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3.第24章 回归原点的世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对于被契约和圣杯控制的英灵, 奈落虽然忌惮她们的武力,但对她们本身的存在, 却只当做是被锁链系住脖颈的狗。

    然而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同了。

    羽衣狐被打败, 她的圣杯也被迦勒底的人类御主之一的藤丸立香回收。理所当然的, 过去受限于召唤关系而束手束脚的大江山英灵们也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自由。

    “啊呀呀~,你该不会以为——妾身在羽衣狐消失后,就会跟着一起消失吧?”

    酒吞童子的笑容依然迷醉, 但那笑容的危险程度却丝毫不亚于身旁的源赖光。某种程度上完全是互为死敌的两个女人, 却在奈落的面前难得统一了做法。

    “如果死了,那很抱歉……『千紫万红・神便鬼毒』!”

    “现身吧!吾之忠臣、吾之手足、吾之甲胄!四天王便是如此……来!㕲!嘿!哈!『牛王招雷·天网恢恢』!”

    藤丸立香手指并拢, 搭在眉间作眺望状。金色的眸瞪得极大, 宛若夜晚欣赏绽放烟花的孩童般兴高采烈。

    “真不愧是五星assassin和五星berserker,群攻也能对单体打出这种伤害,真是绝了!”

    藤丸立夏一边不着痕迹地看了看自家姐姐光滑的手背, 一边对于那两位从者能够迅速积攒出足以释放宝具的魔力来源选择了闭口不提。他四处张望了一下,随后便带着自家毛绒绒的caster爱迪生一起跟着看“烟花”。

    白色的狮子头怎么看怎么非人, 但藤丸立夏却一脸兴高采烈的模样将自己蜷缩进caster爱迪生的怀里。若是忽视掉爱迪生那颗明显挂满黑线的脑袋外,迦勒底的少年御主此刻看起来完全像是一个意图沉溺在懒人沙发里的废人。

    “那个,master。一起围观战局我能理解, 但为什么一定要让我这样抱着您呢……?”

    尽管爱迪生的外表非常唬人, 但这位caster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筋力e。虽说还不至于到抱不动少年御主的地步,但时间长了却还是会手酸。

    “啊, 总觉得就是想这样蹭蹭爱迪生的毛茸茸……不行吗?”

    爱迪生低下头, 看见的就是立夏露出那种带了点小孩子心性的闪光眼神。

    “……也不是不行, 但……算了,你高兴就行。”

    “耶!就知道爱迪生最好啦!”

    这一刻,饶是从同僚从者那里传来的目光尖锐到能够刺穿狮子头的地步,但caster爱迪生却选择忽视不见。

    ——反正这是御主的要求,和他本人没关系。

    就在藤丸立夏开开心心享受自家从者毛茸茸又贴心的怀抱时,不远处的金时则开着他的摩托过来了。

    “哟,老大,这个给你。”

    开着摩托机车的rider金时,抬手将他方才驾驶bear号,趁着两位从者攻击的空隙而逼近奈落后夺取的圣杯丢了过去。

    只是兴致盎然的他显然忘了,自己的力气并不是一个人类御主能够承受的。

    就在那只圣杯以堪比火箭的速度冲过来后,berserker金时的手却伸了出来,像是已经预测好轨迹一样,将rider自己丢来的圣杯牢牢接住。

    “喂喂,小心一点啊,rider的我。胜利后却误伤御主的话,可就一点都不golden了。”

    rider金时抬手对berserker金时比了个敬礼的手势,说:“抱歉抱歉,下次肯定会小心的啦。”

    从berserker金时那里接过圣杯,藤丸立夏仰头看向这个金色短发的精悍男人。和粗犷的外表有些不同,berserker金时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说,支支吾吾的半天都还一副犹豫的模样。

    ——这个人,总觉得很容易欺负啊。

    不由自主开启了腹黑小恶魔模式,少年御主晃了晃后背实际上并不存在的黑色尾巴。那双湛蓝色的眼睛眨啊眨,配上他有些幼嫩的脸庞,怎么看怎么纯良。

    “嗯?berserker的金时先生有什么要说的么?”

