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0.第21章 一山还比一山高
    ,精彩无弹窗免费!

    箭法超群的希腊女猎手, 用她心爱的天穹之弓(tauropolos)向阿尔忒弥斯与阿波罗献上祈祷。受过月之女神阿尔忒弥斯祝福的弓箭自然不同凡响,无需庙宇与祭司进行沟通便可将archer阿塔兰忒的祈祷传出。

    当那支蕴含祈祷的箭矢直直射|向天空后, 自下而上的那道翠绿色流星便宛若分裂一般, 从云端降下了无数或长或短或快或慢的箭雨。

    其正体正是阿塔兰忒作为archer职介从者而现界后的宝具——『诉状箭书』。

    满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的奈落, 还在和体内属于鬼蜘蛛的那部分人心进行心理搏斗——巫女桔梗抛弃过往选择了重新开始,但鬼蜘蛛爱慕桔梗的心却还在。

    那执念是奈落强大的本源,哪怕他再弃之敝履也无法抛弃。一如他分出无双后, 自身吸收的妖怪就会失去掌控, 哪怕他心里再怎么鄙夷,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他本以为自己见到桔梗就已经是最大的麻烦, 可转眼间, 凝聚于天空的那波魔力便改写了战局。他眼睁睁看着无数绿意盎然的箭矢铺天盖地落入这块地方,而那些箭矢如同长了眼睛一般,不是朝着奈落飞去就是瞄准他制造的分|身妖怪, 就算有多余的箭委委屈屈连着将最猛胜这些毒虫给扎了个对穿,可它们就是死活不落到犬夜叉一行人的身上。

    ——这熟悉的力度与精准度……又是那个女人吗!!!

    眼见自己大好的形势突然被一波箭雨搞得急转直下, 奈落觉得自己自从有了这个东西就各种诸事不顺。本来是想复活号称掌控了京都的人类与妖怪的羽衣狐来为自己添加战斗力,可那只脑子里只有“产子”这个念头的狐狸却用手下送来的第二只圣杯摆脱了他的掌控。不仅如此,羽衣狐还胡乱召唤了一堆她自己都无法完全掌控的恐怖打手, 若非奈落、羽衣狐以及那些打手彼此之间都互看不顺眼, 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奈落甚至都忍不住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安然活到现在。

    他是盗匪鬼蜘蛛对巫女桔梗的执念而诞生的半妖, 天生注定他无法如同羽衣狐那样兴致上来便大杀四方。人类特有的隐忍与狡诈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 也正因如此, 他才会不声不响任由羽衣狐在前头蹦跶,自己则隐在暗处稳坐钓|鱼|台。

    他看不起酒吞童子只知美酒耽于享乐的模样,看不起羽衣狐空有强大力量却全身心只想产子,看不起源赖光凶猛强大却病态般执着于坂田金时,看不起自己体内残留的盗匪鬼蜘蛛对桔梗的真心……

    他坐拥一只圣杯与大半块四魂之玉,身边有数位好用的分|身妖怪可以操纵,而且他前方有羽衣狐这么个活靶子竖着,甚至连犬夜叉与杀生丸两边都有被他抓住弱点和人质……若不是后来酒吞童子和源赖光自己说出来,只怕世人都不知晓这一连串变故里还有奈落这么个就算得上是罪魁祸首的妖怪存在。

    对比愚蠢又自大的羽衣狐,奈落觉得自己肯定能隐匿在暗处,闷声不吭奠定最后的胜利。

    直到archer阿塔兰忒杠上他。

    因诅咒而长出的兽耳与尾巴左右摇晃,穿着绿色连衣裙的希腊女猎人对奈落那张还算不错的皮相更是半分兴趣也无。若非有阿芙罗狄忒将三只金苹果交给男方,不会在赛跑上输给任何人的阿塔兰忒根本就只会当一个快乐的单身贵族。

    而现在,她双足踏于地面。弯腰屈膝猛然发力,犹如矫捷的捕猎中的母狮一般高高跃起。同时,阿塔兰忒还在空中完成了张弓搭箭的全过程,箭矢无需顾虑旁的人质,直接向着奈落的眉心飞去。

    但对于已经知晓阿塔兰忒箭法的奈落,却对她的弓矢已经有了准备。

    “神无。”

    “是。”

    从发丝到衣服全部都是白色的幼女妖怪淡淡颌首。怀中的镜子跟着她一并转向面对阿塔兰忒的箭矢,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那支精准射|向奈落眉心的箭却偏移到了神无手中的镜子。

    发觉到这一变故,阿塔兰忒的表情顿时变了。

    “快住手,孩子!你会死的!”

    出乎意料的是,神无却似乎对于自己迈向死亡的这个既定事实没有丝毫抵抗。

    作为一个心脏都被捏在奈落手里的妖怪,就算反抗了也只有死亡。更何况,奈落已经看出阿塔兰忒对小孩子有极为强烈的保护欲。哪怕神无的能力无法反弹攻击,但让孩童模样的这只分|身妖怪挡在前面,也足以拖住阿塔兰忒了。

    哪怕神无是他最信任的分|身,奈落依然能够眼皮都不眨一下的送她去死。

    至于神无的想法……谁又在乎?

