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第3章 要补课了啊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初脑子一热召唤了太多的从者,甚至搞到两位人类御主都缺失魔力到昏迷的程度。不过好在只有召唤时耗费的魔力较多,而且从者们也大多很贴心的维持着灵子化状态——所以之后的几天里,立香和藤丸也顶多只是一副病恹恹没精神的样子,昏倒之类的严重症状倒是没有再出现。

    而当迦勒底的电力转换魔力装置被caster们好好调整了一番,期间美狄亚更是将装置的转化率提高到了一个近乎神迹的地步。在迎来了两位御主热泪盈眶的感谢后,立香酱与藤丸君挥挥手告别各自召唤的caster,对视一眼后同时却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呼啊,总算能够喘口气了。”

    “说的是呢~之前真的是太辛苦了。”

    “对了姐姐,今天的预定安排是……?”

    “我去刷种火,你就去刷材料吧。”

    代替性格比较优柔寡断的藤丸立夏做了安排,雷厉风行的藤丸立香甚至都已经组好了她的从者队伍。

    第一位队长是玛修,第二位saber·lily,助战从者等下会从弟弟那里借所以暂时空缺,余下的则只带了目前唯一一位升了宝具等级的荆轲。

    “啊嘞?贞德小姐不带上吗?姐姐你昨天明明表现得很喜欢她呢,而且加上助战从者不是能带6位吗,为什么姐姐只带了3个人?”

    “那个啊……虽然我是很喜欢贞德没错啦,但其她的从者们我也很喜欢啊!只不过现阶段的我魔力还不够强,偏偏除了玛塔·哈丽外基本都是三星及以上,就是想带也带不动啊。”

    望着耷拉下肩膀叹气的立香,藤丸君则默默扭头看向身后的男性从者们。

    ——这样的话,四星卫宫和五星的阿周那与库丘林[alter],看来暂时都没法带上了呢……

    好在目前召唤而来的从者们都是性格还算不错的类型。就算是有些毒舌的卫宫,在对上藤丸立夏的那张脸后也总会不自觉变得温柔。

    尽管原因不明,但总比卫宫对着姐姐就总会开启毒舌模式要好。

    思量片刻后,属于藤丸立夏的队伍也很快组建完毕。

    “诶~,你带的是安徒生,库·丘林[prototype],亚历山大和阿拉什啊。”

    “嗯。”藤丸立夏点点头,对姐姐说:“因为帕拉塞尔苏斯生前似乎和达芬奇亲是旧识,所以这两天都会让他们两个叙叙旧聊聊天什么的。库·丘林们……啊现在说起来还是感觉很奇怪,明明本质上都是同一个人却能衍生出这么多的自我——总之他们似乎自己私下商量了个顺序,所以视情况轮换交替就好。另外阿周那他们也都说理解我的难处,卫宫还说等我回来会给我做大餐~”

    “是吗?那听起来真不错!我这边也是喔!大家也都很体谅我,美狄亚还说之后有空会教我两招魔术,还有布狄卡姐姐也说了,会做好吃的食物等我回来~”

    大约是被幻想中的大餐吸引,两位人类御主都在同时露出了流口水的模样。

    “好想知道英灵做的料理是什么味道的啊~”(﹃)

    “一定……会很美味的吧~”(﹃)

    xxx

    虽然无法自己召唤出异性从者,但好在两人的助战编制可以互通。百貌哈桑被藤丸君选中,而阿斯忒里俄斯被立香酱借走。而那位有着与孩童般纯粹内心不相符的高大身材的英灵,甚至欣然同意让立香酱坐在他的肩膀上。

    “啊!好狡猾!我也想坐阿斯忒里俄斯的肩膀!”

    “不行,是我先提出的要求。立夏就等下次吧。”

    “诶诶怎么这样!呐,阿斯忒里俄斯是我的从者对吧,那就让我坐啦~”

    鼓着软软脸颊的少年御主仿佛是万圣节讨要糖果的小孩子,坐在阿斯忒里俄斯肩膀上的少女则毫不客气指着弟弟哈哈大笑。倒是一时间沦为被争抢对象的高大英灵陷入了手足无措的窘迫。

    戴着巨大面具的berserker的头颅不断在两位人类御主中来回打转,令旁人都忍不住担心他是否会因此头晕。好在玩心大起的两位人类御主很快就放过了他,片刻后,berserker的肩膀上便一左一右坐上了藤丸立香和藤丸立夏。

    望着这孩子气的一幕,罗曼医生忍不住笑了笑。他催促着两位人类御主赶快前去进行灵子转移,同时却又为这姐弟二人的纯粹感到愉快。

    ——能够在肩负着的重担时,拥有一个可以与自己并肩欢笑、互相支撑彼此成为依靠的人……真的是太好了,不是吗?

