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第19章 还未完全泯灭的人性与温柔
    ,精彩无弹窗免费!

    盗文猖獗, 我没办法,请订阅量不足80%的朋友72小时后再来  “不许有下次了。”

    望着孩子气捂住脸颊缩到角落的御主,库丘林alter轻哼一声便再度灵体化。尽管未曾言明,但刚刚经历过一次没有安全绳的高空蹦极、心情还完成了一次从愤怒到平静的大跳水, 甚至还动用魔力将rider亚历山大、saber·lily以及berserker库丘林alter一口气全都实体化出来战斗……对于这个曾经因体弱而错过与姐姐立香一同进入特异点f的少年来说, 全都在加重他的身体负担。

    正因如此,像是对待柴犬般捏了捏御主的脸后,库丘林alter便自动灵体化, 甚至连saber·lily和rider的亚历山大也全都消失。只余下自带魔力ex且只有两星的从者caster安徒生陪伴在他身边,以此减轻耗魔并便于立夏缓解身体状况, 同时又不至于令他陷入无人保护的状况。

    “而且master这次真的是莽撞了, 明明有可以感应立香小姐的saber·lily在,却还是傻乎乎被敌人的语言诱骗上当——说到底, 轻易相信敌人的话的master才是罪魁祸首!”

    “呜……我、我真的知错了啦qaq”

    可怜巴巴的少年御主伸手揪住安徒生的袖子左右摇摆求原谅,尽管这副模样看起来有些可笑, 但安徒生在各种方面来说的确比御主立夏还要来的成熟。

    哪怕caster的外表只是个小孩子。

    “说起来,其他人呢?”年轻的少年御主擦掉脸上涂抹的艺伎特有的奇怪|白|粉,至于脑袋上顶着的假发也早在掉下来的时候就不知道丢去哪里。

    安徒生摇摇头,随后亮出手里的ipad,说:“万事屋他们被那个黑衣服的女人带到别的地方去了,晴太那个小鬼则被敌人抓走。不过以防万一, 我在他们身上下了追踪用的魔术。master, 你要看吗?”

    “嗯嗯, 要看!”

    藤丸立夏站起身, 之前穿的艺伎服饰已经被他脱掉,露出了内里的[金色庆典]礼装。黑色马甲似乎因为有些热而解开了前方的扣子,至于那条蓝色领带也被主人调整得比较松散。而接过安徒生递来的ipad,藤丸立香这才发现,原来除了带走晴太的那伙人外,就连万事屋他们几个人的身上也被下了追踪魔术。

    “感觉安徒生真的考虑得好详细啊……对了,这些不同颜色的点是?”

    “蓝色的万事屋三人,黄色的是月咏,绿色的是被带走的晴太——因为考虑到可能会把人关到别的地方,所以在他身上也下了追踪。”

    “这样啊,感觉一目了然。也就是说,红色的是之前遇到的敌人咯?”

    “是的,而且不仅如此,曾经说出过立香小姐的那个人,表示他的颜色是这个更亮的红色。”

    “谢谢,真亏安徒生在那么短短一瞬就可以做到这么多。”

    “那当然啦,别总是被外表蒙蔽,master。我也好其他人也好,大家都是英灵,能够做到的事情本来就不是普通人想象的强大。所以,请务必多加依靠我们一点。”

    “嗯,我知道了。不过saber·lily之前说可以感应到姐姐的位置吧?也在这附近吗?”

    “不……怎么说呢……”

    金发绿眸的少女尽管现在处于灵体化的状态而无法用肉眼察觉到,但听着这位少女骑士的语气,就让人不由自主想象出她一副尴尬又窘迫的模样。

    “立香她现在……似乎在屯所……”

    “屯所?”

    “是,就是之前在街上看见到的,穿着黑色制服的警察们的大本营……”

    “也就是说,姐姐她现在是在……警察局?”

    “……是。”

    空气在瞬间变得沉默起来。

    ***

    “阿嚏!”

    藤丸立香重重打了个喷嚏,见状,身旁的亚从者玛修立刻担忧的望着她。

    “怎么了前辈?是感冒了吗?”

    “没事没事,大概是立夏在哪儿腹诽我呢。”

    虽然顺利搭上春雨第七师团的飞船从外围宇宙回到了地球,但鉴于春雨这种恶名昭彰的宇宙海贼肯定是无法通过正规官方渠道进入地球的,所以立香丝毫不知道自己即便到达地球,之后等待她的也会是一系列盘问与扣押。

    或许是谁忘了告诉她,又或许是神威故意不让别人说出这个问题。热爱战斗挑衅强者的夜兔少年疯狂想要把立香惹火,好让她的从者和自己打上一架。只可惜立香从不上当,要么使劲避开要么就让清姬放火,总之就是绝对不给神威酣畅淋漓的战斗。

    而也正因如此,迅速告别的那群好战分子而且团长还是个天天被清姬放火烧都不气馁的熊孩子后,藤丸立香很快就被发现她的黑户身份是目前她面临的最大问题——特别是她本人都完全忘记了,她在这个地球完全没有合法的身份证明、旅游签照以及任何可以验明正规公民身份的东西,甚至在某种意义上,立香和玛修还都是宇宙黑户。

    基于以上种种,这也造成了藤丸立香和玛修两人都不得不待在真选组的屯所,面临来自正规官方警察问询的主要原因。

    “姓名?”

