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柔滑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酒能壮人胆,这话一点也不假。范晴平素腼腆,几杯酒下肚,借着几分醉意,胆子马上肥了起来,直往谢腩的怀里钻,嘴里喃喃地道:“上一次,我想给你留后,这一次,你得给我留后。”

    谢腩听不清范晴的话,把耳朵附在她的嘴唇边,低声问道:“你说什么?”

    嗯,就是……就是上次我献身,今晚轮到你献身了。范晴到底还有几分清醒,心里的话并未说出来,只含住谢腩的耳朵,轻轻一咬,吹着气道:“我要你……”

    “好,我马上给你。”谢腩耳朵被一咬一吮,再听到这等话,已经酥麻,身子软了半边。早用手肘推开房门,抱了范晴进房,踢上门,手肘一碰,已把门闩上,几个跨步,就抱着范晴坐到床边,温柔地俯下头去。

    “停!”范晴又不甘心了,用手挡住谢腩的嘴唇,低低地问道,“你喜欢我吗?”

    “喜欢,太喜欢了!”谢腩全身似火烫,只想哄得范晴乖乖听话,闻言便大力点头。

    回答得这么快,八成是假话。范晴又不自信了,撑着不让谢腩亲下去,又问道:“那你喜欢我什么地方呢?”

    谢腩郁闷了:祖宗,咱们办完事再讨论这些不着边际的问题好吗?

    “说啊!”范晴捏了捏谢腩的脸,顺势摸了一把,又抚上他的唇。忆及上一次肌肤相亲时的情景,她也动了情,却不肯轻易俯就,一副等谢腩答话的样子。

    谢腩无奈,答道:“什么地方都喜欢。”

    “骗人。”范晴推了推谢腩,一把掐在他的手臂上,“嗷”的一声哭了。再如何,他还是不喜欢我。

    又是哪儿错了啊?谢腩冒汗了,伸手去帮范晴擦泪,哄道:“没骗你,真的。”

    “我才不信。”范晴的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掉,这段日子暗藏的担忧、害怕、自卑等情绪,全部涌上心头,哽咽着道,“我只想听一句真话。”

    谢腩沉默了一下道:“小晴,你都让人戏弄了李凤。她嘴巴还豁了口子,流了血,样子狼狈。且她落了水,被陈明当众渡气,又抱来抱去,总会答应嫁给陈明的。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嗷!”范晴一听这话,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推开谢腩跳下地,冲到门边拨了门闩,拉开门,指着外面道,“你走!”不用献身了,也不用你给我留后了。

    “你没醉?”谢腩惊奇地看看范晴,见她泪光点点,脸上却满是恼色,有些摸不着头脑,站起来道,“你究竟想怎么样呢?”说着却记起范老爷的话,女人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时,大可不理,只管行动,一时过去把门重新关上,柔声道,“有话好好说。”说着一伸手,抱起范晴,堵住她的嘴,不顾她胡乱挣扎,抱了扔到床上,同时手一挥,扇灭了烛火。

    另一头,谢胜扶了史绣儿回房,见史绣儿脸儿霞红,双眸汪水,胸口起伏,说不出的娇美,不由得全身发热,恨不得马上扑倒,只是心里还记着史老爷的话,少不得要情语款款,柔情蜜意。

    史绣儿酒量不错,几杯酒不过是小儿科,一路装醉也装得累了,一进房便推开谢胜,自己走到案前,摇了摇茶壶,见还有冷茶,便倒了一杯灌下去。

    谢胜回身关好门,也坐到案前,把茶杯连着史绣儿的手一起捧起,双眼灼灼地道:“我喂你喝。”

    对上谢胜灼热的视线,史绣儿虽然告诉自己要镇定,却还是脸红心跳的,有些心慌地笑道:“我自己喝就行。”说着,尾指却在谢胜的手心轻挠,举了杯子到嘴边。眼见谢胜还是不松手,便将嘴唇凑到杯边,似有意又似无意地触了触谢胜的手背,眼角觑着谢胜,无限风情。

    谢胜哪儿禁得住这般挑逗?只一伸手,便把史绣儿搂到怀里,低声问道:“头痛不痛,要不要帮你揉揉?”哈哈,这是装醉引诱我呢,正中下怀。

    “嗯,有些痛。”史绣儿把头靠在谢胜怀里听他的心跳声,待得他伸手来揉额角,便由得他揉,指指肩膀道:“忙了一天,肩膀也痛。”

    谢胜坏笑一下,把手移到史绣儿的肩膀上,轻轻揉捏。史绣儿不由得发出舒服的呻吟声,喃喃地道:“轻点,轻点,哟,上一点,上一点。好,就是这儿。”

    烛火盈盈,美人娇吟,谢胜俊脸暗红,双眼迷离起来,低低哑哑地问道:“到床上好吗?”