    “对了,立香酱和藤丸君。你们两个选择各自的助战从者的理由是什么?”

    立香酱想了想,说:“我没有berserker,所以好奇选了阿斯忒里俄斯。”

    藤丸君跟着点头:“我没有assassin,所以好奇选了百貌哈桑小姐。”

    罗曼医生抽抽嘴角,忍不住吐槽道:“……还真是简单好懂的理由。”

    不考虑队伍配置,也没注意从者之间的相性契合,无论是从魔术师的角度还是从御主的角度,藤丸立香和藤丸立夏这对姐弟都糟得不能再糟。

    可是,那份稚子般简单直白的内心,以及他们将从者视为战斗伙伴而非工具使魔的这一点,却比什么都要来的珍贵。

    “那么,战斗时要小心啊。”

    “好的~”

    “明白!”

    只可惜片刻之后,那对从日常任务的副本中回来的姐弟,出发时脸上兴高采烈的模样已经完全被挫败感和内疚击沉。

    “发、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们突然这么失落?!?!”

    “医、医生qwq”

    弟弟藤丸立夏抬起头,与迦勒底极为偶然时遇见的、暴风雪结束后晴朗到几近透明的天空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睛里,此刻正噙满了委屈巴巴的泪水。

    “嗯我在,藤丸君你快说你发生了什么。”

    “我……我被百貌小姐狠狠说教了一通……qaq”

    “………………哈啊?就因为这个哭了?”

    “嗯……因为战斗的时候,御主礼装的技能用错了,攻击指令卡的连携也搭配的乱七八糟,结果被百貌小姐狠狠说教了。类似于‘这些基本常识不搞清楚就随便战斗只会给人添麻烦’这样的话,但她说的的确没错,普通人的我不能因为自己没有经验就随便乱来……所以医生!拜托!拜托帮我补课好不好!我我我、我不想下次战斗的时候还是这么手忙脚乱什么都不懂qaq!”

    “诶?这个,我、我不是魔术师,所以你问我也没用……啊啊啊别哭!这、这样吧!回头我把御主礼装的技能和效果给你整理好资料送过去,可以吗?所以拜托你别哭啊!”

    好不容易将哭唧唧的弟弟君送走,一转身,罗曼就看见了姐姐也是浑身阴郁陷入自我厌恶中。

    “……所以你又怎么了?也被从者说教了吗?”

    “不,这倒没有。指令卡搭配和礼装的技能使用目前勉强可以应付,但是今天的队伍配置是我最大的失误……”

    “?”

    “副本标注的是saber和assassin,我就在队伍里带上了saber·lily和荆轲小姐作主力。结果没想到副本里出现的敌人全都是saber和assassin,因为没有职介克制的优势,所以最后只能靠大家硬生生打过去……”

    艳丽的橘色刘海下,那双熠熠生辉的金色眸子正闪烁着悔恨与不甘。

    “医生!”

    “是,我在!”

    尽管眼前的少女还未成年,但站在她面前的医生却下意识挺直身躯屏息凝神。

    “稍后请麻烦你,帮我准备关于从者间职介相互克制、以及不同礼装给从者装备后的特殊效果的整理资料……虽然时间紧张,但这两天我会和立夏努力学习。”

    说到这里,她抬起头。目光坚定的少女昂首挺胸,那份不服输的气魄比迦勒底外部的暴风雪还要来的汹涌澎湃。

    “像今天这样的失误……以后绝对不会再有了!!!”

    说完,她扭头便蹬蹬跑远,似乎是带着不甘心的泪水回去了自己房间。而在走廊拐角,另一个黑发少年也默默抿起嘴。直到确认姐姐已经跑远后,立夏才从墙后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对着医生比了个口型后,便同样离开了管制室。

    只是看着弟弟君离开的方向,罗曼却发觉立夏并不是回去自己房间,而是朝着他那位有着十分不服输气概的姐姐的房间去了。

    应该是去安慰她了吧?

    想着立夏比口型说出的“姐姐要的资料我也要”,罗曼的脸上不由自主浮现出了微笑。

    要强的姐姐与温柔的弟弟吗……

    还真是令人安心的组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