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奸细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三位夫人有孩子了!”管家听得“孩子”两个字,转头跟陈伟道,“快写信告诉将军!”

    陈伟这次被留在将军府,没有跟大军出发,颇有些心神不安,深觉自己白吃了将军府的饭。这会儿一听管家的话,早飞奔回屋,拿出笔墨写了信,又飞奔出将军府,策马到了驿站,找到相熟的人,把信递了出去。

    陈伟寄完信回府,才到大门口,就听见一片乱嚷道:“孩子没了,夫人小产了!”

    不得了!陈伟策马回身便往驿站跑,想追回刚刚寄出的那封信。到了驿站,那信却已经寄走了。他呆了半晌,忙借了驿站的笔黑,再写了一封信递出去。

    等他再次回到将军府,管家早呆着脸过来跟他道:“夫人没有孩子,是误会了!”说着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怎么不早点说?”陈伟差点抓狂,第三次跑往驿站。这个时候,第二封信已寄了出去。他没有法子,只得再写了第三封信递给驿丁。

    鸡飞狗跳中,将军府三位夫人小产的消息已传至宣王府和顾府等人的耳中,很快便传到了宫里。

    大半夜的,宫里派来了太医,宣王府着人来看望,顾府也急忙着人来探问,一片闹腾。姚蜜等人面红耳赤地躲在房内,只让顾夫人等人去解释。

    闹了半天,是虚惊一场,众人哭笑不得,一一告辞而去。但是将军府三位夫人未怀上孩子之事,也就传出去了。

    过得几天,是范老夫人的生辰。姚蜜备了礼物,早早地就和史绣儿及范晴等人出门,到顾府给范老夫人庆寿。

    这一回,姚蜜等人身份已不同,顾府诸人自然要热情接待。几位媳妇悄悄回顾往事:“往年老夫人过生辰,姑奶奶多是托人捎礼物上京,极少亲自来贺寿的。今年一开春,却领了女儿,涉山行水,早早就来了顾府,道要给老夫人贺寿,实则却是因为女儿的婚事没有着落,想借老夫人之手,和顾府亲上加亲,定下婚事的。谁知转个头,姑奶奶就做了将军的岳母,小蜜就成了将军夫人。真是世事难料啊!”

    姚蜜也感叹,自己差点就和顾东瑜定了亲事。亏得顾东瑜当时嫌弃自己,这才一时冲动,和史绣儿及范晴进了将军府,也才有了今日。

    因着姚蜜之故,孟婉琴和顾美雪想了想,决定和顾府重修于好,也备了礼物来贺。范老夫人见她们主动来了,自然不再提往事,好像从来没有嫌隙一样。孟婉琴因顾美雪的婚事未有着落,也想借范老夫人寿辰之机,看一下来庆寿的少年宾客。一时之间也着意结纳顾府的女眷,两下里各有心思,很快就打得火热。

    旧隙既消,孟婉琴少不得让顾美雪上前喊姚蜜一声表姐。史绣儿不知道她们的亲戚关系,免不了要问一声,大家便解释了几句。史绣儿这才弄明白,原来顾美雪的祖父和顾庭是亲兄弟。也就是说,顾美雪是顾庭的侄孙女,而姚蜜是他的外孙女,论起亲戚关系,确实是表姐妹。

    姚蜜心知肚明,顾美雪现下喊自己一声表姐,却是看在将军府的份上。若自己不是将军夫人,她眼尾也不会扫自己一眼。

    现下打仗,国库空虚,各家府里纵使庆贺寿辰,也不敢太过于铺张。范老夫人也一再嘱咐,凡事简省,待打了胜仗,想怎么庆贺都不会有人指摘。所以,这回宴席上,就没有请人来唱戏,只让说书先生来说了两段书,说完便早早散了。

