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冬夜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冬夜,久别重逢,**。谢腾将姚蜜抱在膝上,百般撩拨,热血沸腾,想要更进一步。姚蜜情难自禁,欲拒还迎,做着心理挣扎。斯情斯景,无边暧昧。突然,衣柜中传来当的一声,他们同时一愣,把那挑逗含情的话儿吞了回去,静默下来,循声瞧去。

    姚蜜坐在谢腾的膝上,一抬头瞧向衣柜,身子便坐直了。一时觉着一物带着热乎乎的气息,从两股间滑向前,直抵在大腿根处。她全身一颤,不敢再乱动,只一边紧紧地捏住谢腾的手,不让他再往下探,一边问道:“什么声音?”

    谢腾这才想起灵芝藏在衣柜内,心里懊恼万分。怎么就忘记这个丫头了呢?可不能让小蜜抓住现场。于是,他的手继续捂在姚蜜身上的某个地方,嘴里道:“肯定是老鼠。”

    啊,老鼠?姚蜜一想起上回在书房里那只拖着腿走路的小老鼠,双腿早打战了,只一缩,就把腿缩高了,两只脚掌分别钩在谢腾的小腿上,双手搂住了谢腾的腰,尖叫道:“怎么又有老鼠?”

    姚蜜双腿这么一缩,脚掌往谢腾的小腿上这么一钩,两腿便叉开了,原先抵在她大腿根的东西,一下滑到她双腿之间的缝隙,毫不犹豫地探头进去,隔着裤子陷入温柔乡。

    “啊!”姚蜜浑身一颤,顾不得害怕小老鼠,挣扎着想跳下地。谢腾乃久旷之人,此刻软玉温香在怀,只一动便**蚀骨,差点不能自持,怎容姚蜜跑掉?只搂紧姚蜜,拼命地挨擦,若不是想着灵芝在衣柜内,他这会儿就不再忍了。

    姚蜜又刺激又害怕,嚷道:“有老鼠,有老鼠!”

    谢腾无奈,只一搂,就把姚蜜搂到床上,脱了她的鞋子,把她塞进被窝里,柔声道:“你躺着不要动,我去打老鼠。”说着抖出枕头套,折成长方条,往姚蜜的眼睛上一蒙,在旁边打个结系住,温柔体贴地道,“打老鼠的场面比较血腥,你不要看,以免吓着。”

    姚蜜眼睛被蒙住了,一片漆黑,心下却甜蜜:将军真细心。一时又想及老鼠那灰溜溜毛茸茸的样子,汗毛都竖起来了,于是叮嘱谢腾道:“还是不要打了,仔细脏了房间和手,把它赶走就算了。”

    “好,就赶走它。”谢腾给姚蜜盖好被子,整整衣裳,脸色严肃起来。两步过去,打开衣柜的门,对着石化在衣柜中的灵芝比比手势,让她快走。

    衣柜门一开,灵芝一股辛酸涌上心头,豆大一颗泪珠滴在碗边,发出嗒的一声,她只抬手擦擦眼泪,默不作声地走出衣柜,无声无息地向外走去。

    谢腾愕然:她这是哭什么呢?辛辛苦苦熬了粥却没人吃?

    灵芝端着碗向外走,感觉到碗边已不再温热,粥却是冷了,一时之间,眼里又涌出泪来。记得那年,将军落了水,吃药时嫌苦,自己喂了他一颗蜜饯,他才喝完了药。那天夜里厨房送了几样东西来,他都摇头不吃,最后还是自己熬了红枣粥端进房,一调匙一调匙地喂着他吃了。那时,将军八岁,自己才七岁。

    姚蜜听得衣柜门响,吓得一抖,问道:“将军,赶走了没有?”

    “正在赶。”谢腾应了一声,吱呀一声打开门,转头去瞧姚蜜,见她躺着不动,暗松了一口气。

    灵芝一只脚跨过门槛,一个趔趄,一头撞在门环上,嘴里发出“哟”的一声。

    听得灵芝的叫声,姚蜜扯开蒙在眼睛上的枕头套,趴到床边探头朝外看。这一看,就看见谢腾傻站在门边,灵芝右手端着碗,左手抚着额角,背着身子站在门槛边流泪。

    糟了,这回跳进池子都洗不清了。谢腾暗呼不妙,急中生智,朝姚蜜道:“灵芝端粥进来,磕着头了。”她不是要出去,她是刚进来,磕着头碰痛了,这才哭呢!

    姚蜜蒙然点头,哦,端粥进来,一眼见得房内情景香艳,一个转头就走,然后磕在门环上了?罪过啊!

    谢腾见姚蜜“哦”了一声便没了下文,忙吩咐灵芝道:“好了,把粥放在案上,你快下去吧!”

    灵芝咬着唇,忍着泪,转身走到案台上,抬眼去瞧床上的姚蜜,和姚蜜的视线对上,忙垂下头,把碗放到案台上。

    姚蜜看着她单薄的身影,脱口问道:“灵芝,你不冷吗?怎么穿这么少?”

    灵芝一噎,生硬地应道:“我不怕冷。”好不要脸,还没和将军正式拜堂成亲呢,就大咧咧地躺在床上了。如果老夫人和夫人在,不把你打出去才怪呢。

    大冷天的,谢腾的后背差点冒汗了,忙打圆场道:“灵芝身体好,不怕冷的。”

    “将军,我身体其实不好。”灵芝恨恨地道。我虽然是丫头,但是好歹也为国立过功,是皇上亲口嘉奖过的,你们不能这样欺负我。

    见灵芝一副被欺负的表情,姚蜜有些奇怪。怎么回事?又不是我使唤你半夜来送粥的,一副晚娘脸,做给谁看呢?

    谢腾却不耐烦了,挥手道:“灵芝,你下去吧!”

    “将军!”灵芝喊了一声,突然泪如雨下,这半晚上的委屈怎么忍也没有忍住,哽咽道,“奴婢可是哪儿做得不好,让将军厌嫌了吗?”说着梨花带雨地看向谢腾,不加掩饰地透出眼底的情意。

    咦,这是什么情况?姚蜜看看谢腾,再看看灵芝,突然恍然大悟。哎哟,小丫头爱慕将军,深夜端粥过来,想表白勾引,谁知遇见咱躺在床上,不忿了呢!是相识十几天,献过身的咱重要,还是有十几年情分,出征回来一路相随的小丫头重要,且看咱家将军的选择吧。

    谢腾无奈了,皱眉道:“灵芝,天也不早了,快些回去安歇吧!”

    听得谢腾的话,灵芝知道他这是偏心姚蜜,迅速收起眼底的泪,福了一福,转身走了。

    见灵芝走了,姚蜜爬了起来,坐往床边想下地,一边问道:“那只小老鼠呢?”

    “在床底下。”谢腾眼见姚蜜想走,急忙恐吓道。果然,话音一落,姚蜜又缩回双腿,尖叫道:“不是在衣柜那边吗,怎么又跑到床底下了?”

    “我一开衣柜门,它就跑到这边来了。”谢腾一个箭步上前,往床边一坐,脱了靴子上床。一时做个饿虎扑羊状,把姚蜜扑倒在床上。

    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又热又硬的东西抵在大腿间。姚蜜一时缓缓仰头,自动含住谢腾的唇,待谢腾意乱情迷,手足渐麻,突然松开谢腾的唇,朝他鼻端喷了一口气,再把他一掀,翻身下地,穿鞋走人。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