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挑衅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这小厨娘什么眼神?**裸的挑衅啊!不就会吹个上不得台面的迷香吗,还得意上了?谢腾眼神冷厉,斜睨姚蜜一眼,然后不动声色地抬抬屁股,感觉到全身的燥热已经消退了,这才暗松一口气。只是心下更加不爽了,恨不得把半夜涌来他书房的一干人全打杀出去。

    姚蜜也暗松一口气。太好了,这才进将军府几天时间呢,咱三人就能混到谢老将军身边做丫头,没准儿不出三个月,咱们就能混成老将军夫人了。她边寻思边偷觑了谢夺石一眼,心下暗喜。话说,谢老将军剑眉大眼,动作虎虎生风,年纪虽大些,但看着“成熟稳重”,非常可靠的样子,这样的人正是她一心想找的良人。

    这小厨娘是什么意思?谢腾虽转过头不再瞪着姚蜜,但他在战场上历练出来一副好眼力,眼角只一瞄,就看到姚蜜偷觑谢夺石,一副少女芳心、小鹿乱撞的娇羞甜蜜样。一怔之下马上断定,这丫头定是在家里听多了长辈讲述祖父的英雄战史,一见到真人,着迷了。只是她也太有眼无珠了,祖父虽勇,咱也不差啊!怎么就对我这么凶狠,还举着茶壶想砸我呢!

    谢腾郁闷了,心里嘀咕道:难道我比不上祖父?不会不会,定是这小厨娘的口味有问题。

    顾美雪见姚蜜偷瞧谢腾一眼后,转而崇拜地看向谢夺石,心下不由得嘀咕:这小厨娘真是好计谋,眼见勾引表哥不成,马上奉承起老将军来了。若得老将军的欢心,一样能左右表哥的想法,同样有机会嫁进将军府呢!

    顾美雪心口窝着气,只是发作不得,待见谢腾杀气腾腾地扫视了姚蜜一眼,那口气才平复了一些。虽然小厨娘自称是自己砸昏自己的,但谁会这么傻啊?分明是表哥砸昏她的,只是她不敢说,把罪名揽到自己身上了。不管如何,表哥定然不喜欢她,这才会拿茶壶砸她的。

    谢夺石却暗暗摇头。唉,腾儿死要面子活受罪哪!明明喜欢小厨娘,却还装清高。得,老头子委屈些,先把小厨娘领到房里护着,再慢慢给他们创造机会互相勾引,等他们都绷不住了再看着办。

    谢夺石武将出身,门第观念淡薄,一向瞧不上到处联姻结党的世家大族,认为男人要上位,该靠自己的本事。他的三个孙儿是有本事的人,不必去娶什么公主、郡主之类的充门面,那会自讨苦吃的。要娶妻,就应该娶自己喜欢的人。像这个小厨娘适才在案台上的那般表现,可圈可点嘛!要貌有貌,要身段有身段,腰力也极佳,眼神还狡黠,一看就不错,正是孙媳妇的好人选。归结一句,只要腾儿喜欢,不管对方是丫头也好,平民也罢,都尽管娶了就是。

    一时婆子把伤药拿了来,史绣儿接过,揭了盖子,用手指蘸了一些出来,涂在姚蜜额角的大包上。见姚蜜痛得直吁气,不由得小声问道:“真是你自己砸的?”自己砸自己下这么狠的手?

    姚蜜点点头,示意史绣儿别多问,待会儿回房再说。史绣儿会意,忙专心帮她涂抹。范晴趁人不注意,也偷看了谢夺石一眼。谢老将军除了年纪大些,其他的都挺好的,看看,待姚蜜多柔情啊!嫁与这样的人,享福啦!

    孟婉琴见谢夺石护着姚蜜,不由得冲顾美雪直使眼色,让她不要说话。待史绣儿帮姚蜜涂抹完药,忙喊一个婆子进来,让婆子护送姚蜜等人先行回房,道第二日再安排她们到谢夺石的院落中服侍。

    待婆子护送姚蜜等人出去,孟婉琴和顾美雪也告退了。谢夺石笑眯眯地朝谢胜和谢腩使个眼色:祖父先回去了,你们去拿一壶酒和腾儿喝喝,套套他的话。

    谢胜以眼神回应谢夺石:放心啦祖父,别的事儿我不敢说,套话嘛,我最拿手了。

    那就好,希望今年能套进三个孙媳妇,明年能抱上曾孙子。谢夺石心情舒爽,背着手走了。

    谢夺石一走,便有婆子进来打扫地下的茶壶碎片。谢胜不动声色地上前捡起断掉的茶壶嘴,拿在手上举到嘴边做吹箫状,同时意味深长地看了谢腾一眼,似在说:“我全部看到了哦,如此美好的茶壶嘴真要扫掉,不收藏着?”

    好小子,果然又是扒窗子又是揭瓦偷窥的。谢腾见婆子手脚麻利地扫完碎片退出去了,便从案台上跳下来,气势汹汹地逼近谢胜,然后一拳砸到他的面门上。谢胜也不闪避,只举起茶壶嘴一挡,同时笑嘻嘻地道:“想要就直接说嘛,何必来强的?”

