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第6章 只是渴望爱而已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请支持正版订阅, 没有80%订阅的第二天再来吧  [不, 先等等, 看看情况再说。]

    因为这一突发事项, 港口内的其它飞船全都停止了动作。毕竟宇宙海盗“春雨”的第七师团的宇宙飞船就在外面虎视眈眈, 相信只要有什么异动, 那边的炮口就会毫不留情将有动作的宇宙飞船化作宇宙间的垃圾。

    藤丸立香只是个半吊子的御主,连魔术师都算不上。尽管在粉色和服的下方隐藏着结实紧身的[迦勒底战斗制服]看上去和某些机甲动画里的驾驶员制服相差无几,但藤丸立香本人却是个连普通车辆驾驶证都没有的未成年小姑娘。

    在这片茫茫宇宙中的不知名星球里,人类这种生物可比什么都要来的脆弱。一旦出事,她势必得先保证自己能够有一艘飞船供她逃离。

    [玛塔小姐,你在吗?]

    [我在, 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吗?]

    [不,只是有件事想先提前确认一下——英灵就算是宇宙真空的环境里,也可以战斗的吧?]

    [虽然没有试过, 但应该可以吧?毕竟我们从者只需要魔力, 就算没有空气应该也不会有太糟糕的影响吧……?]

    尽管灵子化的从者无法被看见, 但透过契约进行这样的对话时,assassin的温柔话语依然能够给藤丸立香带来无限的安心感。

    [那么,麻烦玛塔小姐继续维持灵子化的状态, 去附近看看能不能偷一艘小型的宇宙飞船吧。啊不过,规模也不要太小。最好是那种有食物储备,能够同时承载20到50人左右的飞船。]

    她身边并没有能够随意驾驭骑乘的rider职介的英灵, 而只有玛修在骑乘方面的技能达到了c, 虽然不清楚是否可以操纵宇宙飞船, 但只要能够像开车那样达到一般驾驶程度应该就没问题。

    ——如果实在不行,就瞎几把开。

    待机大厅周围悬挂的电子屏幕正在转播星球当权者与宇宙海贼春雨的协商,而当立香看见还在谈判条件企图还价的当权者突然露出狰狞之色,脚下地面开始震颤,一波又一波导弹开始朝着飞船港口外的春雨的宇宙飞船发射后,她就猜到情况要不好。

    “哈哈哈哈,别傻了,我们才不会向宇宙海贼低头!”

    “诶,是吗,那真可惜。”

    是啊,的确可惜。

    橘发少女仰头看见那些滑过天际的导弹一个不漏全部撞上了无形的障壁,春雨第七师团的宇宙飞船在长达半分多钟的轰炸后依然完好无损。电视里前去谈判的胡子拉碴的大叔闪身来到这颗星球当权者的身后,仅仅凭借**的手刀就斩下了对付的头颅。屏幕里传来的尖叫与机场内的尖叫混杂在一起,随着镜头前滴落的血液,成为了亡者的奏鸣曲。

    一片混乱中,只有人类御主的小姑娘镇定自若。她死死盯住宇宙海贼的飞船,在看见对方炮口开始凝聚能量对准港口,无数念头从她脑中滑过——

    不能让对方破坏港口,不然的话,她自己都无法安全逃离这颗星球。拥有防御性宝具『假想宝具疑拟展开/人理之础』的玛修,可以在前方形成强力的守护壁障,但之后还需要骑乘c的玛修来驾驶的宇宙飞船,所以现阶段最好不要让她太过消耗。

    其次是贞德的宝具『吾主在此』,防御力方面几乎可以说是最强,但因为会有使用一次后会暂时无法行动的缺陷,若是对方很快就能来第二发炮击,可就得不偿失。

    似乎是听见了她的内心想法,支援从者archer开口道:[master,用我的『炽天覆七重圆环』来防御如何呢?]

    只可惜archer不开口还好,他一开口,橘发的少女御主立刻用一种“啊对了我怎么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眼神看着他。

    就在宇宙海贼的光炮即将发射前的同时,藤丸立香对着卫宫亮出手背。鲜红的令咒在机场内的灯光下十分鲜艳,甚至连少女那双金色的眸子都仿佛在熠熠生辉。

    “以令咒之名,英灵卫宫使用宝具『无限剑制』,将敌人飞船的攻击炮口以心象结界笼罩,并彻底破坏吧!”

