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凶猛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只一扑,便把一个将军扑倒了,成就感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一时之间,姚蜜信心大增,看,这事儿也不是很难嘛!

    她右手撑在床上,左手轻抚着谢腾的胸口,缓缓地俯下身。还没有触到谢腾的嘴唇,就见他半闭了眼,满脸期待地嘟起嘴,一时绷紧的肩头一松,再也忍不住,笑趴在谢腾的胸口上,道:“大哥,你在床上,很像娘们儿哦!”

    “小妹,你在床上,很像爷们儿哦!”

    谢腾在家中排行最大,自小习武,早早就跟着父亲和祖父等人镇守边关,接触的多是武将,见惯的是战场上的腥风血雨,磨得一副冷硬心肝。但自那次在书房被姚蜜喷了迷香,着了几次道,心底有一角却开始融化,再被谢夺石再三地推波助澜,不期然地,便开始在姚蜜跟前流露出不同于平日的模样。这会儿被姚蜜扑倒在床上,平日里领兵打仗的那股凶悍决断荡然无存,只有一股柔情涌上心头。

    两人这么一对话,适才那股箭在弦上,力道却拉得不对的感觉终于消失了,紧绷的后背都松了一松,心底里各有一股愉悦涌动着。只恨夜太短,不能一直柔情磨蹭下去。

    姚蜜在谢腾的胸口蹭了蹭,轻轻呼气,小声问道:“大哥,你既然觉得我不像小姑姑,那么,为什么喜欢我呢?”被一个受京城里众多女人爱慕,连德兴郡主也爱慕着的将军喜欢上,那种心情不可言表。但是,他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呢?

    谢腾鼻端的异香稍淡,手足恢复了力道,且不忙答姚蜜的话,手一伸,已把她头上的钗子拔下扔在一边。她满头青丝一泻而下,发丝拂动着胸口,带来丝丝痒意。他左手肘一撑,撑起半边身子,右手却托起姚蜜的下巴,正正经经地答道:“因为你美貌可人有趣,所以就喜欢了!”

    “别的女子也一样美貌可人有趣。”姚蜜一听谢腾的话,连心尖尖都甜了起来,却还想再多听一些,水汪汪的眼睛瞟着谢腾,逼问道,“以后还会不会喜欢别人?”

    谢腾叫起屈来:“小蜜,你瞧我什么时候喜欢过别人了?以前没有你的时候,都没喜欢过别人,现在有了你,更没可能再去喜欢别人了。我祖父、我爹爹都是一心一意的人,我同样也是。”

    铁汉床上的柔情话儿,自然教女人情动。姚蜜一头扎进谢腾的胸口,整个身子往谢腾身上蹭,嘴里含住了一颗红豆,双手也不老实地到处扯。

    谢腾手肘一松,又倒在床上,任由姚蜜在他身上又扭又滚的,只伸手去揉她的头发。他全身火烫,一时轻轻抬脚,压在姚蜜的后臀上。只这么一抬,便如箭在弦上,再也按捺不住,于是翻身而上,把姚蜜扳在床上,却不敢去亲她,怕被她迷倒,只在她的脖子以下的地方做文章。

    一通折腾后,谢腾喘着气,抬眼去瞧姚蜜,见她脸颊如火,星眸半张,樱唇轻启,便张开手掌,横着隔在姚蜜的鼻端,不让她嗅到自己的气息。接着快速去含了姚蜜的唇,又吮又吸,另一只手向下抚去,变着法儿揉搓。待得一股异香奔袭而至,手足微麻,忙撤了唇,滑身向下,贴在姚蜜的胸口。

    姚蜜双手抱在谢腾的头上,全身轻颤,双腿却勇敢地盘到谢腾的腰上,身子向上动了动,感觉到谢腾全身一僵,便伸手去扯他的衣裳。才扯了扯,就停下手道:“还没灭了烛火呢!”

    谢腾急躁地等着姚蜜动手,见她停下了,忙一侧身,拉起床边的床单向外扇了扇,一股风向外扇去,瞬间扇灭了烛火,这才喃喃道:“好了,你想怎么就怎么吧。”

    姚蜜适应了一下黑暗的氛围,继续动手。不想她动得太急,左手臂突然一阵剧痛,不由得呻吟了一声,缩回手道:“纱布脱了!”

    谢腾撑起身子,扯住姚蜜的衣裳,把她的外衣全扯了下来,顺手找到脱了结的纱布,三两下帮着缚好。再一扯,把姚蜜的肚兜也扯了下来,心跳如擂鼓,俯下身去……

    听着姚蜜细细密密的呻吟声,谢腾得意了。啊哈,祖父给的那本孤本珍藏书里描写的妙招果然派上用场了。待小蜜情动不已,求着我时,再挺身而进,就能减了她的疼痛,以后便美妙了。

    姚蜜感觉到谢腾的头越来越往下,已朝着腰下面去了,不由得伸手去搂住谢腾的头,低喃道:“别……”

    谢腾不理她,继续往下,接着把姚蜜的双腿一抬,让她双腿盘在自己的脖子上。他隔着姚蜜薄薄的衬裤,按书中教导的,摸索着凑上去轻舔,听见姚蜜又慌又羞地叫了一声,这才仰起头道:“你求我,我就……”