    谢腾这一招本是虚招,拳到半途,却转向谢胜的手腕,只一扳一转,就夺下谢胜手上的茶壶嘴。

    谢胜见谢腾果然是来夺茶壶嘴的,不由得暗笑:套话哪儿用得着喝酒啊?一个茶壶嘴就套出他的心事了。瞧瞧,如果不喜欢,在意一个茶壶嘴做什么?这是入心入肺,茶壶嘴也当宝了。啧啧,他今晚必定会含着茶壶嘴入睡。

    谢腾原本没有想要这茶壶嘴的意思,只是听得谢胜满嘴淫荡的口气,脑海里马上浮现自己把茶壶嘴捅进姚蜜的嘴里,姚蜜嘟着嘴吮茶壶嘴的小模样,一时之间果然觉得这茶壶嘴很美好,非要不可。他一夺过来,见谢胜一脸邪恶的笑容,不由得道:“你不要想歪了,这茶壶嘴……”他说了半句,马上觉得自己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只得止了话。

    谢腩吩咐人拿酒进来,一回头见谢胜和谢腾正在抢夺一个茶壶嘴,不由得怪叫一声,也跑上去想凑热闹抢一下。只是他刚一伸手,便被谢腾和谢胜同时制住了,异口同声冲他道:“不要多事。”

    谢腩开口便道:“其实吧,我以前并不觉得这茶壶嘴如何动人,但今晚在窗外瞧了一下,见那小厨娘吮着茶壶嘴的模样,着实好看,所以这茶壶嘴嘛……”

    谢腾和谢胜听得谢腩**裸的话语,不由得瞪了他一眼,小子,还没喝酒呢,怎么就说上醉话了?

    正说着,酒上来了,又有厨房的送了几个小菜过来,三人在书房外摆了一张小案,对月饮酒谈心事。

    待谢腾喝了好几杯,谢胜才不经意地问道:“大哥,滋味如何?”

    “什么滋味?”谢腾翻了翻白眼。

    “小厨娘的滋味啊!”谢胜举起袖子擦了擦鼻子,我只不过偷看你们扭了几下,就流了鼻血呢!

    谢腩借着给谢腾斟酒的当儿,附到谢腾的耳边道:“大哥,自家兄弟,你就说说嘛!”

    说什么呢?说自己被小厨娘迷倒了三次?谢腾酒意上涌,开口道:“你们大哥可是玉树临风,无数少女想倒贴的英雄人物,一个小小的厨娘,自然也倾倒在你们大哥的脚下。这不,一见面就扑上来,把你们大哥扑倒在案台上硬要强来。还没成事,你们就来了。”咳咳,反正他们也瞧见了,瞒也瞒不住,不如充一回风流儿郎吧。

    “大哥的样子确实容易招蜂引蝶。”谢腩点着头道,“不过呢,那个小厨娘有几分像咱们的小姑姑,胆儿也大,看着不错。大哥下回见了她,就从了她吧!”

    “对,大哥不能太要强了,适当柔顺些还是有好处的。”谢胜双眼发光,凑过去道,“下次不要吮茶壶嘴,要吮……”他贼眉贼眼地一笑,突然一探头,吮在谢腾的耳朵根上,含混道,“像这样吮……”他的下半句话还没出口,谢腾的掌风已到了,他急速一闪,跃上了屋顶。

    谢腾哪儿肯放过他,自然追了上去。谢腩也随之跃上了屋顶。三人借着酒意,在屋顶之间跃来跃去。

    话说另一头,姚蜜等人回了房,送走了婆子,也不掌灯,只借着月色爬上床,三人挤在一起说话。

    “谢老将军真威武!”史绣儿不让姚蜜睡外边,硬把她掀到中间,她自己和范晴一人一边,伸手按着姚蜜的肩,又笑又叫地道,“他和外面传说的一样,是一位侠骨柔肠的英雄人物。”

    范晴双手合十道:“天哪,跟他比起来,表哥真不算什么。”

    史绣儿轻蔑地哼道:“顾东瑜和顾东瑾给咱们谢老将军提鞋也不配。咱们先前逼于无奈,还百般讨好他们,想嫁与他们,真是瞎了眼了。今晚见了谢老将军,才知道什么叫男子汉。”

    谢夺石年轻时不畏强权、退敌万里、真心待妻子等事迹,姚蜜等人的祖母及母亲,时时当故事般讲与她们听。她们今晚见了谢夺石,只觉当真是名不虚传,这会儿兴奋得睡不着,一个劲儿地回味着谢夺石的眼神和动作,又评价他的外貌,三人一致认为谢夺石“成熟稳重、魅力十足”。

    三人甜蜜地憧憬着嫁与谢夺石之后的美好生活,一时觉得别的年轻男子统统是毛头小伙子,不值得一提。渐渐地,她们嘴里的谢老将军变成了“咱们谢老将军”,再然后就过渡成了“咱们家的老爷子”。

    谢老将军毕竟只与她们见了这么一面,只是匆匆说了几句话,所以,她们说了半晚,终于说完了。然而,一停下来,史绣儿马上想起另一件事,于是,双手捧过姚蜜的脸,直视着她的眼睛道:“姚妹妹,老实交代,你今晚和咱们家孙儿谢腾发生了什么事?须知道,**要不得哦!”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