    “藤丸立香。”

    “玛修。”

    “年龄?”

    “17。”

    “16。”

    “来地球的目的?”

    “找弟弟。”

    “帮前辈找弟弟。”

    或许最开始的确是正常流程的审讯,但在不过5分钟之后,这间审讯室就在藤丸立香强大的领导力之下变成了茶话会。

    “所以说山崎君真是辛苦啊,不管是副长还是队长都这么让人头痛……我光是想到要吃一整碗蛋黄酱配饭我就觉得我体内的热量和脂肪在层层升高。”

    “就是说啊!而且土方副长还是个重症烟鬼,我强烈怀疑那个鬼之副长的鬼其实就是烟鬼的鬼!”

    “诶,那岂不是说整个真选组的大家都要活在二手烟的危害中?前辈,这对个人健康是非常不利的,对吧?”

    “嗯嗯,就是这样哦,玛修。所以以后看见有人在禁烟区吸烟,或者有谁在公共场合大口吸烟,你一定要离他远一点……啊,有点口渴呢。山崎君可以帮忙倒杯水吗?”

    “可以喔,不过马上就是午饭了,你们两个喜欢吃什么,我再帮你们叫外卖吧。”

    就在负责审讯但反而中途歪楼甚至还吐槽泄露了不少真选组情报的山崎退,掏出手机要开始帮立香和玛修定外卖时,在审讯室外听了不少关于自己的吐槽而脑门爆出一堆十字的鬼之副长,已经一脚飞踹连门带山崎退本人和他屁股底下的那张折椅在地面使劲摩擦了。

    “好痛痛痛痛痛痛、超痛的啊——”

    “喔?还知道疼啊你这混蛋。在背后腹诽上司按照规定要怎么处罚,想必你也知道咯?”

    “咦咦咦!!!!!副、副长?!!!!!”

    “知道我是真选组副长外加是你上司就好,现在,山崎你小子就去给我切腹吧——”

    眼看黑发的男人就要现场上演人工强制进行的武士专用礼仪“介错”,在被土方十四郎踹坏的审讯室门框外,长相清秀且扛着一只巨大火箭筒的少年,则对藤丸立香和玛修做了个“嘘”的手势。

    然后,扣下扳机。

    “轰隆!”

    挥挥手将眼前的烟尘散去一些,无论是人类最后的少女御主还是成为了亚从者的玛修,全都目瞪口呆看着那个清秀美少年毫不犹豫对着这位理应是除局长外所有真选组成员上司的副长,对头来了一发真实到不能再真实的饱含杀气的火箭炮。

    “喂——冲田你这小子!!!刚刚是想趁机杀了我吧?!绝对是想货真价实杀掉我的对吧?!”

    “什么啊,土方桑你没死啊?这样一来还打算制造出犯人暴动的伪证呢,结果全泡汤了啊。”

    “拜托不要随便甩锅给别人啊!”

    “但是小姐们在那边安静看戏当然要付票钱啊。”

    “什么样的票钱需要给人背锅还是背杀死警察的锅啊?!”

    ——这家警察局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比黑户犯人还好套话的山崎,被部下轰了个爆炸头险些就挂掉的副长,以及那位怎么看都是抖s的清秀少年。性格坚毅又果敢的帅气女性藤丸立香,当即就伸出双手捂住了身旁玛修的眼睛,顺便嘱咐她捂住耳朵。

    “前、前辈?为什么???”

    “别看,别听。总之玛修这样的好孩子不能接触他们——纯洁的心灵会被污染的!”

    橘发的少女御主有非常强烈的预感。

    如果这个特异点的地球上连官方的警察都是这幅德行,那这整个世界估计也没好到哪里去。

    ——话说,她弟弟立夏那个傻孩子,应该不会被这个淤泥一样的环境给带歪吧……?

    因此,无论怎么看,这一职介的从者都不该是御主亲近的存在才对。

    但藤丸立夏与库丘林alter却相处的非常不错。

    “诶?问我和berserker相处的诀窍?”

    脸庞稚嫩又孩子气的少年御主咬着勺子,唇齿间还沾了点软乎乎的白米饭。似乎是觉得这个话题很有趣,他眯起眼睛舔舔嘴巴,凑近了后才用气声悄悄说。

    “与其说是诀窍,我倒觉得只要好好看着他们的眼睛认真说话,用心和大家做朋友,我想不管是berserker还是其它职介的从者,应该都可以好好相处的啦~”

    得到这答案的达芬奇亲一开始还有些不相信,但在之后一系列的迦勒底日常中,万能之人终究不得不承认一件事——

    如果说藤丸立香拥有能够驾驭或率领任何从者的才能,那么,藤丸立夏就有着足以与之媲美的、能够与任何从者和谐相处的才能。

    黑发碧眼的少年是柔软的布,在太阳下晾晒的刚刚好,既有暖呼呼的温度,也有阳光的芬芳。不尖锐却也不脆弱,平和安稳得犹如午后鼻尖瓮动的小动物——毛绒绒又无害,即便生气的一口咬下去,留下的也不过是一道不痛不痒、数分钟后就会自然消散的浅浅牙印。

