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第7章 Caster永远没法休息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所有职介中,唯有berserker这一职介的从者最令人畏惧——强大、无畏、并有[狂化]这样的特性,令berserker在拥有最强的攻击力的同时,也有着一不小心就会发狂反而噬主的可能性。特别是berserker的从者在战斗时,总会相较于其它从者更多的消耗御主的魔力。

    因此,无论怎么看,这一职介的从者都不该是御主亲近的存在才对。

    但藤丸立夏与库丘林alter却相处的非常不错。

    “诶?问我和berserker相处的诀窍?”

    脸庞稚嫩又孩子气的少年御主咬着勺子,唇齿间还沾了点软乎乎的白米饭。似乎是觉得这个话题很有趣,他眯起眼睛舔舔嘴巴,凑近了后才用气声悄悄说。

    “与其说是诀窍,我倒觉得只要好好看着他们的眼睛认真说话,用心和大家做朋友,我想不管是berserker还是其它职介的从者,应该都可以好好相处的啦~”

    得到这答案的达芬奇亲一开始还有些不相信,但在之后一系列的迦勒底日常中,万能之人终究不得不承认一件事——

    如果说藤丸立香拥有能够驾驭或率领任何从者的才能,那么,藤丸立夏就有着足以与之媲美的、能够与任何从者和谐相处的才能。

    黑发碧眼的少年是柔软的布,在太阳下晾晒的刚刚好,既有暖呼呼的温度,也有阳光的芬芳。不尖锐却也不脆弱,平和安稳得犹如午后鼻尖瓮动的小动物——毛绒绒又无害,即便生气的一口咬下去,留下的也不过是一道不痛不痒、数分钟后就会自然消散的浅浅牙印。

    ***

    虽然还是睡不习惯榻榻米这种东西,但藤丸立夏已经不会像最初那两天悄悄抱怨。似乎居酒屋的老板娘登势婆婆也看出来他就是个身娇体弱没怎么吃过苦的小孩子,与其说是让他在这里干活,更多的却像是和小玉那样打着暂时收留他的想法。

    “藤丸君。”

    居酒屋的看板娘兼女仆的小玉,用她冰凉的机器手指揉了揉少年软乎乎的头发。

    “如果觉得无聊的话,出门和朋友一起玩玩也可以的喔。”

    偶尔万事屋没工作的时候,他就会和志村新八还有神乐一起在歌舞伎町逛着玩。他去过新八家几乎没什么人的道场,换上宽松的弟子服饰后举着练习用木刀,仅仅一次对击就虎口发麻松掉了武器,被新八嘲笑说是娇生惯养的小少爷。结果之后没几分钟,一声纯白短裙的saber·lily就冲进道场,睁着漂亮的绿色眼眸帮他从新八那里找回场子,随后又风一样离开。徒留下原地让一颗少男心碎了又碎的新八秒速从神秘的金发小姐那里失恋。

    同样是青春年少的小伙伴,神乐偶尔会一时兴起让他骑两把定春。不过本质只是个普通人的藤丸立夏显然没办法适应战斗种族的遛狗方法,最后只能啃着神乐分他的两块醋昆布,安静如鸡看着神乐和定春化作火箭一样迅速跑远。

    而除了万事屋的两位小伙伴,立夏在歌舞伎町也逐渐认识了不少人。除了致力于挖角他去当牛郎的高天原老板兼no.1的牛郎狂死郎先生外,就连人妖俱乐部的西乡也说过希望立夏去她(?)的店里工作。甚至连灵子化的从者们也跟着瞎起哄:红发红眸的年幼rider鼓动他向帅气的牛郎小哥们学习当个精致boy,而库丘林alter则不动声色指着一条淡青色的女式和服权作示意。

    当然,无论是牛郎店头牌还是人妖俱乐部老板,包括两位从者的撺掇——全都被他拒绝了。

    ——搞清楚,性格单纯和傻是两码事。真当我不知道这两家店里具体是做什么的吗?!

    “没关系,和小玉小姐一起看店挺好的。倒不如说像这样可以帮得上忙,对我来说就很开心了!”

