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第10章 不要怂就是干
    ,精彩无弹窗免费!

    某种意义上,立香担心她的宝贝弟弟会被带坏——是真的一点毛病都没有。

    短短一个小时内,在安徒生施加的遮掩魔术下贴着墙根不断靠近夜王凤仙所在的地方的过程中,藤丸立夏已经能够从最初听见某些**苦短的声音后瞬间耳根爆红到脖颈,变成了现在能够面不改色调整前进路线的优秀御主。

    当然,前提是忽略掉他依然有些发红的耳朵。

    依靠安徒生施加的魔术,立夏少年一路顺顺利利进入了夜王凤仙的居所。只是在经过一个转角后,黑发碧眸的人类御主便在安徒生的示意下停了脚步。

    “安徒生?怎么了吗?”

    “刚刚有一个追踪对象,给我的感觉消失了。”

    “诶?‘消失’是指魔术被发现解除了?”

    面对立夏天真的提问,安徒生则皱眉摇头道:“如果只是解除倒还好,但是master,那个对象现在大概是死亡了。”

    “……不会吧?!”

    “很遗憾,但这个是事实。”

    尽管外表只是个蓝发幼童的模样,但安徒生无疑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从者。

    “因为事出紧急,虽然给在场所有人都下了追踪魔术,但也只能草草施加最简单的颜色标注来加以区分。如果当时能够多两三秒的话,还有余力对每个人在ipad上显示的点进行名字标注。而若是时间足够充分的话,甚至连对方的身体状况外加他眼中所见到的景色都能监控。”

    操作着ipad的从者看起来和拿着电子产品玩游戏的小孩子没有区别,但只有藤丸立夏才知道,这位身材娇小的caster用他手中的那份ipad,一路上都在为自己规划出最安全且也是最快捷的路线。

    “然而现在,之前被我标注为红色的其中一人确认死亡,黄色的月咏小姐原地不动。三个蓝色的万事屋则分为一人和两人的分离状态,其中,独自一人的应该是坂田先生,余下的两人则是神乐和新八,他们正对上一位红点的敌人。绿色的晴太现在正在四处移动,而最亮的那个红点的家伙,依照目前的路线来看很可能是去找晴太了。”

    在立夏看来只是一些分散在建筑图上的光点而已,可安徒生却看起来能够分析出不少细节。他戳着手中ipad的屏幕,仰头对立夏露出一个认真的表情。

    “如果master要和万事屋的人汇合,从这边的楼梯向上最快,但如果master想去先一步救晴太的话,向前一段路再从那边的楼梯上去就可以最大程度避免遭遇路上的百华成员……那,现在master你的意见呢?”

    妥帖、细心又认真,而且不会因为御主较弱就反客为主。像这样询问他意见的安徒生实在是极为天使,惹得立夏忍不住就伸手揉了揉对方蓬松的蓝色头发。

    “ma、master?!”

    “啊,抱歉抱歉,因为觉得安徒生很厉害,下意识就想夸奖你……”

    “………………如果要夸奖我,还请master直接用语言说出来。”或许是因为无奈外加生气,安徒生的额角凸出了一个完美的青筋。“另外,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不要把我当做真的小孩子——我可是生于1805死于1875,活了足足有70岁的大人啊!”

    “但是看到安徒生的外表,总会忘记这一点呢。”

    黑发碧眸的少年大约是有些不好意思,笑起来的样子也多了几分傻乎乎的可爱。而望着这样的御主,安徒生沉默片刻后便叹口气。

    ——这样的人需要背负起阻止人理烧却、拯救世界的命运……还真是让人无法放心啊。

    小小的caster别过头去,将手中ipad的画面举的更高以便立夏能够更好的看见它。

    “外表的事情就先放到一边——master,接下来还请告诉我,您打算前往哪里?”

    按理来说,去找万事屋的坂田银时汇合,某种意义上应当是最保险的选择。但年轻的御主在沉思片刻后,却是立刻摆脱了他最容易发作的选择困难症,毫不犹豫选择了电子屏幕上那个小小的绿色光点。

    “去救晴太。”

    藤丸立夏的选择困难症,仅限于选择宽泛的状况。事实上,黑发的少年往往在很多情况下都会因为考虑过多而束手束脚犹豫不决,最后给人一种他不管做什么都会踌躇不定的印象——但只要给他足够的情报进行分析,少年御主自然就能根据他自己的一套优先度排名原则作出选择。

    “坂田先生虽然平时是那副样子,但是他无疑是很强的人。如果神乐和新八在一起的话,依照神乐的夜兔体质和战斗力,自保应该ok。月咏小姐虽然没有移动,但那也意味着没有出事。最重要的是,相对于别人来说,孤身一人又是在敌人大本营的晴太,才是最没有力量自保的。”

    黑发碧眸的少年作出他的选择,哪怕ipad画面上那个代表了晴太的绿色光点附近有一个鲜红发亮的家伙正在逐步逼近,藤丸立夏依然选择了前往晴太所在的位置。

    “而且……我也想再见到那个家伙,找他打听一下,他到底是怎么见到我姐姐的。”

    事后从英灵们的口中听到了那个粉发的家伙,应该是打着激怒他好让他召唤强力从者与之战斗的念头,才会出言挑衅——说白了,就是个战斗狂。

    那么,被这样的战斗狂见过并记住……他的姐姐立香又会是怎样的状况?不,从他知道手背上的令咒可以召唤从者的这一点来看,那个战斗狂肯定和立香打过交道。

    ——如果、如果万一,姐姐受伤了的话……

    前方正在帮御主带路的caster突然回过头看了一眼,不知为何,虽然少年御主还是那副没什么的模样,但安徒生就是觉得现在的藤丸立夏略有一些危险性。

    ——多心了吧……?

