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迎娶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至晚,宾客尽欢而散。史绣儿和范晴挤进姚蜜房里,关了房门,三人挤在床上唧唧喳喳地说话。

    一年前,她们同进将军府,想一同嫁给谢夺石,其间的辛酸,只有她们自己明白。不想一年后,她们却各自得了谢家兄弟的心,让他们当众求亲,更许下不纳妾的誓言,心头的窃喜,也只有她们自己才会明白。

    姚蜜左手环了史绣儿的腰,右手环了范晴的腰,“嗷”地叫了一声道:“咱们养面首的事儿没法实现啦!”

    “我觉着,可以把将军当面首养。”史绣儿压低声音道,“咱们自己有俸禄,又能写书赚银子,且现下在绣庄又有股份,养活自己不成问题。嫁进将军府,那是锦上添花,根本不必像别家府里的夫人那样任劳任怨,还帮着夫君纳妾,活得苦大仇深,没个滋味。”

    范晴极是雀跃。没想到谢腩当众求亲,还许下了会对她一心一意、不会纳妾的誓言。仅仅半天的工夫,她原来的不坚定、不自信等情绪,突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只是心下觉得,自己能有今天,大半是和姚蜜、史绣儿一起奋斗、互相扶持的结果。若单靠自己,当初不一定有勇气去献身,也不一定能撑到今天,等来谢腩的这番保证。因此也开口道:“虽答应了婚事,但咱们可不能让他们小瞧了去,还得继续写书赚钱,让他们知道,不管有没有他们,咱们都能过得很好。”

    姚蜜听了直点头,笑道:“对对,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没有他们,咱们照样能过得很好。没有我们,他们却要抱憾终生了。”

    说着说着,史绣儿却想起了另一件事,忍了忍,终是没忍住,附在姚蜜耳边问道:“小蜜,你不是会吹迷香吗?那你跟将军亲热时,气息喷在将军的口鼻间,将军还能……”还能那个否?

    范晴也被这个问题困扰好久了,只是一直不好问姚蜜,现下听史绣儿问出来,她也脱口道:“莫不成你把将军迷晕了,然后掌控全场?”

    姚蜜干瞪眼,这两个家伙最近写多了,也看多了,脑子里的奇思妙想多了不少,想象力也丰富起来了。

    见姚蜜不答,史绣儿摇着她的肩膀道:“说嘛,说说嘛!”

    姚蜜勉强应道:“将军服了解毒丸,不怕我吹迷香了。”

    “呃,这样啊!那多没意思啊!”史绣儿眨巴着眼道,“那就跟普通夫妻一样,一点儿也不新奇了。我说小蜜,你有这个天赋异禀,怎么不好好利用,浪费了呢!”

    范晴也道:“我还想着,将军要是以后不听话,或是跟你吵架了,你就可以吹他一口,拖到房里。第二天,他也就听话了。”

    姚蜜再次瞪大了眼睛,看着范晴道:“小晴,我发现三将军跟你求了亲后,你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什么话都敢说了。”

    “哪有?”范晴暗笑,嘴上却是不肯承认自己已把谢腩当了靠山,心中安定,胆子便大了,话也敢说了。

    她们这里说话,谢家兄弟却辗转反侧,不能入眠。入住姚府这么长时间,就没怎么亲近过自己的媳妇。好容易今儿求亲成功,以为能一亲芳泽了,谁知道她们转个头就凑一堆去一个房里睡觉,完全忽视他们了!不行,得快点成亲才是,以免夜长梦多,这三个丫头又搞出什么花招来。

    谢夺石却不顾夜深,继续和姚老爷、史老爷和范老爷商议婚事,务必要尽快给谢腾他们完婚。姚老爷等人去年底上了京城,直耽搁到现在还没回乡,家乡那头早已连连来信催问。他们也想赶紧让女儿成亲,好赶回去。双方一拍即合,都认为婚事越快越好。

    顾夫人等人也心急,就怕姚蜜又生出不嫁的念头。而最着急的莫过于谢家兄弟,第二日就急忙去请媒婆,亲自押着媒婆上门提亲,把礼数做了一个足。

    两天后,姚蜜等人发现小日子来了,不由得尖叫道:“啊,天哪,我的孩子又没了。”

    三人都有些沮丧,想要个孩子怎么就这么难啊?

