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第18章 宝具绽放的光辉灿若星辰
    ,精彩无弹窗免费!

    橘发少女睁大眼睛, 金色的瞳孔哪怕直面恐怖扭曲的魔神柱也丝毫不曾流露出畏惧与害怕。恰恰相反, 还只是个未成年小姑娘的藤丸立香, 在与场上各自掩护交战的英灵站在一起时,俨然是位略显稚嫩却战意勃勃的将军。

    尽管她的身体和普通人一样会轻易受伤, 仅仅是被战斗时的余波卷入就会不断在身上增添伤口, 无法举起刀剑应战, 也不能赤手空拳打倒任何一个人……但在她昂首挺胸凛然面对敌人之时, 藤丸立香却绽放出了这片战场上最美丽的意志。

    “[全体强化]发动,己方全体攻击力提高一次。”

    “[gandr]发动,赋予(敌方单体)魔神柱眩晕效果。”

    与此同时, 因为体内缺乏魔力而导致眼前有些发黑的少年御主晃晃脑袋,捏紧拳头同样发动了身上[金色庆典]魔术礼装的技能。

    “[对胜利的确信]发动,全体获取大量暴击星。”

    穿着[迦勒底战斗服]魔术礼装的少女仰起头,手背上鲜红的令咒正在太阳下泛出刺目的光芒。尽管藤丸立夏还在因为方才安徒生汲取的魔力有些头晕, 黑发蓝眼的少年依然坚定走到姐姐身边, 手背上一模一样的三枚令咒同样高高举起。

    “以令咒之名,rider亚历山大, saber·lily——”

    “以令咒之名, berserker清姬, archer卫宫——”

    “对眼前的魔神柱,展开宝具全力攻击!”

    “对眼前的魔神柱, 展开宝具全力攻击!”

    瑰丽的令咒从手背上消失, 取而代之的则是从者们体内充盈的魔力。

    仅此一瞬, 宝具绽放的光辉灿若星辰。

    ***

    最先有所动作的, 是立香的支援从者archer卫宫。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吾为所持剑之骨)。”

    压低了嗓音的男性英灵,双手握拳于胸口|交叉。他的宝具等级不明且种类也不明,是一种被称为“固有结界”的、在一定时间内将现实改写为心象世界的特殊魔术。

    此刻,这片插满数也数不清的剑的红色荒野已经彻底脱离了方才的宠物大赛的场地,而在这片只属于archer卫宫的世界里,无论发动怎样恐怖的攻击也不会牵扯到外界的无辜。

    最重要的是,他发动他的固有结界至少需要五小节以上的咏唱——那意味着他可以在等待其它从者对被拉进固有结界的魔神柱全都释放完宝具后,archer卫宫还可以悠悠哉哉将全部完整版的咒文全都念出来,再发动他的宝具给眼前这个怪物致命一击。

    灼热的风席卷着砂土扑面而来,晦暗的天空中布满无数巨大的齿轮。除了这些咔嚓咔嚓回旋着的巨大齿轮外,这片心象世界里既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甚至连远处地平线那端本以为会是夕阳的红光,也只是跃动着燃烧的火焰。被拉入这固有结界的魔神柱,依然被少女御主身穿的魔术礼装的技能麻痹而不能动弹。而在远方燃烧的火焰中,手举宝剑的某位少年英灵的身姿,则由远及近影影绰绰的开始出现。

    红色的火焰在燃烧。

    那红色是他的发辫,他的眼眸,他的披风,以及他的爱马布塞弗勒斯背上的鞍具。

    “为了能有一天达到彼方——『起始的蹂|躏制霸(bucephalus)』!”

    布塞弗勒斯的马蹄高高扬起,而在它们落下的瞬间,即便是魔神柱的躯体也不由得为此颤抖——为那钢铁般的威势,也为rider亚历山大发动的固有技能[领袖气质]与[霸王的征兆]赋予的攻击力加持。

    多亏了方才玛塔·哈丽的宝具『拥有白昼之眼的女子』令魔神柱的攻击力与防御力都大幅下降,再加上御主们也各自发动了魔术礼装的技能予以协助——在各项魔术buff的加持以及令咒的充能下,所有人与英灵的齐心协力便让这一场战斗在此刻显得如此轻松。

    给予了魔神柱痛到让它缩紧身躯并闭上部分眼睛的rider亚历山大,则与身后那位金发绿眸眼神澄澈的少女骑士saber·lily愉快的进行了交接。洁白的裙摆令她看起来如同百合花般惹人怜爱,碧绿的瞳孔中充满希望的光辉。王权之剑caliburn在她手中紧握,其剑身也因汇聚了大量的魔力而开始绽放光芒。

    [魔力放出]发动,[直感]发动。

    心象世界灼热的风还在喧嚣,可少女骑士的目光却坚定异常。庞大的魔力犹如幻想种最高位的龙,未来将会被比喻成大不列颠的红龙的未成熟王者,现在却高举手中那柄高洁美丽的长剑,向前方的魔神柱发动了她的宝具。

    “选定之剑啊,赐予我力量!斩断邪恶!『必胜黄金之剑(caliburn)』!”

