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2.第13章 逐渐明朗的关系
    ,精彩无弹窗免费!

    盗文猖獗, 我没办法,请订阅量不足80%的朋友72小时后再来  暴击星在附着进入从者的身躯后, 正在与rider战斗的神威,很快就发现年幼征服王的剑击威力相较之前有所提升。

    ——20%,不, 是30%?每一击提升的力量, 似乎刚好和那些星星的数量对得上……?

    只要牵扯到战斗,神威那颗只有搞事和米饭的脑袋就会立刻转动起来。年轻的夜兔伸出五指抓住了亚历山大的手腕, 尽管一条腿已经在先前被库丘林alter捏断,但神威仅靠另一条完好的腿依然能在这条狭窄的走廊翻转腾挪。

    他五指张开成爪,对准亚历山大的喉咙抓去。

    换做别人肯定已经被这一下生生撕开喉咙,但外表年幼的rider却绝非省油的灯。

    未被神威抓住的那条手臂抬起,缠绕在小臂上的黄金护饰准确挡住了夜兔的攻击。亚历山大微微抬头对他一笑,天生自带的[红颜美少年]特性更拥有无论男女都可魅惑的强大。尽管神威并非是会被美色蛊惑的人,但在这隐含精神攻击的笑容下依旧略微晃了晃神。

    那是与本人的意志完全无关的、属于rider亚历山大的魔力特性。

    “呐,你在看什么呢?”

    红发红眸的美少年笑靥灿烂眼含星辰, 被亚里士多德等贤者们首肯的马其顿年轻王子显然对这位夜兔的青年相当不喜欢。尽管未来的他会成为心胸宽广到对敌人也会发出加入麾下邀请的征服王,但现在以少年之姿被召唤的亚历山大,虽然也有对未来的自己的记忆,可精神上依然是与外表别无二致的少年。

    他喜欢现在这个召唤了他的御主, 喜欢这个性格柔软又可爱的少年;喜欢他对自己微笑着摸头,喜欢他总会接纳自己的撒娇……

    而眼前这个笑容虚假的战斗狂, 却在方才企图对他的御主下手。

    ——只有这点, 不可原谅。

    “我说啊, 战斗的时候要看着对手……这是基本的礼仪吧?”

    锋利的剑刃割伤了神威的额头,若不是神威闪的快,只怕亚历山大的那道剑花就能割下他的头颅。而看着亚历山大笑容灿烂却丝毫没有真心笑意的模样,神威却挑了挑眉,目光越过少年英灵看向更远处的立夏,眼中的挑衅越发浓烈。

    “诶?生气了?因为我对你的饲主出手?”

    “现在是为你无礼的话语而生气哦。”

    少年英灵歪歪脑袋,飞身一脚踹向夜兔的脑袋。只有c的筋力在一众英灵中或许不够看,但与夜兔相比绝不会弱。

    更何况,他心里到现在一直憋着火。

    [领袖气质]发动,[霸王的征兆]发动。

    握紧宝剑的亚历山大攻势越发凌厉,甚至能够依靠e等级的神性对伤害的提升,瞬间对神威进行了战斗压制。走廊两侧的拉门早已被他们二人拳脚相加的气浪掀飞,就连狭隘的场地也被逐渐拓宽。

    [master,我现在要发动宝具了……您的魔力和身体能承受吗?]

    [嗯,没问题。]

    尽管立夏答应的快,但在亚历山大开始从他手背上的令咒汲取魔力时,少年御主还是一时产生了类似贫血的头晕眼花的轻微症状。而为了不让正在战斗中的rider发现,立夏悄悄将自己的身体贴住墙壁好借力继续站住身体。甚至为了降低灵体化在他身边的saber·lily的怀疑,立夏还用令咒联系上带着晴太离开的caster安徒生。

    [安徒生,你那边的情况如何?]

    [……不是太好。]安徒生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晴太虽然顺利和日轮小姐见面了,但是这边的主人——夜王凤仙出现了。现在坂田银时正在拖延时间,但是两边的战力差距太大……所以,我一直在犹豫,是否要和master申请战斗许可。]

    ——……这也未免太不妙了吧!简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嘛!

    [安徒生,你现在可以稍微把视觉借给我吗?]

