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我的校草初恋(12)
    这几天季歌儿一直在找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画廊,哎,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满意的画廊,要么就是人家不答应。这是我总结下来最让我满意的画廊了,希望能够成功。“先生,打扰一下,请问可以跟你商量个事吗?”这不是那天在海边看到的那个女孩子吗,只是那一次入目,这个女孩子就悄无声息的住进了我心里,没想到今天尽然在这里遇见了,“当然可以”“我可以租借你的画廊一个月吗?”“可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在你租借期间我可以经常来这里”虽然不是很懂他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也许是因为这里有他难忘的记忆吧,而且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间自己最满意的画廊,而且老板还这么好讲话,这么爽快的答应了,连租金都没有问是多少,反正他说的条件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那好,那就按市面价格给租金吧”“可以”。

    这些天某男感到很郁闷,因为这几天某女老是有事情,好久没有待在一块了,更不用说去约会了。上官浅发现这些天校草苏虔沉都没怎么跟季歌儿在一起,大多数时候都是苏虔沉一个人在学习,或者形单影只的在校园或是其他地方。而且还几次看到季歌儿和一个社会精英人士出入,作为校草的同班同学兼暗恋者,自然一直注意着他们两个的情况,于是伺机而待的她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更频繁地在苏虔沉面前刷存在感,有意无意地去诱惑苏虔沉。甚至故意引导苏虔沉看到季歌儿和那个高贵英俊的精英男在一块的画面,还抹黑挑拨苏虔沉和季歌儿的关系,但是这些都被苏虔沉给无视或者冷漠地拒绝了。虽然没有理睬上官浅,但是心里还是很难过的。心里积累的这些负面情绪在看到季歌儿被那个精英男给公主抱抱出来,季歌儿还乖乖的待在他的怀里,并且精英男子将她抱进车里还亲吻她的时候爆发了。其实不是苏醋王虔沉所看到的那样,季歌儿之所以会被男子公主抱,并乖乖靠在他怀里,是因为她已经睡着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人给抱了起来,至于所谓的亲吻那就更不可能了,咱姐姐可是深爱着苏虔沉的,更不用说两人是男女朋友,正在交往期间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呢。男子也只是为季歌儿系个安全带而已,只不过巧合的是从苏虔沉的那个角度看两人像是在亲吻一般。于是某男怒气冲冲的走过去,打算暴打男子一顿。但是还没等他走到那里,车子就如同离弦的箭唰的冲了出去。苏虔沉就气愤而又难过的来到了酒吧,毕竟自己几次都看到歌儿不陪自己而是和这个男人待在一块,能不伤心怀疑吗?都冷落了自己好些天了都,猛的大罐了几口烈酒。咳咳咳~,一直喝,周围的女子看到怎么帅的帅哥在喝闷酒,都想上前搭讪。但是被男子的低气压与疯狂喝酒的样子给吓到不敢上前。一直尾随而来的上官浅见此,走到苏虔沉的身边。苏虔沉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往外走。一不心往边上倒去,上官浅急忙扶了上去,就在这时,被通知苏虔沉再此喝凶酒来找他的季歌儿看到了。哭着跑了出去,看到季歌儿跑了出去的苏虔沉一把将上官浅给推得好远,上官浅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苏虔沉凶狠地对着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几次三番的倒贴过来,你知不知道多么的令人厌恶”。说完就追着季歌儿跑了,好似多看她一眼都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