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第8章 究竟是谁许了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请支持正版订阅, 没有80%订阅的第二天再来吧

    穿着能够尽情展示曼妙身材的靓丽服饰的女性,拥有着意外善于将他人玩弄于股掌间的才能。在玛塔·哈丽生前作为间谍被行刑之前,这位身份不过是区区一介脱衣舞娘, 却能藉着她的身体把整个军队的将校玩弄于鼓掌之中。而作为assassin中也是极为特异的存在, 玛塔·哈丽的[谍报]a++尽管无法完全遮断她的气息,但却可以让敌对者无法感知她。只要作为御主的藤丸立香与其她作为同伴的从者不去告发,敌人甚至都无法察觉玛塔·哈丽是他们的敌人而非同伴。

    说白了, 是最佳的间谍人选。

    “虽说圣杯的下落有了,但宠物大赛这个……”说到这里,少女御主的脸色有些犯难。“所以,如果可以的话, 希望玛塔小姐可以潜入主办方那里,如果无法以正规手段夺取胜利拿下圣杯,还希望玛塔小姐可以在暗处帮我将圣杯偷偷拿到手。”

    或许是不好意思的缘故, 藤丸立香双手合十的模样非常恳切。

    “上次飞船的事情也是, 这次宠物大赛的冠军奖品也是, 虽然玛塔小姐是assassin, 但似乎总被我当做怪盗小姐一样拜托了各种各样的麻烦事……”

    “诶?这个倒是还好啦,毕竟都是紧急情况不是吗?”

    有着极富诱惑力身材的女性assassin歪着头, 艳红色的花朵装饰也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橄榄色的皮肤在灯光下反射出魅力的光泽,哪怕立香自己就是女性,却也忍不住为她的美丽而有些移不开视线。

    “我讨厌把权利当做盾牌的人, 但我打从心底喜欢着非常高雅的人……虽然master不是会端着美味红茶坐在花园里倾听交响乐的高雅之人, 但您的心性与品格若是不能以高雅来形容的话, 我想我一定会不开心的吧。”

    她微微仰头,眼睛里仿佛倒映出了飞船外深邃的宇宙星海。

    “您讨厌战斗,哪怕那些夜兔们多么死缠烂打,知晓他们是宇宙海贼的您,也从未让berserker对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人下过死手。尽管我是弱小的从者,但相较于人类来说,我依然是强大的存在……是的,不止是我,若您有那个意愿,拥有如此众多从者的您想要摧毁一个国家也是轻而易举——但您没有这么做。”

    “上次对卫宫先生的命令,以及这次希望我能在万一的时候将圣杯偷走……明明可以简单摧毁一切挡路的人事物,可master您却偏偏选择了最麻烦却也最不会令谁受伤或是死去的方法。”

    幼时父亲经营的公司破产,母亲因为心劳病倒,在她不过十四、五岁时便早早去世。结婚后的丈夫暴力且酗酒,失去孩子又离婚的她不得不为了生计做起脱衣舞娘。成名后却又先后做起了德、英两国的双料间谍,最后又被以叛国罪处死……对于青春时代的大半都因为男人们自私的**浪费掉的她来说,玛塔·哈丽的人生挫折不断,可她却在死后成为英灵的现在,遇见了一个会微笑着对她伸手,会在她因战斗时受伤而面露焦急的、有着高雅品性的最优秀的御主。

    橘发金眸的少女,温柔、认真又坚强。如同风雪中执着盛开的雪莲花,这世上再没有比她更加高雅的人了。

    “所以,您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若是真有万一的情况出现,您的assassin——玛塔·哈丽,不,玛嘉蕾莎·吉尔特鲁伊达·泽利,一定会尽全力将圣杯送回到您的身边!”

    ***

    解决了后顾之忧,藤丸立香终于开始思索起用于证明参赛资格的宠物要拜托谁来担当。

    “玛塔小姐需要在比赛发生变故时提前将圣杯从主办方那里把圣杯偷来,所以pass,贞德小姐太圣洁了我下不了手,卫宫还掌管着厨房的生杀大权所以pass,至于玛修也是太纯洁的关系所以我下不了手——综上所述,小清姬,你愿意临时当一下我的宠物,和我去参加这个能够得到圣杯的比赛吗?”

    或许立香提出的这个请求对于自史实与神话传说中应运而生的英灵来说,是个非常充满侮辱性的话。但对清姬这样只要有爱一切都好说的女子,却是完全不在话下。

    特别是她本人还面红耳赤似乎是脑补了什么不得了的情节的样子。

    “不管是当宠物还是当禁}脔都统统不在话下,请尽管交给我吧master~”

    “不!我可没说是那♂种♂宠♂物啊!小清姬你可以清醒一点吗?!”

