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第3章 第二需要的是急中生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请支持正版订阅, 没有80%订阅的第二天再来吧  拉长音调的藤丸立香怀疑的看着他,而她面前的阿伏兔则一副困倦模样揉着他那乱糟糟的头发。虽然这位夜兔十足一副沧桑大叔的模样, 但藤丸立香就是觉得他似乎在神威养伤期间过的非常滋润。

    “……好吧,事实上我们师团长就是个天天惹事的战斗笨蛋。他老实了,我们整个第七师团都能和平一段时间——嘛,虽说夜兔这个种族天生就是狂热的战斗爱好者, 所以实际上也不是真的就能和平。”

    “也就是说全员都是问题儿童,而你们师团长神威是问题儿童中的特大号熊孩子咯?”

    “唔~差不多吧。”

    尽管言明夜兔就是个满脑子只有战斗的种族, 但阿伏兔却完全不像其他整天泡在训练场或健身房的成员。胡子拉碴的大叔像个异类, 除了应付养伤中穷极无聊的神威各种麻烦要求, 还要处理第七师团由上至下大大小小的一系列差事。以至于藤丸立香这个最初被胁迫上船的人都看不下去,拉着自家从者一起帮忙做点事情。

    当然, 期间能够打探点情报就更好了。

    橘色头发的小姑娘很快在第七师团的飞船上混得如鱼得水,偶尔还会在训练场和玛修一起被几个看热闹的夜兔指点一二。虽说到最后彻底坚持下来的只有亚从者的玛修,但藤丸立香私下却也着实学了不少有用的招式。尽管无法与夜兔相比, 但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话,她咬咬牙还是可以应付的。

    “对了对了, 小姑娘。听说你曾经把我们的团长打伤过?”

    “不, 不是我,打伤神威的……是我的同伴。”

    对脑子里都只有肌肉的夜兔解释御主与从者的关系实在是太过复杂,望着对面那位夜兔战意勃勃的眼神, 藤丸立香秒速开始呼唤她亲爱的berserker清姬小姐。

    ——反正用掉的两枚令咒都已经在这段时间恢复, 大不了再玩次烧烤兔子。

    不知不觉间越发心黑手狠的人类御主完全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问题, 想当初第一天和这帮夜兔锻炼的时候就被打碎手臂, 要不是贞德慌慌张张放个大招,估计藤丸立香就得因为养伤而进去医疗室和神威作伴。

    和一个才被自家从者用宝具『转身火生三昧』烧烤过的兔子在同一个房间,自觉自己是个孱弱人类的橘发少女自然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更何况神威当初孤身一人对上两位从者也不后退的疯狂劲头,实在是让藤丸立香对这种战斗狂没有好感。

    她战斗的理由是为了保护自己,同时阻止人理烧却。如非必要,她甚至根本不想参与进去这种残酷的战斗,更别提连弟弟立夏也被牵扯其中。在立香咬着牙拼命学习、和弟弟立夏一起扛起拯救世界的重任前,这对御主姐弟可都还只是连社会都未曾踏入过的未成年小鬼。

    “啊,小清姬你来的正好,这两位叔叔说想和你一起锻炼呢~”

    望着少女御主身后肌肉结实的彪形大汉,即便是清姬都有些忍不住身体僵硬。

    “亲、亲爱的master,这是什么情况?”

    “啊呀,因为他们说很崇拜能把神威送进医疗室的你,所以……嘛,总之交给你啦!”

    拍拍清姬的肩膀,朝着门口走去的少女脸上的表情分外灿烂明朗。

    “加油吧小清姬,只要不把人打死就好,那么,我先跑路了。”

    “诶?诶诶诶?!master——”

    随着两位勇于挑战清姬的夜兔被同伴用绷带包好送进医疗室,外表娴静优雅的berserker也就此成为了第七师团的座上宾。至于某位非常不厚道的、丢卒保帅的人类御主,则在之后好好给清姬赔礼道歉了一番。好在清姬对她非常喜爱,只需立香亲手喂她一口一口吃完美味的蛋糕,这位坚信自家master是安珍转世的从者便又是那副气质端庄的贤良模样了。

    唯一可惜的是,清姬的端庄仅限外表。

    不知道第几次发现这位女性从者躲在她床下一脸痴汉,哪怕将她天天丢给第七师团的好战分子们,橘发少女都无法阻止她berserker坚定的斯托卡本性。伴随着逐渐消磨的耐心,忍到极限的藤丸立香终于在最后以“要和小清姬玩捆绑放置play的游戏”为借口得以安然入睡——虽说因为清姬是自家从者而产生了点愧疚感,但因为无论是贞德、玛塔、玛修还是卫宫都众口一词认为她的做法非常正确,再加上玛修甚至还主动承担起“会帮忙看管清姬小姐不用火烧掉绳子夜袭前辈”的职责,最后还是维持的目前的状况。

    而在借用第七师团的信号上网后,藤丸立香也终于找到了点关于圣杯的线索。

    对着布满半个房间的虚拟投影,橘发少女终于再也抑制不住连日来被压抑的吐槽**。她伸手戳着那张随处可见的宣传单页,金色的眼瞳里被某种无来由的怒意彻底占满。

    “……即将在地球举办的宇宙宠物大赛的冠军神秘奖品,那玩意儿怎么看都是圣杯吧!!!”