    [当然可以。]

    在迦勒底时,立夏和立香都有努力学过简单的魔术。其中,和从者共感分享视觉的这个魔术,就是当时所有英灵全都要他们学会的——毕竟这是最简单同时也是最好用的、既能让御主掌握战场情况又能有效拉开距离让御主处在安全中心的小技巧。

    体内的魔术回路开始运转,一阵头晕眼花之后,藤丸立夏的双眼蒙上一层淡淡的光辉。与此同时,caster安徒生的眼睛也出现了微妙的色泽变化。

    那是御主与从者联通了视觉的最好证明。

    透过安徒生的眼睛,藤丸立夏看见了夜王凤仙怪物般的战斗力,也看见了坂田银时伤痕累累的模样。

    [……安徒生,你去战斗吧。]

    [诶?可以吗?master的魔力可以跟上吗?那边的rider不也在战斗吗?同时应付两位从者的战斗的话……]

    [没问题。对了,我记得安徒生的宝具拥有给同伴治疗的效果吧……之后会用令咒让你解放宝具,到时候还麻烦你给坂田先生一点帮助了。]

    没有丝毫的选择困难,尽管立夏已经需要倚靠墙壁来维持站立,但黑发少年还是咬着牙,握紧拳头发动了一枚令咒。

    “令咒……下令……caster的宝具,解放……”

    大约是注意到立夏的状况有些不对,berserker的库丘林不顾saber·lily的阻拦便皱着眉强行现身。

    “喂,master?”

    “……”

    发现立夏没有作出回应,berserker伸手碰了碰他的肩膀。但仅仅只是这么一点力道,却让那个脸颊有些泛红的少年沿着墙壁缓缓倒下。

    “……立夏!”

    意识到了身后的不妙,rider将已经发动了的宝具生生收起,就连稍稍显露了些身姿的爱马布塞弗勒斯也被亚历山大安抚着鼻子送了回去。打上兴头的神威却还有些不管不顾想要继续缠斗,却被个体能力更加强横的berserker一尾巴直接抽飞。

    “没空理你,小鬼。”

    库丘林alter的目光阴冷又凶狠,或许是因为作为“锁链”的御主立夏昏迷的缘故,berserker的狂气越发明显,如同掀翻撕碎一切敌人的战士之王。

    可他扶住立夏的肩膀,将那个强撑着身体却还在向外输送魔力的御主揽入怀中时,气息阴暗的berserker的动作与眼神却都显得那样温柔。如同捧住易碎的珍宝,又仿佛握住一摊随时会从掌中流失的细沙,有着脆弱的未经锻炼身体的少年御主还没完全昏迷,半睁着眼睛迷蒙不知,甚至还在晃着手背想继续给远方的caster安徒生输送魔力。

    “喂,立夏,醒醒。”浑身连同武器长|枪都缀满鲜红尖刺的berserker小心翼翼用手指刮着御主的脸颊,“快停下你的魔力,别再给出去了。”

    “……不行,还要战斗……才行……”

    经由对安徒生持续输送魔力的缘故,藤丸立夏的双眼依然看着那处战场。手握巨伞的肌肉老爷子伸手就将万事屋的糖尿病老板按进墙内,甚至还可以从缝隙看到泊泊流出的鲜血。

    ——不想停下,不能停下。停下的话就会有谁受伤,就会有谁因此落泪悲伤……正因如此,所以即便痛苦得要死,体内的魔术回路一节一节发出哀嚎也不能停下。

    皱眉的库丘林alter一把将立夏还在挣扎着的手按下去,猩红色的眼中全是不满。

    “嘁,麻烦的小鬼。”

    然而就在库丘林alter有所动作前,被抢了风头的美少年rider却不满鼓起嘴,灵活避开了berserker身上的那些尖锐骨刺后,轻而易举凑到了立夏的身边,随后来了个深深的吻。

    库丘林alter:“………………混账rider你当我是死的吗?!”

    亚历山大:“我这只是补充master魔力的正当手段!而且——总比被你这种家伙抢先亲下去好!”

    库丘林alter:“我现在就宰了你!”

    亚历山大:“哼!现在动手就是给master增加魔力损耗!还是说berserker你这觊觎master的混蛋打算趁机亲master?”

