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流言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流言再传来时,却是姚蜜已和卫青私相授受了。

    “走,瞧瞧去!”谢腾虽不大相信姚蜜会和侍卫做出什么,但是这几天孤枕难眠,心里却有些邪火。一听姚蜜和侍卫在一处,便有些郁闷。

    谢胜同样郁闷着:哼哼,同乡,吹乡曲,还一起吃东西,这会儿又一起到书房去,当我不存在啊?

    两人脚步快,只一会儿就到了书房外,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又双双躲到书房外的大树下,借着夜色看着书房的门。只一会儿,就见姚蜜、史绣儿和卫七、卫青从书房里出来,卫青体贴地打了伞撑在姚蜜的头上,卫七小心翼翼地提了灯笼给她们照路。四人一边走一边说笑,分外快活的样子。

    隐隐地,听得姚蜜在问卫青是否也会吹曲子,卫青笑着道:“夫人想听,我便吹一曲。”史绣儿却在问卫七可记得家乡有哪些特产,想不想吃等语。

    待得姚蜜一行人走远了,谢腾才喃喃地道:“不过一个小侍卫,我紧张什么啊?且小蜜也不是这等人。”

    谢胜也自语道:“小侍卫是同乡,绣儿亲切温和些,也是人之常情。”

    两人说着话,又各自意识到,他们堂堂一个将军,躲在大树下看着自家媳妇和侍卫说笑着经过,似乎有些那个了。

    谢腾双手抱胸,一时胸口一凉,却是树缝中的水珠滴入他的胸口,于是摸摸胸口,让衣裳把水珠吸干了,沉吟着道:“上回岳父一指点,便得手了。这回还得再向岳父请教一番。”不管如何,他是不相信姚蜜宁肯亲近小侍卫,而不愿亲近他这等事的。内里定有原因,只要找到姚老爷,一问便清楚了。

    谢胜一听这个话也点头道:“我岳父也是一个好说话的,并不助着绣儿,只偏向我。我还是同他提一提,让他得空把那卫七调去看外院,不要进内院。莫要让卫七仗着是同乡,以后营私舞弊,欺负起别人来。”

    姚老爷和史老爷正在一处下棋,听得谢腾和谢胜来了,两个对视一眼,一时俱摇头。这几天的事,他们瞧得清楚,自家女儿看着确实不想嫁进将军府,而是别有心思呢!

    至于今晚卫七和卫青之事,却是史老爷使人去告诉谢腾和谢胜的,料着他们必定会来问计,果然就来了。

    姚老爷低声道:“总得逼将军表表态,杜绝那些想攀上来的女人,小蜜以后进了将军府,才会有清净的日子过。若不然,不嫁也罢。”

    这些天观察下来,姚老爷却有些明白了。自家女儿怕谢腾没有真心,又怕进了将军府没有保障,百般担忧。偏谢腾一点儿也没有意识到她的担忧,还自顾自行事。照这样下去,就怕又生出别的事来。且谢腾自己不正面回应这些事,不正正经经地在人前为姚蜜撑腰,就怕京城的贵女们还会搅乱生事。

    姚老爷半辈子不得志,好容易得个将军女婿,现在看着又悬。琢磨了几天,便放开了。想着凡事不可强求,大可不必太执著,且女儿这样子,却比当初随便配人要强得多了。又想着,女儿不嫁进将军府,没准儿更能轻轻松松地过日子,别人照样不敢不承认女儿将军夫人的身份。将来生下谢腾的孩子来,一样有人养老,一样有依靠。且这样分院别居,谢腾纵使纳了别人,也会着紧女儿。

    史老爷见史绣儿是诰命夫人,又能写书赚银子,现下又有了宅子,并不比男子差。若是嫁给二将军,将来却可能要和一堆小妾争宠,照这样,还不如不进将军府,只和二将军来往着呢!这样子虽然有些古怪,但女儿和二将军有夫妻之实,京城中人皆知,不拜堂又怎么了?生下孩子照样是小将军。

    两人寻思着,见谢腾和谢胜进来,便让他们坐下,笑道:“将军这么晚过来,可是有要事?”

    谢腾便直说了,道:“小蜜似乎对我还有成见,我只摸不透她的心思,特来向岳父讨教,”

    “将军,小蜜跟我说过,道她现在过得好好的,却不想嫁人了。”姚老爷看着谢腾的脸色微变,加重语气道,“她既然这样说,我做父亲的,也不好十分相逼,只问她将来有何打算,她却是打算将来招一位女婿。”

    姚蜜不想嫁人,没准儿会招婿这等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谢腾绝不会相信。且不说他是当朝的将军,单是身份、地位、才气、相貌摆在这儿,是个女人都晓得选择他,而不是随便招个人当夫婿。且姚蜜和他已有夫妻之实,在外人看来,已经是将军夫人了,如今只是差个仪式而已,怎会弃他而去?但偏偏这话是从姚老爷嘴里说出来的,他不由得疑惑了,半信半疑地问道:“岳父这话可当真?”

    “将军先别叫我岳父,只怕到头来,咱们做不了翁婿。”姚老爷见谢腾郑重起来,便补充道,“听小蜜的语气,却是深思过的。”

    见姚老爷话里有话,谢腾这才上了心,皱眉道:“我找小蜜问问。”

    “你不用问了,我自己的女儿,焉会不知道她的心事?”姚老爷道,“第一回婉拒亲事,是为了贵女们闹事,将军没有为她出头。第二回婉拒亲事,是想着不嫁进将军府,反能活得更轻松。”

    “可小蜜和我已有夫妻之实。”谢腾心里一沉,隐隐觉得,姚老爷并没有虚言。

    “咳,不嫁进将军府,并不代表小蜜不能同将军亲热。”姚老爷又暗示,两人不婚不娶,也可以当情人嘛!

