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第19章 把你爪子都打断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正因藤丸立夏穿着[金色庆典]魔术礼装, 知晓[骑士的誓言]这类能够给予从者一次战斗续行·毅力状态的技能的黑发少年, 才会在上前扶住姐姐立香的时候, 嘱咐她不要一次性将三枚令咒全部用光,避免敌人还留有后手以至于他们缺少足以对敌的手段。

    而事实证明, 他赌对了。

    “果然之前我俩都留下一道令咒没有使用是正确的选择。”

    “不愧是我的弟弟, 干得不错嘛!”

    橘发的少女死命揉着黑发少年的脑袋, 而似乎是因为担忧伤了一条腿的立香无法好好站稳, 弟弟立夏只能一边苦笑着任由姐姐的“欺负”,一边仰头望向身旁那位手握红色长|枪,战意与杀气并发的berserker库丘林alter。

    “刚刚没来得及用上的[魔力放出], 现在终于可以给你啦。”

    “对我如此信任……是该说你胆子真大呢?还是该说你愚蠢到家呢?”

    “诶?库丘林alter不希望我信任你吗?”

    某种意义上算是巧妙地将问题踢回去,歪头看向库丘林alter的少年御主分外天真无邪。黑发蓝眸的少年微笑起来的样子软趴趴又黏糊糊,像极了某一日库丘林alter曾经在电视频道里看见的,浑身沾满雪花却还对着镜头睁着大眼睛, 不知晓“害怕”为何物的小海豹。

    “算了。”他别过头, 猩红色的眼睛难得的有些狼狈,“不是要和敌人战斗吗?下令吧, master。”

    “喔, 好吧。”

    弄不明白自家berserker在别扭什么的藤丸立夏满眼疑惑, 但考虑到目前情况紧急,他还是亮出手背那道仅存的鲜红令咒, 并将体内剩余的魔力也全都输送给了库丘林alter。

    “那么, 以令咒之名, berserker——释放宝具, 全力打倒眼前的敌人吧!”

    在那可爱的少年御主的身边,库丘林alter拉长笑脸露出尖锐的牙齿。黑中透红的宝具魔枪充满了不详的气息,缠绕在berserker身上的骨制铠甲则纷纷对外亮出尖锐的骨刺。以库丘林alter本身为风眼,红黑色的恐怖魔力几乎形成暴风般的实体化雾气,伴随着被刮动的猎猎作响的缀有红色绒毛的披风,令库丘林alter的身姿越发无法看清。

    “全种解放,绝不留情…尽情挑战绝望吧,『死牙之兽的噬碎(curruid coinchenn)』”

    随着固有技能[精灵的狂躁]与[避矢的加护]发动,包裹住库丘林alter的黑红色魔力雾气终于散去。那些气息不详的魔力因子向内收束,在他本就凶恶的躯体上凝聚出了类似魔枪一般的鲜红利爪与独角。

    骨刺的铠甲令他强大无比,却令他失去了使用魔枪的能力。

    但是没有关系。

    因为库丘林alter将自己当做了御主手中的“魔枪”。

    黑红色的影子快得惊人,那些类似他手中长|枪的利爪艳红又强大,仅仅是在berserker奔跑时经过,就快要将风与空间都全数撕裂。刚刚才与圣杯融合的魔神柱还未来得及多做什么,库丘林alter就已经张开爪子撕裂了它焦黑的伤口,整个人都化作一柄gae bolg深深刺穿了魔神柱巨大的身躯。甚至在库丘林那条狰狞的尾巴扎进某块区域搅动后,坚硬的尾尖便从内里挑出圣杯甩给了那边的两位人类御主。

    或许是发动宝具中途的库丘林alter有些用力过猛的关系,就在立夏伸手要去接住那只金光闪闪的圣杯时,去势不减的圣杯夹带着呼啸的风狠狠错过他的肩膀,如同一枚金色的炮弹深深嵌进了地面。

    藤丸立夏:“……诶?诶???”

    拍拍自家僵硬在原地的弟弟,立香小姐姐沉思片刻后安慰道。

    “……嘛~总之没有直接接到它,还算好事吧?”

    “但是我只差一点就被无意义的干掉了啊!!!”

    下意识吐槽起来的立夏只差一副眼镜就是新八的标准哭丧脸,某种意义上是这里最弱体的黑发少年蹲下|身体,伸手试图将那只几乎要和地面融为一体的圣杯拔出来。只可惜无论他怎么用力,圣杯依然在原地一动不动,片刻之后,另一只白皙的手则将那只圣杯拔了出来。

    “啊,谢谢,帮了大……忙……”

    单手将圣杯从地面拯救出来的夜兔,不是那个和立夏玩高速公路遛狗的神乐,而是那个笑眯眯且杀人不眨眼的疯子战斗狂——神威。

    顺便一提,虽然御主只能看见从者的能力参数而无法看见除此以外的其他人的能力参数,但立香和立夏都一致认定,神威如果是berserker的话,狂化等级一定是完全无法和人沟通的ex。

    “想要这个?”

