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第20章 收拾战利品和土特产回家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虽说神威那麻烦的战斗欲燃起来就充耳不闻, 但阿伏兔这位极具有同胞爱的夜兔大叔到底还是没法放着这位目标是海○王的团长不管。头发乱糟糟且胡子拉碴的劳碌命大叔, 此刻正对神威被数位从者围殴的这一事实——勇敢的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被威胁了性命却只是被打断双手外加一顿围殴……老实说,阿伏兔都觉得那两个人类小鬼实在太天真。只是在看见立香捏紧拳头还嚷嚷着“对对!就是那儿!往那儿打!”的时候, 春雨第七师团的副团长终究还是体会到了一丝微妙的爽感。

    ——不, 绝对不是因为他总被神威这麻烦小鬼任性折腾而有所不满, 也绝对没有想趁机看戏外加寻求心灵安慰!绝对不是……好吧或许还是有那么一点。

    逃过一劫的藤丸立夏被姐姐立香牢牢护在身后, 只能哭笑不得的看着神威被愤怒的库丘林alter一尾巴拍翻晕倒。来自五星berserker的筋力a绝对无法小觑,哪怕神威是这个世界最强的战斗种族夜兔的超绝天才,最后还是只能无奈倒地外加双眼转起蚊香。

    “那个……也别太过分吧?”立夏缩缩脑袋, 还是没忍住出言劝道:“虽说神威是有点疯,但是,嘛,到底也没对我真的释放杀气啦……”

    “那是因为他只想利用你好激怒从者啊!”

    “我知道的呀, 所以像现在这样不反而让他称心如意了嘛。”

    “立夏你真的是……啊啊啊受不了你!”

    恨铁不成钢的藤丸立香简直想把这个傻乎乎的弟弟也给按在地上揍一顿, 只是还不待伸手揪住弟弟的衣领,一股熟悉的失重感与眩晕感便向她袭来。

    ——不妙, 魔力又透支了……

    尽管她还想努力瞪大眼睛再看看弟弟立夏的情况, 但身体已然不受她的控制。就在藤丸立香即将脱力倒下的瞬间, 一抹熟悉的粉色跳进她的视野之中。

    “前辈……已经足够了,所以……”

    温暖的怀抱将立香的身体撑住, 迷迷糊糊间, 她似乎还闻到了一点类似早上新拆封的那瓶洗面奶的、淡淡的小雏菊的味道。

    ——啊, 对了, 这个是玛修的……因为打折促销买一送一,所以玛修和她用的是同款同味道的洗面奶。

    属于少女的手臂尽管纤细,却意外的有力。筋力c的shielder毫不费力就将这位拥有温暖发色的人类御主抱在怀中。坚硬的甲胄已经在库丘林alter最后彻底撕碎魔神柱的时候便收起,重新换回了之前那身再普通不过的休闲装。

    她抱住立香,动作小心翼翼犹如拥抱住珍宝。怀着某种无法言明的心情,她的手指顿了一下,才模仿着曾在街上看见的安慰疲惫孩童的母亲那般,将立香的头发自头顶至后颈一遍又一遍的温柔抚摸着。

    “请您……安心的睡吧。”

    玛修的声音与动作都是那么的温柔,犹如春风奏响的催眠曲,无论是多么铁石心肠的人都会忍不住泛起睡意,更何况因为魔力透支的关系,藤丸立香本就被漫无边际的疲累情绪打倒。

    “……嗯。”

    她似乎还有什么要说的,但那些词语已经在如山般的沉重睡意下被压成零落的嘟囔。抱住橘发少女的玛修却只是微笑着看着她的前辈陷入安宁的睡眠,比起对方身上脏兮兮的魔术礼装,粉色短发的亚从者却更为心疼少女御主身上的伤痕。

    哪怕她知道这些伤只要回去迦勒底就能被魔术和各种医疗设施彻底治好,但玛修还是忍不住为她的前辈感到心疼。

    明明是第一个特异点,但立香却从未主动让玛修以亚从者的身份参与战斗。乍看之下与温柔完全不搭边的御主,朝气蓬勃却又有着少女特有的敏感。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玛修是个不爱战斗的女孩子,即便情况危急也从未想过要将她视作战士对待。