    谢腾不可思议地看着姚老爷。这老头……这老头怎么净是些奇思妙想呢?莫不成小蜜那些不着调的想法,就是学了他的?

    姚老爷继续挑明问题,笑道:“小蜜现下有宅子、有银子,还随时可以要孩子。有皇上和老将军撑腰,虽没有和将军正式拜堂成亲,别人也得喊她一声夫人,这个样子,嫁不嫁真也没什么。将军一天不正式娶亲,别人也就当她是将军夫人。到得将军娶了别人,或是纳了别人,小蜜也是自由身,仍然可以招婿。”姚老爷说到招婿两个字时,语调暧昧,暗示着:当然也可以养情人、养面首,只要养得起就行。

    谢腾愣愣听着,越听越不是滋味: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谢胜本来想和史老爷讨教,待听得姚老爷的话,却忘了下面的话。姚蜜有此想法,史绣儿自然和她是同一阵线的,还有什么可问的呢?

    “我还是找小蜜问问。”谢腾这会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别人或者能同他拿这事开玩笑,姚蜜也能和他撒娇,故意说这些不着边际的事,但是姚老爷是岳父,断不会拿这种事同他开玩笑的。

    谢胜的心口也似被堵住了一样,再一想史绣儿适才和卫七有说有笑,一股醋意便直涌上胸口,再也坐不住了,只觉得今晚若不降服史绣儿,就没法安睡了,因此也站起来道:“我找绣儿问问清楚。”

    见谢腾和谢胜旋风般走了,姚老爷和史老爷相顾一笑:很好,知道紧张就好。两位将军是英雄,是京城女子爱慕的对象。但是自家女儿同样是宝,同样委屈不得。

    谢胜很快来到史夫人的房门外,让丫头进去通报,见史夫人出来了,便恭谨地道:“这么晚,却是打扰岳母了。”

    史夫人笑道:“二将军何必客气,是不是找绣儿?”说着眨眨眼,看看房里,又回过头来道,“我却嫌这房里闷,想到小厢房中安歇。二将军有话要跟绣儿说,只管进去。”说着招呼两个丫头道,“走,搬了被子到厢房中去。那处窗外种了芭蕉,正好听着雨声入眠。”

    两个丫头笑道:“夫人雅兴!”

    “那是,没准儿我明早起来还能吟一首芭蕉诗呢。”史夫人笑着打趣自己,领了两个丫头并两个婆子走了。

    竟然当着婆子丫头的面,求到史夫人跟前!谢胜脸上一热。

    婆子和丫头皆不以为意,谁不知道夫人和二将军是小夫妻啊?小夫妻闹矛盾,闹分居,这是常事。只要给他个台阶下,很快便会和好的。老夫人这是给他们制造机会呢!

    史绣儿在房里听得谢胜来了,正想令人关紧了门,一时又寻思,何必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呢?只把他当个情人、面首看待,不是更轻松快活吗?因此见得谢胜进来,便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有事,很大的事。”谢胜坐到史绣儿身边,不像以往那样急于动手,而是凝视着史绣儿道,“绣儿,我听岳父说,你不想嫁进将军府?”

    史绣儿一听,瞪着谢胜看了看,见他神情认真,确实是上了心,便也认真地道:“那你说说,我是现在的日子轻松,还是嫁进将军府当你的夫人轻松?”

    谢胜不由得语塞。嫁进将军府后,当然要操持家事,人来客往应酬,相夫教子等,哪儿能轻松?像现下,却是爱睡就睡,爱起就起,自由自在。

    好半晌,谢胜方涩涩地道:“你就不能为我牺牲一点点吗?”

    这才对嘛,这人的态度终于正确了!史绣儿心里爽了起来,把头捂在膝盖上闷笑,压着嗓子道:“我得考虑一下,看你值不值得我牺牲。”

    “那要怎么样,你才认为是值得的呢?”谢胜见史绣儿肩膀微动,心头也跟着微动,只悄悄移近,伸手去帮史绣儿揉肩膀,讨好地道,“最多,夜里都由我伺候你好了。”

    好意思说,什么夜里伺候,是想在床上伺候吧?史绣儿心里嘀咕,缩了缩肩膀,抬起头道:“以后别的女人递雨伞、递各种东西,都不准接。”

    “好,绝对不接。”谢胜随口就应承了。

    从善如流,态度还行。史绣儿稍稍满意,决定更进一步,又道:“除了我,不得亲近别的女人。”

    “好,保证不亲近。”谢胜见气氛越来越好,有望亲近,嘴里说着,身子已俯了过去,突然就搂住史绣儿的腰,堵住了她的嘴。

    “我还没说完。”史绣儿眼见沟通得不错,有望彻底谈开,却被谢胜堵住了嘴,自然不满。狠力推开他,只说得一句,又被堵住了。

    两人很快滚到床上,不闻话语声,只剩喘息声。

    且说谢腾从姚老爷的书房里出来,听得姚蜜今晚没有到顾夫人里,只在自己房里安歇,便往姚蜜房里而去。到得门外,才要敲门,却听得里面传出说话声道:“小蜜,你不是想养面首吗?我觉着,卫青很不错啊!”却是范晴的声音。

    姚蜜的声音道:“我也觉得他不错,又体贴又温柔,长得又俊俏。”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