    “……”

    藤丸立夏不敢多说什么,而立香也只是怒视瞪着神威。夜兔的青年也不在意对方的沉默,只是如同公园和狗狗玩接球游戏的主人,将圣杯丢的一上一下拿在手里把玩。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动作,他彻底清楚了——眼前这两个拥有特殊召唤兽的古怪人类,究竟有多么重视他手中的这个杯子。

    “想要的话,就让你们的口袋怪○来抢啊~”

    明明方才开始就一直在应付魔神柱,但在发现对方除了躯体庞大又坚韧,除了近乎无解的射线外便再没有其它攻击手段,喜好拳脚相对那种近距离厮杀的神威很快就对它失去了兴趣。而在那之后,之所以还会帮着众人继续牵制魔神柱好让两个人类御主可以放手攻击,也不过只是为了保证自己瞄上的“乐趣”不会被提前干掉。

    捏爆魔神柱最后一只眼球的库丘林alter,在沐浴着对方死前的嘶吼后,终于从狂战士的部分狂化状态中清醒。当他踩着铺了一地的魔神柱的碎肉,企图回身将那个三番五次碍眼的神威再次远远打飞到天边时,那个粉色头发的夜兔却如同早已预料到他的企图一般,上前两步以一副“好商量”的无害模样,将他另一只没有拿住圣杯的手,贴在了黑发少年脆弱的后脖颈上。

    ——敢来的话,就杀了他喔。

    任性自我的夜兔青年只会考虑自己,就连在两个人类御主前那副好说好商量的模样都只是伪装。意识到对方的疯劲后,库丘林alter反而不敢去赌究竟是他的速度快,还是对方捏断御主脖子的速度快。黑红色的berserker啧了一声,最终只能泄愤般的一甩尾巴,将距离他最近的属于魔神柱的肉块再打碎一次。

    ——下次就算全员都他妈的放宝具,也至少要留一个在傻乎乎的御主身边好起保护作用……等等?全员?释放宝具?

    尽管库丘林alter的职介是狂战士,但也正因如此,他比谁都能读懂战斗的形式。要知道,目前为止的整个迦勒底的不分男女,几乎没有不喜欢这两个御主的英灵,而在他们都深陷险地的这一刻,哪怕刚刚释放完宝具的英灵全都累到半死不活也会强撑住最后一口气去保护两位最后的人类御主,又怎么会连一个英灵都不打算有所动作去救他们?

    “芙~”

    毛茸茸的白色小动物蹭着立香的脚踝,而她本人则微微低下头颅露出一个略显狰狞的微笑。用令咒支援berserker库丘林alter发动宝具终结魔神柱的是立夏,而姐姐立香可是到现在为止都还留有一条鲜红的令咒没有动用。

    “是啊,立夏你说的的确没错——无论何时,留一手永远是正确的!”

    虚空之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魔力因子,疑似将白色旗帜卷起的旗杆则从谁也想不到的地方瞬间伸出。被这变故略微惊吓了一下后,神威立刻就要伸手捏断少年御主的脖子,可他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行动,其症状几乎与先前被立香的[gandr]而眩晕麻痹后的魔神柱一模一样。

    那是属于ruler贞德的固有技能,[神明裁决]。

    白色的旗杆在第一击便将神威贴近少年御主脖子的左手狠狠打断,筋力b的圣女大人虽然心地善良又纯洁,但上过英法战场还领导过军队的贞德小姐,最基本的对敌意识还是有的。而且神威又好巧不巧踩了立香这位少女御主的弟控之心,以至于透过契约对贞德下令的橘发少女几乎是以一种接近恶鬼的语气使用令咒的。

    [贞德小姐,请不要客气,大力抽下去!哪怕打死了也不要紧喔~]

    [……是。]

    除去她的御主藤丸立香愤怒到几乎失去理智外,事实上,就连贞德自己也略有些不高兴。御主的弟弟立夏单纯可爱又软萌,尤其是他睁着那双湿漉漉宛若林间小鹿般纯良的大眼睛看着你,不管是谁都会忍不住心软并想保护这个少年御主吧?

    [神明裁决]的麻痹效果还在持续,实体化后显露身姿的奥尔良圣女身着银白色的铠甲,灵基再临前被扎成麻花辫的金色头发也解开披散而下,闪耀着圣洁光芒的旗杆在她手中继续挥动,敏捷a的加持甚至让神威连用肉眼捕捉到旗杆挥舞的轨迹都做不到。

    下一刻,圣女贞德的白色枪尖击碎了神威拿着圣杯的右手小臂。但又或许是因为顾虑到对方曾经大度的允许她们登船来到地球,贞德甚至选择了最为干脆利落的那种打法,保证神威之后就算找个三流医院都能顺利将断骨接上然后等待治愈。

    察觉到贞德心中的盘算后,立香则默默移开了视线。

    ——怎么说呢?虽然是闻名遐迩的圣女,但毕竟是领导军队上过战场的人……某些时候这位小姐的思想,还是很严厉很斯巴达的。

    第一次攻击打断了神威的贴住少年立夏脖颈的左手,第二次则打断了神威拿着圣杯的右手。威风凛凛的圣女贞德终于竖起旗杆,描绘着金色图案的纯白旗帜在魔力的洪流下彻底舒展开来。伴随着金色的光辉,将在场除神威以外的所有人都笼罩进去。

    只除了神威。

    毕竟贞德还打算让神威继续维持双臂骨折的状态,所以她自然不会将宝具的效果笼罩到这位夜兔青年的身上。

    “我的旗帜,请保护我的同胞们!『吾主在此(luminosite eternelle)』!”

    尽管使用宝具会让贞德自身陷入一段时间的无法动弹,但相对的,从她这里得到治疗与守护的其它从者,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将两位御主保护起来。

    [辛苦了,贞德。]

    [您也是……辛苦了,mast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