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9.第20章 人类可以做到的事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奴良滑瓢这突如其来的一个眨眼, 显然说明他本人完全没有被激怒上当。尽管璎姬被鏖地藏附身作为人质,滑瓢理应比谁都要焦急。可他也比任何人都清楚, 一旦自己乱了阵脚, 反而只会将“救出璎姬”的这个目标彻底打碎。

    因此, 他心里哪怕再怎么急躁,也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不过真正让奴良滑瓢能够这样放下心来的,却是不远处偷偷摸摸对他打了个手势的藤丸立夏。

    黑发蓝眸的少年御主不着痕迹混在这片狼藉的战场之中, 与姐姐同款的黑色立领制服混在妖气冲天的百鬼夜行里倒是意外的隐蔽。看出目前摆在奴良滑瓢面前的窘迫现状后, 这个青少年眼珠一转,却是蓦地在嘴角弯起一个纯良至极的微笑。

    “表藤太。”

    “了解!”

    藤丸立夏的低声呼唤迅速得到回应, 拥有精悍肌肉且束着马尾辫的从者显露出身形。那柄曾经退治过身长足以绕山七圈半的大蜈蚣的弓箭被他握住, 搭在手指上的那支箭矢也在微弱的空气爆鸣声后,直直扎向已经重新聚拢了血肉并企图制作新的身躯的羽衣狐。

    “没用的!妾身随时都能舍弃这些血肉,重新找到媒介进行附身!”

    “嗯, 我知道,所以我的目的并不是你~”

    黑发蓝眸的青少年对着姿态丑陋的羽衣狐笑得眉眼弯弯, 笑容纯良得仿佛放学后被安排了值日的学生。可当他举起手臂,将手中那支藏了许久的不过巴掌大的钢铁物件拿出来后,奴良滑瓢却是骤然觉得自己胸口有些发冷。

    无他, 那玩意在他见到它的第一时间, 就给奴良滑瓢从这个看起来相当好欺负的少年身上吃了个大亏。

    assassin卫宫教过他瞄准方法,archer比利小子塞给他用以驱魔的银色子|弹, 再加上为了以防万一, 立夏还从手腕上rider乔尔乔斯赠送的手链上, 拆下一根得到过圣女与圣人祝福过的幻影战马的鬃毛缠在子弹上。某种意义上已经是堪比桔梗或戈薇的破魔之箭级别的净化度武器了。

    “璎姬小姐!抱歉有点痛,但是请稍微忍忍喔!”

    “咦?什么?”

    类似炸开的鞭炮似的声音,从毫无灵力、毫无妖气且没有阴阳师手段的半吊子御主藤丸立夏手中的微型手|枪里,那枚缠绕着幻影战马鬃毛的银质子弹便从枪膛里旋转射|出。侧面雕刻的十字架花纹最初只是装饰,但在藤丸立夏某一日心血来潮跑去找了迦勒底的圣职者们进行加持祝福后,这枚子弹便多了能够驱邪净化的作用。

    闪耀着纯净银色的光芒的子弹,直直扎进璎姬的肩膀。当它穿透这个女人的身躯继续沿着后坐力规划的路线向后飞行时,本该附身在璎姬体内的妖怪——鏖地藏,却被那枚银色子弹顶着心脏逼出了璎姬的身体。

    “唔啊啊啊!这、这是什么?!老朽的、老朽的身体——”

    在鏖地藏最后的视线里,看见的就只有藤丸立夏双手合十,面上依然是那副纯良到令人发指的微笑,说:

    “恭喜!您中了死后被认定为圣人的数位圣职者祝福过的子弹攻击!虽然西方和东方的体系不同,但是圣人的净化想必也是难得的体验吧~?嗯,祝您上路愉快~”

    ——这小子!!!不行!老朽还不能死……晴明大人!还有山本五郎左卫门大人……

    而就在鏖地藏还在试图挣扎的瞬间,奴良滑瓢的金发在空中划过一道闪电。他眼神阴寒,锋利得堪比他手中那柄斩妖刀。

    “喂,老不死的。谁允许你随随便便碰我的女人了?”

