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联手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天哪,罗二爷不找地方躲藏,居然跳进浴桶里了!姚蜜等人听得水声轻响,立马知道不妙了。婆子抬浴桶进来,倒了水在浴桶里,分明就是顾美雪要进来沐浴。那浴桶比床还高些,若是顾美雪不弯腰看向床底下,她们被发现的可能性并不高。但是罗瀚跳进人家的浴桶,能不被发现吗?一旦罗瀚被发现了,她们还能藏得住?这不是让人一窝端吗?若是狠的,只当房里进了贼,先打上一顿,到时候哭都没地儿哭去。

    耳听得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姚蜜手心冒汗,心惊肉跳,转头和史绣儿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狠绝。她们不能让顾美雪当场捉住。

    范晴见得她们的动作,也捋起袖子咬咬唇,表示不狠不行了。

    她们之前在厨房时便听提水的婆子说过,暑热时节,顾美雪有时候一天洗两次澡,不过洗澡时并不要丫头在一旁服侍,只泡在水里图个凉快。现下听着脚步声,应该是顾美雪自己一个人而已,料着能解决掉。

    三人自打进了将军府,行事极有默契,这会儿只对视了一眼,比了比手势,意见便一致通过了。一时三人猫着腰从床底下爬出来,姚蜜从床上拿了枕头,抖了抖,抖出枕头套拎在手上。史绣儿拿了床单,快速拧成麻绳状。范晴没有找着合适的,便从枕头底下掏出一个大红的肚兜捏成拳头状,紧紧攥在手里。

    顾美雪握了小粉拳,且喜且忧,小碎步走到房门前,一时停下脚步,深深吸了一口气。怕什么?她这是在房里沐浴,正当得很。到时候谢腾推门进来,是谢腾的不是。以谢腾的为人,看了她,必定会负责的。别紧张别紧张,想当将军夫人,便得用些手段,否则近水楼台偏生不能得月,还得眼睁睁地看着谢腾落入别的女人手中。

    顾美雪看看月色,顾影自怜,自艾自怨,伤春悲秋,长长地叹息一声,这才吱呀一声推开房门,跨了进去。她的头才探进去,眼前就一黑,未待反应过来,嘴巴已是一紧,被人塞了东西进去,一声尖叫也被塞回喉咙内。

    姚蜜手脚利落,拿着枕头套一下就套在顾美雪头上,蒙住了她的视线。范晴虽抖着手,左手却迅捷地捂住了顾美雪的嘴巴,右手将捏成团的肚兜一举塞进顾美雪嘴里,堪堪堵住她发出来的尖叫声,随之抬脚把门掩上。

    史绣儿见姚蜜蒙住了顾美雪的眼睛,范晴堵住了她的嘴,忙把手里拧成麻花状的床单往顾美雪腰上一环,连着她的手一起缚住,拖到床边。

    三人默不作声,手脚麻利地用床单结结实实地把她缚在床柱上。正要探头去瞧泡在浴桶里的罗瀚,却听见不远处有脚步声冲着房门的方向而来。

    走!从窗口溜走!姚蜜给史绣儿和范晴使了个眼色。三人适才缚住顾美雪那股胆气还未消退,胸间豪气万丈,深觉爬个窗不算什么,立刻拖了一张椅子放到窗口。三人你拉我、我拖你的,依次爬出了窗外,慌忙之下还不忘掩上窗,很快便顺着墙根溜到了屋后。

    罗瀚将四个婆子扔到漱玉池时,鞋子淌了水,他一路朝顾美雪的房间走来,便留下一路的痕迹,谢腾很快就循着痕迹寻来。孟婉琴本来就令人暗暗准备了线索引谢腾进院落的,眼见谢腾果然一路往这边寻来,自然暗喜。

    一干人进了院落,谢腾一挥手,让众人往各处查看,自己循着足印,疑惑地看了看顾美雪的房间。孟婉琴见顾美雪房里果然点了灯,便以为她准备妥当了,转头瞧了瞧,见护卫散开了,身边只有谢腾一人,突然便用手指着顾美雪的房间,装作惊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

    谢腾见孟婉琴用手指着顾美雪的房间,虽一睖睁,脚步却没停下,几个起落就到了顾美雪的房门外,耳朵听得里面发出“呀”的一声,分明是罗瀚的声音,再也忍不住了,一脚踹开房门,足尖点地,已进了房间。

    孟婉琴不等众护卫围拢过来,已随在谢腾身后,飞奔进顾美雪的房间,什么也顾不得,先行伸手掩住了门,可不能让其他人看到房里的情形。孟婉琴关好门才抬眼去瞧房里的情景,这一瞧,全身犹如被淋了一盆冰水,寒入骨髓,双腿都抖起来了。

    幽幽烛影里,谢腾站在浴桶边,探手从浴桶里拎出一个男子来。那男子头发湿了水,猛然甩头,水滴四溅,仔细一瞧,此人正是罗瀚。而一头的床柱上缚着一个女子,女子被枕头套蒙了头,嘴里似乎被塞了东西,发不出声音来,只身子扭来扭去,看身影,不是顾美雪还是谁?