    可她自己却不想,不想就这样活在藤丸立香辛苦构建的温室之中。

    玛修·基列莱特不喜欢战斗。

    但她却愿意在今后的时光,为了守护重要的前辈而战。

    ***

    虽然也是魔力透支的状况,但私下给自己来了一个[骑士的誓言]而发动了毅力状态的藤丸立夏却还能够好好站着。黑发蓝眸的少年看看熟睡的姐姐,再看看曾经一起逛街的玛修,明明是想过去看看姐姐的情况,但他就是觉得如果自己现在过去,说不定会打破什么非常温馨的气氛。

    “对了对了,master你没事吗?需要膝枕吗?我的大腿随时随地都可以借给御主哦!”

    活泼开朗的亚历山大踏着愉快的小碎步蹦到他的身边,只可惜却得到了少年御主不解风情的回答。

    “嗯?虽然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不用哦——多亏了这套魔术礼装的技能,只要不再进行战斗,我想我还是可以坚持自己走到床边睡下去的。”

    “啊啊怎么这样?!”

    不明所以看着突然陷入消沉状态的rider,藤丸立夏歪歪头,随后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跨过地上还在晕着的神威的尸体(x),迅速将圣杯收进怀里小心护住。

    “master?”

    “不,就是觉得这么个金光闪闪的东西……如果不赶快回收的话,一定会被坂田先生拿去卖掉换房租吧。”

    尽管ruler贞德的宝具拥有能够治愈所有人的特殊效果,但毕竟她能提供的只是一定程度上的好转,无法做到完全治愈。因此,当顶着一脸血的天然卷武士原地跳起后,那股来自万事屋特有的贫乏神味道便立刻凸显出来。

    “喂!死小鬼说什么呢!房租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换?!当然是先换成赌马的本金大赚一笔后,才会去给老太婆付房租啊!”

    “……这不是更恶劣了吗!!!”

    吐槽完后的藤丸立夏紧紧抱住怀里的圣杯,而跟在御主身后的那位蓝发蓝眸身材娇小的安徒生,则对坂田银时露出了堪称得上是“鄙夷”的目光。不仅如此,这位拥有[人类观察]固有技能的caster甚至还嗤笑一声,故意压低声线模仿出坂田银时最不想听见的某位内心住着小野兽的高杉晋助的声线。

    “已经堕落到需要抢小孩子的东西来维持生计了吗?银时。”

    特意咬住对方的名字进行声音扭曲,安徒生那张小脸正浮现出腹黑大佬特有的、半边脸全都埋藏在阴影里的特效。

    “呜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是阿银错了!求求你别再用那种声音说话了!!!”

    伴随着噗通一声跪地不起的坂田银时的悲愤怒吼,来岛又子则立刻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呀啊啊~晋助大人,是晋助大人来了吗?!”

    但很快的,在知道那声音不过是与高杉晋助有着相同声音的安徒生故意模仿的结果后,金发的双|枪美少女很快就结束了花痴状态。只是比起想象中的会因有人模仿高杉晋助而被暴揍的结果(范例请参考至今还有半个脑袋被踩进地里的武市变平太),这位来岛又子小姐却在安徒生的面前扭捏了起来。

    “……所以,你想怎么样?”

    “呀~讨厌啦~……啊不不不不,那个,我是说——如果你愿意给我录个音的话,关于你擅自模仿晋助大人的这件事我就可以当做没发生过。”

    安徒生:“……”

    #所以这个声优梗你们打算玩到什么时候#

    #那边还有个和魔神柱撞声优的废柴武士呢你们怎么不去玩他#

    ***

    在藤丸立香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了。

    从玛修留在他们屯所内那个召唤阵稍微知道些内情的真选组警察们,非常好心的帮忙写了事故现场的认定书。而同样知道些内情也非常人情味且好说话的茂茂将军,则捏紧自己瘪瘪的钱包,在宠物大赛现场的修复工程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你醒了啊,姐姐。”

    “嗯……话说这里是……?”