    “呃咕!”

    鏖地藏情不自禁发出一声悲鸣,凄惨得像是蜷缩在桥下依靠纸箱过活的老人。但遗憾的是,在见识过鏖地藏是如何附身在璎姬身上利用一个人类来威胁所有人的阴险头脑后,哪怕他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求饶,这里也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同情他。

    藤丸立夏若无其事移开视线,上前几步来到了自家姐姐的身边。大约是因为同为御主,且彼此又是血脉相连的亲人,他抬眼就发现自家姐姐现在一直是强弩之末。

    “怎么回事?”

    “没什么,就是之前稍微揍了个大家伙。”

    立香扭过头,虽然迦勒底的从者们大多都知道她是个非常标准的弟控,但真的遇上弟弟反而不太会直白的表现出来。橘发的少女活动两下肩膀,确认自己体内的魔术回路没有真的被自己搞出不可逆的伤害后,她就又是那副最常出现在弟弟立夏面前的“我自认第二就没人敢自认第一”的表情。

    “先不说这个,倒是你让阿塔兰忒救回来送到戈尔贡手里,戈尔贡又转交给我的这两个小孩子要怎么办?不说他们是打败奈落的关键吗?要怎么做?”

    “嗯?谁说要靠他们来打败奈落了?”藤丸立夏挑了挑眉,说:“我看起来那么像是会让小孩子上战场的无良老板吗?”

    “那你不是让archer带口信说……?”

    “啊,那个啊——我只是觉得既然奈落要去提这两个人当人质,那肯定会和他超级忌惮的家伙有关系。琥珀我倒是知道和珊瑚姐姐有关,但是玲就不知道了。”

    说到这里,藤丸立夏扭头看向穿着嫩黄色和服的玲。

    “说起来,你为什么会被奈落抓走啊?”

    “诶?玲吗?”她眨眨眼,有些懵懂的说:“大概是因为……杀生丸大人?”

    ***

    尽管难以承认,但这次对阵羽衣狐最出力的却是迦勒底的两位人类御主——姐姐最先废掉了战斗力最高的土蜘蛛,而弟弟则最后雷霆万钧灭掉了阴谋诡计最多的鏖地藏。

    奴良陆生皱着眉,从羽衣狐再度消散的原地挑出一只被血肉污秽附着的金色杯子。他盯着圣杯上附着的脏污,踌躇半晌才一脸极度嫌弃的表情伸出两根手指捏住边缘。

    “喂,立香,这就是你要找的圣杯吧?我拿来给你了哦。”

    “……你就不能洗一洗再递给我吗?”

    “不能,因为我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大少爷。而且这里也没有水。”

    奴良陆生理直气壮的表情简直让人无法吐槽,偏偏他说的又是大实话——奴良组的干部妖怪们对这位小少爷从来都是有求必应,踩中恶作剧的陷阱都没有怨言。雪女更是自小就在照顾陆生的饮食起居,端杯茶都有毛倡|妓动手……若不是后来他长大后坚持要自己穿衣服,不然连纽扣都不会弄。

    见状,立夏伸手将陆生手里仅用两根手指捏起来的圣杯拿走,同时转身打了个圆场,对姐姐立香开口道:

    “对了,姐姐,借一会儿caster爱丽丝菲尔。璎姬的伤势想拜托她去治疗一下。”

    橘发的少女对自家弟弟比了个大拇指,说:“小事一桩~”

    虽说立夏开枪也是为了逼出鏖地藏,但璎姬的身体到底也还是被子弹穿透了肩膀。好在璎姬自己就有治愈伤势的特殊能力。但为了表示一下歉意,藤丸立夏觉得还是自己这边最好还是找caster爱丽丝菲尔去治疗一下比较好。

    至于为什么不是派更擅长治疗的南丁格尔?

