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第14章 渴望向你伸出援手的人们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请支持正版订阅, 没有80%订阅的请72小时后再来吧

    短短一个小时内,在安徒生施加的遮掩魔术下贴着墙根不断靠近夜王凤仙所在的地方的过程中, 藤丸立夏已经能够从最初听见某些**苦短的声音后瞬间耳根爆红到脖颈,变成了现在能够面不改色调整前进路线的优秀御主。

    当然, 前提是忽略掉他依然有些发红的耳朵。

    依靠安徒生施加的魔术,立夏少年一路顺顺利利进入了夜王凤仙的居所。只是在经过一个转角后, 黑发碧眸的人类御主便在安徒生的示意下停了脚步。

    “安徒生?怎么了吗?”

    “刚刚有一个追踪对象, 给我的感觉消失了。”

    “诶?‘消失’是指魔术被发现解除了?”

    面对立夏天真的提问, 安徒生则皱眉摇头道:“如果只是解除倒还好,但是master,那个对象现在大概是死亡了。”

    “……不会吧?!”

    “很遗憾, 但这个是事实。”

    尽管外表只是个蓝发幼童的模样,但安徒生无疑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从者。

    “因为事出紧急,虽然给在场所有人都下了追踪魔术, 但也只能草草施加最简单的颜色标注来加以区分。如果当时能够多两三秒的话, 还有余力对每个人在ipad上显示的点进行名字标注。而若是时间足够充分的话, 甚至连对方的身体状况外加他眼中所见到的景色都能监控。”

    操作着ipad的从者看起来和拿着电子产品玩游戏的小孩子没有区别, 但只有藤丸立夏才知道,这位身材娇小的caster用他手中的那份ipad,一路上都在为自己规划出最安全且也是最快捷的路线。

    “然而现在,之前被我标注为红色的其中一人确认死亡,黄色的月咏小姐原地不动。三个蓝色的万事屋则分为一人和两人的分离状态, 其中, 独自一人的应该是坂田先生, 余下的两人则是神乐和新八,他们正对上一位红点的敌人。绿色的晴太现在正在四处移动,而最亮的那个红点的家伙,依照目前的路线来看很可能是去找晴太了。”

    在立夏看来只是一些分散在建筑图上的光点而已,可安徒生却看起来能够分析出不少细节。他戳着手中ipad的屏幕,仰头对立夏露出一个认真的表情。

    “如果master要和万事屋的人汇合,从这边的楼梯向上最快,但如果master想去先一步救晴太的话,向前一段路再从那边的楼梯上去就可以最大程度避免遭遇路上的百华成员……那,现在master你的意见呢?”

    妥帖、细心又认真,而且不会因为御主较弱就反客为主。像这样询问他意见的安徒生实在是极为天使,惹得立夏忍不住就伸手揉了揉对方蓬松的蓝色头发。

    “ma、master?!”

    “啊,抱歉抱歉,因为觉得安徒生很厉害,下意识就想夸奖你……”

    “………………如果要夸奖我,还请master直接用语言说出来。”或许是因为无奈外加生气,安徒生的额角凸出了一个完美的青筋。“另外,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不要把我当做真的小孩子——我可是生于1805死于1875,活了足足有70岁的大人啊!”

    “但是看到安徒生的外表,总会忘记这一点呢。”

    黑发碧眸的少年大约是有些不好意思,笑起来的样子也多了几分傻乎乎的可爱。而望着这样的御主,安徒生沉默片刻后便叹口气。

    ——这样的人需要背负起阻止人理烧却、拯救世界的命运……还真是让人无法放心啊。

    小小的caster别过头去,将手中ipad的画面举的更高以便立夏能够更好的看见它。

    “外表的事情就先放到一边——master,接下来还请告诉我,您打算前往哪里?”

    按理来说,去找万事屋的坂田银时汇合,某种意义上应当是最保险的选择。但年轻的御主在沉思片刻后,却是立刻摆脱了他最容易发作的选择困难症,毫不犹豫选择了电子屏幕上那个小小的绿色光点。

    “去救晴太。”

    藤丸立夏的选择困难症,仅限于选择宽泛的状况。事实上,黑发的少年往往在很多情况下都会因为考虑过多而束手束脚犹豫不决,最后给人一种他不管做什么都会踌躇不定的印象——但只要给他足够的情报进行分析,少年御主自然就能根据他自己的一套优先度排名原则作出选择。

