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阴谋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今日里罗瀚败兴而归,晚上却还有余兴随罗温来请谢夺石等人去饮酒,这事儿自然引起了孟婉琴的注意。她一听罗温和罗瀚来了,就让孟婆子悄悄去探听,密切关注罗瀚的动静。

    罗瀚假意内急,逗留在将军府,悄悄尾随姚蜜等人到园子里的事,很快就让孟婆子察觉了。孟婆子也不嚷嚷,借着夜色的掩护,拐到另一边,小声告诉了守园的婆子,让她赶紧去禀知孟婉琴。待守园的婆子亟亟地去了,她才拐回原来的地方,蹑手蹑脚地跟在罗瀚身后。

    天才刚黑没多久,地下的热气还未退,姚蜜等人先绕至园子后面的一个井边,一人打了一桶水提到凉亭内,泼在凉亭里的青石地上。待听得地上滋啦一声,升腾起白气,湿润一片,才相视一笑,打闹着把桶归了原位,踱上凉亭,一人占了一张石凳,坐着纳凉。

    姚蜜抹了一把汗道:“从前暑热时分,在府里做针线看书,喝着冰镇的酸梅汤,让丫头在旁边摇扇子,还是觉得日子又长又闷。现下倒妙,当了丫头居然感觉很快活。”

    史绣儿笑道:“待咱们当上了将军老夫人,辈分上去了,更快活。”

    范晴点头道:“就是就是。”

    罗瀚借着花草遮掩着身子,远远地看着姚蜜,见姚蜜侧头说话,风姿楚楚动人,一颗心怦怦跳个不停。这个丫头不光相貌像谢云,就连神态和动作也像,真是教人不倾心也难啊!

    孟婆子藏身在离罗瀚不远处,嘴角噙了冷笑,心道孟夫人果然英明,叫我来视察一番,果然就视察到这等场景。

    孟婉琴正在灯下看账,听得守园的婆子求见,忙让她进来。待婆子说了经过,孟婉琴挑了眉道:“果然料得没错,那罗二真是不死心,这么快又上门了。”说着吩咐那婆子道,“你快过去帮孟嬷嬷看着那三个丫头,不要把她们看丢了。待我们安排一下就来。”

    那婆子知道孟婉琴过后定会厚赏她,眼里净是掩不住的兴奋,赶紧点头,亟亟地去了。

    顾美雪见婆子下去了,才道:“娘,咱们赶紧去捉她们,到时候人证物证俱在,看她们还有何话说!”

    “咱们又不是将军府的人,捉她们做什么?”孟婉琴不慌不忙地道,“要捉,自然是你谢腾表哥去捉。咱们只看看戏就行。”

    “但表哥不是到罗府品酒去了吗?”顾美雪一怔,马上又会意过来,笑道,“这样啊,那就赶紧让人去告诉表哥,说府里有贼。听到这话,表哥定然会赶回来逮贼。这一逮,今夜里就热闹了。”

    孟婉琴赞赏地看了顾美雪一眼,笑道:“你平素若也肯这般多想想,我就该念佛了。”

    说着话,孟婉琴已让人去叫了孟忠进来,吩咐了几句。孟忠因为贪银子,招了姚蜜等人进来当厨娘,现下正想将功赎罪,一听孟婉琴的话,忙让人牵了马,飞奔去罗府找谢腾去了。

    孟忠一走,孟婉琴才笑着对顾美雪道:“今晚不但要让那三个丫头出丑露乖,还得落实你的婚事。”

    “娘,您有法子?”顾美雪不由得惊喜道。

    孟婉琴点点头道:“那三个丫头不过才来几天,就登堂入室了,须得尽早解决掉。至于你的婚事,也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就更加没指望了。”孟婉琴说着附在顾美雪的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又咬牙道,“到时候听得门响,你只管从浴桶里站起身来,最好让他瞧个清楚。然后我再冲进去,当场坐实了。他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到时候再请老将军做主,这事就能定下来了。待得婚后,你赶紧生下一男半女,以后的事就不须烦忧了。”

    顾美雪一听,垂了头,小声道:“若他怀疑是咱们设了圈套,因此讨厌我呢?”

    孟婉琴叹了口气道:“有所得必有所失,想得到他,就不要顾及那么多。你也快十五周岁了,再拖不得了。若你觉得做不出,便就死了心,娘另作安排吧。”

    顾美雪猛地抬头道:“娘,除了表哥,我不要别人。”

    “这不就得了?谢腾不是普通男子,须得下猛药才有效果。”孟婉琴说着,脸上也是一热。要是从前,无论如何纵不会让女儿去做这等事,可是现下想挑个好夫婿,真是比登天还难。与其让别的女人用下流手段勾走谢腾,还不如让自家女儿下手。

    却说罗瀚观察了片刻,见园子里没有其他人在,于是疾步进了凉亭,不待姚蜜等人惊叫出声,他已伸出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见姚蜜等人看清了是他,均捂住了嘴,这才道:“这里说话不方便,还请三位随我来。”

    罗瀚先前时常来将军府,对府里的各处环境极熟悉,知道园子里另有清幽所在,只一心要引姚蜜等人到僻静处说话,于是道:“我不会害你们的,且放心。”

    你不害我们才怪!史绣儿和范晴警惕地看着罗瀚。怎么怎么,想来拐走我家小蜜?你拐走她,就是拐走我们的幸福,门都没有!