    “诶,但是人家只要一想到可以作为master的宠物,就能尽情肆意的用柔软濡湿的舌头对您做这样那样的舔……啊不,是甜蜜之事,人家就觉得好像在梦里一样呢~”

    “……那就是梦,小清姬你快醒醒!还有那个微妙的错字真的请你快住手!”

    不管怎样算是解决了,虽说和某位万事屋被咬住头颅鲜血淋漓的亲密照完全不同,但……即便被套上了代表宠物的屈辱项圈也还是会用那种濡湿粘腻的目光全身心凝视自己,面对这样的清姬,藤丸立香觉得自己非常需要考虑回去迦勒底后,让医生给自己来个简单的心理辅导。

    未成年的少女御主哪怕性格再怎么坚毅果敢,也对斯托卡这种踩着她神经边缘线的生物毫无好感。

    ——即便这个缠着她的斯托卡是同性别的漂亮女孩子也不行!

    ***

    另一边,在经历了扫地不如小玉扫的干净,搬杂物没有小玉力气大,擦玻璃也不如小玉可以自由伸缩机械手臂来的高,备受打击但最后还是莫名其妙被小玉摸着脑袋夸赞他做得好的藤丸立夏,终于结束了一日的(没什么作用的)工作,回到了那间储物室兼临时住房。

    “嘛~嘛~,都说了别在意啦,master~”亚历山大晃着脑后俏皮的小辫子,欢欢喜喜实体化后抱住了御主的腰。“杂事什么的不会做也没问题,毕竟master还只是小孩子呢~”

    “但rider你不也是……?”

    “唔?我?哈哈,大概是外表的关系吧,但我的确是有着长大后的我的记忆哟!虽说有记忆但没实感,不过某种意义上我的确是比master还要大的存在哦——如果是按照公元历史记录来算年纪的话~”

    藤丸立夏:“……那种算法绝对不要!”

    或许是因为平日相处都很随意的关系,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突然想起来,啊,这个会抱住我的腰尽情撒娇、还有那个整日抱着ipad不松手的“小孩子”……其实都是诞生在更加久远之前的历史与传说中的人物啊。

    或许是为了安慰立夏,saber·lily犹豫一下,说:“没、没关系的,杂事之类的我也不会做。所以master,要不要一起来做杂事的修行呢?相信只要以骑士道的精神去努力的话,master一定会很快学会杂事的!”

    ——不,我觉得不需要那么认真的学习修行做杂事。

    而在这时,目前担任着小队领袖中心的安徒生,将他手中的ipad放到御主的眼前。

    “那么,在讨论如何更好的做杂事工作之前,先来想办法处理这个的报名条件吧!”

    只是在安徒生说完这句话后,藤丸立夏蔚蓝色的眼睛却有意无意飘向了berserker的库丘林alter。

    察觉到这一视线的安徒生:“………………master,你认真的?”

    身形一顿,黑发碧眼的少年御主僵硬着脖子打哈哈道:“啊,这个,那个……因为berserker有尖尖的牙齿,而且还有尾巴……”

    ——这不是你随便作死的理由啊master!!!

    尽管外表比御主还要孩子气,但安徒生的内在却是个非常可靠的大人。身材幼小的caster不动声色瞥了一眼蜷居在角落的berserker,却发现对方并未如他预料的那样大发雷霆。

    下个瞬间,从少年御主嘴里继续吐露的话语,则让安徒生明白了这一不可思议现象发生的原因。

    “而且berserker看了上一届宠物大赛的决赛,似乎正战意勃勃的呢。”

    迅速调出了上一届宠物大赛的决赛视频,安徒生看着电子屏幕里几乎把场地和楼房都给打裂的“宠物”,抽抽嘴角便同意了这个疯狂又愚蠢的决定。

    “那么,master你先和berserker一起拍张照片,我好上传到报名表里。”

    “哦好的。”

    “嗯。”

    只是在看见berserker的库丘林alter,用他那条长满尖刺的狰狞巨尾将少年御主牢牢拢在怀里中心的模样后,安徒生却突然有点拿不准——这位狂王到底是战士本能发作,想在这个宠物大赛里好好打一架?还是纯粹因为想宠着天真的御主,而答应了那个少年的请求呢?