    依然灵体化的saber·lily:“……”

    ——怎么办?好尴尬!现在要实体化出去吗?话说master因为魔力过度使用,不是应该全员灵体化减少魔力消耗吗?为什么你们这些男性英灵全都现身还抢着要亲master?!说什么补魔,明明自己都在用“亲”这个词汇啊!!!

    但是,只有一件事,saber·lily是非常清楚的。

    [你们两个都回去,我来照顾立夏。有异议的话,我之后会视情况报告我的御主立香的。]

    [……]

    [……]

    望着一瞬间灵子化的两位同僚,saber·lily只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

    ——master,您想要保护您的弟弟这件事……真的今后要请多加小心了呢……

    “现阶段的话,我们御主的魔术礼装果然还是先装备[迦勒底制服]比较好吧?无论是[应急处理][瞬间强化]和[紧急回避]都是比较实用的技能,和从者搭配得当的话,战斗时也能更好地给予支援,不是吗?”

    “但是[瞬间强化]的话,一次只能给一位从者强化不是吗?既然如此,选择既能给予地方一次晕眩状态的[gandr],同时还能提高全体攻击力的[全体强化]的魔术礼装[迦勒底战斗服]不是更好?”

    “如果考虑全体增加效果的话,拥有[全体回复]和[灵子转让]的礼装——[魔术协会制服]的适用性也比较普遍不是吗?考虑到不同战斗的不同应对手段,像这样选择能够适应各种方面的魔术礼装才最合适啊。”

    “与其考虑广泛适用,不如针对性的进行选择。我觉得……”

    “好!讨论到此为止——”

    随着英灵emiya的叫停,两份热乎乎的奶油蘑菇浓汤也被他分别放在藤丸立香和藤丸立夏的面前。

    “虽然理解你们两个紧张学习的心情,但吃饭时间就给我好好吃饭!反正比起那些理论,战斗时更多还是我们从者出力,就算现在再怎么临时抱佛脚,派不上用场的蹩脚御主就还是老老实实在后方待着避免死掉。”

    虽然有想要反驳的话,但在对上红衣archer略显不善的眼神后,两位御主都同时默契的收声,并端起饭碗快速作出一副要乖乖吃饭的模样。

    ——虽然不明白什么原因,但总觉得不能在饭桌上出现任何忤逆emiya的言行。

    “嘛~嘛~,两位也请别太紧张啦。”

    刚刚因为两位御主一直在争论而无法插嘴进去的贞德,现在正微笑着竖起双手,替emiya的毒舌进行二次解释。

    “我想archer君的意思一定是,御主们不需要太过急躁的逼迫自己……搞不明白的地方,就算多依靠我们从者也可以。哪怕会犯错也没关系,毕竟用东方古国的一句俗语来表示,大约就是‘一口吃不成胖子’。尽管阻止世界范围内的人理烧却十分重要,但若是因此将自己的身体搞坏就得不偿失了。”

    同样的,caster的库丘林也插嘴进来。

    “就是说啊,小鬼们。虽然我们从者是很强没错啦,但若是没有御主召唤并维持魔力联系的话,我们照样无法长时间在现界停留。也就是说,从者是依靠御主才能存在的。如果两位御主把自己搞到累瘫崩溃,从者也会受到影响喔。”

    “没错没错~所以你们两个可以都不用那么急躁,慢慢来就好。”说着,罗曼医生一左一右揽住两位并排坐在餐桌前吃饭的御主们,目前暂时担任代理所长的这个男人,脸上同样挂着足以令人放下心防的微笑,说:“现在的话,立香酱和藤丸君还是先好好吃饭吧。毕竟你们这个年纪可正是长个子的关键时刻啊,而且emiya君做的料理也非常美味,不好好品尝的话可是对做出如此美味料理的emiya君十分不尊重哟~”

    彼此对视一眼后,方才还在争论御主装备的魔术礼装的姐弟两人,分别捧起emiya方才端来放在他们面前的那碗已经放置一会儿后温度正好的奶油蘑菇浓汤,然后各自喝下一口。

    “唔!这个味道——”

    “超好喝的!!!”

    而望着双眼放光、甚至开始举起筷子继续品味这顿早餐的两位未成年人类御主。无论是在场的英灵们还是同样正在享用早餐的迦勒底技师们,全都心有灵犀的露出了类似家里亲戚看见晚辈的那种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