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5.第二章 作完死就跑,真刺激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作死的结果, 就是藤丸立夏被红a千里追杀。

    少年御主像是兔子似的窜出公共餐厅,沿着走廊慌不择路地向前飞奔。身后的红a虽然不至于具现化出干将莫邪来投掷, 但杀气腾腾的模样明显还是会抓住御主然后进行一番说教。

    不管是被红a千里追杀, 还是被他逮住说教, 可都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偏偏对于这种自己作死惨遭回击的行为,姐姐立香向来都是作壁上观看热闹的。

    ——呜哇,不行了, 我的体力已经基本见底了!

    立夏回过头, 确认红a还是那副游刃有余猫捉老鼠似的跟着自己后。他咬咬牙,身体一转就随便推开了一扇门溜进房间。

    ——不管这房间里有什么, 总之先让我躲一波再说!

    匆忙间, 藤丸立夏拉开了迦勒底的武斗室。此时在这里进行日常锻炼的不仅有李书文,还有贝奥武夫,列奥尼达一世, 斯巴达克斯,就连阿拉什和血斧埃里克等几位英灵都在这里。

    “这是发生了什么?master, 您是遇到危险了吗?”

    跌跌撞撞冲进来且迅速反锁房门的少年御主,喘着粗气的狼狈模样几乎是在瞬间就吸引了这房间内从者们的注意力。而当他抬头,看见的就是实力和性格都非常靠谱的lancer李书文。

    “太好了!李书文老师!我现在正在面临超级危险的状况——我刚刚给emiya起了个昵称, 结果不小心把他给惹怒了, 现在一直追着我……李老师您能帮我拦住他吗?”

    双手合十一脸恳求的master看起来比谁都可怜,委屈巴巴的小模样简直可以说一句我见犹怜。

    然而很可惜的是, 站在这里的从者们都是一群喜好锻炼的肌肉系男子。

    素有神枪无二打之称的lancer李书文, 在听完御主的诉求后摇了摇头, 说:“此事错在master你先招惹了archer卫宫,而且我相信那位从者绝非不讲理的人。所以,请恕我无法出手帮忙。”

    “诶?不是吧!!!”

    求助后却被从者拒绝,这对藤丸立夏来说,算是相当稀少的体验。虽说他以前也有几次因为提出了不太实际的要求而被从者或直接或委婉的拒绝,但那些都算情有可原。唯独眼下这种遭到厨师长追杀的情况下,他居然遭到了拒绝,倒是令他在瞬间觉得世界对他十分不友好。

    “等等等等!李老师!我们打个商量——我不求你打败红a,至少拖一拖时间让我逃跑啦!!!”

    哭唧唧的少年御主二话不说就飞身扑过去抱住了lancer李书文的大腿,活像是找到饲养员的熊猫团子。只要抱住对方的大腿,除非他能达成目的,否则绝不撒手。

    李书文:“……master你松手。”

    “我不!除非李老师你答应我这一生只有一次的请求!”

    “上次你的‘一生只有一次的请求’,还是让我把你跑步机的速度调低两档。”

    “这个不一样啦!呜呜求求你了李老师!你难道就忍心放我自寻死路吗?”

    “master你这个‘自寻死路’的成语……我都不知道该说你用的正确还是错误了。”

    相较于lancer李书文惨遭御主抱大腿的尴尬,听见门外正在试图强行开门的红a的威胁声,少年御主越发坚定了自己抱住李书文大腿的决心。红发的男性英灵挑了挑眉,对着自家这位没脸没皮抱住自己大腿不放的御主沉默片刻,最终还是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说:

    “……行吧,我帮你拖一会儿时间。但是只有5分钟哦。”

    “可以可以!5分钟绝对可以!李老师你愿意帮忙就ok了!!!”

    欢天喜地的少年御主立刻开开心心的松开手,转眼就跑去找berserker斯巴达克斯,试图说服他相信门外正准备进来的archer卫宫,实际上是个需要被他推翻的压迫统治者。

    阿拉什挠挠头,素来好脾气的古代波斯勇者面对此情此景,也不由觉得自家这个少年御主好像是太能搞事了点。

    “master你把斯巴达克斯也拉下水,是不是不太好啊?”

    “咦?会吗?但是不这样做的话,我一定会被红a砍成两半的。”

    “我觉得他不会那么做的喔……不过,‘红a’是指门外的archer卫宫吗?”

    藤丸立夏对阿拉什点点头,说:“是的哦,这就是我给他起的昵称。不然他老是和别的archer撞职介,或者是和assassin卫宫撞名字,一来二去的会很麻烦。而且像这样喊昵称的话,不觉得在感觉上会让人觉得亲近很多嘛~”

    阿拉什的思维在瞬间就被小恶魔御主带进沟里。他摸着下巴,居然觉得自家御主说的挺有道理。毕竟关系好的人会互相喊昵称什么的,完全可以理解。

    他想了想,问道:“那master,你有给我们起昵称吗?”

