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第3章星辰大海的征途即将开启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虽然是被机器人小玉当做街头流浪狗一样的带回居酒屋,但藤丸立夏再怎么说都是个人类。而得益于他天生脸嫩且看起来又是个纯良孩子的外表,尽管居酒屋的老板娘登势婆婆对员工擅自往居酒屋捡人的行为有些不满,但最后到底还是给他在储物间丢了一套厚实的棉被。

    猫耳的凯瑟琳小姐虽然长了张不怎么好看也不容易令人亲近的脸,嘀嘀咕咕着却还是帮他烧好了热水。绿发的机械女仆微笑着帮立夏收拾好了储物间,甚至还在他被赶去洗澡的时候连被褥和枕头都已经铺好。

    “啊,谢谢!抱歉,总觉得麻烦大家了……”

    刚从浴室里出来的藤丸立夏还在用毛巾擦头发,湿漉漉的蓝色眼睛满怀感激的望向登势,即便是见惯了人世间形形色色的老人家,也不由得被那双眼睛折射出的纯良弄得心漏跳一拍。

    ——记忆里,那个擅自抛下自己的捕快……辰五郎,似乎也有这样一双温柔又坚定的眼神啊。

    “行了行了,一看就是没吃过人间疾苦的小屁孩装什么大人。明天雨停后就收拾收拾滚蛋。”

    “啊……是、是……”

    瑟缩着脖子的黑发少年明显还是有点胆怯,尽管他已经十分清楚这间居酒屋的老板娘是个面冷心善的大好人,可他到底只是个社会经验不足的未成年,对上登势的目光后还是会下意识后退。

    只是在他不发一语钻进储物室的时候,盯着他背影的登势却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吐出一口烟便沉默下去。

    第二天一早,从铺着被褥的地上爬起来的人类御主就忍不住龇牙咧嘴。不习惯只铺了一层被褥的僵硬地面的身体,立刻就发出了忠实的抗议。从脖子到肩膀再到腰部,就连关节都因为不适应而像是生锈了一般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没问题吗,master?”拥有年幼外表的caster微微蹙眉道:“需要我为您施展一个简单的治愈魔术吗?”

    “这又不是受伤,而且因为这点小事就用治愈魔术……感觉会比较娇气啊。”

    见自己无法让御主改变主意,安徒生暗自摇摇头,随后从手中拿出一张手绘的地图递给他。

    “昨天晚上,我和rider还有saber·lily灵子化后将这附近都打探了一下,招短期工的店铺都已经在上面标注好了,master今天只要按照上面一个一个再去打探就好。”

    “诶?你们昨天一晚上都在做这个吗?”

    “是的。很遗憾我们在这方面无法给master太多帮助,只能像这样从小事给予一些微不足道的辅助。”说着,安徒生拿出一块平板,手指在上面来回翻动了一阵后继续道:“另外,关于歌舞伎町这边,有一家万事屋似乎很有名。master或许可以考虑拜托他们来帮忙寻找另一位御主。”

    对此,藤丸立夏眨眨眼睛道:“安徒生你们不能去找姐姐吗?”

    矮小的蓝发男孩摇摇头,说:“也不是不能找,但我们对当地的人际关系和势力都不甚了解。与其自己胡乱找人,不如依托万事屋这样和各个地方都有联系的组织帮忙寻人效率更高。”

    看着藤丸立夏被自己说服,安徒生默默松口气。

    ——若是被master知道就连saber·lily都无法感应到姐姐立香的位置的话,这个倒霉又好欺负的少年御主,说不定会立刻哭出来吧。

    就在这时,年幼的rider亚历山大又对少年御主来了个飞扑。

    “master~,酒馆的婆婆似乎已经准备好早饭了,快点起来吃吧!”

    “啊好的,我这就起来。”

    [金色庆典]的礼装样式十分日常,白色衬衣外的黑色小马甲也搭配得很可爱,特别是那条蓝色的领带,更是和藤丸立夏的蓝色眼睛极为相配。

    “虽然不好意思,但还是请大家继续灵体化跟在我身边了喔。”

    面对展现出歉意的藤丸立夏,从者们倒是纷纷表示自己并不介意。

    “小鬼,有敌人再喊我。”说完,狂王便迅速灵子化隐藏起来。

    亚历山大笑笑,说:“没问题的哟,倒是master自己请多加小心。”

    因为知道自己的御主有多么重视弟弟,saber·lily也非常大方的招呼道:“如果感觉有危险请立刻呼唤我们,千万不要为了节省不必要的魔力而将自己陷入险境。”

    同样的,虽然外表年幼但内在却有着成年人思想的安徒生也嘱咐道:“地图要记得看,不过就算弄丢也没关系,我的平板里还有备份。”

    尽管安徒生是个厌恶工作的家伙,但鉴于目前这队似乎只有自己比较靠谱的队伍,外加还有一个性格纯良写满了“我很好骗很软萌”的未成年御主,caster安徒生还是不得不让自己担当起的责任。

    “总之,master你的个人安全是第一优先,这点绝对别忘了。”

    “是~是~,我知道啦!”