    是的,在居酒屋打工的这小半个月内,藤丸立夏对于自己的家政技能等级有了非常清晰的认识。尽管连日来的杂事工作算是锻炼了不少,但比起专职家务甚至能从手腕里流出清洁剂,卸掉手腕就是个马桶刷的机械女仆小玉,区区一个人类半吊子的御主藤丸立夏,就是按照saber·lily说的去做个修行都比不上。

    而就在小玉和立夏聊天时,万事屋的坂田银时,则从外面带回来一个不过七、八岁的小鬼头。

    “我叫晴太。”

    正做着自我介绍的那个孩子的眼睛,闪烁着某种希冀的光。

    ***

    或许是因为登势婆婆天生就容易对人心软的缘故,名叫晴太的男孩很快就和立夏一起在居酒屋里成了帮工。甚至比起做事显得有些笨手笨脚的立夏,显然在外面吃过不少苦头的晴太,则在做事时显得更加出色。

    但比起这个,最让立夏头疼的是,晴太现在和他一起住在储物间。

    ——完蛋啊,这不就完全没法让从者的大家实体化了吗?!

    沟通的话因为有契约,通过令咒就可以完成对话。如果是正规的魔术师,比起让从者无意义的现身而浪费魔力,一直维持灵子化待机并进行隐藏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但藤丸立夏却只是个性格天真又与姐姐分散了的、寂寞又笨拙的少年。

    在确定晴太已经在被褥里睡熟后,憋了好几天都没能好好和从者们见面的少年御主,轻悄悄的掀开被子,随后蹑手蹑脚溜出房门。而且因为担心被居酒屋的熟人发现,他还特意多走了一段路,在河边桥下的无人处才终于让从者们实体化。

    刚一确认过附近无人后,身材纤细又灵活的rider便第一个扑上来抱住他的腰。

    “呜哇master我好想你啊!呜呜我不管快让我多吸两口master——”

    “虽然感谢你对我的思念,但那个‘吸’是什么?我可不是猫啊。”

    “我知道~我知道~,master这么可爱纯良的孩子当然不是猫系,肯定是笨拙又会使劲扑腾的犬系。”

    “怎么完全不觉的这是在夸奖……”

    话还没说完,被亚历山大牢牢抱住腰的少年御主突然腾空而起。当他费力扭头看见缀满尖刺的尾巴正拎起他的后领,拍被尖刺戳到的藤丸·超怕疼·娇气·立夏很快就老老实实放弃了挣扎。

    “berserker!尾巴很危险的喔!”

    “不会,我有注意。”

    “但是我会怕啦!”

    ——不,master你那表现与其是在说怕,倒不如说是在孩子气的撒娇。

    caster的安徒生眼神已死,尽管他的cv是个经常配变态的家伙(子安武人),但现在的他却觉得比起那个总喜欢抱着御主少年腰肢的rider和那个总想用尾巴把御主牢牢圈起来的berserker,他和从姐姐立香那里借来的支援从者saber·lily才是最正常的角色。

    就在少年御主毫不自知的掀起修罗场的时候,金发绿眼的少女王者却突然抬头,望着头顶那片繁星闪烁的夜色流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注意到这位身穿纯白裙子的女性从者有些异样,藤丸立夏很快便来到了她的身边。

    “saber·lily,发生什么事了吗?”

    “是的,我在刚刚终于感知到了……”

    纯洁甜美宛若刚刚盛开的百合花一样的saber·lily,露出了迄今为止最为开心的笑容。

    “我的御主,您的姐姐——立香她终于开始靠近我们了!”

    是的,跨越千万里的遥远距离,saber·lily就是凭借她的直感确定了藤丸立香的位置。尽管少女从者的真正御主仍在大气层外未能接近地球近地轨道,但……谁让英灵就是这样一种完全不讲道理的强大存在呢。

    “啊,是了,姐姐的话肯定……不,她的话,一定也看到了那个宠物大赛的信息!”

    与saber·lily一同兴奋起来的,还有黑发蓝眼的少年御主本人。只是与这两位几乎等同于的人不同,在立夏身后的rider与berserker则分别露出了仿佛即将吃下志村妙特制鸡蛋烧一样的表情。

    ——啊,这俩人算是完了。

    见识过藤丸立香对她弟弟的强烈保护欲的安日天,已经盘算好之后从商店里回收的绿方块要怎么用了。

    只可惜下一秒,两只手一左一右分别拍上了caster安徒生的肩膀。

    [呐,安徒生你不会去向master的姐姐告发的吧?对吧对吧对吧?]

    [敢说就宰了你。]

    ——很好,左边这个声音是rider,右边这个只会威胁人的是berserker没跑了。

    虽然有了“caster什么的全是加班劳碌命”的觉悟,但对于将工作结束的瞬间定义为天国、认定工作时间是地狱的安徒生来说,光是像现在这样既要照顾年幼纯真又不懂事的master已经心力憔悴,更别提还要连御主和从者间乱七八糟的修罗场也要被迫掺和。

    ——啊,随便怎样都好,拜托快点结束好让我回去迦勒底休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