    似乎是注意到安徒生的动作,立夏歪着脑袋一脸不解,显然不明白为什么安徒生要看自己。外表年幼的caster对御主摇摇头,很快就又重新开始依照ipad上显示的情报继续为立夏带路。

    ——是啊,一定多心了。毕竟master这么一个软萌又好骗的傻白甜,怎么会有危险的气息呢?

    ***

    不知道该说是巧还是不巧,当立夏和安徒生看到晴太时,神威也已经带着满手的鲜血朝着那个男孩走去。在这个日式拉门夹起来的走廊里,任何人都避无可避。很显然,在立夏看见晴太那头的神威时,神威也看见了这个既好骗又有强大从者可以与他战斗的立夏。

    “哟~,我们又见面了呢~”

    他举起手,对着立夏打了个招呼。笑起来的样子和善又亲切,只可惜立夏看得清楚,在神威手腕至指尖全是一片鲜红,甚至有已经干涸的血迹凝结在他过分白皙的皮肤上。

    “是的,但是这回已经不会再被你牵着鼻子走了。”

    或许是直面对方的关系,藤丸立夏觉得自己此刻出奇的冷静。注意到少年的改变后,神威挑挑眉,面上的笑容未变,但早已知晓身体脆弱的人类对那些总会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强者的重要性,神威这次却是连出声预警都没有,便对立夏发动了攻击。

    “……喂,小子,我说过的吧?”

    缀着红色绒毛的披风再次挡在立夏身前,库丘林alter长满尖刺的尾巴将他牢牢护在中心。单手挡下神威踢击的他,顺势抓住那个粉发青年的脚腕,筋力a的力量毫不留情折断神威的腿骨,随后如同对待碍眼的垃圾一般将他远远丢出去。

    “下次,绝对会让你后悔站在我的面前的。”

    berserker的狂气在瞬间席卷一切,而立夏则趁机将愣在原地的晴太拽到身边。

    “……藤、藤丸?”

    “啊,是我喔。”

    虽然在居酒屋里做帮工的时候,是晴太比立夏要出色。但在这个遍布鲜血与尸骸的地方,却是立夏要显得坚毅许多。

    “安徒生,你能用ipad查到日轮小姐的位置吧?”

    “可以是可以,但是master?你不会是……”

    “就是那个‘不会是’!”

    黑发的少年御主一把将有些被吓到的晴太推到安徒生那边,蓝色的眼睛在这一刻如同生机勃勃的大海。

    “我还要找那个家伙询问关于姐姐的情报,所以,安徒生你就帮我带晴太去见日轮吧。”

    “但是,这边的战斗……”

    “没关系,而且安徒生不是可以用魔术遮掩行踪吗?只要你不战斗的话,我的魔力应该还可以支撑。”

    “不行!那样太冒险了!”安徒生立刻提出了反对意见,“berserker对你的负担太重了,这样下去绝对会把你的身体拖垮——除非master改让rider或saber·lily出来战斗,不然我是不会走的!”

    “让从者显露身形”的魔力和让“从者尽情战斗”的魔力,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就像一个人日常走路消耗的能量,不可能和马拉松跑步或是跑步竞赛所需的能量一样。哪怕立夏此刻能够让安徒生现身的同时还让库丘林alter和神威进行战斗,但只要时间稍稍过长,马上就会有魔力消耗过度而对身体造成损伤的情况出现。

    正因如此,安徒生会提议让星级别较低的从者代替berserker来战斗。

    这是完全合乎现状并顾虑到立夏身体的方案。

    “……好吧,我知道了。”

    望着安徒生异常坚定的眼神,知晓对方是为自己好的少年御主迟疑片刻后选择让步。在心底对库丘林alter暗暗说声抱歉后,立夏很快就改换了rider亚历山大。

    “喔呀,中场换人了吗?”

    对于安徒生带着晴太离开的一幕视而不见,神威此时此刻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立夏身上。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和我酣畅淋漓的打一架,无论换谁都可以的喔~”

    粉发的青年弯腰从地上死去的百华成员手里,捡起一柄长过头的薙刀。如同常人掰开一次性筷子那样,神威也将薙刀的刀柄弯曲折断,并撕了布条将他先前被berserker的库丘林alter捏断的小腿做了应急处理。

    “那么,让我们开始愉快的下半场吧~”

    回应他的,是rider亚历山大手中握紧的剑。

    “刚才想要伤害master的账,现在就还回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