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反对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见谢腾献殷勤,姚蜜的气消了一大半,且不顾姚老爷和顾夫人在座,横了谢腾一眼道:“将军身边有美婢服侍就够了,还娶什么妻?提什么亲?”

    姚蜜话头一起,顾夫人便接嘴道:“说起美婢,我倒要问一声,将军想如何安置灵芝?”灵芝于国有功,皇上既然亲口允她在谢腾身边服侍,其意自明。谢腾迟早得纳了灵芝为妾,但女儿还没过门,就碰上这事儿,心里如何能痛快?

    听得顾夫人的询问,谢腾一怔,偷看姚蜜一眼,见她抿着嘴,便道:“灵芝不过是一个丫头,小蜜要是不喜欢她,让她去服侍祖父就是。待她择定了意中人,送些嫁妆便完事了。”

    姚蜜待要再说,眼见姚老爷和顾夫人拿眼看她,便止了话,只瞪了谢腾一眼。

    谢腾这会儿终于明白了,原来姚蜜一声不吭就跑回顾府,是为了灵芝之事,只是姚老爷和顾夫人在座,又不好解释,因此起身道:“岳父,岳母,我和小蜜聚少离多,好容易相聚,她又跑回了顾府。现下我却有一些事情想和她解释清楚,还请岳父岳母回避一下。”

    见姚老爷和顾夫人二话不说就往外走,姚蜜有些回不过神来。这不是还没有拜堂成亲吗,自家爹娘怎么就放任自己和谢腾独处了?

    待姚老爷和顾夫人的脚步声渐远,谢腾急忙凑近姚蜜,伸手就要去抓她的手。

    姚蜜早就把手缩到身后,嘟起嘴道:“再动,再动我就吹迷香了!”

    “好吧,我不动就是。”谢腾见姚蜜娇嗔满面,嘟起的嘴唇如花苞,红润诱人,早已心猿意马。一时又怕姚蜜真吹迷香,只好小声喊道:“小蜜,小蜜,蜜……”

    “别喊,肉麻。”姚蜜听着谢腾那说话的调子,心下想笑,却又忍住了,双眼水汪汪地斜睨他,哼哼道,“你既然不喜欢灵芝,为何要把她藏在衣柜里?”

    “我怕你误会。”谢腾把前晚的事详细地说了,又低声道,“灵芝原是小姑姑的丫头,这次又受了苦,便不忍责她。现下见她的行径,却不宜留在身边。只是她父母已不在,京中也无亲戚,若是这会儿让她出府,也没个去处。偏她这次又立了功,这才回将军府住着,若是突然送她到庄上去,只怕她会想不开……”

    听到这里,姚蜜心中的火气全消了,小声道:“虽说是她一相情愿,但你若检点些,不去招惹她,何至于此?”

    “我冤枉啊!”谢腾见姚蜜的神色稍缓,不动声色地移了移椅子,叫屈道,“都怪我长得太美貌,不动不说的,也有蝴蝶想来采蜜。”

    “噗!”姚蜜忍不住笑了,伸手去捅谢腾的胸口,道,“怎么乱用词语呢?看你这样,就是没好好读书的。”

    “我读的书可多了,不过大部分是兵书,一小部分是游记。”谢腾趁机捉住姚蜜的手,轻轻扯了扯,用指腹抚摩她的掌心。两人离得近,气息相闻,谢腾嗅得一股异香,心尖如猫爪在抓,一时低头,含住姚蜜的一根手指,轻轻舔咬,身子越凑越近。

    “放开!”姚蜜怕被人看见,用力想抽回自己的手,眼见抽不回,只得压低嗓子道,“我要吹气了!”

    “你吹吧!”谢腾放开姚蜜的手,把脸凑过去道,“吹晕了,你就可以随意糟蹋了。”

    “我真吹了!”姚蜜做出凶巴巴的样子,心下却无奈:啊啊,为什么人前那么严肃威风的人,人后却是这副闷骚的样子呢?

    眼见姚蜜作势要吹,却没有吹出气来,谢腾一伸手,便把她抱到自己的膝上。软香温玉一入怀,哪还顾得了那么多?早俯下头去,正待动作,却听得一阵脚步声,顾夫人在外道:“小蜜,史老爷和范老爷也上京了,前后脚进了顾府,绣儿和小晴忙着去见了。咱们不能失礼,也去迎一迎吧!”

    听得声音,谢腾只得松开姚蜜,一时不甘心,又迅速在她的唇上偷香一口,这才退开,笑道:“既然史老爷和范老爷也到了,我还得让人回府告诉阿胜和阿腩,让他们也赶紧上顾府来提亲。他们自从自己的媳妇跑了,便吃不好睡不好,很可怜呢!”

