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7.第18章 分离契约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虽然不想承认, 但目前在这片妖气冲天的战场上,却是奴良滑瓢与迦勒底的势力占了上风——

    金色长发的滑头鬼妖怪, 所到之处皆有为他扫清障碍的部下。从灼热火焰到寒冷冰块, 从古朴刀剑到冒着烟气的□□, 每当奴良滑瓢向前迈步,他的前方便有百鬼夜行为他目之所及的地方开辟道路。

    他的意志即是麾下妖怪们前进的道标,他的决定即是百鬼夜行义无反顾完成的目标。

    而现在, 奴良滑瓢要带着他们再次将羽衣狐杀死。

    可羽衣狐却已经不是昔日那个能够掌握一城之主的女人了。

    “哈哈哈哈哈哈, 妾身还以为是哪里来的碍路的石子,却没想到居然是妾身最想杀死的家伙自己送上门——”

    有着繁复花纹的十二单被红白色的高中女生jk制服取代, 曾经符合这时代的黑色长发与豆豆眉也被一双蕴含着兽类竖瞳的金色眼眸, 以及同样色泽闪耀的金棕色长发所取代。她弯起嘴角,似乎是习惯性做出过去假作城主夫人时的温婉贤淑的模样,只可惜她现如今附身的那位从者却是个走辣妹系女子高中生路线的狐狸。外表与内在的不匹配, 令她看起来像是装错了容器的异物。

    “那是……saber吗?”

    “诶~,你还能看到从者的数据吗?”

    caster喀耳刻的双手穿过少年御主的腋下, 抱住他的肩膀,随后扇动背后那对流光溢彩的蝶翼,将他一路带出羽衣狐的大本营。而被从者带着飞在半空中的少年御主则瞪大眼睛, 某些只有御主才能看到的能力数值正在他的眼中不断上下波动。

    听见喀耳刻的问话后, 藤丸立夏点点头,说:“可以看到的哦, 但是这次好像不行——因为‘羽衣狐’不是纯粹的从者, 所以她的数值都仿佛被蒙上一层烟雾, 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目前唯一能够判定的只有她的职介是saber,别的就……啊,如果能够再靠近点看看就好了。”

    少年御主的黑色短发在风中胡乱飞舞,他伸手试图拨弄挡住眼睛的碎发,却被喀耳刻任性娇憨的声音制止。

    “别乱动!筋力e的我之所以能像这样抱着你飞,更多的还是依靠我a+的魔力和翅膀从旁辅助。空中的话,我若是手松懈一下,你可就要从这个高度摔下去变成肉泥了。”

    “没关系,喀耳刻肯定不会让我掉下去的,对吧?另外,喀耳刻能带我靠近一些那位羽衣狐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那样一来会很危险喔。”喀耳刻晃晃自己的尖耳朵,说:“我是无所谓,反正只要灵基没事,我即便被杀死数百次也能恢复。但你不行吧?人类的身躯可是很脆弱的……最重要的是,如果你在我身边出现问题的话,我绝对会被立香杀掉的!”

    “比起我的安全,更在意的果然是姐姐那边的评价啊……虽然不是你真正的御主,但被这么直白的说,心里有点难过呢。”

    “谁理你……呜啊啊!好啦好啦!我承认我也有在担心你!所以别再露出那种小鹿斑比一样的眼神看着我了!你这狡猾的人类!”

    就在caster喀耳刻与藤丸立夏两个人在空中悠游自在吵嘴的时候,地面上的藤丸立香则将琥珀和玲两个小孩护在自己身后,金色的双眸犹如锐利箭矢般刺向了出现在她面前的“羽衣狐”。

    “虽说我已经从奴良滑瓢那个秃子(奴良滑瓢:喂!)那里听到不少关于你的疯狂事迹,不过如今看来,你可是真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更疯一些。”

    大约是因为同在地面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她对女性英灵有某种天生的加成。在藤丸立香眯起眼睛仔细打量了一番后,这位有着艳丽橘色发丝的少女很快辨认出了羽衣狐附身的英灵究竟是谁。

    “狐耳,女性,不是玉藻一系的化身,虽然穿着jk制服,但颜色却是巫女感觉的红与白……等等,职介是saber?你手里的剑,该不会是[文殊智剑大通连]吧?!”

    电光石火间,那个窜过藤丸立香脑中的名字便呼之欲出。

    “羽衣狐——你这家伙,居然将作为自己附身的媒介吗?!”

