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6.第17章 阿塔兰忒的箭矢
    ,精彩无弹窗免费!

    藤丸立夏专门嘱咐archer阿塔兰忒去追踪奈落, 是有原因的。

    其一是因为,阿塔兰忒在希腊神话里是无人能及的强大猎人。无论是追踪还是眼力都绝对一流, 五感敏锐且亦能迅速察觉到敌人或危险。

    其二则是因为, 阿塔兰忒对小孩子一直都非常温柔。对于被卷走作为人质的琥珀和玲来说, 若是真的遇到什么危险,阿塔兰忒甚至会放弃追杀奈落而转而去救那两个人类的孩子。

    而事实上,她也的确这么做了。

    蕴含着森林气息的长发, 也如同森林茂盛的枝丫般自然生长。如同动物般锐利的眼神在从藤丸立夏身边离开后, 就一直没有从奈落的身上离开。

    阿塔兰忒虽然留着阿卡迪亚的王室血脉,却在出生后就被丢弃在森林之中。若非月之女神与狩猎之女神阿尔忒弥斯垂怜, 用母熊的乳汁哺育她, 或许后世连赫赫有名的女猎手阿塔兰忒都不会存在……也正因如此,archer阿塔兰忒对一切得不到眷顾的孩子都充满爱惜,更对一切会威胁到孩子的人与事也都极端厌恶。

    理所当然的, 她对奈落十分的不顺眼。而在藤丸立夏对她发出了追踪奈落并想办法将两个人类孩子夺回来后,阿塔兰忒几乎是没有半分犹豫地就拿出了自己最大的实力去执行了这道命令。

    [阿塔兰忒小姐, 请你追上奈落,如果能够攻击对方的话,尽管不用留手。但是比起攻击, 我更加希望您能够将那两个人类的孩子救出来……能做到吗?]

    [必定不负所托!]

    古老的说话方式令她与斯忒诺、尤瑞艾莉那样的希腊女神完全不同, 既不显得可爱也不显得迷人,可性格率直的archer阿塔兰忒却以另一种充满野性的奇异魅力, 在这一刻彻底焕发出她的美。

    因为某些诅咒而长出的兽耳与尾巴, 好似捕猎中的狮子那样微微晃动。archer阿塔兰忒握住手中那张被女神阿尔忒弥斯祝福过的天穹之弓(tauropolos), 拉开到最大的弧度令人想起深夜悬挂于云端的满月。而即便将弓箭拉至如此程度,阿塔兰忒的手臂与手指依然纹丝不动,箭矢的尖端则精准瞄上奈落的左半边手臂与肩膀。

    ——能看得到。

    稚气未脱的两个孩子闭上双眼,令人分不清究竟是在做着噩梦还是因别的什么而昏迷。但对于瞥见那两个孩子紧皱的眉头的阿塔兰忒来说,她所需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

    射箭。

    本就不凡的箭矢,落在希腊最著名的猎人手中,所发挥出来的精准度与杀伤力是别的什么都无法相提并论的。哪怕因为彼此间传说与体系不同,而没有太多的能够针对妖怪的净化效果。但阿塔兰忒在射|出箭矢时,因着某些报复心理,而特意在箭矢上附加了不小的魔力,破坏力几乎已经等同于半个飞弹。更由于她对奈落手中的两个人类孩子——琥珀与玲的担忧,阿塔兰忒还透过魔力在细微调控箭矢的轨道。

    来不及回头,来不及闪避,来不及让神无用镜子反弹攻击,甚至来呼唤其余的分|身为自己挡下攻击都来不及……当奈落意识到自己“被攻击了”的这件事后,他的左半边身体就已经被阿塔兰忒射出的那唯一一箭彻底轰爆,伴随着逸散的妖气与碎肉,琥珀和玲这两个人类孩子也随之自由下坠。

    而后,他们被身手矫捷且奔跑速度也十分惊人的阿塔兰忒迅速接住。

    确认了两个孩子并没有什么大碍,阿塔兰忒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后用那双盛满绿意的眼眸极为锐利地瞪着奈落。对方身上的白色狒狒皮已经在先前那一箭的攻击下彻底报废,伴随着鲜血与碎肉的剥落,黑色长发的男人的模样从下方暴露出来。

    “如果不是因为你的手里有这两个孩子的话,你在刚才就已经会死在那一箭之下了。但是,也正是因为你绑架了这两个孩子,你才能从我调整了轨道和力度的箭下捡回一条命。”

    虽然是乍听之下很让人火大的直白话语,但对于捂着自己左半边身体,且还因为有残存魔力侵蚀而继续有碎肉从身体上剥落的奈落来说,阿塔兰忒那蕴含着杀气的锐利眼神,简直是比任何话语都强有力的佐证。

    被锁链束缚的兽,的确不值一提。

    但若是系在这兽脖颈上的锁链,能够近乎无限拉长链条的长度呢?