    ***

    无论是之前在家还是在迦勒底,身为御主候选者的他一直都是睡着软乎乎的床铺。饮食方面虽然也不会有多好,但也总是荤素搭配营养丰富。特别是在他和姐姐分别召唤出了很会照顾人又擅长厨艺的卫宫和布狄卡,两位英灵更是联手把持了厨房。尽管只有短短一周的时间,却也足够让两位人类御主的嘴巴被养刁。

    但在面对居酒屋桌上准备的简朴早餐时,藤丸立夏还是努力让自己作出一副享受的模样吃了下去。

    ——无关美味与否,只是对好心收留自己一晚的人应有的礼貌。

    “喂,小子。”注视着那个努力吃饭的少年,登势慢悠悠的吐出一口烟。“你接下来要做什么?有计划吗?”

    “唔……大概是先找份简单的工作,然后……”

    意识到不能将寻找圣杯的事情说出来,少年御主的舌头打了个弯,最后却是说出了与他那位尚在宇宙中的姐姐一模一样的理由。

    “然后就是,找到和我失散了的姐姐……”

    ——应该不算说谎吧?

    脑中突然想起方才安徒生透露的情报,咽下一口米饭的藤丸立夏急急忙忙的说:“对了,登势婆婆知道‘万事屋’吗?我想委托看看能不能帮我找到姐姐。如果您知道的话,可以告诉我它的地址吗?”

    睁着湿漉漉蓝眼睛的黑发少年实在是和雨中等待他人收养的流浪幼犬没有区别,哪怕他已经不是淋雨状态,但那双蓝眼睛的水汪汪的程度依然还是让居酒屋的三位女性无一例外联想到毛茸茸的小动物。

    “请放心吧,登势桑!”绿发的机器女仆小姐再次坚定了语气,“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这孩子的!”

    “不!都说我不是什么流浪犬了!还有登势婆婆您别当真!拜托别用那种‘要养就好好养’的眼神看小玉小姐啊!”

    “没关系,而且居酒屋已经有我这样的猫耳美少女了,再来你这样的犬系美少年正好。”

    “凯瑟琳小姐,虽然这么说不好,但您距离美少女这个词是不是有点远了啊?”

    “什么?我可是正宗的猫耳娘啊!你看啊,我的猫耳还会自己动呢!”

    “呜哇!别在人家吃饭的时候把头凑过来啊!”

    大约是看不下去这场在自己眼前上演的闹剧,登势婆婆掸了掸手头即将掉落的烟灰,对藤丸立夏说:

    “万事屋的地址,就在我这家居酒屋的二楼。还有,我这边如你所见都是女生,不介意的话,要不要先来我这边干点杂活。”说完,似乎是为了掩饰,这位满脸皱纹的女性别过头继续道:“反正你暂住的房间也有,而且离万事屋近一些的话,也方便你随时打探有没有你姐姐的消息吧。”

    就这样,藤丸立夏,迦勒底现存的人类最后两位御主之一,开始了在歌舞伎町居酒屋打工的日子。

    ***

    而另一边,身在快援队的藤丸立香却又遇见了新麻烦。

    坂本辰马虽然是个只会哈哈哈哈傻笑的老好人,但整个快援队毕竟是长期在宇宙间进行货物贸易的商队。若是一直待在他们的船上,根据他们预订的行程来看,藤丸立香想要去地球,最快也要等到三个月之后才能动身。

    但她可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可以悠哉浪费。

    无论是寻找圣杯还是寻找弟弟,对立香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此在经过一番商议后,穿着粉色和服的少女很快就在最近的一次商队停泊后离开了快援队,同时得到了陆奥小姐别扭却又细心告知的、从这颗星球前往地球所要乘坐的飞船班次。

    “真的是太好了呢,前辈!”玛修眨眨眼,漂亮的紫色眼睛里盛满了开心。“虽然刚开始有些吓到,但快援队的坂本先生和陆奥小姐都是热心肠的好人呢~”

    “嗯,说的是呢。”

    宇宙广袤毫无边际,刚好能够遇见一个愿意无偿收留自己、甚至还主动提供前往地球路线的好心人又是多低的几率。藤丸立香拢了拢耳边的橘色碎发,笑着捏紧了好不容易才对照着外星文字买好的船票。

    但没来由的,少女御主的心底里却在不断涌现出某种不安的烦躁感。这股预感随着时间流逝越发放大,直到待机室骤然响起了红色的警报,藤丸立香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对危机的预感还真是该死的准。

    ——谁能告诉她,宇宙海盗春雨第七师团要来打劫这颗星球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