    “坂田先生虽然平时是那副样子,但是他无疑是很强的人。如果神乐和新八在一起的话,依照神乐的夜兔体质和战斗力,自保应该ok。月咏小姐虽然没有移动,但那也意味着没有出事。最重要的是,相对于别人来说,孤身一人又是在敌人大本营的晴太,才是最没有力量自保的。”

    黑发碧眸的少年作出他的选择,哪怕ipad画面上那个代表了晴太的绿色光点附近有一个鲜红发亮的家伙正在逐步逼近,藤丸立夏依然选择了前往晴太所在的位置。

    “而且……我也想再见到那个家伙,找他打听一下,他到底是怎么见到我姐姐的。”

    事后从英灵们的口中听到了那个粉发的家伙,应该是打着激怒他好让他召唤强力从者与之战斗的念头,才会出言挑衅——说白了,就是个战斗狂。

    那么,被这样的战斗狂见过并记住……他的姐姐立香又会是怎样的状况?不,从他知道手背上的令咒可以召唤从者的这一点来看,那个战斗狂肯定和立香打过交道。

    ——如果、如果万一,姐姐受伤了的话……

    前方正在帮御主带路的caster突然回过头看了一眼,不知为何,虽然少年御主还是那副没什么的模样,但安徒生就是觉得现在的藤丸立夏略有一些危险性。

    ——多心了吧……?

    似乎是注意到安徒生的动作,立夏歪着脑袋一脸不解,显然不明白为什么安徒生要看自己。外表年幼的caster对御主摇摇头,很快就又重新开始依照ipad上显示的情报继续为立夏带路。

    ——是啊,一定多心了。毕竟master这么一个软萌又好骗的傻白甜,怎么会有危险的气息呢?

    ***

    不知道该说是巧还是不巧,当立夏和安徒生看到晴太时,神威也已经带着满手的鲜血朝着那个男孩走去。在这个日式拉门夹起来的走廊里,任何人都避无可避。很显然,在立夏看见晴太那头的神威时,神威也看见了这个既好骗又有强大从者可以与他战斗的立夏。

    “哟~,我们又见面了呢~”

    他举起手,对着立夏打了个招呼。笑起来的样子和善又亲切,只可惜立夏看得清楚,在神威手腕至指尖全是一片鲜红,甚至有已经干涸的血迹凝结在他过分白皙的皮肤上。

    “是的,但是这回已经不会再被你牵着鼻子走了。”

    或许是直面对方的关系,藤丸立夏觉得自己此刻出奇的冷静。注意到少年的改变后,神威挑挑眉,面上的笑容未变,但早已知晓身体脆弱的人类对那些总会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强者的重要性,神威这次却是连出声预警都没有,便对立夏发动了攻击。

    “……喂,小子,我说过的吧?”

    缀着红色绒毛的披风再次挡在立夏身前,库丘林alter长满尖刺的尾巴将他牢牢护在中心。单手挡下神威踢击的他,顺势抓住那个粉发青年的脚腕,筋力a的力量毫不留情折断神威的腿骨,随后如同对待碍眼的垃圾一般将他远远丢出去。

    “下次,绝对会让你后悔站在我的面前的。”

    berserker的狂气在瞬间席卷一切,而立夏则趁机将愣在原地的晴太拽到身边。

    “……藤、藤丸?”

    “啊,是我喔。”

    虽然在居酒屋里做帮工的时候,是晴太比立夏要出色。但在这个遍布鲜血与尸骸的地方,却是立夏要显得坚毅许多。

    “安徒生,你能用ipad查到日轮小姐的位置吧?”

    “可以是可以,但是master?你不会是……”

    “就是那个‘不会是’!”

    黑发的少年御主一把将有些被吓到的晴太推到安徒生那边,蓝色的眼睛在这一刻如同生机勃勃的大海。

    “我还要找那个家伙询问关于姐姐的情报,所以,安徒生你就帮我带晴太去见日轮吧。”

    “但是,这边的战斗……”

    “没关系,而且安徒生不是可以用魔术遮掩行踪吗?只要你不战斗的话,我的魔力应该还可以支撑。”

    “不行!那样太冒险了!”安徒生立刻提出了反对意见,“berserker对你的负担太重了,这样下去绝对会把你的身体拖垮——除非master改让rider或saber·lily出来战斗,不然我是不会走的!”

