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喂粥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顾东瑜一听谢腾的声音,鬼使神差地便坐到了床边去,探头去看姚蜜的手臂,问道:“还痛吗?”

    顾东瑜从顾东瑾嘴里听到几句话,道谢腾劈晕他之前,曾质问姚蜜是不是爱慕谢老将军,想嫁给谢老将军。他们两人一讨论,便得出一个结论:姚蜜这是鬼迷心窍,居然想嫁给谢夺石。至于谢腾,为免闹出笑话来,必然要阻止这样的事。而他顾东瑜,本来就已经和姚蜜论及婚事了,只要他好好表现,让姚蜜回心转意,就是间接阻止了姚蜜荒唐的想法,帮了谢腾一个大忙。

    现下他和姚蜜表现亲热,也能安谢腾的心,让谢腾知道,姚蜜已有了他这个未婚夫,说什么爱慕谢夺石的话都是闹着玩的,并不能当真。

    罗瀚见顾东瑜一屁股坐到床边,不由得愕然,这位表哥也太无耻了吧?不是还没有定下婚事吗?怎么就上床了?他心里想着,一时愤慨,也坐到床的另一边,探头道:“小蜜,要是不舒服,只管说出来。”

    床边一下子坐了两个年轻男子,姚蜜全身都僵硬起来,受伤的手臂更是硬得不行,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喘着气默默地在心里咒骂着。

    谢腾叩了门,听不到姚蜜回答,侧耳听了听,知晓房里还有其他人,忙揭帘子进去。一眼扫到顾东瑜和罗瀚坐在床边,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眼神如刀子般戳在他们两人的脸上,压着嗓子道:“这可是我的房间,你们怎么随随便便就进来了?”

    原来你也知道这是你的房间啊?顾东瑜和罗瀚心里嘀咕:将军府这么多厢房,你偏把小蜜抱进你的房里,太过分了吧?

    三个男人各怀心思,互相扫视着,眼神激烈地交锋着。

    罗瀚对姚蜜是志在必得,现下探听得顾夫人等人来了将军府,只要姚蜜的伤好了,自然要回顾府去,到时候能做主姚蜜婚事的就是顾夫人,而非将军府的人。他实在不必再讨好谢腾,只要讨好姚蜜,到时候再向顾夫人提亲,必然十拿九稳。

    顾东瑜却凭着自己是姚蜜的表哥,又有长辈做倚靠,一心认定自己和姚蜜的婚事不会生变,再一瞧罗瀚凑近了,心里十分不痛快。一时想着谢腾定然和自己是同一阵线的,便只拿眼觑罗瀚,忍了忍没忍住,开口道:“罗二爷,我家表妹的事,就不用麻烦你了。且男女有别,你坐这么近也不大好。”

    是你表妹没错,但未必是你家的。罗瀚也觑着顾东瑜,淡淡地道:“好不好不是你说了算,得小蜜说了算。”

    “小蜜的手臂受了伤,你们挤在床边算怎么回事?”谢腾也不客气,走上前去,左手抓罗瀚,右手抓顾东瑜,把他们扯到一边,按在椅子上道,“想说什么,在这儿说就行了。”

    床边一空,姚蜜顿感轻松了不少,身子渐渐软和,不再僵硬,一时拿眼瞧着房内的三人,疑惑地寻思:他们这是干什么?怎么像是在争风吃醋呢?

    争风吃醋这个念头一涌上脑海,姚蜜忽然豁然开朗。天哪,我不用再愁嫁了吗?有人争着要我了吗?就是不嫁给老将军,也能嫁给一个好男人是不是?如果真是这样,也不是非要嫁给老将军不可的。罗瀚固然是把我当成了谢云的替身,表哥固然是因为我可能攀上老将军这层关系而重提婚事,但是不管如何,他们这是争起来啦!争的对象就是我。这种感觉,怎么就那么爽呢?

    顾东瑜觉得自己委屈着呢,他明明已经在和表妹论婚了,罗二爷还来和他争什么争?因此开口道:“罗二爷,姑母把表妹领上京,住进顾府,本就是论婚事来的。我们俩虽还没正式定下,但是两家长辈已经默认了。只要定了亲,表妹就是我的未婚妻了。我坐在床边关心一下,无可厚非,就是不知道罗二爷凭什么了。”

    罗瀚仰头道:“你说这些没用。论才论貌论家世,是个人都看得出你跟我有差距,小蜜瞎了眼才会选你不选我。小蜜,你说是不是?”后面这句话,却是转向姚蜜说的。

    姚蜜一愣。真要选,当然要选罗瀚。可是……慢着,自己既然有了选的权利,何必去当谢云的替身呢?

    谢腾见姚蜜没有答罗瀚的话,脸色稍霁,坐到床边道:“小蜜,我向祖父提了!”

    “啊,提了?”姚蜜一惊乍,之前害怕谢腾不去提,可是现在,她却害怕谢腾已经提了,现下一听这话,不由得压低了声音道,“那……老将军怎么说?”

    顾东瑜和罗瀚见谢腾把他们扯到椅子上,自己却坐到了床边,不由得愕然。这是怎么回事?莫非将军也要来插一脚?