    “说、要说的……就是那个啦……”

    金色短发的男人挠了挠脸颊,顶着御主立夏纯良至极的眼神愣是压低了声音,活像是做了坏事要坦白的小男孩。

    “……”

    “诶?什么?声音太小了,完全听不清啊~”

    berserker金时皱着眉,看起来浑身气息越发沉重。反倒是少年御主继续笑眯眯看着他,似乎已经看破他的本质,完全不会被他的强悍外表吓到。

    对视半晌后,最终是berserker金时皱着眉,继续压低声音在立夏耳边偷偷摸摸重复了一遍他方才的话。

    “……我,想和你契约。”

    “唔~,可以是可以哦,但是为什么找我?一般来说,姐姐那种能打又爽快的类型,才比较吸引武斗派从者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个人觉得,在男性御主身边的话,我能更自在一些。而且,我对能够让rider的我心甘情愿喊你老大,也很有兴趣。”

    “是吗?但我怎么觉得金时你是因为害怕源赖光和酒吞才想找我契约的……唔唔唔!”

    “抱歉抱歉,但这种话可不能说出口啊,老大。”

    berserker金时眼疾手快捂住了自家搞事master的嘴,哪怕立夏瞪大眼睛抗议都不松。直到他和少年御主进行了主从契约的联系,身形高大的英灵才松开了方才一直捂住立夏嘴巴的手掌。

    “我相信以老大你的聪明才智一定可以解决问题的,所以就golden的交给你了啊!”

    藤丸立夏:“……”

    ——回去迦勒底后,我一定要把berserker金时给欺负到哭出来!

    解决了心头大患的berserker金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master给狠狠记了一笔。但,考虑到无知也是幸福,姑且就还算是皆大欢喜吧。

    ***

    有酒吞和源赖光出手,奈落就已经凉了一半。更别提rider金时还开着摩托,极为风骚的将他手中的圣杯抢回去送了御主。

    就在圣杯落入立夏的手中后,berserker阿塔兰忒也终于取回了理智。

    “我……这是……?”

    “你醒啦?感觉怎么样?话说,你认识我吗?”

    “……是,已经取回神智了。而且……我知道你。”说到这里,berserker阿塔兰忒的眼神漂移了一下,才继续说:“但我所知道的那些,都是来自另一个archer的我的记忆。本质上来说,我依然算是奈落召唤的从者……”

    “没关系,反正奈落也被收拾得差不多了。而且如果要在我和奈落中选一个人来当御主的话,我觉得我还是很有自信可以pk掉他的。所以,berserker阿塔兰忒,你愿意和我契约,成为我的从者,助我一臂之力来拯救世界吗?”

    “可、可以吗?但我之前还攻击你……”

    “那种小事无所谓的啦,而且阿塔兰忒又不是出于本意才来攻击我的。只要你愿意以后让我摸摸你的耳朵和尾巴,现在就来契约都ok!不,倒不如说请务必来迦勒底!求你了!”

    berserker阿塔兰忒挑了挑眉,不远处的archer阿塔兰忒则一脸绝望捂住了脸。

    ——请你自己也正经一点啊,master。

    ***

    铃鹿御前抖了抖耳朵,长期被羽衣狐用圣杯压榨并控制着身体的状况,令她产生出一种类似现代弱鸡死宅被丢进滚筒洗衣机里转了三天的晕车后遗症。明明外表是活泼靓丽的jk狐狸,但任谁都觉得,这只英灵只要被人伸手戳一指头,就能晕乎乎的倒地不起。

    “总觉得她很无辜也很可怜呢。”

    “但又不能把她丢在这里不管……最后就这么灵体化消失回去英灵座的话,本体记忆会被气到半死的。”

    “……听起来更惨了。”