    “让从者显露身形”的魔力和让“从者尽情战斗”的魔力,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就像一个人日常走路消耗的能量,不可能和马拉松跑步或是跑步竞赛所需的能量一样。哪怕立夏此刻能够让安徒生现身的同时还让库丘林alter和神威进行战斗,但只要时间稍稍过长,马上就会有魔力消耗过度而对身体造成损伤的情况出现。

    正因如此,安徒生会提议让星级别较低的从者代替berserker来战斗。

    这是完全合乎现状并顾虑到立夏身体的方案。

    “……好吧,我知道了。”

    望着安徒生异常坚定的眼神,知晓对方是为自己好的少年御主迟疑片刻后选择让步。在心底对库丘林alter暗暗说声抱歉后,立夏很快就改换了rider亚历山大。

    “喔呀,中场换人了吗?”

    对于安徒生带着晴太离开的一幕视而不见,神威此时此刻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立夏身上。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和我酣畅淋漓的打一架,无论换谁都可以的喔~”

    粉发的青年弯腰从地上死去的百华成员手里,捡起一柄长过头的薙刀。如同常人掰开一次性筷子那样,神威也将薙刀的刀柄弯曲折断,并撕了布条将他先前被berserker的库丘林alter捏断的小腿做了应急处理。

    “那么,让我们开始愉快的下半场吧~”

    回应他的,是rider亚历山大手中握紧的剑。

    “刚才想要伤害master的账,现在就还回来吧!”

    ——20%,不,是30%?每一击提升的力量,似乎刚好和那些星星的数量对得上……?

    只要牵扯到战斗,神威那颗只有搞事和米饭的脑袋就会立刻转动起来。年轻的夜兔伸出五指抓住了亚历山大的手腕,尽管一条腿已经在先前被库丘林alter捏断,但神威仅靠另一条完好的腿依然能在这条狭窄的走廊翻转腾挪。

    他五指张开成爪,对准亚历山大的喉咙抓去。

    换做别人肯定已经被这一下生生撕开喉咙,但外表年幼的rider却绝非省油的灯。

    未被神威抓住的那条手臂抬起,缠绕在小臂上的黄金护饰准确挡住了夜兔的攻击。亚历山大微微抬头对他一笑,天生自带的[红颜美少年]特性更拥有无论男女都可魅惑的强大。尽管神威并非是会被美色蛊惑的人,但在这隐含精神攻击的笑容下依旧略微晃了晃神。

    那是与本人的意志完全无关的、属于rider亚历山大的魔力特性。

    “呐,你在看什么呢?”

    红发红眸的美少年笑靥灿烂眼含星辰,被亚里士多德等贤者们首肯的马其顿年轻王子显然对这位夜兔的青年相当不喜欢。尽管未来的他会成为心胸宽广到对敌人也会发出加入麾下邀请的征服王,但现在以少年之姿被召唤的亚历山大,虽然也有对未来的自己的记忆,可精神上依然是与外表别无二致的少年。

    他喜欢现在这个召唤了他的御主,喜欢这个性格柔软又可爱的少年;喜欢他对自己微笑着摸头,喜欢他总会接纳自己的撒娇……

    而眼前这个笑容虚假的战斗狂,却在方才企图对他的御主下手。

    ——只有这点,不可原谅。

    “我说啊,战斗的时候要看着对手……这是基本的礼仪吧?”

    锋利的剑刃割伤了神威的额头,若不是神威闪的快,只怕亚历山大的那道剑花就能割下他的头颅。而看着亚历山大笑容灿烂却丝毫没有真心笑意的模样,神威却挑了挑眉,目光越过少年英灵看向更远处的立夏,眼中的挑衅越发浓烈。

    “诶?生气了?因为我对你的饲主出手?”

    “现在是为你无礼的话语而生气哦。”

    少年英灵歪歪脑袋,飞身一脚踹向夜兔的脑袋。只有c的筋力在一众英灵中或许不够看,但与夜兔相比绝不会弱。

    更何况,他心里到现在一直憋着火。

    [领袖气质]发动,[霸王的征兆]发动。

    握紧宝剑的亚历山大攻势越发凌厉,甚至能够依靠e等级的神性对伤害的提升,瞬间对神威进行了战斗压制。走廊两侧的拉门早已被他们二人拳脚相加的气浪掀飞,就连狭隘的场地也被逐渐拓宽。

    [master,我现在要发动宝具了……您的魔力和身体能承受吗?]

    [嗯,没问题。]

    尽管立夏答应的快,但在亚历山大开始从他手背上的令咒汲取魔力时,少年御主还是一时产生了类似贫血的头晕眼花的轻微症状。而为了不让正在战斗中的rider发现,立夏悄悄将自己的身体贴住墙壁好借力继续站住身体。甚至为了降低灵体化在他身边的saber·lily的怀疑,立夏还用令咒联系上带着晴太离开的caster安徒生。

    [安徒生,你那边的情况如何?]