    当saber·lily将剑尖指向魔神柱巨大丑陋的身躯时,剑身汇聚的光芒则压直成线,笔直地朝着对方流露出的某一瞬的破绽刺去。王权之剑caliburn的光线准确的刺穿了魔神柱的身躯,片刻之后,那道光芒倏地炸裂,在它庞大的身躯上密密麻麻引发了无数魔力乱流引发的强力攻击。

    强烈的痛楚令魔神柱发出意味不明的嘶吼,狰狞的肉块似乎是依靠痛楚终于从藤丸立香施加的[gandr]解脱出来。周身一圈的巨大眼球立刻对周围发动了无差别的射线攻击,若非archer卫宫依靠固有技能[心眼]窥测到了可能破损的地方并加大魔力输出进行弥补,只怕这片固有结界就要被魔神柱打破逃出。

    “哼哼哼~怎么可能轻易放你出去伤害我的御主呢?”

    清姬踏着优雅的步伐缓缓上前,淡青色的长发与过分白皙的皮肤令她在这片晦暗燃烧着的固有结界里分外惹眼。因为没有十足把握可以应付对方,清姬谨慎的连固有技能[跟踪]都没有使用,而仅仅只发动了[焰色接吻]这一固有技能来增强她自身的攻击力。

    “现在,就此戳穿无法逃避的大谎言,『转身火生三昧』!”

    喷吐火炎的大蛇在清姬挥下扇子后便奔腾着出现,青色长龙般的火焰则将魔神柱紧紧围成一圈。ex等级的宝具饱含清姬的憎恨爱意与执念,喷吐的龙息即便是其它从者也忍不住为这彻底解放全部力量的姿态叹为观止。

    或许是清姬的爱意足够强大,又或许是御主的“运气”终于来临。正面吃下清姬一发宝具的魔神柱不仅浑身上下都出现了持续燃烧的伤口,甚至连意识都又被打入了眩晕状态。

    与此同时,archer卫宫咏唱的咒文也终于抵达了尾声。

    “……so as i pray,『无限剑制(unlimited blade works)』!”

    自弓兵的身后与空中,顷刻间被复制出了无法以肉眼数清的剑之宝具。伴随着archer卫宫手臂重重挥下,那些姿态各异的被他投影出的宝具便如同箭矢般雨落射出。当它们在触碰到魔神柱的瞬间,那些投影宝具中蕴含的魔力就会被引爆,犹如高爆弹般产生了压倒性的破坏力,一连串的爆炸更是几乎将魔神柱的躯体都烤焦了一小部分。

    在archer卫宫的宝具落下并引爆后,炙热荒芜的固有结界也随之落幕。付出四位英灵全力发出的宝具攻击,最终换来的则是一只浑身焦黑伤痕累累,有近三分之二的眼球都被火焰烧灼或是被轰炸而死去,就连魔神柱巨大的本体都出现了类似烤过头而熏黑干裂的肉块的模样。

    但这还不是结束。

    被藤丸立香和藤丸立夏两位人类御主的作战险些翻车,过去是雷夫·莱诺尔·佛劳洛斯的男人,现在却是妄图烧却人理毁灭世界的所罗门麾下的魔神佛劳洛斯……显然已经开始有些发怒了。

    “以为这样就能彻底打败我们魔神柱了吗?真是痴心妄想啊,渺小的人类,蝼蚁,就让你们看看吧,真正强大的力量——”

    金色的圣杯显露光芒,而雷夫则轻笑着将那只圣杯送进了伤痕累累的魔神柱体内。

    “怎么还可以这样?!”

    “可恶!太犯规了吧!!!”

    “没有什么‘犯规’吧?”面对地面上甚至需要彼此搀扶着才能站立的人类御主,雷夫只是歪着头理所当然的说:“要如何使用圣杯是我自由,之前也不过是嫌麻烦而故意设了个饵,想着或许能体会一把钓鱼的乐趣,逗逗你们玩罢了。”

    悬浮在空中的雷夫按了按头顶的礼帽,虚无而讽刺的微笑则透露着任谁都能看见的恶意。并拢手指的手刀轻而易举划开了空间,而他则游刃有余通过那道缝隙离开了这个世界。

    “你们这些低贱的蝼蚁,就只要如同池塘里奋力挣扎抢食的鱼一样,拼死在这个即将被魔神柱毁灭的世界里挣扎就好……”

    “那么,永别了。”

    在雷夫彻底离开后,他曾停留的空中被气恼的神乐挥伞打了一连串的子弹。包包头的夜兔少女甚至吐了一大口浓郁的吐沫,只可惜那个魔神已经施施然离开,徒留下他们还要在原地面对一个刚刚“吃下”圣杯的魔神柱。

    按理来说,这情况应该是死局才对。

    可在雷夫离开后,几乎所有人都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原因很简单——

    在藤丸立香与藤丸立夏的手背上,各自都还有一枚鲜红的令咒在无声嘲笑离去的雷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