    这一刻,饶是藤丸立香这种意境经历过好几个特异点的人类御主,都被羽衣狐的那股疯劲给吓到了。毕竟,先不说这个亡灵依靠与从者融合而复生,就单单说她选的附身对象,都完全足以将旁人吓得飞起。

    那可是平安时代被天界派遣下来的第四天魔王的爱女,有着极高的神灵适应性。无论是历史流传的时间长久,还是在传说中留下的强大与美丽,都绝不是目前这种只会啃噬生者肝脏、放任手下妖怪残杀人类的羽衣狐能够染指的附身对象。

    可圣杯的存在,却颠覆了一切。

    “嘛~,羽衣狐那家伙可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干出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情都有可能。至于铃鹿御前……至少单以身躯的适合度来说,羽衣狐那个家伙倒是的确做了个不错的选择~”

    assassin的酒吞童子笑容轻慢,眼中的蔑视却赤|裸|裸的毫不掩饰。身为大江山妖怪的首领,她平生一爱美酒二爱强者,至于如羽衣狐这般以杀戮弱小人类为乐的行为,她才是最看不惯的那个。

    “如何?御主的小姑娘,你想好要怎么应付那家伙了吗?我等虽然对于成为你的助力没什么抗拒心,但是最初召唤出我等的却是那种恶臭的狐狸——无法指望我等化作利剑刺穿羽衣狐胸膛的话,小姑娘你打算怎么杀死羽衣狐?”

    酒吞的话语听起来悠然绵长,轻浮的音调好似浸泡过酒水的蜜桃,一口咬下便是芬芳的酒香与软烂果肉。尽管听起来像是酒吞打算放手不管围观好戏,但作为御主的藤丸立香却比谁都清楚,禁锢在酒吞她们身上的契约倒是的确强横得无法置之不理。

    如果随意行动的话,不仅是降世的从者灵体会遭到损伤,甚至连英灵座上的本体与灵基都会受到不小的影响。也正因此,藤丸立香也早早联合自家弟弟立夏,一起做出了最适合当下情况的紧急备案。

    橘发金眸的人类少女嬉笑着抬起头,相较于“铃鹿御前”身上的那件红白色jk制服,藤丸立香穿着的那件御主礼装反倒有着极为深沉的颜色,乍眼看去,反而是立香更像反派boss。

    而事实上,从这位少女御主口中说出的话,也的确和反派boss差不了多少。

    “杀死羽衣狐?不,那不是我的要做的工作。”

    尽管立香在迦勒底经常一副亮出拳头我就是老大的气势,但在这种关键时刻,她却总能非常理智的判断局势。除了最初因为脑子一热就跑去揍了土蜘蛛外,现在的藤丸立香已经充分冷静下来了。

    “只要能将羽衣狐和铃鹿御前分开,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漆黑的裙角骤然扬起,一道人影不知何时起站在了藤丸立香的身后。

    正是手握匕首的caster美狄亚。

    即便酒吞童子近在咫尺,可作为assassin的她也没能看穿以层层叠叠结界法术将自己隐藏在立香身后影子里的caster美狄亚。紫色短发的娇小妖怪瞪大眼睛,眉宇间满是讶异与不可置信。

    “你,她……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我从你们这里知道,羽衣狐夺取了某位从者的身躯作为附身媒介后,我家的弟弟就嘱咐我无论如何都要找个机会偷偷把caster美狄亚召唤过来。如果只是单纯召唤倒也无所谓,可立夏那家伙偏偏要我一定要隐蔽进行,所以a|vanr戈尔贡才会那么大张旗鼓出现在战场上——既是为了扫清拦路的小妖怪,也是为了能够以她庞大的存在感而为我召唤caster美狄亚作掩护。”

    似乎是说到了愉快的地方,藤丸立香的脸上都扬起了快活的模样。

    “玉藻前,爱迪生,还有爱丽丝菲尔……caster职业们的从者现在也都分布在战场四方,各自发动的攻击也在扰乱战场对魔力的感应。不仅如此,我弟弟立夏从后方潜入羽衣狐的大本营,也是为了前后夹击造成战场上魔力流动多方面混乱。一方面能让他伺机勘查情报,另一方面也能让我召唤美狄亚的动作越发隐蔽。”

    她在说起这些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坦然。可与藤丸立香脸上胜券在握的表情形成鲜明对应的,则是“铃鹿御前”越发难看的脸色。

    “你知道吗?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拥有宝具『万符必将破戒(rule breaker)』的caster美狄亚能够悄无声息来到这里的大作战!”

