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第4章 初入雄英高中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请支持正版订阅, 没有80%订阅的请72小时后再来吧  “喂,master, 一般来说, ‘宠物’是需要匹配这么强大程度战斗力的吗?”

    “……大约是这个世界的特色?”

    坑坑洼洼的赛道长得不见尽头, 最开头的障碍物赛跑就铺了足有1000米长的指压板,尽头的除了普通鞋子外, 还有女士高跟鞋、潜水用脚蹼以及夹脚拖鞋等等乱七八糟的道具。

    “看来从最初开始就保持优势会比较有利呢。”

    “是这样没错, 对了立夏。”

    “?”

    “我刚刚发现, 规则似乎是要主人和宠物一起参赛诶。”

    “……哈啊?!”

    仅这一句话就彻底让体力只有死宅级别的立夏彻底惊呆, 若说原本是打算靠berserker库丘林alter一路碾压过去,和姐姐立香的清姬一同确保冠军能够最终落在迦勒底手中, 那么现在由于这么一条规定, 无论怎么看都只能给库丘林alter拖后腿的立夏,就完全可能会是导致这场宠物大赛错失冠军的最大变数。

    “不, 等一下啊!不是说好是宠物大赛吗?!为什么主人也要一起?!”

    “刚刚问了, 似乎是新出的规则——而且新规则的发起人, 是雷夫教授。”

    “……不知为何,我对他的仇恨在这一刻提高到了最大值。”

    “我懂我懂~”

    伸手揉了揉耷拉下肩膀的弟弟的脑袋, 立香思考片刻后便将罩在外层的粉色和服脱下。亮眼的橘黄色[迦勒底战斗服]魔术礼装将少女御主的身材展示无疑, 虽然乍看之下有些微妙的羞耻, 但满脑子只有求胜心的藤丸立香显然已经打定主意忽视那些目光了。

    “姐、姐姐?!”

    似乎是被她的举动吓到,弟弟立夏瞪大眼睛, 伸手就想把那件和服拿来给她重新穿上, 但立香却摇摇头, 固执的将它塞进玛修的手里。

    “没什么~,冠军什么的就尽管交给我和小清姬吧。虽然做法会有些卑鄙,但立夏如果最后没办法,就尽量帮我把其他人打败吧~”

    她总是这样,体谅别人,宽容别人。擅自将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揽在自己身上,咬着牙逼迫自己不断压榨潜能。或许在他人看来是无法理解的生活方式,但你不得不承认,身边若是有立香这样坚强自立又善于为他人着想的女孩子,人生都仿佛会少去很多艰难。

    “圣杯……一定要拿回迦勒底喔。”

    “嗯!我会努力的,所以,姐姐也……”

    “是~是~”

    橘发的女孩子笑着摸摸黑发男孩的头,一往直前的模样像极了天上那轮光明又温暖的太阳。

    ***

    寺门通的新歌还在场地内回荡,结野主播却已经拿着发令枪站在起跑线的一侧。伴随着她一手捂住耳朵另一只手握住发令枪对天发射后的枪声,所有选手与他们的“宠物”都冲上了这条残忍冷酷且毫无人性的赛道。

    是的,那是非人能够承受的,蕴含了一切挑战人类生存底线与心理底线的赛道。

    ***

    望着长长的1000米指压板赛道,所有人和宠物都被要求脱去鞋袜。而身体孱弱的少年御主更是在发令枪响后一脚踏上指压板赛道就忍不住缩回原地,反倒是身旁其他的选手们纷纷迈步向前,即便是再不济如银时,也咬牙为了冠军的丰厚奖金扛起定春艰难挪动。

    “对了,姐姐呢?”

    他转过头,看见的却是藤丸立香面无表情以公主抱的姿势将清姬抱在怀里,而她自己则稳稳当当走在指压板上。

    ——啊,忘记姐姐身体超级好,指压板什么的根本就是按摩效果大于痛苦_(:3」∠)_

    库丘林alter在最初一脚踩上指压板后就立刻挑起眉头,随后他伸手拎起立夏的后衣领,堂而皇之将这位已经痛到龇牙咧嘴无法行动的少年御主一把抱住。

    “咦?库、库丘林alter?”