    史绣儿及范晴回了顾府,一直有些不安,生怕婚事有什么变故,待见姚老爷上京,谢腾急忙赶来提亲事,她们更是心急。这会儿听得自家老爹也上京了,不由得大喜。史绣儿动作快,先换好衣裳,过来找范晴一同出去,道:“早前就接到我爹的信了,道他上京了,没承想却比预期的快了两天到达。”

    范晴应道:“我爹爹却是秋季就上京了,道是怕到时江上结冰,坐不得船,转而骑马,这便拖延了时间,这会儿才到。”

    两人说着话,心照不宣地互看了一眼。自家老爹到了,谢胜和谢腩很快就会来提亲的。心头那块大石也可以放下了。

    谢胜和谢腩听得史老爷和范老爷也上京了,果然急忙策马赶往顾府。

    待得下午,京城许多人便听闻,谢家三兄弟托了官媒,待择了吉日,便会上顾府向姚蜜等人提亲。因将军府无女眷,谢家三兄弟甚至亲自上顾府和未来的岳父岳母商谈聘礼等事。

    消息传到苏府时,苏玉清的继母沈氏吓一跳,拉住来人问道:“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难不成还能有假?”来人看了一眼沈氏道,“你家玉清虽不是你亲生的,也不能教她受这个委屈,你得帮她出头。”

    苏玉清的继母沈氏,出身名门,因当年被未婚夫退了婚,难觅好婚事,不得已才嫁进苏家当继室。后来苏玉清的父亲在战场亡了,她和苏玉清的关系也就越来越淡了。这次听得苏玉清没死,却随大军回来,且立了功,便急忙派人去迎她,想把她迎回苏府。谁知转头得到消息,说她和表妹李凤一同进了将军府当丫头,似乎有可能当上将军夫人。因而耐着性子等着,想着苏玉清到时候自然还得回苏府待嫁。不想这一等,却等来了谢腾等人上顾府提亲的消息。

    虽则史绣儿在谢胜出征之前献过身,但以她的身世,最多当个妾。苏玉清则不同,苏玉清的父亲有战功,现下虽没了,可苏家还有其他人在当官,家族也有势力。且苏玉清于国有功,论功也好,论家世也好,论相处的情谊也好,谢胜都该娶苏玉清为妻,史绣儿为妾,而不是相反。

    沈氏这里正咬牙,早有丫头来报,道李凤的大嫂苏氏来了,她忙让人请进来。

    苏氏出身一般,但她有一个舅舅在宣王府当差,消息灵通。她一进来便道:“小凤那个丫头,白白跑了一趟大金国,居然没长一点脑子,就这样任由三将军上顾府提亲。我快要被气死了。”

    她们正说着,便有人报苏玉清和李凤来了,不由得相视一眼:这两个丫头还没蠢透,还知道回娘家来搬救兵。

    灵芝随苏玉清她们一起回来,见得沈氏和苏氏,便跟着苏玉清行礼。沈氏一听灵芝和苏玉清及李凤结了姐妹,便拉住灵芝道:“既然这样,便该随玉清喊我一声母亲才是。”

    灵芝没有娘家,正要借苏家之势,闻言自然喊了母亲,又随李凤喊苏氏大嫂,沈氏和苏氏皆有见面礼赏她。有了灵芝这一节,苏玉清和李凤便打算揭过之前和继母及大嫂那点不快,因此坐下叙离情。

    傍晚的时候,好几位贵女上了宣王府,见了德兴郡主,皆有话说。

    “凭什么?她们凭什么?”一位贵女气歪了嘴,狠狠地道,“就凭她们在将军出征时献身,这便要当上将军夫人?这是什么世道?无媒无凭的,只靠洞房献身,这行的是苟且之事。让她们当个贵妾就是给面子了,居然还要当将军夫人?这让京城众多挑不到夫婿的小姐情何以堪?况且这样的行为也易带坏风气。若是以后都仿着她们,无媒无凭就滚上床,大魏国还讲什么礼义廉耻?”

    这几位贵女都曾肖想过谢腾,也曾经跑到将军府献媚过,这会儿全妒火中烧,不能自制。她们是贵女啊,哪一样不比姚蜜等人强?居然挑不到好夫婿,白白看着谢家三兄弟落入外地人手中。在她们心目中,姚蜜等人万万配不上谢腾。谢腾这回得胜归来,自然要好好择贵女下聘,姚蜜等人最多当个有诰命的贵妾。没承想,这么快就听得风声,道谢腾打算正式迎娶姚蜜进门当将军夫人。岂有此理!

    在德兴郡主心中也认为,纵是姚蜜等人献了身,得了诰命,最多也就让她当个二房夫人,断不会当正室。这会儿听得消息,也大为不快。是的,姚蜜凭什么,凭什么?

    一位贵女道:“我已让管事吩咐下去,京城所有的绸缎铺子都不得卖绸缎给顾府的人。敢跟我们叫板?还敢肖想当将军夫人?一匹新布也买不到,看顾府怎么办喜事!”

    另一位贵女道:“我已央了娘亲吩咐下去了,让珠玉铺不得卖半件珠宝给顾府的人。除非姚小姐出嫁不用戴半件首饰,否则,有她哭的。”

    “临着年关,各府采办年礼等物,我也让姐姐吩咐下去了,凡是顾府的人上门,再高的价也不准卖给她们。也通告了相熟的几家,谁家敢卖,就是跟我家作对。我要让顾府连年夜饭也吃不上。”

    “以为爬上将军的床便能当将军夫人了?做梦吧!我要让她知道,想当将军夫人,得有斤两才行。”

    德兴郡主在心里默默地道:姚蜜,你这一回得罪了京城众多贵女,若肯为妾,还有挽回的余地,若执意要当正室,将来有你哭的。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