    “有哦~”藤丸立夏表情超级开朗的点点头,说:“阿拉什是大英雄,李书文就是李老师,斯巴达克斯是微笑boy,另外……”

    只是就在少年御主准备继续昵称放出的下一秒,archer卫宫已经一脚踹飞门板,黑着脸走了进来。

    “master,起昵称和起外号可是两个概念喔。”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会是喊你‘红a’而不是‘厨师长’或‘麻麻’。”

    archer卫宫:“……”

    决定了,今天就抓一只御主来祭天吧!

    虽然在微笑,但眼神完全充满黑气的archer卫宫刚踏出一步,lancer李书文的长|枪就已经唰地划破空气,稳稳抵住了archer卫宫前进的方向。

    “?”

    “master让我拖住你5分钟,而我答应了。”

    红发的男性英灵满脸无奈,但对上archer卫宫时的攻势却完全没有放水的迹象。即便他心中明知自己是被御主给坑了,偏偏作为武者的自尊心令他不愿放水也不愿认输。

    神枪无二打的李书文,无论面临何等困境,但凡面对可堪一战的对手,就绝不会放过。单论本性的话,他并非是那种满脑子只有战斗的人。可促使他成为如今模样的,却是他内心那股绝不愿输给任何人的强烈自尊。

    空手也好,握枪也罢,不拘泥于武器,也不拘泥于形式,lancer李书文想要的,就只有对自己极限的不断挑战。

    因此,只要有战斗摆在他的面前,他就绝不会后却退缩。

    ——那个混账腹黑的御主,绝对是故意盯准了李书文的性格才拜托他拦我的!!!

    红衣白发的英灵沉下脸,双手黑白二色的干将莫邪铿锵一声架住了李书文的长|枪。纵然他能和善于近身战的李书文拉开距离,然后投影出无数宝具进行轰炸式攻击。但李书文一不是敌人、二不是死对头,于情于理他都没法对这个有点较真的英灵使用其它实用性战术。

    算了,反正就只有5分钟。

    红色风衣的弓兵如此安慰自己,好在李书文也不是真的一打就收不住的人。两位同样穿着红色衣服的英灵对视一眼,在李书文对他点点头后,archer卫宫便转身去抓那个沿着墙根偷偷摸摸溜走的少年御主。

    只是就在他的指尖即将拎住藤丸立夏的后衣领时,那个黑发蓝眸的少年却猛地对他露出类似于得逞似的笑容,呼唤了一个名字。

    “berserker斯巴达克斯。”

    “!!!”

    archer卫宫甚至都不用转身,弯腰低头闪开了斯巴达克斯的武器攻击。宽刃厚重的铁剑还算锋利,但最让人忌惮的却是挥舞它的斯巴达克斯的力量。

    “压迫者……就要……全部打倒!!!”

    “该死!”

    archer卫宫低声咒骂,转眼间就又丢失了抓住立夏的大好时机。偏偏那个小恶魔御主还扒着门沿露出半个脑袋,眉眼弯弯写满了纯良。

    “对了,我突然想到了。如果红a今天没法抓到我的话,那你的昵称就改成红a麻麻吧~”

    “……藤丸立夏!!!”

    不是喊master而是喊了全名,足以看出这位弓兵已经气到丧失理智。但身后又有斯巴达克斯挥着重铁剑过来,只能让他眼睁睁看着少年御主溜溜达达的跑远。

    古代波斯的大英雄阿拉什看看左边陷入车轮战的archer卫宫,再看看右边敞着门已经在走廊跑远了的藤丸立夏。思索片刻后,他曲起手肘戳了戳身旁berserker贝奥武夫的手臂。

    “怎么办?我们要帮哪一边?”

    “要帮哪一边都随便你。我要去锻炼了。”

    金发的berserker看了他一眼,大约是因为自身就是“berserker”这个词语原初的含义,贝奥武夫并没有在狂化后失去理性,而是成为能够好好用语言进行沟通对话的罕见的狂战士。此刻,他瞟了一眼在自己前方发生的闹剧,随后面不改色来到训练场边缘,拿起50kg的哑铃继续和列奥尼达一世锻炼肌肉。

    一切绰号昵称都是虚妄,只有男子汉的肌肉才是亘古不变的追求。

    阿拉什沉默一下,看了看终于结束了与斯巴达克斯缠斗后,转眼又被血斧埃里克挡住的卫宫;再看看那扇被踹破的大门已经从摇摇欲坠变成倒地不起的状态……这片兵荒马乱之中,唯有master蹦蹦跳跳离开的背影让人无比的想吐槽。

    “……总觉得这样下去会不太妙,我还是跟着御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