    姚蜜见了她们的神情,赶紧安慰道:“咱们这不是次数少嘛,婚后次数多点,很快就会有的。”

    史绣儿和范晴不由得羞红了脸,推推姚蜜道:“口无遮拦的,亏你说得出。”三人一时打闹起来。

    那一头,谢夺石很快让钦天监择了一个吉日,定在八月初八迎娶。

    日期一定下来,顾夫人便赶谢腾等人回府,不再让他们住在姚府了。

    谢腾等人这阵子住在姚府,凡事有人打理得妥妥帖帖,却有些不舍得走了。顾夫人笑道:“这就要迎娶了,你们再住着,总会引人闲话。”

    谢腾等人没奈何,这才搬回了将军府。

    顾夫人因姚蜜等人的嫁妆是一早就备下的,只等着谢腾等人迎娶而已,所以,这时候并没有什么可忙的。反而担忧将军府没有女眷,无人操持婚事,又不放心孟婉琴和顾美雪,怕她们不尽心,于是便和谢夺石提及,希望他能请了自家两位嫂嫂去操持婚事。

    谢夺石自然不反对,顾夫人的这两位嫂嫂,既是姚蜜的舅母,又是史绣儿和范晴的姨母,让她们来操劳自然再放心不过。且她们在将军府操持,凡事先和顾夫人等人商议,再来问自己的意见,确实比孟婉琴稳靠得多。

    姚蜜等人和谢家兄弟的婚事,之前一直悬着,众人也一直担心着,现下听得择了吉日,便立刻风风火火地行动起来。

    到了添妆这一天,顾府、宣王府和罗府的女眷全部来给姚蜜等人添妆。张大人也让他的夫人来给姚蜜等人添妆,顺便催书,道她们写了几个月,还没写完情语录一,外间却已经催着要情语录二了,就是那本传奇,也要赶紧写出来。若等她们成了亲,必然要相夫教子,哪儿还有空写书?

    姚蜜正要应张夫人,却有管家娘子来禀,道张皇后派人来添妆,一时急忙迎了出去。

    姚蜜等人原先的嫁妆虽薄些,但是这些日子写书,赚了不少银子,于是便添了一些新首饰,再加上各府添妆的物件以及宫里赐下来的首饰,嫁妆方面却是拿得出手了。

    顾夫人等人暗自盘算一番,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一回,女儿也能风光大嫁,不落人口实了。

    到得七月二十八日发奁的日子,顾东瑜和顾东瑾亲自把嫁妆送到将军府,一路引来许多人围观,都啧啧道:“谁说姚氏没有嫁妆?这一大箱一大箱的是什么?我就说嘛,有皇后和宣王妃撑腰,又能写书卖银子,哪儿还愁没有嫁妆?”

    又有许多人羡慕道:“她们真是好运气,不过一个外地小官儿的女儿,居然能嫁给三位将军。”

    眼看着将要嫁人,姚蜜等人反而紧张起来。转而又暗笑自己,都到这一步了,还紧张什么呢?

    到得八月初八,德兴郡主、罗润以及顾府的几位表妹来送嫁,又有小礼物相赠,私下又说了些梯己话。

    姚蜜虽然紧张,却不忘打量德兴郡主,待要问些话,又不好问。转个头见德兴郡主去瞧嫁衣,这才悄悄拉了罗润,问道:“我听说你们府让人去王府给你二哥提亲,可是真的?”

    罗润笑得眉眼弯弯,悄悄地道:“自是真的。那头虽没有马上应承,却留下了庚帖,说要合一合八字再论,这不是已经成了七八成了吗?”