    ***

    虽然还是睡不习惯榻榻米这种东西,但藤丸立夏已经不会像最初那两天悄悄抱怨。似乎居酒屋的老板娘登势婆婆也看出来他就是个身娇体弱没怎么吃过苦的小孩子,与其说是让他在这里干活,更多的却像是和小玉那样打着暂时收留他的想法。

    “藤丸君。”

    居酒屋的看板娘兼女仆的小玉,用她冰凉的机器手指揉了揉少年软乎乎的头发。

    “如果觉得无聊的话,出门和朋友一起玩玩也可以的喔。”

    偶尔万事屋没工作的时候,他就会和志村新八还有神乐一起在歌舞伎町逛着玩。他去过新八家几乎没什么人的道场,换上宽松的弟子服饰后举着练习用木刀,仅仅一次对击就虎口发麻松掉了武器,被新八嘲笑说是娇生惯养的小少爷。结果之后没几分钟,一声纯白短裙的saber·lily就冲进道场,睁着漂亮的绿色眼眸帮他从新八那里找回场子,随后又风一样离开。徒留下原地让一颗少男心碎了又碎的新八秒速从神秘的金发小姐那里失恋。

    同样是青春年少的小伙伴,神乐偶尔会一时兴起让他骑两把定春。不过本质只是个普通人的藤丸立夏显然没办法适应战斗种族的遛狗方法,最后只能啃着神乐分他的两块醋昆布,安静如鸡看着神乐和定春化作火箭一样迅速跑远。

    而除了万事屋的两位小伙伴,立夏在歌舞伎町也逐渐认识了不少人。除了致力于挖角他去当牛郎的高天原老板兼no.1的牛郎狂死郎先生外,就连人妖俱乐部的西乡也说过希望立夏去她(?)的店里工作。甚至连灵子化的从者们也跟着瞎起哄:红发红眸的年幼rider鼓动他向帅气的牛郎小哥们学习当个精致boy,而库丘林alter则不动声色指着一条淡青色的女式和服权作示意。

    当然,无论是牛郎店头牌还是人妖俱乐部老板,包括两位从者的撺掇——全都被他拒绝了。

    ——搞清楚,性格单纯和傻是两码事。真当我不知道这两家店里具体是做什么的吗?!

    “没关系,和小玉小姐一起看店挺好的。倒不如说像这样可以帮得上忙,对我来说就很开心了!”

    是的,在居酒屋打工的这小半个月内,藤丸立夏对于自己的家政技能等级有了非常清晰的认识。尽管连日来的杂事工作算是锻炼了不少,但比起专职家务甚至能从手腕里流出清洁剂,卸掉手腕就是个马桶刷的机械女仆小玉,区区一个人类半吊子的御主藤丸立夏,就是按照saber·lily说的去做个修行都比不上。

    而就在小玉和立夏聊天时,万事屋的坂田银时,则从外面带回来一个不过七、八岁的小鬼头。

    “我叫晴太。”

    正做着自我介绍的那个孩子的眼睛,闪烁着某种希冀的光。

    ***

    或许是因为登势婆婆天生就容易对人心软的缘故,名叫晴太的男孩很快就和立夏一起在居酒屋里成了帮工。甚至比起做事显得有些笨手笨脚的立夏,显然在外面吃过不少苦头的晴太,则在做事时显得更加出色。

    但比起这个,最让立夏头疼的是,晴太现在和他一起住在储物间。

    ——完蛋啊,这不就完全没法让从者的大家实体化了吗?!

    沟通的话因为有契约,通过令咒就可以完成对话。如果是正规的魔术师,比起让从者无意义的现身而浪费魔力,一直维持灵子化待机并进行隐藏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但藤丸立夏却只是个性格天真又与姐姐分散了的、寂寞又笨拙的少年。

    在确定晴太已经在被褥里睡熟后,憋了好几天都没能好好和从者们见面的少年御主,轻悄悄的掀开被子,随后蹑手蹑脚溜出房门。而且因为担心被居酒屋的熟人发现,他还特意多走了一段路,在河边桥下的无人处才终于让从者们实体化。

    刚一确认过附近无人后,身材纤细又灵活的rider便第一个扑上来抱住他的腰。

    “呜哇master我好想你啊!呜呜我不管快让我多吸两口master——”

    “虽然感谢你对我的思念,但那个‘吸’是什么?我可不是猫啊。”

    “我知道~我知道~,master这么可爱纯良的孩子当然不是猫系,肯定是笨拙又会使劲扑腾的犬系。”

    “怎么完全不觉的这是在夸奖……”

    话还没说完,被亚历山大牢牢抱住腰的少年御主突然腾空而起。当他费力扭头看见缀满尖刺的尾巴正拎起他的后领,拍被尖刺戳到的藤丸·超怕疼·娇气·立夏很快就老老实实放弃了挣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