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古怪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姚蜜眼见着谢腾脸色古怪,身子僵在当地,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头,究竟是哪儿不对又说不上来,心下只怕谢腾变卦,不肯帮她们向谢夺石提婚事,因此试探着问道:“将军,你先头答应过的事,不会反悔吧?”

    谢腾并不作答,只在心里咆哮:这世道究竟是怎么啦?小厨娘放着我这么一个年少有为、俊俏惹人的将军不爱慕,居然去爱慕祖父这个老头儿?这让人情何以堪啊!小厨娘你睁眼瞧瞧,再瞧瞧,放着我这样的才俊在眼前,怎么就不来爱慕一下呢?祖父一直吹嘘,道他当年如何迷倒一众少女,又如何轻易得到祖母的芳心。现下倒好,他再次迷倒三个小厨娘了,有天理没有?再者,阿胜两次看到我牺牲色相,和小厨娘搂搂抱抱的,就这样还不能讨得她的芳心,如果传出去,不被人笑话死吗?这回,丢脸算是丢到家了!

    谢胜瞪着史绣儿,心下感慨万千:喂,小厨娘,你要是爱慕大哥也就罢了,居然爱慕祖父?什么眼神儿?他寻思着,再侧头看看谢腾的神色,差点笑破肚皮,只是拼命忍着才没有笑出声来,只憋着一脸古怪的神色。哎哟,大哥这个跟头栽得真是莫名其妙啦!

    姚蜜瞧瞧谢腾,再瞧瞧谢胜,一股诡异感油然而生,不由得和史绣儿及范晴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

    谢腾动动嘴唇正待说话,眼角的余光却瞥到地上有寒光一闪,只一瞬间,他已朝姚蜜等人喝道:“快退后!”

    正当仲夏,日光渗透树缝,照得地上斑斑点点,风轻轻一拂,树影晃动。只听嘶的一声,四柄明晃晃的剑突然从树缝间穿过,两柄刺向谢胜,另两柄疾急速向谢腾。

    史绣儿和范晴一个错眼,见得剑光四闪,不由得尖叫出声,惊惶之间快速退后,却被地上的顾东瑜和顾东瑾两人绊住,一时腿软,两人皆跌倒在地上。

    姚蜜眼前一花,见到四个灰衣人持剑和谢腾、谢胜缠斗在一起,她不由得尖声喊道:“来人啊,有刺客!”

    一名正在和谢腾缠斗的灰衣人听得姚蜜喊叫,分身而出,一剑刺向姚蜜。

    谢腾飞身一脚踏在跟自己缠斗的灰衣人的手腕上,踢飞了灰衣人的剑,再借着灰衣人手腕反击的力道一个旋身,跃到姚蜜身边,一伸右手,揽住她的腰身向后一拗,堪堪避过灰衣人刺向姚蜜胸口的那一剑。眼看灰衣人没有刺到姚蜜,他接着举起左拳,急速击向灰衣人的面门。

    正和谢胜缠斗的两个灰衣人,其中一个突然弃了谢胜,持剑旋身,急速刺向谢腾的左肩。那个适才被谢腾踢飞剑的灰衣人,也从地上捡起剑,刺向谢腾的背部。

    谢胜眼见三个灰衣人去刺谢腾,偏谢腾手中无剑,右手臂还搂着姚蜜,一时大急,一拳砸向正在和自己缠斗的灰衣人,喊道:“大哥,小心后面!”

    姚蜜被谢腾搂在臂弯间,男子的气息冲鼻而入,饶是此等境况,身子还是酥了半边,只觉脸颊发烧,呼吸急促。她的头半仰向后,正好瞧见身后的一名灰衣人捡起剑,冲着谢腾的背部刺来,电光石火之间,想也不及细想,已伸出左手臂护在谢腾的背上,同时一张嘴,狠狠朝灰衣人冲来的方向吹去。

    灰衣人持剑欲刺,猛地袭来一阵异香,顿时胸口一窒,手足麻痹,手中的力道便减了七成。虽如此,剑波余势仍未尽,已刺中一物,定睛一看,刺到的却不是谢腾的背部,而是一个女子的手臂。

    “啊!”姚蜜痛呼出声,整个身子软倒在谢腾的怀抱中。

    谢腾一拳砸向灰衣人,未待灰衣人持剑再刺,左足已向前一踏,一个旋身,对上后面的灰衣人,一拳出去,那个灰衣人应声而倒。他把姚蜜一扶,移到胸口,滑在左手臂弯内,转用左手臂揽着。右足一挑,挑起灰衣人掉在地下的剑,伸手一接,一剑扎在灰衣人的胸口,再一拔剑,快狠准地刺向另外一个朝着自己扑过来的灰衣人。

    姚蜜的左手臂被刺,疼痛间,只觉得晕晕乎乎的,突然感觉一阵热热的液体喷洒过来,溅在自己的脸上。她抬起右手一抹,只见一片血红,血腥味扑鼻而来,她再也受不了刺激,头一歪,晕了过去。

    姚蜜这一晕,足足晕了两个时辰,待她醒来时,一张焦灼的脸正探向她,喃喃喊道:“小蜜,小蜜!”

    姚蜜一睁眼,见坐在床边的是顾夫人,不由得惊喜交集,喊道:“娘!”

