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第13章 关心姐姐是弟弟与后辈的责任
    ,精彩无弹窗免费!

    睁开眼睛,确认时间,随后将被褥从身上掀开,接着敲敲床板,低头与不知何时起躲在自己床下的清姬问候早安。

    “想在床下和我睡觉是没问题,但清姬下次要好好记得,不可以抱着我的内衣闻味道喔。”

    “好的,master~”

    淡淡青色长发的英灵钻出床底,随后泰然自若的在少女御主的注视下离开房间。在那之后,立香才终于长舒一口气,将身上的睡衣换成那套颜色明丽与她眸色十分相称的[迦勒底战斗服]魔术礼装。

    这个特异点的地球历史发展得奇怪异常,但多亏玛修在真选组屯所内建立的临时据点,远在迦勒底的医生与达芬奇亲也终于可以与两位人类御主进行联络——当然,这件事也根本瞒不住政府,所以在经过协调后,立香和立夏已经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得到了这样子的官方身份证明。

    “不过,立夏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幕府的将军大人——德川茂茂的呢?”

    不是看不起,而是看不懂。对于立香来说,她的弟弟立夏一直就是个性格柔软又因为锻炼不足而显得身体柔弱的少年。相较于大多数男孩子喜欢的电子游戏、体育运动又是别的什么,立夏却对超级英雄的漫画和电影兴趣浓厚。

    他是个憧憬英雄的孩子。

    卫生间内正对着牙刷挤牙膏的少女动作一顿,随后有些烦躁的啧了一声。因为走神而挤多了的牙膏掉下洗手池,带着绿色颗粒的薄荷味牙膏也仿佛在她心里溅起了点波澜。

    但是,这次的短暂分别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立夏那个傻乎乎的老好人变得沉默起来,还显得比沉迷英雄故事中的模样越发可靠信赖?

    镜子里的少女气呼呼的刷着牙,很快就在唇齿间泛起一大堆的泡沫。

    看到弟弟有所成长,她自然是比任何人都要高兴。但若是立夏的成长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时候发生……难免会让她觉得有些落寞。

    特别是,在当下这幅需要背负起拯救人理的重任前,无论是她还是立夏,一旦有所成长,就意味着有令人难过的事情发生。

    灌下一大口水开始漱口,结束刷牙后的藤丸立香看着镜子。属于少女的那双金色眼眸,在这一刻却黯淡不少。

    雷夫的妄言,冬木市的末日,燃尽的街道,还有如同落入岩浆中的石子一般毫无意义死去的奥尔加玛丽所长……

    人类生命的脆弱在那一刻彰显无疑,临死前还在哭着抱怨、说着只是希望能有谁来夸奖自己的玛丽所长,她的**与灵魂毫无波澜投入灭绝,而立香也为此无数次的后悔着自己若是能早一步抓住她的手该有多好。

    哪怕她脾气大又不爱听人劝,但,毕竟是一条人命消失了。

    冰冷的水泼上面颊,就在立香用毛巾随意擦干脸上的水渍后,门外却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谁啊?”

    “是我哟,前辈。”

    立香拉开门,见到的果不其然是玛修俏丽的短发的纯真的眸子,还有一只疑似藏在玛修盾牌里被她一起带来这个特异点的芙芙。

    “这么早来是有什么事吗?”立香问她,“如果是喊我吃早饭的话,再给我五分钟就整理好了喔。”

    因为玛修在此之前一直是在迦勒底生活,所以来到特异点的时候经常会闹出一些非常可爱的笑话。尽管在立香看来都是非常可爱的行为,但玛修却总觉得害羞。所以那之后,粉色短发的可爱后辈就养成了无论做什么都会和立香一起的习惯,即便是简单的早饭都会一起。用真选组冲田总悟的话来说,就是非常典型的喜欢黏在一起的高中女生。

    “啊啊,不是那个啦。”

    或许是有些不好意思,玛修双手背在身后。扭捏的模样虽然比较浪费时间,但因为是玛修,所以立香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相反,这位少女御主甚至微微眯起双眼,不自觉的就开始将自己的胸部与玛修的胸部进行对比。

    ——呜,果然还是玛修的比较大吧?莫非成为亚从者还能增加胸围吗?明明之前在迦勒底的时候看便服,还以为是平胸……没想到是罕见的“拥有隐藏着的欧派”的人才啊。

    如果让立夏知道她此刻的所思所想,估计她的房间就又要被他以“清理垃圾”为借口展开大扫除了。

    但好在,这里只有一个心思纯洁到连立香视线都没发现的玛修。

    踌躇着的粉发少女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从方才开始就一直可疑的背在身后的双手也亮了出来——

    “……洗面奶?”