    迦勒底的两位御主嘀嘀咕咕思考着对saber铃鹿御前的处理方法,而那只穿着红白色jk制服的狐狸则抖了抖耳朵,显然已经勉强找回了正常状态。

    “呃,我记得我一被召唤出来,就被……呜,头疼……”

    不清楚是附身期间没有记忆,还是铃鹿御前自动删除了被羽衣狐附身后的记忆。但从方才她的自言自语来看,这位铃鹿御前现在绝对属于一种“很好忽悠”的状态。

    理所当然的,两位御主是不会放过这种无需花费圣晶石就能拉拢高级打手的机会的。

    “铃鹿御前小姐,召唤出你的坏人已经被我们打倒了喔!不过这样一来,没有御主的话你就要消失回英灵座了。”

    “诶?这么突然?!而且我对现状还什么都不知道啊!”

    “所以说,saber铃鹿御前,你要不要和我契约?迦勒底还有很多的从者,大家每天都很热闹很开心的!”

    有点像是小姑娘之间的游玩邀请,但实际上却是御主与从者建立契约的邀请。saber铃鹿御前眨眨眼,虽然没搞清楚迦勒底从者多自己也就要跟着去迦勒底的逻辑关系,但对上藤丸立香灿烂到耀眼的橘色头发,以及那双真挚又闪亮亮的金色眼眸,这位穿着红白色jk制服的狐狸小姐就保持着方才那种晕乎乎的状态点头建立了契约。

    顺便提供了日后无数次被人吐槽过的“傻fufu到主动卖掉自己”的梗。

    ***

    以戈薇手中的少许碎片,桔梗手中的小半,以及最后从奈落那里重新抢回来的大半,四魂之玉终于不再是流离的碎片,而是一块完整的浑圆玉珠的模样。

    但遗憾的是,在场之人几乎都不是什么需要靠外力来许愿的类型。

    杀生丸将选择妖怪还是人类世界的选择权丢给玲,完全是一副不管她作出什么选择自己都会接受的状态。戈薇也已经决定留在这个时代,与犬夜叉一起共同生活。就连最让人揪心的琥珀,也在caster爱丽丝菲尔[天之衣]在取出四魂之玉碎片即将死去的瞬间,被施加了[毅力]状态而成功从濒死拉回了一口气。唯一可惜的就是紧随其后还遭受了berserker南丁格尔无法控制的治疗**,被拉回满血的同时,也因为精神上受到了过大的刺激而至今缩在姐姐珊瑚的怀里瑟瑟发抖。

    藤丸立香&藤丸立夏:“……”

    ——虽然很同情,但如果说出来的话,绝对会被南丁格尔当做是对她医术的质疑吧。

    #求生欲令我闭嘴#

    绕了一圈,却没有人想借助四魂之玉来许愿。兜兜转转后,它又落回桔梗的手中。灵力包覆的手掌温润而苍白,唯有四魂之玉内部翻涌的浑浊逐渐微弱。

    她本就是巫女,以救人救世为己任的崇高女性。可惜过去的她虽然高洁却也过于单纯,轻易被人离间利用。而现在的她则是由死而生的人偶,虽然悲哀,却亦因此令视野越发宽广高远。

    “消失吧。”

    她说。

    “我留存人世的最后的愿望,只有一个——”

    “我希望,四魂之玉可以彻底消失。”

    翠子的末路,桔梗的悲愿。两位当世著名的巫女,人生却全都被四魂之玉这块小小的玉珠搅得乱七八糟。相较于日后继续让它留存于世继续掀起波澜,桔梗干脆选择将这个引起祸端的“宝物”彻底湮灭。

    时隔多年,她到底还是作出了自己死亡时的同一个选择。高洁的巫女手握四魂之玉,墓土与骨灰烧制的身体逐渐破碎。她的执念已经不够支撑她继续留在人间,四散离去的死魂虫在空中打着卷儿,恍若在为这位巫女的彻底离开而告别。

    “桔梗……”