    宴席散后,范老夫人留下顾夫人问话,道:“小蜜现下的情形,你可写信告诉她爹爹了?也该叫她爹爹来一趟京城。待得战事一了,若是事儿不妥,你们做父母的,为女儿撑腰是正理。若是妥了,还得迎回小蜜,让将军府来下聘礼,大红花轿正式迎娶她过门才是。”

    顾夫人答道:“已经写信告诉了她爹。”若谢腾打了胜仗归来,什么都好。若是回不来,姚蜜在将军府只怕也站不稳脚跟。

    姚蜜却坚信谢腾他们会平安无事回来的,只是着管家日日上宣王府去问消息。

    七月底,谢腾收到京城的来信。他展开只一看,嘴角就起了笑意,哈哈,我果然神勇啊,居然一举得子。只一晚,就让小蜜怀上了。我真是太神勇了!

    谢腾正得意,兵士再递进一封信来。他一怔,展开再看,嘴角的笑意立时消失不见,眼底的光芒也敛了下去。孩子没了?小蜜啊,你怎能这么大意?怀着孩子怎能到处乱跑乱动?好好的一个娃儿,就这样没了?

    谢腾正沮丧,兵士又递进来第三封信。他眼神沉沉,只一撕,就撕了封口,把信抽出来,展开细看。不是吧?没有孩子,误会了!小蜜啊小蜜,待我回去了,定然要好好地惩罚你!

    “将军,抓到三个奸细。”一个副将进来禀报。

    谢腾收起信道:“押进来,我亲自审问!”

    “是!”副将退了出去,很快便押进来三个人。

    “如果不想吃苦头,就老老实实地说话。”副将一脚踹在一个奸细的膝盖上,却听得奸细“哟”了一声,一时惊疑,怎么是女子的声音?

    “将军,我们不是奸细!”女子抬起头,脸上虽然黑糊糊的,眼睛却亮晶晶的,看着谢腾道,“我和李凤是表姐妹,被大金朝的人捉了。这次听得将军来了,我们才想法子逃出来的。”

    另一个女子的声音也响起道:“我们得知,有人要刺杀大金朝的太子。将军若趁此机会和那人里应外合,定然能给大金朝来一个迎头痛击。”

    “你们是?”谢腾细细分辩,这才发现最先说话的女子,有几分熟悉。

    “我父亲是苏康,我叫苏玉清。”最先说话的女子涩涩一笑道,“先前我常随姑姑到将军府找谢姑姑玩儿,将军也见过我的。”

    “我叫李凤。”瘦小的女子道,“我父亲原是严副将的属下,可是已经战死沙场。”

    谢腾脸色缓和下来,问道:“你们为何会被捉呢?”

    苏玉清应道:“我和李凤去年初结伴去郊外玩,不想被人打晕了。醒来时,发现被蒙住了眼睛,嘴里也塞了布。却听得有人说话,道这次捉了两位娇小姐回去,正好送给郡主。后来我们得知,那位郡主喜欢大魏朝的文化,一直想让人帮她捉两个大魏朝的女子过去教她诗词……”

    谢腾听完,心下信了一半,又抬眼去瞧那个一直不说话的女子。

    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子感觉到谢腾的视线,抬起头,半哑着嗓音道:“腾少爷!”说着已是泪流满面。

    “你是灵芝?”谢腾上去扳起灵芝的脸,用袖子擦去她脸上的泥,好一会儿才道,“活着就好!”

    灵芝是谢云的丫头。当时谢云易装赴边关,她悄悄尾随。不想半路碰到一小股大金朝的兵士,当场被捉,后来便被送给一位贵女当丫头。那位贵女正好和郡主交好,她才得以和苏玉清及李凤联络上。

    很快,谢胜和谢腩便听说捉了三个奸细,过来一瞧,发现其中一个是灵芝,不由得惊喜交集。

    灵芝见了他们,也是涕泪交加。好一会儿才道:“将军,大金朝现下的皇帝和皇后不和,皇后要派人杀掉太子,改立自己亲生的儿子为太子。这几天极其混乱。我们正是趁乱逃出来的。”