    奈落本以为那个黑发蓝眸的少年,是依靠什么手段才收服了那些强大的家伙作为自己式神的阴阳师。但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阴阳师会对自己手下的式神放任到这种程度。更不会秉持着所谓的正义感而会任由“式神”如此狂烈的对持有人质的他发动这种恐怖的攻击。

    但不管前提如何,又是怎样的没想到……至少奈落的手中,现在已经没有人质存在了。

    顾虑琥珀与玲的身体状况,阿塔兰忒深深看了奈落一眼。

    “对孩子出手的家伙,我是绝对不会原谅的。”

    说完,她便抱着自己从奈落手里抢走的人类孩子,以能够化作风的神乐都追不上的超高速度离去了。

    ***

    从头发到衣服全都是纯白色调的神无,捧着手里的镜子,将头转向奈落问道。

    “要追上去,抢回来吗。奈落。”

    尽管奈落的身躯还有淅淅沥沥的碎肉与鲜血在流出,但对于知晓奈落可以通过吞噬其它妖怪来修补身体这一手段的神无来说,奈落身上的伤势的确很重,却还不到能够对他形成致死性伤口的程度。所以,这也是她看着奈落身形凄惨,却还敢提议去反击的主要原因。

    不过,到时候能不能抢得回来,在抢的过程中奈落又会有多少损失……这些因素却似乎被神无若有似无的忽略了。

    “……不,算了。”

    出乎意料的是,性格其实有些睚眦必报的奈落却摇头放弃了神无的意见。他捂住自己左半边的身体摇了摇头,微卷的黑色长发从他额前落下,稍稍遮住了他有些阴霾的目光。

    “那个女人,大约是要把琥珀和玲这两个人类小鬼带回去那个蓝眼睛少年的身边吧……”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奈落嗤笑一声,继续说:“但是那边的话,可还有羽衣狐那个疯女人呢。”

    ***

    虽然a|vanr戈尔贡将阿塔兰忒从奈落手里抢来的两个孩子交给了藤丸立香,姑且算是比较明智的选择,然而可惜的是,目前的立香却绝对不能算是一个适合出现在小孩子面前的状态——

    靓丽的橘色发丝被战斗中卷起的尘土蒙上一层黄沙,金色的眼眸因为残留的杀气与愤怒熠熠生辉,明亮得犹如正午阳光下的黄金,璀璨得看上一眼竟会让人觉得双眼刺痛。犹豫先前在体内运转魔术回路强行提高身体素质并将土蜘蛛给好好暴揍一顿的关系,藤丸立香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令人难以接近的气势。

    不过,就在立香觉得自己大约会被琥珀和玲畏惧的时候,出乎意料的是,那两个人类孩子看起来不仅不怕她,反而对立香流露出了点类似亲近的意味。

    对于这个有点儿微妙的情况,藤丸立香则歪了歪头。

    凌乱的橘色发丝从耳畔擦过,少女御主注视着两个人类孩子的目光已经在尽量放缓,努力变得温和起来。但方才杀伐果断的一系列行动带来的影响,却让她看起来依然好似愤怒的修罗。

    “但是,你们两个就不怕我吗?我现在看起来可不是什么温柔大姐姐呀。”

    听见这话后,跟着父亲和姐姐一起杀过妖怪的驱魔师琥珀,以及跟着真正的大妖怪杀生丸四处跑的玲。两个人类小孩对视一眼,同时对立香摇了摇头。

    “玲不怕哦。”

    “我也是。”琥珀想了想,补充道:“……因为姐姐你完全不可怕。”

    被阿塔兰忒从奈落的手里救出来之后,在这片充斥着妖异与英灵的战场里,哪怕藤丸立香身上的气势再怎么惊人,但至少她是琥珀和玲两个人在这里看见的唯一一个人类。而且还是那种对他们毫无恶意,甚至还带了些小心翼翼的善意的人。

    所以,无论是琥珀还是玲,都不会对立香感到丝毫可怕之情的。

    “好吧,你们的理由我大致知道了,但是……”

    藤丸立香叹了口气,随后将脑袋转向那边正拿着便携笔记本和圆珠笔,疯狂手写着什么的玛修。

    “你从刚才开始就在写什么呢,玛修?”

    “是!报告前辈,我正在进行珍贵的记录行动!”

    奋笔疾书的玛修注意到右侧有个妖怪试图靠近这里,迅速将右手的圆珠笔塞进左手的黑皮便携笔记本中夹好。身体以左脚为轴心,右脚向前踏步,眉头都不皱一下地扛起她那只十字圆盾进行应对。附加魔力的盾牌不仅将对方混合了妖力的攻击进行反弹,甚至还被玛修靠着盾牌的借力直接撞飞出去至少十多米远,连带着将周围的妖怪也给撞翻一地。

    确认这附近暂时没有妖怪能够接近后,玛修扬手将盾牌重重砸进地面。矗立在少女身后的十字圆盾在嗡鸣片刻后,便有银蓝色的魔力组成防御结界,将琥珀、玲、立香以及玛修自己全部笼罩在其中保护起来。

    “不好意思,刚刚因为忙于记录情报,险些令大家遭到攻击。但是没关系,玛修·基列莱特已经及时布下了结界,所以请大家放心吧!”

    “不,结界什么的先不提。倒是玛修你刚刚到底在记录什么啊?”

    “是关于‘前辈招小孩子喜欢’这个萌点的记录!当然,之前前辈独自一人单挑土蜘蛛的帅气场面也及时进行了记录!请放心!”

    “不!听到你记录的内容是这类型的情报后,我反而没法放心了。”

    “诶?”

    面对疑惑不解的玛修,迦勒底的少女御主藤丸立香上前,低头并伸出双手搭在玛修的肩膀上,说:

    “……平时对我开开视觉滤镜也就算了,但战斗的时候还是收敛点吧,玛修。不然的话,等回去迦勒底之后,我就要去达芬奇亲的魔术工房里,把你私藏在第三张桌子抽屉夹层上方的移动硬盘没收了。”

    “………………为什么会知道在哪里?!不,前辈的话,知道也没什么奇怪。”

    “你这重点抓的完全不对啊。所以才说玛修你的滤镜太严重了!给我改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