    “哎呀呀,醒来了就好!”顾夫人摸着姚蜜的额角,见没有发烧,这才松了口气,揉着心口道,“吓死我了。大夫已经帮你包扎过,说是失了血,又受了惊吓,这才晕倒的。若没有发烧,便没有大碍。你啊你,真是让娘担心死了!”

    “娘,那些刺客呢?”姚蜜想起昏迷前的景况,不由得后怕不已。

    顾夫人端了水过来喂她,安抚了几句,这才道:“四个刺客死了三个,一个被活捉,却咬破嘴里的毒囊自尽了。据说,那四个刺客是黎明时分从假山那侧的墙翻进来的。他们偷偷潜伏在那儿,估计是想趁乱击杀将军,不想将军等人正好到那边去,他们就提前下手了。”

    姚蜜就着顾夫人的手喝了水,担心地问道:“将军没事吧?史姐姐和范妹妹呢?”

    “都没事。”顾夫人道,“绣儿和小晴也受了惊吓,服了安神汤,正在睡觉呢!”

    姚蜜听得几人皆没事,这才松了口气,一时觉得手臂疼痛,不由得呻吟道:“好痛啊!”

    “幸好没伤着筋骨,只伤了皮肉。”顾夫人让姚蜜不要动,拿了扇子过来给她轻轻扇了扇,安慰道,“安心养几日也就好了。”

    正说着,顾庭和史姨妈及范姨妈已走了进来,见姚蜜没有大碍,这才放下心来,都道:“听大夫说,将军府的伤药是一顶一的,敷上三天就会好了,只是天气热,捂着手臂只怕药性会变,须得捋起袖子来,让伤口透透气。”

    姚蜜听他们说话,这才发现自己左手臂的袖子被挽得高高的,露出一大截手臂,手臂上缠的纱布渗出一些血迹,看着触目惊心。

    顾夫人见她瞧手臂,便道:“放心吧,大夫说过了,这药好,不会留疤的。”

    我担心的又不是这个。姚蜜暗暗嘀咕了一下,转眼一瞧,发现自己不是躺在原来的房间里,再仔细一分辨,认出这是谢腾的房间,自己现下正躺在他的大床上呢!天哪,我怎么躺到将军的床上了?这不妥当吧?

    姚蜜不知道的是,她晕倒之后,是谢腾抱着她到这边来的。因怕她原先的房里不通风,一时情急,就把她抱进自己的房间,置在大床上,又对顾夫人等人道:“小蜜受了伤,不宜移来移去,就让她在我房里养伤,我在厢房休息就行。

    顾夫人虽感古怪,可是想及将军府没有女眷,他们又是惯于行军打仗的人,没那么多讲究,且抱都抱进去了,还能说什么?一时便应了。

    因谢腾和谢胜很快便收拾了刺客,并没有惊动前头的宾客,宴会如常进行,外间热闹异常。谢夺石问了大夫,听姚蜜只是伤了皮肉,没有大碍,这才放下心来,令人来请顾夫人等人出去饮宴,另外安排了丫头来服侍姚蜜。

    姚蜜怕外间的人手不够,于是挥手让丫头去外头帮忙,若有事再叫她们进来。待丫头退下了,她才喜滋滋地想:将军本就答应帮我们向老将军提一提的,现下我又帮他挡了一剑,于情于理,他都不该食言的。

    因房里静悄悄的,姚蜜便一边闭目养神,一边想着要如何跟顾夫人提及此事,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听得帘子响动,有脚步声轻轻进来,还以为是丫头,也不以为意,不想脚步声停在床边,有人喊道:“表妹,表妹!”听声音,却是顾东瑜。

    姚蜜猛地睁开眼。天哪,你还有完没完?

    顾东瑜却是在顾庭的暗示下进来看望姚蜜的。眼看谢夺石就要认下姚蜜当义孙女,姚蜜又帮谢腾挡了一剑,她在将军府的地位不言而喻。顾东瑜如果娶了姚蜜,顾府也有希望复兴。

    顾东瑜心下也知道姚蜜现下不同往日,只要讨了她的欢心,不管谢夺石将她认为义女还是义孙女,反正自己一定会跟着水涨船高。因此一进来就柔声喊了两句“表妹”,又问道:“你好些了没有?可要吃东西?我去帮你端进来!”

    顾东瑜话音才落,帘子一揭,罗瀚已端了一碗稀粥进来,搁在案上,看也不看顾东瑜一眼,只问姚蜜道:“小蜜,肚子饿了吧?我扶你起来吃粥可好?”

    姚蜜木着脸看着房里的两个男子,心下号叫:要是让老将军看到了,我怎么解释?大魏朝的男女大妨都作废了吗?风气如此之坏,随便一个男子就能跑进女子的闺房,叫着喊着要喂对方吃粥!

    姚蜜心下气愤,一时忘了这儿不是她的闺房,而是谢腾的房间。她正想指责顾东瑜和罗瀚,却听得门一响,有人用指头在门框上叩了叩,沉声道:“睡着了没有?没有的话,我就进来了。”

    是谢腾的声音!姚蜜这才想起自己躺在人家的床上,突然脸就发起烧来,只心下告诉自己道:镇定,镇定!祖母睡一下孙儿的床又怎么啦?

    姚蜜一下子冷静下来,心下还寻思着:莫非谢腾是来告诉我,已经跟老将军提过了?我们的心愿,就……就要达成了吗?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