    在安徒生的目光移向照片中库丘林alter凝视着笑容傻乎乎的少年时,从鲜红眼眸中不自觉散发出的那点在意后,caster便立刻确定原因应当是后者。

    #我的傻御主今后可怎么办啊#

    #别再无意识的拈花惹草了好不好#

    那个时候,在他因为需要核对确认资料而没有动身时,被迫前往特异点f的姐姐,究竟是用怎样的心情接受了玛修成为亚从者,接受自己手背上的令咒,接受自己需要面对绝非人类贫瘠想象力可以描述的恐怖战斗,以及……奥尔加玛丽所长的死亡。

    她的心情……立香的心情是如何的呢?

    会害怕吗?会悲伤吗?会和小时候不小心喂死了金鱼一样,抽抽噎噎着将那条金红色的尸体埋进楼下花园的泥土里,憋着悲伤努力用手背擦去眼泪?还是说,会如同任何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背地里躲进被窝大哭一场,第二天却强撑着自己作出一副没事人的模样面对现实?

    说到底,成为之后的姐姐,真的就如同她表面上的那样吗?

    难以言明的焦躁正一点一滴开始沸腾,就连之前因为魔力输出过多造成的体内魔术回路的疼痛都不再那么清晰。

    啊……说起来,坂田先生还有晴太他们现在如何了?

    需要考虑和担心的事情一件一件涌上心头,仿佛夏日孩子们手中举起吹出的肥皂泡,呼噜噜一下就飞出大片,混合着对姐姐立香的担心,倒是很快让立夏从睡眠的状况中脱离。

    后脑勺有些钝钝的发麻,而穿着纯白裙装的少女英灵正握紧手中的圣剑在附近戒备。显然比起给立夏来一个绝对能够治愈人心的膝枕,saber·lily还是更习惯作为骑士行动。

    “……lily?berserker和rider呢?还有神威呢?”

    “一醒来就问这个?”

    似乎是对少年御主有些忧心,但在立夏用“拜托请告诉我啦”的眼神注视着她时,saber·lily还是如实相告。

    “berserker和rider为了减轻魔力消耗所以都灵体化了,现在就在您的身边。caster刚刚也在释放完令咒赋予的宝具后灵体化,不过以防万一还在坂田先生那边观察情况,如果需要的话可以立刻喊他回来。”

    “那神威呢?”

    “那个人的话,之前被berserker用尾巴抽飞了。”

    听见这回答的立夏低头耷脑,但很快他又打起精神。

    “还没来得及问他关于姐姐的事……对了,saber·lily或许有看到他被打飞的方向?”

    “咦?看是看到了,但是从对方一直没回来,我想说不定是走掉了……也说不定?”

    似乎是想到最初来到这个特异点的时候自己也是睡了好久,黑发的少年御主立刻拉住saber·lily的手。

    “比起那些,呐,saber·lily快告诉我,我到底睡了多久?”

    “诶?时间吗?”金发的少女英灵想了想,说:“因为这附近没有钟表的关系,确切时间不明,但有……应该还不到10分钟吧……”

    听见这回答后,少年御主撑起手臂从地上爬起来。或许是因为之前在居酒屋习惯了榻榻米的关系,即便是在地面上躺着,身体也在片刻的僵硬后就立刻好了起来。

    ——不过好奇怪?总觉得体内的魔力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损耗……?

    “啊啊,master!您还是再多休息一下比较好,不必那么着急起来!”

    “那可不行……坂田先生还在战斗,而且敌人太强了,如果我也能帮上点忙的话……”

    来到吉原帮助晴太,是没有任何报酬也无关圣杯的事情。

    可是,帮助他人,就一定要有所回报吗?

    藤丸立夏拍拍裤子上的尘土,对金发绿眼的骑士小姐露出笑容。

    “我觉得我现在状况不是特别糟,怎么说呢,魔力比想象中的还有剩余,所以过去的话我想应该还是能帮得上忙的!”

    saber·lily:“……”

    不,您体内的魔力还有剩余,完全是托您有两个随时随地觊觎您的“好英灵”啊。

    天性善良又单纯的少女骑士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在心里透过契约与另一端在地面上的立香发了讯息。

    只可惜这一下,却是彻底让某位小姐姐炸了毛。

    “不不不不不不等一下先别挂!!!!!lily你快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弟弟立夏会在吉原花街睡了一会儿啊!!!!!!”

    然后,位于江户真选组的屯所内,爆发出了强烈的杀气。

    “总之,该说的我都说了——现在立刻借个空房间给玛修,让她建立临时据点刻画魔法阵。之后自然会有我们迦勒底的代理人兼官方发言人给你详细解释。”

    橘发的少女伸手拽住近藤勋的衣领,明明是身高中等的普通少女,但她金色的眼眸中却蕴含了足以毁灭世界的气魄。

    “现在,我要去找我弟弟……圣杯什么的多耽误一会儿也不要紧,现在我弟弟的安♂全可是重中之重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