    他是要去表示歉意,不是去结仇的。

    一身白色长袍的[天之衣]仅仅是站在那里就自有一股悲天悯人的风格。她低下|身,手掌中亮起淡绿色的治疗光辉,没多久就将璎姬的枪伤治好。但璎姬本人倒是由于刚刚经历过被鏖地藏附身且又遭受了立夏的枪法攻击,来回一折腾,这位自小长在城主府的公主殿下的精神疲累度也是抵达了一个高峰。短暂对奴良滑瓢表达自己已经没事后,这位貌美的璎姬小姐就已经窝在奴良组初代目总大将的怀里睡了下去。

    “十分抱歉,虽说情况紧急,但璎姬的伤……”

    “没什么。倒不如说我才应该多谢你,那个时候你以一介人类之躯跳出来打破僵局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更别提你也让你的同伴来为璎姬治疗伤口。”

    “嗯,毕竟我也受了璎姬小姐的照顾嘛~”

    黑发的少年笑起来又是那副腼腆的模样,但见识过立夏“凶残”表现的奴良滑瓢已经不敢对藤丸家的姐弟俩有任何轻视之情。在将璎姬拜托给牛鬼带去本家大宅保护起来后,金发的滑头鬼妖怪就已经站起来,吊儿郎当的将长刀斜斜搭在肩上。

    “我这边和羽衣狐的因缘算是告一段落了,你们呢?”

    “奈落的手里还有一只圣杯,接下来我会和姐姐一起去回收。”

    “这样啊,需要帮忙吗?”

    “不用。”

    藤丸立夏摇摇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变得相当有趣。

    “就像滑瓢先生和羽衣狐之间的孽缘……奈落那边,可也有不少和他有因果关系需要了断的人在呢。”

    看见少年御主表情的奴良滑瓢:“……”

    ——不,比起说了断因果孽缘,你脸上的表情可完全就是在幸灾乐祸啊!

    ***

    藤丸立夏会这么幸灾乐祸,完全是有原因的。

    archer阿塔兰忒对于一切伤害孩子的人事物都有着超低的忍耐度,但为了防止这个近似特异点一样出现了扭曲事象的世界真的朝着特异点世界发展,哪怕她再怎么愤怒也得忍耐着不要真的“一不小心搞死会影响世界历史正常发展的人”的事件出现。

    所以,为了防止世界历史的歪曲太过,英勇(?)如藤丸立香,也只敢在奴良滑瓢带着自家百鬼夜行去和羽衣狐对撕的时候才跳出来找土蜘蛛公报私仇一下。

    而现在,就在archer阿塔兰忒的眼前,那个绑架了两个孩子的大妖怪奈落若是被戈薇和桔梗她们盯上而开始战斗,也就意味她加入进去一起殴打、啊不,是对付奈落的行为就会自动被世界历史正当合理化。

    看见奈落先前丢了条手臂而且左半边身体都被轰破后的惨样,犬夜叉马上就毛毛躁躁拔|出铁碎牙冲了上去。

    但代价也很明显。

    他们被困住了。

    漫天的最猛胜嗡嗡飞舞,远远望去好似一群蝗虫过境。再加上奈落手下还有分出的分|身们,犬夜叉几乎是疲于奔命,戈薇包着创可贴的手指又开始出现崩裂的趋势,珊瑚的飞来骨虽然也很好用,但和弥勒一样架不住数量众多的毒虫。云母的火焰也随着妖力消耗而渐渐小了下去,就连摒弃前嫌的桔梗都开始因为神无的镜子而造成体内灵魂不稳定,僵硬在原地发挥不出战斗力。

    无论怎么看都是死局。

    但天边却有一道绿色流星自下而上高高飞起,犹如地面人类对天上神灵寄出的祈祷。

    “献给二位神祗——『诉状的箭书(phoibos·catastroph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