    谢腾点点头,示意副将速去探听消息的真假,若是真的,这几天正好袭营。

    到得八月底,终于有消息传来,道谢腾等人打了胜仗。姚蜜一听到消息,也顾不得许多,拉了史绣儿和范晴就到宣王府求见端郡王。端郡王听闻她们来了,急忙请了进去,哈哈大笑道:“夫人,将军这回真的把大金狗打得哭爹喊娘了。这一战,咱们虽然也折了人马,但是对方更是元气大伤,估计很快就会求咱们和他们订盟约了。”

    “将军他们都没事吧?”姚蜜只关心谢腾等人受伤了没有,急忙询问。

    端郡王笑道:“将军等人平安无事。”军报上既然没有明说是否受伤,就是受伤了,也定然是小伤,不足挂齿。

    姚蜜虽喜悦,却不忘问道:“要是大金朝突然又撕了盟约,再袭边关呢?”

    端郡王叹气道:“那也没法。若能一鼓作气,把他们赶得远远的,自然能高枕无忧。但凭咱们的国力,打到这个份上,已是没有能力再打了。”这一次筹集军资,就耗尽了国库积存的物资。若不幸闹了饥荒,就大事不妙了。端郡王后面这些话,自然没有对姚蜜等人说,只道,“这次能打败大金朝,还是因着将军得到情报,道大金朝正内乱,帝后不和,因此趁着时机袭营,这才折了对方无数兵马。”

    她们这里说话,京城街道上早已有人出来喊道:“谢将军打了胜仗,打了胜仗了!”

    “皇上万岁,将军威武!”

    “皇上万岁,将军威武!”

    待得姚蜜三人回到将军府中,很快就有各府的夫人小姐来道贺。接着,宫中又有旨意下来,赏赐了许多东西,道因有她们稳坐后方,谢腾等人才能一心一意地打仗云云。

    当晚,姚蜜三人兴奋得睡不着,窃窃私语到半夜。后来索性披衣起床,往房门外摆了一张小案,三人在月下焚香谢月。

    她们这里焚香谢月,远在边关的灵芝、苏玉清及李凤,也在月下结为姐妹。

    论起年岁,却是灵芝最年长,便做了姐姐。苏玉清行二,李凤行三。

    焚拜完毕,苏玉清拉了灵芝道:“芝姐姐,你有将军罩着,这次回去,定然风光。我就不同了,父亲已死,府里是继母做主,回去也没有好日子过。”

    李凤也叹气道:“我父母俱亡,哥哥嫂嫂也不大喜欢我,这才会跑到苏府去找表姐玩。现下失踪这些时候,再回去的话,也一样不会被人喜欢。”

    灵芝笑道:“这次将军能打胜仗,皆因为得了咱们的情报。将军已说了,回去定然上折子禀告皇上,到时候自会嘉奖。有了这一层,你们府里的人也不敢太过分的吧?”

    苏玉清哼哼道:“我其实只是想找个好夫婿!”

    李凤小声附和道:“我也是!”

    灵芝和她们相处这些时候,焉能不知道她们的心思?偏问道:“两位妹妹瞧上谁了?”

    苏玉清见她这样问,俏脸红了红,嘴里却道:“芝姐姐不晓得我们瞧上谁,我们却晓得芝姐姐瞧上了谁!”

    “啐,胡说什么呢!”灵芝红了脸,心里却甜甜的。

    李凤抢着道:“哈哈,不说芝姐姐有了这一场功劳,将军要感谢你。就说芝姐姐和将军青梅竹马,从小儿一起长大的情分,将军也会好好怜惜你的。”

    被李凤说破心事,灵芝不由得追着她打,想捂住她的嘴巴。苏玉清忙去拦阻。一时之间,三人犹如穿花的蝴蝶,在月下绕来绕去,笑闹得欢。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