    犬夜叉的铁碎牙已经收回刀鞘,常人拔|出也只能看到破败锈蚀坑坑洼洼的普通武|士|刀。身着火鼠裘的半妖盯着桔梗消失的模样,看起来有很多话要说。

    但桔梗却只是对他摇摇头,目光不由自主停留在了日暮戈薇的身上。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犬夜叉。包括我的生命,还有我们过去的因缘……这些已经全都结束了。”

    “我的时间一直停在我死去的那一刻,但你还活着……她也还活着。”

    受诅咒的陶土身躯片片剥离破碎,可桔梗脸上的笑容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像一位超脱生死的高洁巫女。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属于死人,只有生者才会有未来。”

    伴随着四魂之玉的消失,桔梗也终于得以安息归于尘土。

    那是她自己选择的道路。

    ***

    “[感觉有点可惜啊,还想着是不是能让你们把这个四魂之玉带回迦勒底分析研究一下呢。]”

    “咦?罗曼医生你出现了啊?”

    “[为什么要用这种好久不见的语气,我、我在迦勒底可是忙的快死了诶!]”

    “是吗?但玛修那边的通讯联络器里,可是经常传来医生你刷网络偶像博客的欢呼声呢。”

    “[那、那个是……]”

    虚拟投影里的罗曼医生根本就藏不住自己的尴尬与心虚,偏偏和他对话的还是强拳主义者藤丸立香。明明外表和年纪都是罗马尼更大,可他就是能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去欺负他。

    “好啦好啦,反正我们这边的圣杯全都回收了。而且迦勒底的从者们也增加不少,已经算是皆大欢喜啦!”

    立夏笑着出来打圆场,除去他下意识避开南丁格尔的小步伐,基本都已经没多少人还记得,迦勒底的这位少年御主就在不久前还遭受了几乎丧命的伤势。

    “不过……桔梗小姐的话,感觉以后说不定会成为英灵呢?”

    “如果真的会的话,我倾家荡产也要抽。”

    “姐姐?你已经不在意自己只能召唤女性的事实,反而开始利用这一点了吗?!”

    “嗯,因为桔梗小姐的笑容,真的是无论几次都看不腻嘛~”

    “那个!前辈,我的笑容也可以给您看的!随时随地都可以看喔!”

    “是~是~,我知道。”

    眼见自家姐姐又开始和玛修无意识发散小花,藤丸立夏扭头找上了盯着桔梗与四魂之玉一起消失的奴良陆生。

    “那个,陆生君?我们这边已经差不多结束了。之后在我们进行灵子转移后,历史的抑制力会将你送回你原本的时代。如果还有什么要做的话,就趁现在赶快做喔~”

    “诶?是这样啊,我还在犯愁,没有四魂之玉的话我要怎么回去呢。”

    “不不不,不仅如此。陆生君有想做的事情也请加紧做,反正回去之后也不用怕会遭受报复。”

    说到这里,藤丸立夏还用很会带坏人的笑容对奴良陆生比了个大拇指。而后终于理解他潜台词的奴良组三代目少主,也终于露出了恍然大悟般的表情,提着弥弥切丸去找自家年轻版的老爷子去了。

    “[藤丸君,你做这种事情真的好么?]”

    “有什么关系~,而且陆生君看起来也挺高兴的。话说罗曼医生,现在大家都已经很熟了,还这样喊姓氏的话,总觉得有点太过客气了。”

    “[咦?是这样吗?但是这不是最初你提议的……]”

    “那是因为刚开始大家还会搞混嘛~还是说,罗曼你不想和我搞好关系?”

    少年御主嘴一动就陡然转换了称呼,前后表情却坦坦荡荡根本看不出有任何蓄谋已久的趋势。反倒是还在迦勒底中对着屏幕的某位医疗部部长突然脸红心跳,连粉橘色头发两侧的耳朵都红了个彻底。

    “……不……没……但是……”

    “嗯,罗曼你不讨厌就好啦~还是说,你不喜欢我?”

    “!!!”

    青少年自然无比的丢出直球,纯良的仿佛真的只是想表现关系好而呼喊名字而已。

    但……谁知道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