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番外
    某男最近极度非常郁闷,因为自家媳妇实在是太有魅力了,哪怕知道她已经结婚了,都还是不放弃追求自家媳妇,最可恶的是还放话说等我媳妇离婚后,他就有机会了。哼╭╯╰╮,我媳妇是我的,你们这群恶狼,想都不要想,你们死了,我和我老婆都不会离婚。看来得采取些必要的手段了,苏虔沉狡诈一笑,一看就是要搞什么大事情了。直到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啊啊啊!!!”“怎么了老婆。”“昂~,你还敢问我怎么了,苏虔沉你想上天了是不是,你咋不跟太阳生活呢?”“老婆你别生气了,气坏身子就不好了,你老公我会心疼的。”“这是什么你自己看。”某男屁颠屁颠地捡起自家媳妇扔在地上的不明物体,“嗷,老婆太好了。”“我就知道是你搞得鬼,你肯定是在上动了手脚,今晚睡书房,我心情什么时候好了,你在什么时候搬回来。”“不要啊,老婆。”某男可怜兮兮的望着某女。“嗯~,好的,老婆。”边走还边回头,丫丫的,自个儿做错了事,还摆出一幅无辜的样子,给谁看呢。啊~~,麻蛋的,老娘我才刚毕业不久啊。一毕业就把自己嫁了不说,还1岁就当娘了,苏虔沉你好样的。某女咬牙切齿道。某男还沉浸在阴谋得逞,自己要当爸爸的喜悦中,还不知道苦逼的日子在后头等着他呢。“苏虔沉我要吃这个,算了我又不想吃了,还是吃那个吧。嗯,味道一般,我要你去买南边的手撕鸡。”“好的,老婆。”季歌儿神气的坐在沙发上,肚子已经隆起,等着某个男人带吃的回来。“老婆,我回来了。”“嗯,赏给你吃吧,我突然又不想吃了,你去给我做红豆薏荏粥。”“好的,老婆。”类似的场景每天都要上演,偏偏两人还都乐不思蜀。产房外,一个英俊潇洒的男人在医院走廊踱来踱去,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时不时喊一句,老婆加油,媳妇咱生完这一个就不生了。没过一会儿男人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虔沉啊!你别转了,我头都被你转晕了。”“妈,不行啊,我控制不住自己啊。”“亲家你就随他去吧,你也知道他两感情好得不得了。现在这媳妇在里面拼死拼活的为自己生孩子,他怎么还坐的住呢”没错,季歌儿的姑姑姑父、堂哥堂嫂,以及苏虔沉的父母都来了。“谁是产妇的家属。”“我是。”“恭喜先生,你太太生了个公子,**时**分**秒出生,六斤六两,可以推产妇回病房了。”“媳妇很痛吧,老婆辛苦了,我爱你。”“没事,孩子怎么样了?”“孩子很健康,等会就抱来,我们一起看。”“好。”三年后,“”爸爸,爸爸,你快开门啊!为什么你每次一回来都要跟我抢妈妈,你个坏蛋。”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在卧室房门外响起。臭子,自从有了你,我都多久没有跟你妈妈二人世界过了,今天说什么也不准你进来。“老公,让孩子进来吧,孩子一个人睡多可怜啊!”“你干嘛呢?”“干你。”可恶,嘿嘿,老爸本来我是不想这么做的,但是你尽然将妈咪可爱迷人又聪明的儿子我关在门外呢。第二天,当某个男人上完班回来,发现屋子空空如也,找遍了里里外外,终于在玩具房里发现了一张纸条。爸爸,我带着妈咪去姑奶奶家住几天,然后再去曾外祖母家住几天,最后去爷爷奶奶家住几天。这一个月你就自己住吧,谁让你欺负我这么萌这么帅气聪明的儿子呢。再见。儿子留,妈咪写。某男邪魅一笑,纸条被撕得粉碎,看来得生个女儿来治治他们两个了,果然女儿才是爸爸的棉袄,儿子什么的就是来讨债,既然某个女人还有活力逃跑,看来是我昨晚不够努力了。“儿子啊,妈咪突然脊背一凉啊!肯定是你爸爸又要搞事情,咱们要不回去吧。”要不是昨晚某个男人完全不知道节制,我也不会被儿子怂恿离家出走了。如果某女知道自己的这一逃,导致后面每次都只能下午才下得了床的话,肯定就不会逃了。“哎呦,妈咪你能有点骨气不,反正现在老爸已经知道了,我们还不如就此去看看曾外祖父母,姑奶奶,爷爷奶奶他们呢,苏儿好想他们啊。”“那好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