    “是、是的。因为听说现在的女孩子都会在早晚用这个洗脸,但是前辈似乎都没有,所以我就想……如果买这个送给前辈的话,说不定前辈会因此开心……”

    ——真是!这孩子究竟要可爱到什么地步才罢休啊!!!

    很难形容那一瞬间回荡在胸口的感动,如果一定要找个形容,那大约就是如同见到孩子将人生中画出的第一张水彩画送给自己的笨蛋父母。

    “开心的!我超开心的!玛修你简直是天使啊!!!”

    她毫不犹豫张开双臂,将站在原地还握着那只未开封的洗面奶的玛修紧紧抱住。少女御主头一次觉得自己或许应该买个保险箱,然后将玛修送给自己的这第一份礼物牢牢保存起来小心收好。

    并不是因为玛修送给了她一支她现在缺少的洗面奶,而是因为玛修那纯洁无垢宛若稚子般为她着想的心。

    所有人都知道她和弟弟需要扛起拯救世界的重任,所有人也都知道这对还未成年的他们来说太过沉重,而所有人也都已经在尽各自的努力来减轻他们的负担——迦勒底的技师们整日整日的忙于调试设备、测量定位、计算灵子转移的各种数据;达芬奇亲则一直埋首于她的魔术工房,努力想要制作出能够给予他们更多帮助的道具;就连赶鸭子上架的罗曼医生,也都忙得昏天黑地,好几次发现这个人甚至只是脱了鞋就脸朝下趴在房间门口,呼呼大睡的样子任谁看了都忍不住叹息。

    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实在是没多少人还能再分出一点心力,去思考那个总是表现的坚强果断锐意进发的藤丸立香,本质依然是个喜欢看乱七八糟的漫画,会顾虑服饰发型等等的搭配,更会在意个人外表的青春期少女。

    或许玛修递给她的只是一管小小的洗面奶,但对立香来说,那却意味着她的身边依然有谁还将她当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来对待的事实。

    ***

    身为亚从者的玛修,五感都远远超出常人。尽管发觉到立香在拿着自己送她的洗面奶后,眼角有些奇怪的发红,但玛修还是能够感觉的出来,她的前辈的心情明显非常高昂。

    ——啊,真是太好了呢。果然之前有提前问立夏关于送前辈礼物送什么比较好,是正确的呢!

    粉发的少女自出生就一直在迦勒底呆着,除了厚厚的暴风雪外,对人类社会的一切了解都是从资料上得到的认知。尽管她想为立香送礼物的心情真挚无比,但在挑选种类时却彻底被广阔的选择迷花眼睛。也因此,天性纯善的玛修便想到了询问立香的弟弟立夏。

    “咦?问我要送姐姐的礼物吗?”

    黑发蓝眼睛的少年还在居酒屋二楼的万事屋帮忙照顾心灵受挫的坂田银时。尽管贞德小姐的宝具在当时就给予了治疗,但立香阴沉着脸还捏着拳头的模样实在还是太可怖——再加上她和贞德的组合,完全就像是那种会一边把人揍到只剩最后一口气,但又偏偏不让你痛快的死,反而给你瞬间治疗好后继续新一轮殴打的极道风格。

    总的来说,就是留下了超巨大的心理阴影。

    但在玛修前来问话时,被姐姐间接添了麻烦的少年却非常热心的提供了礼物的参考。

    “眼影或者口红比较好吧?毕竟都是常用的彩妆,日常也非常ok。不过玛修一下子就知道这些会有些奇怪,所以还是先送洗面奶和乳霜这种比较好。就算问起来也可以说是从别人那里看到的。”

    “为什么不说是藤丸君告诉我的呢?”

    “我送的话,没有玛修送的效果好。而且别看姐姐她性格有些强势,但她本质其实还是普通少女啦。”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藤丸立夏脸上的笑容特别开朗。

    “呐,玛修,告诉你一个可以快速拉近和我姐姐关系的好事喔~”

    “是什么?请务必告诉我!”

    “很简单的啦,就是——把姐姐当成普通的女孩子对待。譬如和她一起逛街啦,看漂亮的衣服或者发夹头饰啊……虽然她绝对不会说,但我毕竟是她弟弟,所以还是能知道她实际上挺有压力的。”

    “压力?”

    “嗯,所以这种时候就需要玛修来帮忙啦!”

    虽然是外表与性格和立香完全不同的人,但在这种时候,却会让人不由得由衷感慨——立香和立夏,的确是血脉相连的姐弟。

    “让姐姐在承担御主的责任外,也能作为一个普通女孩来享受生活吧~”

    “……是的!我们一起努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