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第14章 傻了吧?我有令咒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请支持正版订阅, 没有80%订阅的第二天再来吧  而事实上,她也的确无法反驳关于“偷渡”的认定——毕竟她没有登上这艘宇宙飞船的官方记录,而且还孤身一人出现在最容易藏匿物品的货仓里,根据以上种种细节推论,无论是谁都会觉得她是个偷渡者。

    只是……据说是贸易舰队的快援队的舰长大人, 似乎是个脑子不是很好使的笨蛋。

    “小妹妹,虽然你现在还只是个籍籍无名的小石子, 但石头这玩意儿也是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性啊呕呕呕呕呕呕呕——”

    “嘁,真难看。像你这种晕船的废柴居然是快援队的舰长, 太丢脸了, 所以快点切腹换人吧。”

    眼看着即将在自己眼前上演某种血腥夺|权, 藤丸立香终于忍不住吐槽道:“不不不!舰长是个晕船废柴的确很丢脸, 但也还不至于要到切腹换人的程度吧?!”

    陆奥别过头, “……所以我才看他不爽。”

    “看他不爽才是你想让他切腹的主要原因吧!!!”

    一会儿功夫就从快援队商船上混进货仓的偷渡者变成了吐槽舰长与副舰长的角色, 藤丸立香只觉得自己心累无比。

    而当坂本辰马终于吐到没有东西可吐后,他也终于能够勉强支撑着继续向藤丸立香问话。

    后背依靠着指挥台站在原地的快援队舰长, 在他不开口说话只顾着压抑晕船呕吐欲的时候真的正经到很能唬人。只可惜经过方才的那一番闹剧后,藤丸立香已经对眼前这个还在努力装模作样的舰长大人失去了一个偷渡者该有的敬畏之心。

    “话说,在问我话之前,舰长大人你真的不先考虑一下把你嘴角的呕吐物残渣给清理一下吗?”

    “啊哈哈哈哈哈……这只是小事。”

    “才不是小事!而且呕吐物的味道好重啊!”

    粉色和服的少女崩溃吐槽的模样实在是不算好看。只是在她没注意的地方, 坂本辰马和陆奥却是暗暗使了个眼色。

    ——看来只是个普通的偷渡者,不会有坏心的啦。

    ——哼。

    “对了对了, 偷渡者小姐叫什么?出现在我船上是有什么目的吗?”

    “我叫藤丸立香。”

    坂本辰马面前那位橘发的少女踌躇片刻后, 这才继续开口道。

    “至于目的……现在的话, 大概是先找到和我失散的弟弟……吧……”

    ***

    和在宇宙中被当做偷渡者,但至少还是有个好心笨蛋舰长愿意暂时收留的她的姐姐立香不同。弟弟立夏在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从郊区走进城内后,不得不承认他大概面临了一个非常现实的危机。

    “……我没钱啊。”

    人类最后御主因为没钱而流落街头或者饿死渴死绝不是什么好结果,只可惜在藤丸立夏缩着肩膀试图找个临时兼职时,却发现连身份证明都没有的自己更是走上穷途末路。

    从餐厅服务生再到便利店收银员,一看就是未成年小鬼而且还支支吾吾拿不出身份证明的藤丸立夏依然只得到了拒绝。奈何亚历山大与安徒生外表看起来比御主还要年幼,单纯的saber·lily在这方面也帮不上什么忙,至于库丘林alter更是无法指望。从者们为了节省魔力同时也为了避免瞩目,全都灵子化在他的身边。

    [master……这样下去真的没问题吗?]

    [呃,我也不知道。但是,再试试看吧。]

    随着天色渐晚,寻找工作无果的藤丸立夏也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偏僻的地方。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附近却逐渐热闹起来。

    灯红酒绿的街道一个接一个亮起了霓虹灯的招牌,或妖艳或清纯的男男女女则在街头巷尾开始招揽顾客。意识到自己似乎走错地方的藤丸立夏微红着脸想要转身离开,却发现人生地不熟的他已经无法辨别自己之前来的道路。

    ——呜哇……怎、怎么办啊?

    青涩且脸嫩的藤丸立夏在歌舞伎町简直比特大号灯泡还要惹人注目,天真且不谙世事的那副纯洁模样几乎在告诉周围所有人这个少年不属于这里。而且在黑发少年的视线瞥到某几位穿着暴露的女性身上时,通红的耳廓与脸颊更是透露出青少年特有的诱人感。惹得好几个热情的大姐姐们都想凑上去戏弄一下这个可爱的少年。

    “啊呀~,小弟弟是迷路了?要不要姐姐给你带♂路?”

    “不、不用了!”

    “哈哈哈别客气嘛,boy这么可爱,大姐姐今天免费陪你一晚都可以喔~”

    “诶?不不不……真的,真的不用了!!!”