    “这是阿妙小姐的家,啊,你等一下,我去把卫宫煮的粥热一热给你拿进来吃~”

    尽管真选组的都是好人,但作为弟弟的立夏实在是不放心把姐姐丢进那么一个充满臭男人的地方。好在志村妙大方出借了房间,只除了立夏要经常给她跑跑腿把阿妙亲手制作的最新版料理转交给冲田总悟这件事外,一切都风平浪静,宛若他们姐弟二人真的只是来这个特异点体验生活顺便穷游而已。

    但在共同联手对付过魔神柱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那对笨蛋姐弟俩的未来,根本就不会再与任何的“和平”“安稳”挂钩。

    但即便如此,成年人们还是想尽力给他们一点安慰。

    “诶?坂田先生?”

    端着粥的藤丸立夏眨眨眼睛,随后便很快接受了这位万事屋老板突然出现在姐姐房间的事实。

    “为什么?!为什么不吐槽?!阿银突然出现在你这个凶猛霸王龙一般的姐姐房间里,为什么就不关心一下槽点?!你这样对得起当年新八借你眼镜戴着玩的情谊吗?!”

    “因为坂田先生如果真的要对姐姐做什么坏事的话,清姬早就跳出来喷你一脸龙息了。”

    窗户边的窗帘忽然无风自动,清姬手里的扇子在显形片刻后又重新消失。毕竟少女御主魔力透支得厉害,哪怕清姬再想出来揍飞所有靠近立香的男人,也得考虑考虑她的身体是否能够承受。

    “不过,为什么坂田先生会在这里出现?我记得登势婆婆从昨天开始就在大吼着说要你交房租了吧?”

    一脸见怪不怪表情的立夏,顿时让等待着吐槽的坂田银时耷下肩膀。尽管这么说十分不礼貌,但这个银发天然卷的颓废大叔,和因为要不到狗粮而闷闷不乐的定春真的很像。

    “啊啊,那个啦。阿银不是万事屋嘛,被江户的没用警察们拜托兼职一把快递而已。”

    他这样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三张薄薄的卡片。

    “这是你们在地球的临时身份证,有效期限我也不知道,啊,那种麻烦事情你们自己定就好——总之,如果感觉累或者需要帮助的话,随时都可以从你们那个粉色头发小姑娘放在真选组屯所的那个召唤阵过来这里。”

    “未成年的小孩子,就别老想着当救世主做中二期大梦。想哭也好想笑也好,只要找大人撒撒娇,不管是什么都会给你的啦。”

    印着立香、立夏还要玛修三人照片的身份证实在是儿戏得过分,除了官方盖下的印章外,一切出生年月包括这个临时身份证的有效期全都空白着,显然是要让人自己写。

    但无论如何,来自这个世界的人们的善意,还是被切实收到了。

    “……谢谢。”

    而就在立香还沉浸在感动时,将卫宫留下的粥端来给姐姐的立夏,则在将小桌铺好后,从口袋里将一只录音笔递给了银时。

    “对了,因为坂田先生说当初殴打、啊不,是打败魔神柱的时候你也出了不少力,所以作为报酬的——关于让安徒生用那位高杉晋助的声音说什么跪地求饶的话,都已经录好在这里面放着了。”

    “哦哦哦哦哦哦大感谢!啊呀,真不愧是立夏!果然贴心的孩子最好了。”

    “……所以,坂田先生喜欢的草莓牛奶还有《少年jump》什么的,也请给我一些。说不定之后再遇见和您撞声优的魔神柱们,还可以派的上用场。”

    “当然没问题,话说小黄书要吗?阿银可以勉为其难把超符合我口味的基本送给你当对付魔神柱的道具哦。”

    “诶?啊那个就不了吧……”

    下一秒,来自橘发少女的怒吼响彻整个志村家的道场。

    “不要当着我面带坏我弟弟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