    如同在呼应藤丸立香脸上越发璀璨的表情一般,装备了[宝石剑泽尔里奇]礼装的caster美狄亚轻笑一声,暗沉的斗篷下方露出清丽的容颜。与此同时,[高速神言]技能发动,顷刻间完备了她发动宝具的所需魔力。

    “就是现在——”

    藤丸立香伸出手背,鲜红的令咒比她胸前的jk制服的领结还要显得更加夺目。身躯庞大的a|vanr戈尔贡顺势低头,映入她眸中的“铃鹿御前”则在周身骤然多出一丝石化诅咒的魔力。

    就在这个当口,其余从者也开始发动自己的攻击。

    爱丽丝菲尔[天之衣]双手十指交错翻叠,银色的魔力丝线霎时间满布天空,乘着风势织就一张大网将羽衣狐罩在原地。而玉藻前则身姿摇曳向前迈步,手中镜子清晰倒映出被羽衣狐以圣杯压制住的铃鹿御前本体,以及附着在她身上气息憎恶的羽衣狐。

    “来吧!你那丑恶的契约,就让我来全部斩断吧!”

    caster美狄亚手握匕首,一步一步走向被羽衣狐附身了的“铃鹿御前”。而那位有着金棕色长发与兽耳的从者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那柄[文殊智剑大通连]亦是“咣当”一声从手中落地。或许旁人看来,只是羽衣狐被这一连串变故失手掉了自己的武器,但在御主立香的眼中看来,这显然是被占据了身体的真正的铃鹿御前正以自己的方式进行抵抗,好阻止羽衣狐拿着她的爱剑砍断周围由爱丽丝菲尔布下的丝线结界。

    感受着局势骤然间的变化,看着自己召集来的妖怪手下被不断屠戮,发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反抗自己,意识到自己大势已去的羽衣狐终于开始显露她作为大妖怪的凶残一面。

    “别开玩笑了!妾身可是、是要将我的孩子——晴明,再次在这个世界上降生的母亲啊!若是这次依然无法让我的孩子降生,妾身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我心爱的孩子?!”

    “是啊,你爱孩子自然是无错的。可你错就错在为了你的这一个孩子,将周围无数无辜性命全部牵扯其中。”

    藤丸立香冷着脸,御主礼装[月之背面的记忆]的技能[灵子提升·全]立刻发动。与此同时,她身上御主礼装的另一重技能[down slide]则与玉藻前的技能[咒术]同时发动——尽管这两个技能都没有足够的杀伤力,但放在为了产子而需要啃噬大量生者肝脏来积蓄力量的羽衣狐身上,能够吸取敌方魔力的这两个技能,却已经足够对羽衣狐产生威胁了。

    她在网中张牙舞爪,身后逐渐多出了真正属于她自己的数条毛茸茸的尾巴。缺失的力量令她有瞬间头晕目眩,甚至连基础的人形都有片刻无法维持。

    一边的玉藻前似乎是看见立香眼中不自觉流露出的对毛茸茸尾巴的喜爱之情,有些吃醋的靠了过来。

    “啊呀,master若是喜欢的话,等回去之后可以让您尽情摸个够的哟~”

    “……那也至少等回去再说。”

    坚强抵御了来自caster玉藻前的毛茸茸诱惑,藤丸立香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重新回到羽衣狐的身上。而在她的视线尽头,从藤丸立香的角度来看,她能看见的就只有美狄亚用匕首一点一点将羽衣狐的灵魂与铃鹿御前的从者身躯切割分开。可在羽衣狐本体的角度看来,却是美狄亚正面带令人后背发毛的平淡微笑,举起她那柄能够破除世间一切契约的匕首,将这世间最大的痛苦全部刺向她的身体。

    “知道吗?我的master对我下达的命令是——‘将羽衣狐安全地从铃鹿御前的身体里分离出去’。但这个所谓的‘安全’,究竟是指铃鹿御前?还是铃鹿御前呢?”

    神代的魔女轻笑一声,那双在迦勒底两位人类御主面前分外温柔的眼眸,却在羽衣狐的眼中显得极为恐怖。

    “我知道的喔,你下令让土蜘蛛去袭击另一位御主的事情……我、不,我们全部都知道喔~”

    像是被伤了幼崽的母熊,又像是被踩中了逆鳞的巨龙。美狄亚的匕首还在继续切割,但羽衣狐却只能张大嘴巴,像是被丢到岸上失去水分的活鱼,除了瞪大眼睛用力张嘴呼吸外,丁点大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另一位御主所受的痛苦,就请你在这里全部偿还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