    脸庞一度错觉在发烧的藤丸立夏头一次觉得温柔漂亮的女性也很恐怖,战战兢兢的年轻御主正要继续开口拒绝,下一秒,随便找了个巷口实体化的rider亚历山大便灵活穿过了那些女性酮体组成的墙壁,熟练抱住了御主的腰。

    “啊~啊~,真是的,ma……立夏你又迷路了啊!”

    “诶?rider?”

    红发的少年征服王仰头露出一个笑脸,[红颜美少年]的特性对于歌舞伎町的人来说几乎毫无抵抗力。仅仅瞬间的工夫,亚历山大就顺利从魅惑状态的大姐姐们手里将可怜巴巴的御主“救”了出来,甚至拉着御主再多跑一段路都还有余力。

    “呼……得救了。谢谢,rider。”

    “哈哈,没什么~”脑后扎着的辫子随着他的动作一甩一甩,红发的年幼征服王笑着说。“倒是master在这方面太单纯了,平时的话也没什么,但是在这种地方,很容易就会被人盯上吃掉哟~”

    “诶?吃?什么意思?”

    “……啊哈哈哈哈,没什么,master不知道也没关系~”

    望着在瞬间笑得异常开朗的rider,不明白具体含义的人类御主歪着脑袋,晴空般的蓝色眼睛更是清清楚楚写满了疑惑。

    “什么是我不知道也没关系的啊?呐rider!告诉我啊!”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哟。倒不如说如果我告诉master的话,现在就会有人想要把我送回英灵座了,而且回去迦勒底的话,也绝对会被master的姐姐大人打回英灵座。”

    “这么一说我反而更好奇了啊!”

    “都说没什么哟,master~”

    带有[红颜美少年]特性的笑容再次展开,只不过这次的目标从之前缠着御主的大姐姐们换成了御主本人。红发红眸的年幼征服王甚至犯规的掌握了仰角45度的卖萌**,就连黑色紧身衣下方的纤细腰肢都成了魅惑御主的条件之一。

    “master,您——确定还想知道吗?”

    大约是话语中带有的某种暗示太过强烈的关系,即便是藤丸立夏也立刻意识到方才rider的对话里究竟都说了什么方面的话题。相较于笑容满面眼神促狭的幼年征服王,脸颊通红一直燃烧到脖子下方的年轻御主立刻猛烈摇头,换来的则是rider捧腹大笑化作灵子状态。

    “哈哈哈哈……好啦,不会再戏弄您了。那么master,找工作也请继续加油吧~”

    “rider你啊——”

    虽然不服气自己会被比自己还要年幼的从者戏弄,但在rider的提醒下,藤丸立夏还是立刻想起自己还有找工作的这个目标。

    ——不过找了那么多兼职都被拒绝,没有身份证明而且刚刚又被路人姐姐和自己的从者调戏……接下来还能更倒霉一点吗?

    就在藤丸立夏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倒霉的时候,空中却开始淅淅沥沥的落下雨滴。

    “不会吧?!居然下雨了?!”

    仿佛连上天都在响应他的话语一般,雨滴在片刻间便迅速迅速增重扩大。瓢泼大雨笼罩了歌舞伎町的范围,而望着街上各自开始撑伞的行人,藤丸立夏只能慌慌张张跑起来开始寻找可以避雨的地方。

    而理所当然的,在雨中奔跑的话,很容易就会和街角的人相撞。

    “啊呀。”

    “抱歉!撞到您了!”

    因为没有伞而在雨中淋得湿漉漉的藤丸立夏,睁着他那双同样湿漉漉的蓝色眼睛,黑色的头发因为被雨水打湿贴在脸颊两侧,而且由于一系列的倒霉事件,令他看起来和街头纸箱里求领养的小狗一样。

    几乎就在瞬间,绿色头发的女仆装机器人小姐就下了决定。

    “我会收养你的!”

    “……别擅自在脑内把别人想成流浪狗啊!!!”

    欲哭无泪的人类少年还想辩解两句,奈何机器人小玉已经带着她泛滥的同情心将黑发的少年一把扛起在肩上带走。看那前进方向显然是个居酒屋,但偏偏无论是人类御主还是从者们都无法从小玉身上感应到恶意。

    相反的,从她由机械构筑的躯体内,正源源不断向外散发出浓烈的善意。

    [怎么办?要阻止吗?]

    [但是那位小姐又没有恶意]

    [而且这样一来master还能解决住宿问题……大概?]

    灵子化的英灵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安徒生敲定了主意。

    [先观察一下吧,如果情况不妙,我们就立刻现身]

    综上所述,从者们为了御主今晚能够不淋雨且有个能够住宿的地方,就这样坐视御主被路边偶遇的机械女仆扛起带走了。

    藤丸立夏:“……”

    #突然想和我的从者们打一架了怎么办#

    ——记忆里,那个擅自抛下自己的捕快……辰五郎,似乎也有这样一双温柔又坚定的眼神啊。

    “行了行了,一看就是没吃过人间疾苦的小屁孩装什么大人。明天雨停后就收拾收拾滚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