    “什……”

    来不及反抗且对魔力只有d的卫宫,在藤丸立香使用令咒的瞬间就被加满了np条。红衣白发的英灵无奈摇摇头,随后上前开始咏唱展开固有结界的咏唱。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随着英灵卫宫低沉地念出咒文,不断展开的固有结界也将对方飞船的攻击炮口全数笼罩进去。在充满武具、火焰和巨大齿轮的心象风景之中,半截被拖入结界的宇宙飞船显得那样格格不入。而在插满剑刃的荒芜土地上,红衣随风猎猎作响的英灵卫宫,则开始不断在其身后闪现出一柄接一柄的复制宝具。

    他的固有结界只包住了蓄能中的炮管,而飞船上的其余人却是丝毫不在其中。自始至终,那位橘发的小姑娘仅仅就只下达了破坏武器的命令,而英灵卫宫也自然听懂了她隐藏着的未说出口的“不要伤害他人性命”的潜台词,只将心象中复制的剑刃们对准炮口。

    她和卫宫士郎很像,但本质却又不一样。相较于卫宫士郎毫无限制的拯救,藤丸立香却选择了尽最大可能拯救她能力范围内的人、事、物——她只让卫宫用宝具破坏了春雨的炮口,却没破坏对方的飞船或杀死对方的成员。第七师团飞船上能够抵挡导弹的障壁依然有效,只是他们再也无法对这颗星球进行毁灭性的攻击。

    如同面对噬人的猛兽,只将它对自己伸出的利爪斩下,却又不因畏惧它的强大而选择杀死。橘发金眸的少女尊重每一个生命,即便是如此的危急关头,却也不曾因自己握有强大的从者而傲慢,乃至擅自审判他人。

    那是只属于藤丸立香的、天真而纯善的正义。

    “『无限剑制(unlimited blade orks)』!”

    ***

    心满意足的看到卫宫炸掉了别人的大炮,藤丸立香只觉得自己好棒棒。再加上assassin玛塔·哈丽通过契约告诉她,她已经成功搞到一艘飞船后,人类御主简直觉得自己不能更走运。

    只可惜下一秒,从便服突然化作亚从者形态的玛修就用巨大的十字圆盾为立香挡住了一记攻击。

    “前辈!请小心!”

    “玛修!”

    “哈哈~,本来只是为大部队进入这颗星球而在港口埋伏,没想到却看见了不错的东西。”

    斗笠下方用层层绷带缠绕住手臂与面部的怪人,显然看见了方才藤丸立香用令咒让英灵卫宫毁坏春雨飞船的炮口全过程。试探着向橘发的少女发起攻击,却被一旁那个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战士的粉发女孩变身后用盾牌挡住。

    “呐,你的盾牌是从哪里拿出来的?告诉我好不好呀?”

    虽然音色听上去是愉快的少年音,但绷带怪人周身散发的凶猛杀气却比什么都要来的恐怖。藤丸立香踌躇片刻后,立刻用礼装技能之一的[order chan]将玛修与玛塔·哈丽进行了交换。

    [这边的防御型从者还有贞德,玛修你现在立刻想办法操纵飞船然后找个安全地方待机。]

    [但是前辈怎么办?!]

    [听好!这里有骑乘技能的就只有玛修!所以你找到安全的地方后立刻将坐标告诉我,一旦脱离战斗我马上就会赶过去!]

    虽然疑惑于粉色短发的持盾少女突然换成了身材曼妙的舞娘,但神威显然不打算轻易放过眼前这个意外的玩具。伸手取下背后的伞,看出橘发少女藤丸立香重要性的夜兔立刻将她视作了第一优先攻击对象。

    连突发射的子弹在伞尖迸出火花,直面这一场景的藤丸立香却没有如同普通少女那样被吓得哇哇大叫。粉色和服下方的[迦勒底战斗服]有着极为亮眼的橘色,恰似其主人眸间折射出的不屈斗志。

    “assassin后退!ruler来保护我!”

