他下了媚药,是真的吗?”顾东瑜倒在地上时,确实像中了媚药,可是适才又见他好好的,并没有出丑露乖,又不大像中了媚药的样子。

    姚蜜摇摇头道:“没有。”

    都这个时候了,姚蜜也没必要骗自己。史绣儿想着便释然了,接着苦笑一下道:“也是,纵然是要下媚药,有必要给他顾东瑜下吗?”

    姚蜜接口道:“顾东瑜以为他是谢腾将军呢?是个女人都想着给他下媚药。”

    提起谢腾,三个女人不由得眼睛一亮,接着又一暗,谢腾将军才叫男人,才是女人一心要嫁的人,可是怎么轮也轮不到她们啊!

    谢腾十二岁时,就随父镇守边关,杀敌无数,立下很多战功。及至今年年初,大魏朝和打了十年的大金朝罢战,双方订了盟约,谢腾才班师回朝。他到京城时,正好是春末夏初,皇帝亲自出宫迎接,封谢腾为威猛将军。而今年秋,谢腾正好十八周岁,按朝廷颁布的法令,他也必须娶亲生子。像这样一个人,不光京城贵女全都盯着他,就是公主和郡主也是在暗暗竞争着。

    大魏朝先前也重文轻武,文官出阁入相,武将在朝堂上却无说话的地位。后来发生了动乱,而在这十年的战争中,武将渐渐压过文官,拳头硬就吃香,能打退敌人就受崇拜。而谢腾,却是文武双全,且相貌极其俊朗。他班师回朝、策马进京时,满京城的女子都看痴了。姚蜜等人当时也在酒楼的窗前,揭开窗纱,看着谢腾策马沿街而过。

    史绣儿最先回过神来,使劲儿瞪了姚蜜几眼,突然道:“想嫁谢将军,我们是一星半点的指望也没有的。但将军府里,可不止他一个人没有妻室。”

    那一年敌袭,边关告急,谢老将军领着两个儿子和孙子谢腾杀敌,不久,传来谢腾的叔叔阵亡的消息,而谢腾等人则生死未明。谢腾的母亲和年仅十六岁的姑姑谢云着急之下,易为男装,随援军到达边关。没多久,敌退,谢腾的父母和姑姑俱丧,谢腾重伤,祖父谢老将军轻伤。

    一场大战下来,谢家折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和一个媳妇。也正是如此,皇帝才对谢家满怀歉意,一赏再赏。现下谢腾和他的两个堂弟谢胜及谢腩的婚事,皇家也介入了其中。满京城的人都在猜测,谢家的子弟,有一个肯定要当驸马,另外两个娶的肯定都是贵女。

    这会儿,范晴接嘴道:“谢将军的两位堂弟虽未娶亲,可是,一样被人紧盯着,怎么可能轮到咱们?”

    史绣儿抿抿唇道:“我指的,不是他的两位堂弟。”

    “那是谁?”姚蜜糊涂了。

    史绣儿的脸刷地红了,忸怩着说出了一个名字。

    “什么?”姚蜜和范晴同时目瞪口呆地看着史绣儿,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史绣儿扁扁嘴道:“谢老将军是老了点,但正因为他老了,才容易服侍。而将来他一蹬腿,他的妻子,就是谢家儿郎们的长辈,没人敢轻易得罪的。这难道不比嫁顾东瑜要强吗?”

    姚蜜的眼皮直跳,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虽如此,可是,谢老将军凭什么看上你呢?”他虽老,可是想纳美妾,想要美人,一样招手即来。

    史绣儿更正道:“不是看上我,是看上你。五年前我和母亲上京,恰好见过谢老将军的女儿谢云飞马出京。你的样貌跟谢云有几分像,若你出现在谢府,定能引起谢老将军的注意。”

    见姚蜜还听不明白,史绣儿一跺脚道:“谢家这阵子不是在招厨娘、绣娘吗?咱们都有一手好女红,索性就扮为平民家的女儿,进到将军府当厨娘或者绣娘,然后设法子引起谢老将军的注意,一起嫁给谢老将军。有他在,咱们也不会被人欺负;他不在了,谢家儿郎一样会护着咱们。”

    范晴也听出味道来了,小声道:“对,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三人就顶个诸葛亮。一个人拿不下谢老将军,三个人总能行的。况且姚姐姐相貌又像谢云,更多了几分把握。”凭她们的姿色才智,没法争取到谢腾这样的年轻儿郎,还没法争取到谢老将军这样的老人吗?

    一个人被逼到绝境,想的便是邪恶的招儿了。姚蜜迅速估量了一下这件事的可行性,狠下心道:“那就这样办。反正谢老将军六十八岁了,就算他老当益壮,也……嗯嗯,一定不能人事了,咱们三人一起嫁给他,就是在一棵大树底下歇凉,也不会损失什么。过几年他去了,咱们三人还能享受将军府提供的好处,也能学京城贵妇,养个面首之类的,过上快活的日子。”

    姚蜜虽大胆,但要她背着大人去勾引谢老将军,总是胆怯的,但一想到有史绣儿和范晴两人做伴,胆子马上肥了起来。

    范晴眼里的泪早已干了,于是献策道:“咱们不能告诉大人说去勾引谢老将军,只说去勾引谢腾等人。若不然,咱们的娘定然不会答应。”

    “来,咱们好好商量。”于是,姚蜜拉了史绣儿和范晴的手,三颗头凑在一起,商量起来。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