    ***

    她是被奈落推出去送死以拖延时间的棋子。经受住这攻击能活下来最好,就是死了也能替他拖延一会儿时间。

    不声不响的,只乖乖做个人偶就可以了。

    神无是这么想的。

    但在算是妹妹的神乐乘着羽毛,为自由毅然选择了死亡的结局;在本是敌人的阿塔兰忒奋不顾身跑过来想要替她接住那支箭后……

    有什么悄悄变了。

    阿塔兰忒的速度的确很快,可她的双腿却也只是堪堪追上自己的箭。绿色的裙摆在狂风下犹如海浪波动,但最让人瞩目的却是archer阿塔兰忒的双手。

    能够射|出精妙箭矢的手掌已经鲜血淋漓,空手拽住箭羽的部分甚至还出现了类似高速摩擦空气后的灼烧。她已经竭尽所能去阻止,可当阿塔兰忒看向神无时,那个满身雪白的小姑娘却对她露出了个很少微笑的人才会有的生涩弧度。

    “你知道吗?奈落讨厌光。”

    尽管阿塔兰忒已经用她最快的速度赶来,但那支箭矢前端的三分之一却已经穿透神无手中的镜子,刺进她的胸膛。

    神无没有心脏,可作为她本体的镜子却被阿塔兰忒的箭彻底射|穿。光洁平滑的镜面逐渐生出无法挽回的裂纹,而神无自己也随着那镜子的破裂跟着损毁。

    她躺在阿塔兰忒的怀里,尽管知道自己正逐步迈向死亡,但神无周身的气息却比什么都要来的轻松。

    ——原来如此,神乐,这就是你一直享受着的自由啊。

    遮蔽天空的瘴气好似风雨欲来的浓厚乌云。奈落却冷漠地看着神无的尸体化作虚无,一点一点在阿塔兰忒颤抖的怀里逐渐消散。从头到尾,他都以为神无完美完成了任务,怎么也没想到他最信任的人偶会亲口将他的弱点说了出去。

    “你怎么可以……你怎么敢!!!”

    阿塔兰忒在迦勒底的时候,一直都是相当冷静自持且对小孩子无比宠溺耐心的大姐姐。可这一刻,无论是谁看见她的表情,都会明白一件事:

    她发怒了。

    “奈落,我本以为你只是个会抓小孩做人质的垃圾……可你现在所做的卑劣行径,真是让我连骂你一句人渣都不配!”

    翠色的眼珠里有某种极为炽烈的东西正在燃烧,那双伤痕累累的手什么都没抓住,却又似乎已经抓住了什么。

    可奈落看着阿塔兰忒愤怒到颤抖的模样,眼底却有什么粘稠的恶意在涌现。

    ***

    “姐姐,休息好了吗?”

    “嗯?哦,那个的话已经没事了。不过怎么突然问这个?”

    “就在刚才,我和阿塔兰忒的支援从者的契约,被什么阻碍了联系。”

    嘴里说着相当不得了的状况,但藤丸立夏却表现得相当冷静。

    “罗曼医生说过,哪怕迦勒底的设施全毁,我们和从者的契约也不会有问题。当然,被其他魔术师用手段剥夺契约也有可能,不过,考虑到大家对我们的好感度,以及目前为止都没有遇见过除我们外的异世界魔术师,这个基本上可以pass。所以,造成阿塔兰忒目前这种失去联系的状况的原因,至多不超过三种——”

    他对着立香竖起三根手指,每说一条原因就放下一根。

    “第一个,从者自己断绝了契约。不过这点我们都知道,可能性堪比archer卫宫做出黑暗料理,所以基本不用考虑。”

    “……这听起来就没什么成功率的比喻,感觉被他知道的话,你回去迦勒底后肯定会被那只红色弓兵按在地上摩擦。”

    “啊哈哈哈哈哈哈,姐姐真是的,又说这种让人害怕的玩笑~”

    看了看突然满脸冷汗的自家傻弟弟,藤丸立香丢给他一个满溢同情的视线,说:“别的原因还有什么?”

    “啊,譬如为了某些战术需要,我或姐姐主动放弃和从者的契约。当然,这些都会和从者提前知会一声并取得同意……而且这个我基本都是想想!对,都只是设想!所以大家别那么恐怖的眼神盯着我啦!”

    欲哭无泪的少年御主,看起来比想象中的还要显得可怜巴巴。不过现在大部分从者都已经知道这位御主本质就是个腹黑小恶魔,除了外表比较装乖,经常给人一种小白兔似的无害感。但若是真的细数起来,这个人干的麻烦糟心事可从来都不少。

    “呜……都说是战术需要的假想,大家别这么瞪我嘛……好好好,我知错还不行了嘛!”

    他嘟囔着嘴,废了一番力气才算是把在场从者给安抚住后,他才终于松了口气。

    “至于最后一个方法,则是有人布置了阻碍探查或类似功能的结界,将契约的联系削弱。同时激怒从者让她失去理智,以便令阿塔兰忒无从顾及到和我进行及时联系。”

    只是在说到这最后一条原因的时候,他的手指没有如同先前两条原因的解释时放下,而是极为固执的继续竖着。

    与此同时,藤丸立夏的眼睛也开始变得有些闪闪发光,看起来就像是下棋途中窥见了敌方战术与后路的老狐狸。

    “为了另一只圣杯,也为了世界和平,我们一起打败奈落吧~”

    看着藤丸立夏兴致勃勃的开朗表情,作为姐姐的藤丸立香则一个没忍住,上去捏住了他那张惯会装乖卖萌脸颊。

    “说什么世界和平,你根本满脑子都是圣杯吧!就算是为了阿塔兰忒你也差不多给我正经一点!”

    强拳主义者,藤丸立香,今日也在绝赞教育弟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