    看着宣传彩页上那个被用七彩线条框住的、金光闪闪像极了在特异点f里被雷夫教授展示过的圣杯,即便是亲切温柔的法兰西圣女,也对藤丸立香的怒意表示了理解。

    毕竟辛辛苦苦找寻的、极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圣杯,居然被人拿来当做宠物比赛的冠军奖品……无论是谁都会心态崩溃吧。

    ***

    似乎是双胞胎姐弟间的心有灵犀,挥着扫把灰头土脸在居酒屋门口干活的藤丸立夏,也在同一时刻看见了张贴在电线杆上的宠物大赛的广告。特别是冠军一栏展示的奖品,除了金额高达一百万的现金外,号称是神秘奖品的金光闪闪的圣杯也吸引了藤丸立夏的全部注意力。

    “哦,眼光不错嘛,少年~”

    “坂田先生?!”

    刚刚买好新一期jump的万事屋老板——坂田银时,睁着他那双怎么看怎么无神的死鱼眼,一边用右手小指挖着鼻孔一边说:

    “嗨嗨~万事屋的第一帅气美男子就在这里,而且是和杉田组长一样帅气的坂田银时本人哦。要签名照吗?要合影上传ins吗?只要给点劳务费不管是什么都……”

    “抱歉,只有钱我没有。”一秒果断。

    之前在登势婆婆的指点下顺利在居酒屋二楼找到了万事屋,只可惜身无分文的藤丸立夏显然被银时拒绝了委托。只是不知出于什么心态,银发天然卷的老板最后还是要了他姐姐立香的外貌特征。据说是有了线索就可以找藤丸立夏狮子大开口要劳务费,不过下一秒,流露出坏心思的万事屋老板就被居酒屋的登势婆婆狠狠揍了一拳。

    “嘛,小鬼就是小鬼,钱的话,随便去柏青哥那里玩两把小钢珠就会有啦,或者去赌马也不错喔!保证来钱快还一本万利!”

    “坂田先生!这样明目张胆教人赌博不好吧?!比起在暴富和倾家荡产间碰运气,还是自己认真工作赚钱比较好吧!”

    “啊,烦死了,那种小事怎么样都好。倒是小鬼,你现在不是在老太婆的居酒屋打工嘛?只要你能说服她这个月别找我要房租,不管你姐姐是在多么偏僻的花街我都能给你找出来。”

    “所以说——我家的姐姐才不会去花街啦!!!”

    气鼓鼓的藤丸立夏实在是和炸毛的毛茸茸小动物没有区别,尽管当街和坂田银时顶嘴闹脾气,最后换来的却也只有万事屋老板心不在焉的揉脑袋。

    “是是是,你姐姐全天下最好最强悍,男人婆又抖s绝对不会有事啦。”

    “姐姐也是有温柔的啦……话说坂田先生你又用挖过鼻孔的手揉我脑袋!我真的要生气了!”

    眼疾手快避开了黑发少年用扫把发起的幼稚攻击,坂田银时留下一个无赖的背影就翻身上了楼梯回去万事屋。只是就在气鼓鼓的少年御主低头继续扫地后,那位吊儿郎当不正经的银发自然卷却对着刚刚从电线杆上撕下的宠物大赛宣传单页开始发愣。

    ——比起一百万的奖金,居然是看那个神秘大奖的杯子时间更长……有古怪的小鬼,但愿别惹什么麻烦上门。

    “不过,冠军居然有一百万啊……正好神乐那傻丫头的定春就是现成的宠物,嗯,回头去报名参赛吧。”

    同一天内,关于这场在地球举办的宠物大赛的报名人员名单里,多出了三个名字。

    以及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玛塔小姐作为assassin来说,[谍报]的这个技能有a++对吧?”

    “是的,的确是这样没错。”

    穿着能够尽情展示曼妙身材的靓丽服饰的女性,拥有着意外善于将他人玩弄于股掌间的才能。在玛塔·哈丽生前作为间谍被行刑之前,这位身份不过是区区一介脱衣舞娘,却能藉着她的身体把整个军队的将校玩弄于鼓掌之中。而作为assassin中也是极为特异的存在,玛塔·哈丽的[谍报]a++尽管无法完全遮断她的气息,但却可以让敌对者无法感知她。只要作为御主的藤丸立香与其她作为同伴的从者不去告发,敌人甚至都无法察觉玛塔·哈丽是他们的敌人而非同伴。

    说白了,是最佳的间谍人选。

    “虽说圣杯的下落有了,但宠物大赛这个……”说到这里,少女御主的脸色有些犯难。“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希望玛塔小姐可以潜入主办方那里,如果无法以正规手段夺取胜利拿下圣杯,还希望玛塔小姐可以在暗处帮我将圣杯偷偷拿到手。”

    或许是不好意思的缘故,藤丸立香双手合十的模样非常恳切。

    “上次飞船的事情也是,这次宠物大赛的冠军奖品也是,虽然玛塔小姐是assassin,但似乎总被我当做怪盗小姐一样拜托了各种各样的麻烦事……”

    “诶?这个倒是还好啦,毕竟都是紧急情况不是吗?”