    孟婉琴脸色发白,回身把门闩上,一个箭步冲过去,拿开顾美雪头上的枕头套往地上一丢,再从她嘴里掏出肚兜一甩,又悲又痛地道:“美雪!”

    “娘!”顾美雪一抬头,见得谢腾掀着罗瀚的衣领站在浴桶边,眼里早渗出泪来,呜咽道,“表哥,我……”她原本想说我和罗瀚没什么,你不要误会啊!但此情此景,还能如何分辩?

    罗瀚泡了水,脑子清醒了一点,一下子着急了,却分辩道:“阿腾,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谢腾点点头。错眼一看,似乎是罗瀚进了顾美雪房里,强缚了她,想要行非礼之事。但一则现下夜未深,院门未锁,还有人来往,很容易惊动人,罗瀚只要没有昏头,就绝不会做出这等事;二则罗瀚想要女人便有的是,之前也未见他注意过顾美雪,想来不会这样做;三则情景诡异,倒像是有人布局,专引他来捉奸似的。真相如何,不能过早定下结论。

    见谢腾点头,罗瀚松了一口气。孟婉琴和顾美雪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们在房里这么一闹腾,众护卫和婆子早已围拢到房门外了,却见谢腾闪身从顾美雪的房里出来,若无其事地对护卫道:“适才是一只猫进房,我看错了,以为是贼,忙进去查看。你们再往园子里查一查!”

    谢腾的话音一落,孟婉琴已从里面出来,假意吩咐婆子们道:“美雪不是往厨房去了吗?且去瞧瞧她在不在,在的话,叫她给将军沏一杯好茶亲手端来,难为他大晚上了还奔来跑去的。”这会儿不管婆子信不信,都得制造美雪不在房里的假象。

    待得护卫和婆子散了,谢腾才和孟婉琴转身回房,关严房门,看着罗瀚和顾美雪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孟婉琴心里那个恨啊,她递给婆子的那包“火龙散”不单能令人浑身燥热,还能迷人的神志。罗瀚嗅了“火龙散”之后,做出什么事都不算稀奇。她这是搬石头砸着自己的脚了。

    顾美雪眼看和谢腾的姻缘无望不说,还在谢腾跟前出了丑,一不小心,名声尽毁,只顾呜咽,却说不出话来。

    “喂,顾小姐,你别只管哭啊,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我欺负你了。”罗瀚大急,见顾美雪不理他,只管哭自己的,一时“哼”了一声,转脸向孟婉琴道,“孟夫人,你为何要让婆子往我脸上撒药粉,害得我全身燥热,头脑发胀,一见到浴桶里有水,就忙泡了进去。”

    孟婉琴一听,下意识分辩道:“老将军和将军不在府里,我那会儿听护卫说园子里进了贼,便叫婆子进去帮忙。婆子不知道是你,情急之下撒了药粉有什么奇怪的?”

    偷偷留在将军府,被人当了贼这种事,怎么分辨也是分辨不清的,罗瀚只得止了话。

    谢腾却问顾美雪道:“是谁把你缚到床柱上的?”

    顾美雪摇摇头道:“不知道,我一进门,就被蒙了头,同时还被塞了嘴巴。”

    “没有听到声音吗?多少人动手的?”谢腾看看扔在地上的枕头套和床单,沉吟道,“动手的人应该不是什么高手。高手的话,只需给你一掌,直接劈晕就是,不必又是套枕头套,又是塞嘴巴这么麻烦。而且看着动手的不止一个人,一个人没法套住你,又同时塞住你的嘴巴。”

    难道不是罗瀚缚的?孟婉琴一听,瞪大了眼,这房里还进过别的人?天哪!

    顾美雪一听谢腾的话,便把当时的情景说了。

    谢腾听完,挑挑眉,转头看向罗瀚问道:“是谁缚的?你看到了没有?”

    罗瀚翻翻白眼道:“我泡在水里,什么也没看到。”

    谢腾一听,绕着浴桶看了一圈,抬头看了看窗边放着的椅子,若有所思。

    顾美雪到这会儿才回过神来,咬唇道:“表哥,那缚住我的人像是女子。她挨近我时,身上有一股女子才会用的澡豆香味。”

    谢腾点点头,走近窗边,跃上椅子看了看,足尖一用力,上了窗台,蹿出窗外,判断了一下,很快便朝屋后走去。

    罗瀚见谢腾跳出窗外,心知不妙,也跟着上了椅子往外跳,心里直念叨:小蜜啊,看来你们逃不掉了,我少不得要奋力护下你们。

    谢腾悄无声息地沿着墙根走过去,一下子就看到屋后有人的影子,三个身影贴在墙边上做壁虎状,动也不敢动。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