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迷倒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姚蜜毕竟过惯了娇小姐的生活,乍然成了厨娘,睡在下人的房间,还是三人挤一个大通铺,便有些不惯,辗转了良久才入睡。

    可刚睡到半夜却被热醒了,于是伸手摸扇子,摸来摸去却没摸着,只得爬起床,套了鞋子,借着窗外透进屋里的月色,想找一件东西来扇扇风。好半晌什么也没找着,不由得叹口气,拾了巾子,拿了铜盆,推门而出。

    将军府的水井开在厨房不远处,姚蜜绕了小半圈就到了井边。待摇上小半桶水倒在盆里,拿巾子湿了水,洗了脸和脖子后,全身的燥热才消了一些。一时瞧了瞧周围,见半夜静悄悄的,没任何动静,胆子便大了起来,脱了鞋赤脚站在井边,挽起裤腿,端起盆里的水淋在小腿上,瞬间一阵凉意从脚底透上来,只觉得舒服极了。

    姚蜜洗完脚后,把铜盆放到地上,单脚站着,抬起右脚甩了甩水,甩完正想套进鞋子里,突然,感觉有人在背后冷眼瞅着她,一时后背的汗毛一根一根地竖起,于是,她猛地转过身,却什么也没有瞧见。

    姚蜜被吓得半死,嘴里直念佛,手忙脚乱地套上鞋子,左手捏了巾子,右手操起铜盆护在胸口,转过身便想跑。

    姚蜜才跑了两步,就听得咚的一声,拿在右手里的铜盆底好像撞上了什么东西。她想也不想,铜盆一翻,猛地向前掷去,一边尖叫道:“打死你,打死你!”

    姚蜜毫无方向地扔出铜盆,却没掷在实处,这下心下更慌,脚一滑,摔倒在地,加上心里恐惧,于是便昏了过去。

    姚蜜一昏倒,三个人影立即现身出来,三人的眸子皆闪着光,一个上前用脚尖挑起姚蜜的下巴,说道:“啧啧,小刀说新来了三个厨娘,有一个像小姑姑,我还不信。瞧这丫头的小模样,确有几分像小姑姑呢!”

    另一个声音道:“确实有些像。”说着转身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另一个人道,“大哥,你看像不像?”

    被称作大哥的,正是谢腾,他托着下巴瞧着姚蜜,淡淡地道:“既然像小姑姑,便不能放任她沦落至咱们家当厨娘,阿胜,你房里还没有人,纳了这丫头吧!”

    “大哥,你房里一样没有人,不如你纳了她吧!”谢胜瞧瞧姚蜜的模样,本来有些动心。可是,一见谢腾不以为意,马上不服气了,他都不动心,我动心个什么劲儿啊?

    谢腩一听谢腾和谢胜的话,马上缩回脚,笑嘻嘻地道:“这丫头好福气啊,大哥和二哥居然争着要她。”

    “嘁,谁稀罕呢!”谢腾和谢胜异口同声,转身就走。谢腾走出几步,又回头吩咐谢腩道:“地下凉,小心她生病,你把她弄到房里吧!”

    大半夜的,我弄她到房里?谢腩瞪大眼睛正待说话,却听谢腾又道:“弄到书房吧,那儿没什么人。”

    “要弄你自己弄,这不是战场,我不用听你的。”谢腩说着,一溜烟儿就跑了。

    谢胜见谢腩跑了,拔腿也跟着溜了!

    谢腾叹了一口气,慢吞吞地回转身,蹲下去想拎姚蜜的衣领。他一低头,冷不防地,迎面突然拂来一股香气,饶是他反应迅疾,亟亟屏了呼吸,却还是吸进不少,一时手足麻痹,眼睛发花。

    姚蜜醒来时,感觉有人蹲在自己跟前,男子的气息扑面而来,一时呼吸又热又烫,想也不想,张开嘴猛地吹了一口气。又信手一摸,捡起铜盆,举起就砸。

    谢腾毕竟是战场上厮杀出来的大将,手足虽麻痹,只一侧身,便避过了姚蜜的铜盆,一面低喝道:“你是何人?混进将军府意欲何为?”像这样一张口就能吹出迷香,定然不是普通厨娘。

    谢腾低喝一声,吐出一口气,手已经恢复了些力气,他一手扣住姚蜜的手腕,另一手已掐住了她的脖子。

    姚蜜虽只远远见过谢腾一次,却对他印象极其深刻,迷离的月色下,仍然很快分辨出眼前的人正是谢腾。这一惊非同小可,加上再被谢腾一掐,又急又慌之下,身子一软,再次晕了过去。

    谢腾皱眉看着软倒在地上的姚蜜,想到适才被她用迷香暗算,不由得略为恼怒,手一伸,把她挟在腋下,几个起落,已到了书房门外。

    进了书房,谢腾把姚蜜扔在一张椅子上,掌起灯,接着提过一把大水壶,揭了壶盖,把壶里的残茶泼到姚蜜脸上,看着她睁开眼来,才冷冷道:“说,是谁派你来的?有何目的?”