    有着极富诱惑力身材的女性assassin歪着头,艳红色的花朵装饰也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橄榄色的皮肤在灯光下反射出魅力的光泽,哪怕立香自己就是女性,却也忍不住为她的美丽而有些移不开视线。

    “我讨厌把权利当做盾牌的人,但我打从心底喜欢着非常高雅的人……虽然master不是会端着美味红茶坐在花园里倾听交响乐的高雅之人,但您的心性与品格若是不能以高雅来形容的话,我想我一定会不开心的吧。”

    她微微仰头,眼睛里仿佛倒映出了飞船外深邃的宇宙星海。

    “您讨厌战斗,哪怕那些夜兔们多么死缠烂打,知晓他们是宇宙海贼的您,也从未让berserker对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人下过死手。尽管我是弱小的从者,但相较于人类来说,我依然是强大的存在……是的,不止是我,若您有那个意愿,拥有如此众多从者的您想要摧毁一个国家也是轻而易举——但您没有这么做。”

    “上次对卫宫先生的命令,以及这次希望我能在万一的时候将圣杯偷走……明明可以简单摧毁一切挡路的人事物,可master您却偏偏选择了最麻烦却也最不会令谁受伤或是死去的方法。”

    幼时父亲经营的公司破产,母亲因为心劳病倒,在她不过十四、五岁时便早早去世。结婚后的丈夫暴力且酗酒,失去孩子又离婚的她不得不为了生计做起脱衣舞娘。成名后却又先后做起了德、英两国的双料间谍,最后又被以叛国罪处死……对于青春时代的大半都因为男人们自私的**浪费掉的她来说,玛塔·哈丽的人生挫折不断,可她却在死后成为英灵的现在,遇见了一个会微笑着对她伸手,会在她因战斗时受伤而面露焦急的、有着高雅品性的最优秀的御主。

    橘发金眸的少女,温柔、认真又坚强。如同风雪中执着盛开的雪莲花,这世上再没有比她更加高雅的人了。

    “所以,您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若是真有万一的情况出现,您的assassin——玛塔·哈丽,不,玛嘉蕾莎·吉尔特鲁伊达·泽利,一定会尽全力将圣杯送回到您的身边!”

    ***

    解决了后顾之忧,藤丸立香终于开始思索起用于证明参赛资格的宠物要拜托谁来担当。

    “玛塔小姐需要在比赛发生变故时提前将圣杯从主办方那里把圣杯偷来,所以pass,贞德小姐太圣洁了我下不了手,卫宫还掌管着厨房的生杀大权所以pass,至于玛修也是太纯洁的关系所以我下不了手——综上所述,小清姬,你愿意临时当一下我的宠物,和我去参加这个能够得到圣杯的比赛吗?”

    或许立香提出的这个请求对于自史实与神话传说中应运而生的英灵来说,是个非常充满侮辱性的话。但对清姬这样只要有爱一切都好说的女子,却是完全不在话下。

    特别是她本人还面红耳赤似乎是脑补了什么不得了的情节的样子。

    “不管是当宠物还是当禁}脔都统统不在话下,请尽管交给我吧master~”

    “不!我可没说是那♂种♂宠♂物啊!小清姬你可以清醒一点吗?!”

    “诶,但是人家只要一想到可以作为master的宠物,就能尽情肆意的用柔软濡湿的舌头对您做这样那样的舔……啊不,是甜蜜之事,人家就觉得好像在梦里一样呢~”

    “……那就是梦,小清姬你快醒醒!还有那个微妙的错字真的请你快住手!”

    不管怎样算是解决了,虽说和某位万事屋被咬住头颅鲜血淋漓的亲密照完全不同,但……即便被套上了代表宠物的屈辱项圈也还是会用那种濡湿粘腻的目光全身心凝视自己,面对这样的清姬,藤丸立香觉得自己非常需要考虑回去迦勒底后,让医生给自己来个简单的心理辅导。

    未成年的少女御主哪怕性格再怎么坚毅果敢,也对斯托卡这种踩着她神经边缘线的生物毫无好感。

    ——即便这个缠着她的斯托卡是同性别的漂亮女孩子也不行!

    ***

    另一边,在经历了扫地不如小玉扫的干净,搬杂物没有小玉力气大,擦玻璃也不如小玉可以自由伸缩机械手臂来的高,备受打击但最后还是莫名其妙被小玉摸着脑袋夸赞他做得好的藤丸立夏,终于结束了一日的(没什么作用的)工作,回到了那间储物室兼临时住房。

    “嘛~嘛~,都说了别在意啦,master~”亚历山大晃着脑后俏皮的小辫子,欢欢喜喜实体化后抱住了御主的腰。“杂事什么的不会做也没问题,毕竟master还只是小孩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