    “将军,我求你了。哦不,大哥,我求你了。”姚蜜双腿被谢腾按着,盘在他的脖子上,动弹不得。虽隔着衬裤,还是觉着谢腾的呼吸又热又烫地喷在桃源深处,浑身轻颤之间,桃花已经盛开。

    “不是这样求的。”谢腾按下自己的躁动,指导道,“要说‘我的心肝宝贝,求求你,我要’!”说着,手指探向前,照着书中所教的,继续撩拨、挑逗。

    姚蜜散着长发,上身未着寸缕,双腿被谢腾扳开,这会儿再听到这等话,被这样一挑逗,再也受不住,只得开口求道:“别……别……”

    还是不肯叫心肝宝贝啊?谢腾松开姚蜜的双腿,划动着身子向上,一路来到姚蜜的耳边,轻轻道:“小蜜,我的心肝宝贝,我要……”后面的话音低了下去,却是比前边更为挑逗的情话。

    姚蜜一颗心全滚烫了,一侧头,主动含住了谢腾的耳朵根,含羞带怯,颤着嗓音呢喃道:“腾郎……”后面的话却还是说不出来,只吮着谢腾的耳朵根,悄悄探手向下,这一探,探上一物,差点吓坏了。

    谢腾情热似火,一时已搂住姚蜜,不顾不管地亲向她的唇。异香袭在口鼻间,手足发软,身子压了下去,唇舌却不肯罢休,噙着姚蜜唇间的幽香,纠缠着前进。

    姚蜜迷迷醉醉,呼吸又急又烫,吹拂在谢腾的鼻端,待要推开谢腾,却被他紧紧地搂住了腰,动弹不得。

    谢腾被异香一拂,身子顿时软了半边,只是凭一股神志撑着,硬是不松手。待得姚蜜双眼迷离,娇喘声声,才松开唇,整个身子软在她身上。只一会儿,就恢复了力气,一路向下,狼血沸腾,无法控制。

    两人这一番翻滚折腾,直折腾到下弦月淡了月色,方停止。

    谢腾贴在姚蜜身后搂着她,轻轻道:“若得了儿子,就叫谢琅;若是女儿,就叫谢瑗;若是龙凤胎,也是这两个名字;若是双胞胎,也一样可以叫这两个名字;若是三胞胎……”

    “噗!”姚蜜想着天一亮,谢腾就要离去,正起了离愁,一听谢腾的话,止不住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娇嗔道,“等你回来再取名。”

    “好!”谢腾抚了抚姚蜜的长发,用手指帮她梳了梳,低声道,“我不在时,你……”

    姚蜜动了动身子,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窝在谢腾的胸口,应道:“将军府的女人,是敢易装到边关,与敌同归于尽的女人。我既然成了你的女人,自也有能力应付一切。不过你放心,我还要养育孩儿,不会冲动地跑到边关的,只会好好地等你回来。”

    “好,我一定好好地回来!”谢腾把头埋在姚蜜的发间,嗅着她的发香,心下默然。上一次,爹爹为了救叔叔,身中埋伏,两人皆亡,幸得当时挂帅的是祖父,这才没有动了军心。只是祖父折了两个儿子、一个媳妇和一个女儿,元气大伤,这一回是不会再挂帅了,挂帅的一定是自己。身为主帅,自然不能轻易倒下,但大金国敢撕了盟约偷袭,怕是有所凭恃,能否毫发无伤地回来是一个未知数。

    窗外透进一丝曙光,房内的景象渐渐清晰。姚蜜回身看着谢腾,微微侧开脸,不把气息拂在他的脸上,只用手摸着他的额角,再顺着摸到眉毛,停在眼帘处,附上前亲了亲他的眼角,迅速退开,又摸摸他的鼻子,抚到嘴唇时,描了描他的嘴,想要把他的模样深刻在脑中。嘴里呢喃起到将军府时,两人初次碰面的那一晚,轻笑道:“你那会儿就是不肯相信我会吹迷香,结果被我迷晕了几次。

    谢腾拿住姚蜜的手,哼哼道:“你想吹晕我好上手,就是不肯承认。明明爱慕我,偏生说爱慕的是祖父,害我晚上睡不着,百思不得其解。”

    姚蜜不由得笑了,捂着嘴道:“那么多人爱慕你,我哪敢想?”说着又细看谢腾,惊奇道,“咦,咱们的模样有几分相似呢!”

    谢腾不由得笑了:“我和小姑姑有几分神似,而你又有几分像小姑姑,咱们自然是有一些像的。”

    姚蜜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我第一次见你时,觉着好生眼熟呢!”

    谢腾捧住姚蜜的脸细看,点头道:“我那时见着你,也觉着眼熟。”

    正说着,窗外已有了人声。两人止了话,都知道该起身了,只是还依恋着,互相拥了拥,这才穿衣起身。

    小丫头红着脸抬了水进来放在屏风后,又迅速退了下去。

    谢腾抱着姚蜜走向浴桶,给她褪去衣裳,放进桶内,拿起她还缚着纱布的手搁到桶边,自己也脱了衣裳,一起进去了。两人在桶内互相看着对方,都想记住对方身上的特征,不管日后如何,念想时能全数想起。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