    “抱稳了。”

    “什么?”

    不给立夏更多的反应时间,狂暴的berserker已经大步向前,以它背后那条遍布坚硬骨刺的尾巴增加后坐力。在抱紧少年御主的同时,这位强大的从者就已经以助跑姿态迅速起跳,直接越过那条充满了无数人苦痛与血泪的凶残指压板赛道。

    “呜哦哦哦哦!库丘林alter好厉害!那种情况下居然还能起跳!还一下子就跳到了指压板的终点!真的好厉害!”

    “没什么。”

    双眼闪烁着小星星的立夏,在berserker眼中几乎比那位rider亚历山大还有魅惑力。他挥挥手示意御主去找合适的鞋子换上,同时眯起眼睛盯住下一段赛道,仿佛是在思考之后要怎么继续跨越障碍。

    但只有库丘林alter自己知道,其实他并没有完全像他外表表现出的那样云淡风轻。

    ——关于他自己其实也有点受不了指压板赛道,所以中途开始就立刻以最大力气跳跃避开什么的,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吧?

    ***

    “清姬!坚持一下,再一下就好——我们马上就能看见胜利的曙光了啊!”

    藤丸立香紧紧握住清姬的手,漂亮的金色眼睛里更是噙满泪水。而软软倒进御主怀中的清姬却罕见的没有趁机揩油占便宜,相反,淡青色长发的女性英灵正一脸命不久矣的模样,甚至连瞳孔都开始出现轻微的涣散。

    “不行,我、我已经不行了……master,清姬我真的已经没办法继续了……”

    或许“实力不足运气来凑”这句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尽管弟弟藤丸立夏身体素质比新八还不如,但库丘林alter完全能帮他扫清一切障碍。甚至每次到这种需要面临抽签的场合,立夏也总能抽到上上签。

    是的,在结束了1000米指压板赛道,又在立夏偷偷留下的平底鞋的帮助下安然进入下一分赛的立香,却手气极差的抽中了的选项。

    而似乎是为了衬托立香的脸黑,弟弟立夏虽然也是一百级别的数量,但他和库丘林alter需要吃完的,却只是手指饼干。

    括弧,还带巧克力蘸酱的那种。

    “清姬,站起来!你一定可以的!我们还差20盘就可以全部吃完了!”

    “但是我已经吃完75盘了!就算master切断魔力供应也还是已经抵达上限——话说回来,为什么奶油蛋糕不是切成三角形的那种大小,而是生日蛋糕那种豪华尺寸啊!!!”

    手中的扇子几乎要被清姬捏断,另外以一人之力吃掉5盘蛋糕的藤丸立香也不比她好到哪里去。尽管少女御主还在握住清姬的手为她鼓劲,但立香也是一副随时都会吐出来的可悲状态。

    “啧,没办法,这样的话只能……喂神威!如果你愿意吃掉这些的话,我就让卫宫和你打一场!”

    望着立香信誓旦旦的眼神,那边抽到了一百桶米饭的夜兔青年则歪歪头。“嗯?卫宫?就是那个白色头发,做饭还很好吃的?”

    “没错!”

    “好啊,成交!”

    [等等?!为什么是我?!]

    [玛塔小姐怎么可以去和那种战斗狂打架?贞德小姐是防御型人才,清姬现在都这样了你还要她和神威战斗?还是说,你要让玛修去和神威打?]

    [……我下次,绝对不要再来当你支援从者了!]

    ***

    黑发蓝眼的少年站在原地,看着地面上无数的黑白格子,还有石头雕刻但内里不断听见有咔咔运作的机械转轮的棋子,忍不住开始陷入沉思。

    “这么抄袭哈○波特与○室的梗……主办方是打算连jk○琳小姐的律师函也集齐吗?”

    “master你在说什么?”

    “没,就是觉得,主办方胆子真大。”

    片刻后,少年御主抬头看向他身边的berserker。

    “说起来,我们谁会下国际象棋?”