    姚蜜抬手抹了抹脸上的茶水,愣愣地瞧着谢腾,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谢腾可能是误会了,因此把对孟忠等人说的那套话拿出来又说了一遍。

    “不说实话,休怪我下狠手。”谢腾杀气重重地看了一眼姚蜜,手一伸,捏在她的喉咙上,稍稍用了力,只听得姚蜜“嗬嗬”直叫。看着她那像极了谢云的俏脸,谢腾终是松了力道,俯下身道,“纵是你不说,我也有法子查出来的。你不是还有两个同党吗?”

    谢腾的手一松,姚蜜这才喘过气来,待嗅得他的气息,呼吸又急促起来,赤红着脸道:“我没说谎,不信你去查。”

    “还想狡辩?”谢腾冷笑一声道,“一个普通女子,能在嘴里藏迷香,一吹气就迷倒人吗?”

    “我没藏迷香,只是……”姚蜜见谢腾瞪着她,也凶狠地瞪回去。不能在他跟前服软,若是这一回服了软,以后嫁了谢老将军,哪儿还能抖得出长辈的威风?

    “只是怎样?说呀!”谢腾见姚蜜嘴唇轻颤着,分明是在害怕,偏生还把一双杏眼儿瞪得圆圆的,看着有些滑稽,心头的杀气便减了几分,沉了嗓子道,“若你老实,我没准儿会饶你一命。”

    姚蜜咳了一声,伸手扳了扳谢腾的手,苦笑道:“我不过一个弱女子,谢将军何必如临大敌?”

    谢腾“哼”了一声,松开了手。

    姚蜜这才道:“我是顾庭的外孙女,因婚事未定,母亲带我上京,想将我许给表哥。我不想嫁表哥,可是眼看将要十五周岁,又没觅得良人,只得另想法子,瞒着顾府等人,悄悄进将军府当厨娘,为的便是避过婚事,绝不是什么混进将军府的奸细。”说着顿了一顿,咬咬唇道,“至于嘴里藏迷香之事,却是将军误会了。自打及笄后,一旦有年轻男子接近,我的呼吸便会变得又热又烫,嘴里吹出的味道也会似迷香。适才晕倒在地,将军一接近,情急之下,便吹了将军一口气,只是自保,并不是故意为之。”

    “嘴里吹一口气,便能迷倒人?”谢腾用看小丑的眼光看着姚蜜,缓缓道,“你不如说你是狐狸精变的,更令人相信些。”

    “谢将军不信,只管一试。”姚蜜不得已才把自己的秘密爆了出来,却见谢腾不相信,不由得气急。

    谢腾冷冷一笑,走上前一把捏住姚蜜的下巴,令她张开嘴,往她嘴里瞧了瞧,突然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猛地伸进姚蜜的嘴里,到处探索了一下,很快又夹住她的粉红小舌,中指在她的舌下抚过,确定嘴里没有藏东西,这才撤出手指。

    谢腾的手指一缩,姚蜜立时合上嘴巴,吐了吐嘴里的唾沫,一时之间呼吸急促,半垂了头,喘气道:“将军可查清楚了?”

    谢腾右手的两根手指沾着姚蜜的唾沫,指腹处湿湿黏黏的,眼皮不由得一跳。却见姚蜜一垂头,下巴蹭了蹭他左手的手掌心,这会儿一说话,热热的呼吸拂在他的掌背上,一股异香微微散在四周。他不由得缩回左手,将右手在衣裳上擦了擦,心下涌动着一股奇怪的情绪,沉声道:“你不是说一吹气便能迷倒人吗?倒是吹吹看啊。”

    姚蜜一听谢腾的话,缓缓站起身,靠近谢腾半步,眯起眼睛深嗅一口,俏脸赤红,突然张口就朝谢腾的脸上狠吹了一口气。

    谢腾用手指探得姚蜜嘴里没有东西,心下认为她必是藏了迷香丸,吹了他一次,那香丸已融,再不能作怪了,因此好整以暇地看着姚蜜,想看看她要如何圆谎。待见她靠近了半步,张嘴吹气,也不避让,正要取笑,却突然嗅得一股异香,只觉得头昏眼花,俊脸一热,手足麻痹,亏他强撑着一个转身,这才跌坐在姚蜜适才坐着的椅子上。

    姚蜜咽了咽口水,犹自觉得适才被谢腾用手指夹过的舌头隐隐生痛,因而又探身向前,对准谢腾高挺的鼻子,再狠吹一口气。见谢腾俊脸发红,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来,她这才直起身子,喃喃道:“对长辈不敬,是要遭受天谴的。”

    什么长辈?莫非她以为长得像小姑姑,便能算是我的长辈?谢腾耳尖,听得姚蜜的呢喃,不由得诧异。

    姚蜜说着话,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摸下一片茶叶来,又举起袖子擦了擦脸。转头在桌上提过水壶摇了摇,见里面还有残茶,一时揭了壶盖,把水壶对准谢腾的脸,用力一泼,把茶水泼到谢腾的脸上,然后退开几步,见谢腾动了动,很快便站了起来,便道:“谢将军,你相信我了吧?”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