    谢腾且不答姚蜜的话,只是挑衅地看了一眼顾东瑜和罗瀚,眼角一挑道:“不用胡乱猜想了。我是小蜜的大哥,坐在她的床边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什么时候成小蜜的大哥了?”罗瀚奇怪地问。

    “就在刚刚啊,两家长辈都谈好了。待会儿出去行个礼,当着宾客的面宣布一下,小蜜就正式成为我的妹妹了。”谢腾说着,眼底渗出一层薄薄的笑意,很快又收敛了,严肃地对姚蜜道,“我跟祖父一提,祖父马上同意认你为义孙女。以后,咱们就是兄妹了。作为大哥,有几句话要跟你说一下。”

    谢腾说着,略停了一下,见姚蜜瞪大眼睛,俏脸霞红,小嘴粉嘟嘟的,马上转开视线,朗声道:“咱们将军府的女孩子呢,都是比较矜贵的,如果要选夫婿,皆是千挑万选,不会轻易就答应了别人家的亲事。你不用急,慢慢选就是。纵是过了十五周岁,官府也不敢把你强配人的。放心好啦!”所以,罗二和你表哥这等人,真的不用稀罕。

    官府敢强配小民家的姑娘以及小官儿和不得势的官员家的小姐,却是不敢强配权贵人家的小姐的。这一点,姚蜜是知道的。既然已经成了谢腾的义妹,那么确实可以慢慢挑,就算挑到十八岁也没人敢说什么。

    “我饿了!”姚蜜喜笑颜开,突然觉得房间里的三个男人都顺眼了起来,一时就要喊丫头进来服侍她吃粥,却见罗瀚已站了起来,端过粥碗靠近床边,舀了一汤匙粥递到她嘴边道:“我喂你吃吧!”

    顾东瑜落后一步,赶紧挤过去道:“表妹,你还要吃什么?我出去帮你拿。”

    这样被几个男子围着、哄着、逗着、争着要服侍的日子,是从前想都不敢想的呀!姚蜜感慨万千,正要就着罗瀚的手喝粥,却猛地眼前一空,粥碗已到了谢腾手中,只听得谢腾道:“我来喂就行了,你们出去吧!”

    见罗瀚和顾东瑜不肯走,谢腾把汤匙往碗里一丢道:“要我说第二遍吗?这是我的房间,小蜜是我的妹妹。以后小蜜的婚事,也要通过我同意才能成事。你们懂的!”

    罗瀚和顾东瑜一听这话都傻眼了。是啊,姚蜜要是成了谢腾的义妹,以谢腾的身份、地位,他确实能够左右姚蜜的婚事。他要是不认可某个人,估计顾夫人也不会把姚蜜许配给那个人。

    顾东瑜有些怕谢腾,再一寻思,决定出去跟顾庭讨主意,让顾庭想法子趁谢夺石宣布收姚蜜为义孙女时,顺道宣布姚蜜已经定了亲,而未婚夫就是自己。只要谢夺石一宣布,姚蜜就是他的人了!再不用怕罗瀚会来抢人,也不用怕谢腾以后挤对他了。

    罗瀚同样也想到,今日是谢夺石的寿宴,谢夺石待会儿既然要宣布收姚蜜为义孙女,自己何不趁着热闹,请父亲和大哥说服谢夺石保媒,然后在众宾客跟前向顾夫人提亲,众人再一起哄,不怕顾夫人不答应。

    他们两人各自有了心思,马上应道:“将军,我们懂的,这就出去。”

    懂了就好!谢腾表示欣慰,眼见顾东瑜和罗瀚揭帘子出去了,他才舀了粥喂到姚蜜的嘴边道:“来,吃粥了!”

    姚蜜嗅得谢腾的气息,半侧开脸,小声道:“我自己吃!”

    “你的手臂受伤了,怎么吃呢?”谢腾不动声色地移移身子,靠近姚蜜,把汤匙移向姚蜜唇边,轻轻挑了挑,见姚蜜无奈地张开嘴,吃了粥,紧接着又舀了一汤匙,再次喂过去。

    谢腾见姚蜜粉脸生春,启了樱唇吃粥,然后慢慢咽下,看也不敢看他一眼,不知为何,心情忽然愉悦起来,抵消了先前听到姚蜜说爱慕的人是谢夺石的那股挫败感。自恋的心思一时又膨胀起来,寻思道:小厨娘其实是爱慕我的吧?只是不敢说罢了!

    被强制性地喂了三汤匙粥,姚蜜再不能忍受第四汤匙粥了,坚决道:“我饱了!”

    “三汤匙粥你就饱了?”谢腾再三检讨自己喂粥的动作,没感觉有什么不妥,便试探着问道,“小蜜,你不喜欢我喂你?”

    不喜欢,严重不喜欢!姚蜜心里吼道,嘴里却不敢说实话,只嗫嚅嘴唇道:“没有没有,真的饱了!”

    谢腾这才释然,把碗搁到案台上,不知道从哪儿寻来一方湿巾子,凑过去就要给姚蜜擦脸擦嘴。姚蜜嗅得一股药味,不由得失声道:“将军,这巾子是垫药罐柄的。”

    “哦,拿错了!”谢腾把巾子丢开,看看姚蜜的唇道,“挺干净的,不用擦了。”

    姚蜜:“……”

    见姚蜜垂了眼,似乎在笑,谢腾的嘴角也起了笑意。他撸撸手指道:“小蜜,除了我祖父,你还爱慕过谁没有?若有,我帮你打探一下。”说吧,说你原本爱慕的是我,却因为害怕没有可能,这才转而爱慕祖父的,说了我就原谅你。并且趁着今儿宾客众多,也不用认什么干哥哥干妹妹,索性直接提亲好了。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