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邪魅王爷与若府千金(5)
    若安然看到右边上方有一个制作精良,图纹繁美,别具一格的大灯笼,以灯笼为中心挂了无数根绳子,每根绳子上装饰有粉色桃花型灯笼,每隔一个灯笼就挂有一个木质精细的牌子,每个牌子上都刻上了一个谜语,大灯笼下面有一个擂台,擂台上摆满了奖品,猜对的灯谜越多奖品越丰盛。“景之,这些很美”,“嗯”,陌景御低头温情地望着若安然,若安然的心思全然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未曾发现身旁之人专注的目光。“景之我们比赛如何?每个人随意找一根绳子猜灯谜,看谁猜的灯谜最多,最先到达中心灯笼处并猜出灯笼下的谜语,可有兴趣一试?”,“可以,若是输了该当如何?”,“若是输了便可向对方提出一个要求”,“好”,“那便开始吧”。两人分开从第一个灯谜猜起,越往前灯谜越难猜,走势也越来越高。“我们场上出现两位俊男才女啊,文武皆佳,品貌上乘,一路斩关过将,势如破竹”,若安然一个飞身,衣玦飘飘,好似天仙下凡,般的声音如涓涓细流,传至耳畔将人内心的浮躁抚平。“恭喜这位姐获得我们的镇台大奖,玉兰灯一盏、玉箫一支、千年灵芝一株”,“哇,最终大奖尽然如此丰富珍贵,确也是真才实学之人方可拥有”,“如此绝代佳人,实在令我等好逑啊”,“美人在骨不在皮,委实风姿绰约”。赢得奖品之后若安然运用轻功飞至百年老树下,“景之,我可是赢了”,“是啊,不知安然大才女有甚么要求?”,“嗯~,我暂时还未想好,等我想好之际再来寻景之兄才兑现可好?”,“随时恭候大驾”,“这支玉箫赠与景之如何?”,“如此,我便收下了,多谢安然割爱”,就当是你给我的定情信物了。美人眉眼弯弯,眸中灿若星辰,笑靥如花,煞是迷人。纵然万千花灯,炫彩斑斓迷人眼,灯火璀璨灼人心,不及你纯纯一笑。繁茂的大树上挂满少男少女缀有同心结的竹签,四周人群熙攘喧嚣热闹,美丽精致的物品随处可见,夜风吹拂,撩起树下锦衣少年仙裙少女的青丝,丝丝缕缕缠缠绕绕,衣裾翻飞。“我们去其他地方逛逛,难得出来一趟,定要尽兴而归,景之你说是与不是?”,“当然”。若安然与陌景御来到一个摆满各种各样的摊前,里面不仅有武器、暗器、武功秘籍、还有手镯,胭脂和一些饰品。若安然被这些玩意儿吸引,停下脚步在摊子上挑选中意的商品,陌景御无意间瞥到一个戒指,甚是合眼缘,心中觉得与安然极是般配,“安然你在这儿等我片刻”,“嗯,你去吧,这里的东西甚是有趣,我一时半会儿也不会离开”。陌景御走到桥边的摊处,拿起那枚戒指仔细端详,这枚金戒指上有两朵花,花中点缀玲珑剔透的红宝石,戒指并未闭合,两朵花一上一下成斜线,之间留有一细线的缝隙,仔细观看下竟发现一朵花可藏少量药粉,另一朵里面藏有一颗极细的针,虽然射程很短,但必要之时可防身保命,不知为何总觉得安然会十分喜欢它。“老板这枚戒指多少钱”,“二两银子”,一位没有丝毫商人气息的奇怪老者说道,“给”。若安然看上了一个暗器,只因它不仅好看轻巧还因为它里面装的都是银针,虽不过精细,但对于自己这种只有轻功内力没有武功会医会毒的人来说再适合不过了,眼看就要拿到手了,却在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双白皙的手将东西截走,刁蛮任性的声音传来,“这个东西本大姐要了,禾给钱,我们走”。哪个没教养的,明明我都快拿到了,就差一点点就碰到了,还被人抢走了,太可气了。眼睛扫过去发现一粉衣女子一脸嚣张,身后跟着的丫鬟也是凶神恶煞的,一看就是被家里宠坏的、目中无人的任性大姐。“这位姐好生无礼,如此蛮横,可是无人管教,才惯会这般行径,粗鄙至斯”,“你是什么人,敢对本大姐说教”,粉衣女子见对面的女子虽蒙着面纱,但是声音清脆悦耳,周身气度不凡,更是惹人嫉妒。“我是何人,并不重要,至于你,不管你是何人,都无法掩盖你方才蛮横无礼的举止,莫不是姐你想要借势欺人?”,“胡说,明明是你欺负我,我只是买个东西,而你却在这儿对我说教”,“先前难道不是姐夺了我看中的物品?”,“方才你并未支付银两,且未碰到我所买的东西,而我是付了银子的,所以何来夺人东西一说”,“哦~,众所周知买东西,付钱是一个过程,总得需要时间,而不是向姐一样抢了东西扔下银两转身走人,莫不是姐一贯如此,岂不是日后逛街买东西碰到姐时都得向抢东西一样买东西,方能买到自己所要之物?还是说姐家中的礼数一向如此,姐礼教不好也就罢了,怎地还想带坏众人,败坏我天冥王朝的风气,你有何居心?”,“你…你”,粉衣女子颤抖着手指着若安然,气到说不出话来。“安然,发生了何事”,“事而已,我们走吧”,“好”。临走之前陌景御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粉衣女子,林家千金么,眸底一抹暗沉划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