    “……”

    结果两个最后是靠灵体化的安徒生紧急开挂闯关成功的。

    [呜哇!安徒生我爱你!]

    [爱我就在回去迦勒底后,给我放假吧]

    [好的qaq]

    ***

    藤丸立香看着显示出这一关规则的电子屏幕,终于忍不住掀了桌子。

    “所有骰子必须全部掷出6点或1点才能过关是什么鬼?!看不起非洲人吗你们这些混蛋!!!”

    “master,快别说了,这些话明明就只能伤到我们自己不是吗?”

    ——参赛宠物:清姬,女,幸运e。

    ——参赛宠物的主人:藤丸立香,女,迄今为止喝可乐从未中过再来一瓶。

    “呵,管他什么非洲不非洲的,就算失败一百次,第一百零一次也不一定还会失败啊!”

    “汪!”

    ——参赛宠物:定春,雄性,成天吃不饱狗粮还会被主人吃掉,而且最初还是被丢弃的狗。

    ——参赛宠物的主人:坂田银时,雄性,赌柏青哥和赌马从来都没赢过,永远都是最后带着仅剩的底裤回去。

    “呵,银时你不愧是我过去的同志,所谓的成功与失败就是如此仅隔一线之遥。但是没关系,只要你能重新加入我们攘夷志士,我们一定能——”

    “嗯?伊丽莎白?为什么阻止我?”

    ——参赛宠物:伊丽莎白,性别未知但疑似是腿毛大叔,虽然各方面都很能干很可靠,但因为是假发小太郎的宠物所以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幸运e。

    ——参赛宠物的主人:假发小太郎,男,一个自由的攘夷joy·rapper。

    藤丸立香:“……”

    #总觉得继续待在这里,会被他们的倒霉同化的#

    短短一个小时内,在安徒生施加的遮掩魔术下贴着墙根不断靠近夜王凤仙所在的地方的过程中,藤丸立夏已经能够从最初听见某些**苦短的声音后瞬间耳根爆红到脖颈,变成了现在能够面不改色调整前进路线的优秀御主。

    当然,前提是忽略掉他依然有些发红的耳朵。

    依靠安徒生施加的魔术,立夏少年一路顺顺利利进入了夜王凤仙的居所。只是在经过一个转角后,黑发碧眸的人类御主便在安徒生的示意下停了脚步。

    “安徒生?怎么了吗?”

    “刚刚有一个追踪对象,给我的感觉消失了。”

    “诶?‘消失’是指魔术被发现解除了?”

    面对立夏天真的提问,安徒生则皱眉摇头道:“如果只是解除倒还好,但是master,那个对象现在大概是死亡了。”

    “……不会吧?!”

    “很遗憾,但这个是事实。”

    尽管外表只是个蓝发幼童的模样,但安徒生无疑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从者。

    “因为事出紧急,虽然给在场所有人都下了追踪魔术,但也只能草草施加最简单的颜色标注来加以区分。如果当时能够多两三秒的话,还有余力对每个人在ipad上显示的点进行名字标注。而若是时间足够充分的话,甚至连对方的身体状况外加他眼中所见到的景色都能监控。”

    操作着ipad的从者看起来和拿着电子产品玩游戏的小孩子没有区别,但只有藤丸立夏才知道,这位身材娇小的caster用他手中的那份ipad,一路上都在为自己规划出最安全且也是最快捷的路线。

    “然而现在,之前被我标注为红色的其中一人确认死亡,黄色的月咏小姐原地不动。三个蓝色的万事屋则分为一人和两人的分离状态,其中,独自一人的应该是坂田先生,余下的两人则是神乐和新八,他们正对上一位红点的敌人。绿色的晴太现在正在四处移动,而最亮的那个红点的家伙,依照目前的路线来看很可能是去找晴太了。”

    在立夏看来只是一些分散在建筑图上的光点而已,可安徒生却看起来能够分析出不少细节。他戳着手中ipad的屏幕,仰头对立夏露出一个认真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