    “待你二哥成了亲,就该轮到你了,到时候得好好挑一个才是。”姚蜜见罗润温柔和顺,却是喜欢她,不由得笑着打趣几句。

    说着话,又有几位和姚蜜有些交情的小姐进来,相互赠了礼物,又说了些祝福的话,倒缓解了姚蜜的紧张。

    看看时辰差不多了,顾夫人便领了婆子进来,让姚蜜去沐浴梳妆。正在收拾着,只见史绣儿和范晴跑了进来,挤在姚蜜旁边坐下了。

    史绣儿哼哼道:“这不是一道嫁进将军府吗?自然是一道梳妆打扮,一道待嫁了。还这样分开我们做什么?”

    范晴也怕落了单,死活不肯出去,非要和姚蜜及史绣儿待在一起不可。

    顾夫人等人无奈,只得道:“她们想在一处就在一处吧!只是待会儿穿嫁衣时,不要拿错了东西便是。”

    婆子忙应了,赶紧给姚蜜等人修手指甲,转过脸又问什么时辰了,顾夫人道:“还有两个时辰,花轿就来了。”

    这里折腾完,便简单用了饭,又用香草泡的水沐浴。洗漱完毕,这才上喜妆。

    两位梳妆的嬷嬷做惯了这等事,极是耐心地帮她们画眉、点妆、描唇,一边笑道:“夫人可是好肤色,这上了妆啊,更是美艳。”

    姚蜜待嬷嬷描完妆,往镜子里一照,几乎认不出自己来,不由得怔怔地道:“这真的是我吗?”

    史绣儿和范晴也各自照了镜子,又互相看了对方,喃喃道:“这化了妆,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了,咱们就像三胞胎姐妹呢!”

    “喜妆都是这样的。”梳妆的嬷嬷笑着道,“新娘子都要弄得喜庆些才好。”

    喜庆是好,但是脸上涂了这么厚的粉,两条眉这样粗,唇这样红,哪儿还能看得出本来的面目呢?姚蜜暗自流汗,这要是不说话,谁能分清我们三人?

    她们想着时辰足够了,便也不着急,只慢慢地梳头。不想前头一片吵嚷,有人喊道:“将军他们太着急了,早到了一个时辰!”

    顾夫人一听,不由得急了,嚷道:“不是说好申时的吗,这会儿怎么就来了?”

    外间有人应道:“将军道钦天监说了,今天未时和申时都是吉时,早一个时辰一样可以迎娶。”

    要不要心急成这样啊?众人嘀咕着,又忙着给姚蜜等人穿嫁衣,盖上红盖头。

    一片忙乱中,姚蜜拉住顾夫人的手,有些舍不得。顾夫人只拍拍她的手道:“你到了将军府,一进门就是主母,凡事要三思而行,度量大些。昨晚和你说的话,你好好地记着。”

    姚蜜忽然有些鼻酸,低声道:“我知道。”

    喜娘在旁边听得外面一片喧哗,鞭炮齐鸣,便劝道:“老夫人,快让小姐上花轿吧,莫要误了吉时。”

    史姨妈和范姨妈也悄声嘱咐了史绣儿及范晴一些话,听得花轿来了,才让喜娘扶着史绣儿和范晴出去。

    顾夫人一时想起还有一个荷包没有递给姚蜜,又急忙扯住她,从袖底把荷包塞到她手里,低声道:“进了新房,你把荷包塞在枕头底下。”荷包里放着一张从庙里求来的符,说是行房时放在枕头底下,婚后夫婿自然一心一意。

    史姨妈和范姨妈也想起要把求来的符递给史绣儿和范晴,也各自扯住她们递了荷包。

    三位喜娘被她们一挤,再回头来扶姚蜜等人时,已听见外间锣鼓喧天,于是各自扶了新娘子出去。才出了大门,就听得一片声音道:“吉时到,新娘上轿!”

    《完本神站》网址: 一个非常好的完本书籍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