    [……不是太好。]安徒生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晴太虽然顺利和日轮小姐见面了,但是这边的主人——夜王凤仙出现了。现在坂田银时正在拖延时间,但是两边的战力差距太大……所以,我一直在犹豫,是否要和master申请战斗许可。]

    ——……这也未免太不妙了吧!简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嘛!

    [安徒生,你现在可以稍微把视觉借给我吗?]

    [当然可以。]

    在迦勒底时,立夏和立香都有努力学过简单的魔术。其中,和从者共感分享视觉的这个魔术,就是当时所有英灵全都要他们学会的——毕竟这是最简单同时也是最好用的、既能让御主掌握战场情况又能有效拉开距离让御主处在安全中心的小技巧。

    体内的魔术回路开始运转,一阵头晕眼花之后,藤丸立夏的双眼蒙上一层淡淡的光辉。与此同时,caster安徒生的眼睛也出现了微妙的色泽变化。

    那是御主与从者联通了视觉的最好证明。

    透过安徒生的眼睛,藤丸立夏看见了夜王凤仙怪物般的战斗力,也看见了坂田银时伤痕累累的模样。

    [……安徒生,你去战斗吧。]

    [诶?可以吗?master的魔力可以跟上吗?那边的rider不也在战斗吗?同时应付两位从者的战斗的话……]

    [没问题。对了,我记得安徒生的宝具拥有给同伴治疗的效果吧……之后会用令咒让你解放宝具,到时候还麻烦你给坂田先生一点帮助了。]

    没有丝毫的选择困难,尽管立夏已经需要倚靠墙壁来维持站立,但黑发少年还是咬着牙,握紧拳头发动了一枚令咒。

    “令咒……下令……caster的宝具,解放……”

    大约是注意到立夏的状况有些不对,berserker的库丘林不顾saber·lily的阻拦便皱着眉强行现身。

    “喂,master?”

    “……”

    发现立夏没有作出回应,berserker伸手碰了碰他的肩膀。但仅仅只是这么一点力道,却让那个脸颊有些泛红的少年沿着墙壁缓缓倒下。

    “……立夏!”

    意识到了身后的不妙,rider将已经发动了的宝具生生收起,就连稍稍显露了些身姿的爱马布塞弗勒斯也被亚历山大安抚着鼻子送了回去。打上兴头的神威却还有些不管不顾想要继续缠斗,却被个体能力更加强横的berserker一尾巴直接抽飞。

    “没空理你,小鬼。”

    库丘林alter的目光阴冷又凶狠,或许是因为作为“锁链”的御主立夏昏迷的缘故,berserker的狂气越发明显,如同掀翻撕碎一切敌人的战士之王。

    可他扶住立夏的肩膀,将那个强撑着身体却还在向外输送魔力的御主揽入怀中时,气息阴暗的berserker的动作与眼神却都显得那样温柔。如同捧住易碎的珍宝,又仿佛握住一摊随时会从掌中流失的细沙,有着脆弱的未经锻炼身体的少年御主还没完全昏迷,半睁着眼睛迷蒙不知,甚至还在晃着手背想继续给远方的caster安徒生输送魔力。

    “喂,立夏,醒醒。”浑身连同武器长|枪都缀满鲜红尖刺的berserker小心翼翼用手指刮着御主的脸颊,“快停下你的魔力,别再给出去了。”

    “……不行,还要战斗……才行……”

    经由对安徒生持续输送魔力的缘故,藤丸立夏的双眼依然看着那处战场。手握巨伞的肌肉老爷子伸手就将万事屋的糖尿病老板按进墙内,甚至还可以从缝隙看到泊泊流出的鲜血。

    ——不想停下,不能停下。停下的话就会有谁受伤,就会有谁因此落泪悲伤……正因如此,所以即便痛苦得要死,体内的魔术回路一节一节发出哀嚎也不能停下。

    皱眉的库丘林alter一把将立夏还在挣扎着的手按下去,猩红色的眼中全是不满。

    “嘁,麻烦的小鬼。”

    然而就在库丘林alter有所动作前,被抢了风头的美少年rider却不满鼓起嘴,灵活避开了berserker身上的那些尖锐骨刺后,轻而易举凑到了立夏的身边,随后来了个深深的吻。

    库丘林alter:“………………混账rider你当我是死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