    伴随着藤丸立香的命令,玛塔·哈丽迅速发挥她作为assassin的职能隐匿起来,而金色长发的圣女贞德则立刻上前挥舞旗杆,为她的御主挡下那致命的子弹。纯白的旗帜张开又束起,短短一瞬便扰乱了神威的视线。

    但是,那种程度还不够。

    拆解完炮台的红色弓兵在这时候从高处跃下,落地后的脚掌前端瞬间发力,将金属地面踩出了半个手掌深的凹陷。干将·莫邪在他的手中几乎成了两道黑白双色的影子,英灵卫宫的眼中更是没有丝毫对于宇宙最强战斗种族的警惕。

    同样的,ruler贞德也没有因为弓兵的救场后便就此退步。敏捷a筋力b的法国圣女继续与神威战斗,束起旗帜的旗杆几乎被她当做lancer职介的长|枪使用。每一次的突击都恰好点在卫宫与神威战时的空隙,连绵如水几乎令人喘不过气。

    “很好……很好啊!战斗就是要这样才行!”

    望着和自己两位从者打得越发忘我的神威,一心只想赶快离开这里的藤丸立香眯起眼睛。犹豫片刻后,她便用令咒下达了第二条命令。

    “以令咒之名,berserker,用宝具将眼前的敌人彻底击退——”

    “好的哟,master~”

    注意到藤丸立香的举动,神威天生的野性直觉令他意识到了不妙。而就在他想暂时避开的瞬间,英灵卫宫则与圣女贞德牢牢封锁住了他所有能够逃开的路线。而当神威的眼睛终于瞥见那个手持折扇、额头生有双角的女人后,青蓝色的熊熊烈火便已经化作长龙将他包裹住了。

    体内完全没有混入过龙族之血,却仅凭自身执念而化身为龙。那就是为爱而生的女子——清姬所展现出的强大力量。

    “现在,就此戳穿无法逃避的大谎言,『转身火生三昧』!”

    看着被蓝色火焰吞噬的绷带怪人,藤丸立香终于忍不住长长舒一口气。

    “就算是宇宙最强战斗种族,被小清姬等级ex的对人宝具打上一发,应该也是追不上了吧……”

    但在她终于登上玛修勉强驾驶的小型宇宙飞船后,藤丸立香才惊觉自己忘记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她耗费了两枚令咒才摆脱了神威,可神威的背后却还有着一整个春雨第七师团。

    望着浩瀚无垠的星空中,将自己乘坐的这艘飞船以360°完全包围住的战斗用小型飞船,藤丸立香抽抽眉角,最终还是指挥玛修在飞船外的投影仪上打出了投降的字样。

    ——没在第一时间就把自己的飞船打掉,姑且可以看做是没有敌意……吧?

    “哦,对了,听说小姑娘很厉害啊,我们的师团长都被你打了个半死呢。”

    “……诶?师团长?”

    “是哦。”阿伏兔波澜不惊的说:“就是之前在港口被你同伴用火烧的那个战斗笨蛋。”

    藤丸立香:“……”

    不不不,果然还是现在考虑一下逃走的事情吧!!!

    “谢谢啦,master!”

    暴击星在附着进入从者的身躯后,正在与rider战斗的神威,很快就发现年幼征服王的剑击威力相较之前有所提升。

    ——20%,不,是30%?每一击提升的力量,似乎刚好和那些星星的数量对得上……?

    只要牵扯到战斗,神威那颗只有搞事和米饭的脑袋就会立刻转动起来。年轻的夜兔伸出五指抓住了亚历山大的手腕,尽管一条腿已经在先前被库丘林alter捏断,但神威仅靠另一条完好的腿依然能在这条狭窄的走廊翻转腾挪。

    他五指张开成爪,对准亚历山大的喉咙抓去。

    换做别人肯定已经被这一下生生撕开喉咙,但外表年幼的rider却绝非省油的灯。

    未被神威抓住的那条手臂抬起,缠绕在小臂上的黄金护饰准确挡住了夜兔的攻击。亚历山大微微抬头对他一笑,天生自带的[红颜美少年]特性更拥有无论男女都可魅惑的强大。尽管神威并非是会被美色蛊惑的人,但在这隐含精神攻击的笑容下依旧略微晃了晃神。

    那是与本人的意志完全无关的、属于rider亚历山大的魔力特性。

    “呐,你在看什么呢?”

    红发红眸的美少年笑靥灿烂眼含星辰,被亚里士多德等贤者们首肯的马其顿年轻王子显然对这位夜兔的青年相当不喜欢。尽管未来的他会成为心胸宽广到对敌人也会发出加入麾下邀请的征服王,但现在以少年之姿被召唤的亚历山大,虽然也有对未来的自己的记忆,可精神上依然是与外表别无二致的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