    史绣儿迅速看了一下四周,见没有其他人,暗松了一口气,站起身半挡住姚蜜道:“我们哪儿也不去,罗二爷有话就在这儿说吧!”

    范晴也接嘴道:“就是,有话在这儿说也是一样的。”

    罗瀚看看被史绣儿挡住半边身子的姚蜜,犹豫了一下,只得道:“小蜜,我今日说的话是真心的,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

    史绣儿和范晴不由得瞪大了眼。没听错吧,居然就叫上小蜜了?我们都还没这么亲热地叫过呢!

    呜呜,这么大一个美男,开出这么诱惑的条件,我还要再次拒绝吗?姚蜜再次动心,正想说话,却被史绣儿转身一把捂住嘴,严肃地道:“姚妹妹,你别听他的,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大半夜的潜入将军府和我们说这些话,要是被人发现了,我们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范晴难得机灵一次,已去守在凉亭外把风,随即回头道:“罗二爷说完没有?说完快走吧,不要再给我们惹麻烦了。”

    史绣儿也道:“这儿可是将军府,不是普通的府里,罗二爷混进来只怕瞒不了多久。若是被人瞧见你和我们说话,我们真就分辩不清楚了。”

    姚蜜忽然想起来,罗瀚既然是跟罗温一起来的,那么他悄悄留下,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发觉?这里可是将军府啊!不对不对,事情有诈。

    范晴最害怕罗瀚拐走姚蜜,就连反应也比平时迅速了很多,她小声尖叫道:“有人要害我们!”

    是孟夫人?姚蜜和史绣儿一怔,很快便回过神来。看守园子的婆子就是孟婆子的亲戚,也是孟婉琴的人,她难道眼瞎了,没有看见罗瀚进来?不,她定然没有眼瞎,这会儿只怕是跑到孟婉琴的房里报告去了,待会儿就领着人来捉奸呢!想上回她和顾美雪不是很快就得了风声,跑到书房里捉奸吗?这将军府里,不知道多少人是她的眼线呢!

    她们来将军府的时日虽短,却知道孟婉琴在将军府捞了不少油水,若说有人怕她们当上将军老夫人,除了孟婉琴,便别无他人。

    姚蜜和史绣儿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疑。谢夺石和谢腾等人出门了,将军府就是孟婉琴为大,她要处置几个丫头,谁敢说不?看来罗瀚就是孟婉琴故意放进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她们安上**的罪名。

    史绣儿和姚蜜只一寻思,假装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四周,果然就看到前边不远处的花丛中微微颤动,似有人藏在那儿。姚蜜给史绣儿使了个眼色,朝罗瀚道:“罗二爷,此处说话确实不方便,咱们另找一处地方说话。”

    孟婆子隐在暗处,见姚蜜等人和罗瀚搭上话,很快便一起朝园子后面走去,她忙蹑手蹑脚地跟上去。

    这会儿,孟忠已赶到罗府,借着送羊肉给罗府诸人当下酒菜的机会,进了罗府的园子,悄悄附到谢腾的耳边,道府里似乎有贼,为了不扫老将军品酒的雅兴,不敢嚷嚷,但也不敢瞒着,便来禀告将军了。

    谢腾是战场上出来的人物,听见府里进贼,也不以为意。进就进呗,那些护卫从前可都是跟着他上战场杀敌的,一两个贼进将军府,那是自寻死路。

    孟忠见谢腾不在意,忙补充道:“府里进贼倒没什么,就怕那贼挟持了那三个丫头……”

    谢腾一听,眉头一皱。那三个丫头就是惹人的主儿,先是惹了罗瀚,现在又惹了贼。不对,席上好像少了罗瀚,莫不成,那贼是罗瀚?若这样,倒不得不回去瞧瞧了。府里的护卫一个个都如狼似虎,要是真把罗瀚当贼,打伤打残了,那可不好交代。

    谢腾摆手让孟忠不必再说,自行和众人说了一声,道要走开一会儿,很快就回来。见众人没在意,便和孟忠出了罗府的大门,策马飞奔回将军府。

    府里,孟婉琴和顾美雪领着四个粗壮的婆子进了园子。孟婉琴对四个婆子下了简单粗暴的命令:“跟上去,从背后给罗二爷和那三个丫头一人一棍子,打晕了扔到漱玉池,让他们挨在边上。瞧着将军差不多过去了,就赶紧弄醒他们,让将军见见那三个丫头湿着身子和别的男子混在池子里的情形。”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