    “到床上做什么?”史绣儿在谢胜怀里拱了拱头,双手环住他的腰,身子扭了扭,撒娇道,“我不要到床上去。”

    “好,不去就不去。”谢胜意乱情迷,把案台上的东西一推,将史绣儿扶起放在案台上,双手撑在案台边,俯下头问道:“就在这儿成吗?”史老爷嘱过,女人最讲究情调和心情,她喜欢如何就如何,这般那般,便和谐了。

    哦,居然想玩花样?史绣儿心肝乱跳,赶紧告诉自己:不要心动不要心动,这是让他献身留个后而已,若是动了情,最后吃亏的又是自己。

    史绣儿咬着唇,伸出手掌抵在谢胜的胸口,不让他压上身,只娇媚地笑道:“由我主动。”

    谢胜知晓史绣儿泼辣大胆,但没料到她大胆成这样,居然要求主动。一时装害羞,嗲声道:“你想如何就如何。”

    史绣儿听得这声调,狠狠地打了个寒战,背上的汗毛倒竖,胆气却壮了起来,一推谢胜,粗声道:“从这刻起,你要把自己当成男宠,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有趣。谢胜雀跃,马上点头道:“史爷请吩咐。”

    这人明显欠调教。史绣儿边嘀咕,边牵住谢胜的领子,把他牵到床边。见他眼睛里露出喜意,只一推,便把他推倒在床边。见他不反抗,便粗暴地扯下他的上衣,拧了拧,一把缚在他的眼睛上,低声道:“不许动啊!”

    “是。”谢胜眼睛一被蒙上,便期待地嘟起嘴。

    史绣儿用食指的指腹在谢胜的唇上一捺,一时发狠,便把他的裤子扯了下来,展开两条裤腿,把他的双腿缚在一起。这才坐到他的腰上,扭来扭去的,只是不干实事。

    “绣儿,求你了。”谢胜忍耐不住,伸手扯开缚在腿上的裤子,饿虎扑食般把史绣儿扑翻在床上。

    却说顾夫人从姚老爷的嘴里听到谢腾问计的事,不由得好笑:“将军打仗倒是厉害,可是在男女情事上头却是傻得厉害。小蜜哪儿是嫌他了?分明是怕被他嫌。他怎么就不明白呢?他只要好好地表白一下,服个软,小蜜哪有不顺从的?这都有夫妻之实了,不过差个拜堂仪式而已,还乱折腾什么呢?”

    姚老爷笑道:“我们在京中也待了多时,只等他们正式拜堂成亲就得归家了。只是看着他们一直折腾,却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才肯拜堂成亲呢。”

    顾夫人摇摇头道:“莫不成他们还想折腾出孩子来才肯成亲?”

    只要折腾出一个孩子,看你还不服软?谢腾这会儿却是把姚蜜按在床上,百般撩拨。眼见姚蜜瘫软着身子,妖娆地看着他,眼里桃花朵朵,知道火候差不多了,却偏不行动,只问道:“你答应嫁给我,我就……”

    这是耍弄男色了?姚蜜又好气又好笑,心里同时又起了疑惑:谢腾从哪儿学来的招数?上回可没见他懂这么多。因此试探着道:“将军这撩人的功夫,却是比上次厉害得多,莫不是这阵子常和人练习?”

    “没和别人练习过,只等着和你练习。”听得姚蜜的话,谢腾得意地笑道,“厉害吧?不枉我挑灯夜读,深研究了几晚上那些书。”说着趴在姚蜜的耳边,说了好几句令人脸红心跳的话。

    “啐!”姚蜜不由得心跳如狂,脸红过耳,全身火烫,扭着身子啐了谢腾一口。

    一股异香袭来,谢腾有些眩晕,只微微侧头,待缓过劲,这才道:“小蜜,灵芝的事已经解决了,咱们还是快些成亲吧!”

    姚蜜突然静默下来,隔了一会儿方道:“大哥,若是我的相貌不像小姑姑,你还会喜欢我吗?”

    “这是什么话?我又不是因为你相貌像小姑姑才亲近你的。”谢腾见姚蜜纠结完灵芝的事,现下又纠结起相貌的事,不由得摇头,叹口气道,“你们女人为什么这么麻烦?”

    看,还是无法沟通啊!姚蜜暗叹,一时深吸一口,突然朝谢腾的脸上喷了一口气。看着谢腾手足俱软,只一掀,便把谢腾掀翻在床上,又爬起来骑到他身上,低声道:“你求我,我便……”

    哈,这是你自己送上门,又求着我的,看你以后还敢嘴硬?

    谢腾手足一软,隔了一会儿恢复了力气,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颗药丸,丢到嘴里,笑道:“小蜜,你再吹吹气。”

    等着瞧。姚蜜果然又朝谢腾吹了一口气,却见他手足虽一软,却很快便恢复了过来,不由得惊奇道:“咦,怎么回事?居然没有迷昏你。”

    谢腾笑道:“昨儿得了一颗解百毒的药丸,刚刚随口吞了,没想到这药丸却能解你的迷香,哈哈!”说着把姚蜜搂到怀里,低声道,“你再喷喷看!”

    喷就喷,谁怕谁?姚蜜不信邪,使劲朝谢腾的脸上又喷了一口气。

    谢腾手足一软,只一瞬间又恢复了,一时得意,按住姚蜜,凶巴巴地道:“看你以后还敢嚣张!”

    我再喷!姚蜜继续朝谢腾的鼻端吹气,却被谢腾堵住了嘴。

    撩拨了半晚,谢腾自己也已经有些耐不住。这会儿嘴唇盖上姚蜜的嘴唇,只觉柔、滑、嫩,一股别样的甜香袭在鼻端,他再也把持不住……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