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6.第三章 追|杀人数持续引爆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着武斗室还在持续的战斗声, 少年御主默默在心里对archer卫宫送上一句抱歉,随后便干脆利落掐断了与自家从者的通讯联系, 仿佛这样就能假装看不见未来自己绝对需要面临的、来自emiya的怒火。

    虽说御主和契约的从者是能随意沟通, 但迦勒底的两位御主都是(世界毁灭)特殊情况才得以与如此众多的从者全部契约。因此, 除非必要,双方都对契约的链接有所放宽。不然的话,光是众多从者单方面与御主的联系, 就会导致精神方面出现超负荷。

    但, 今天的这个情况……绝对不算正常范围内。

    “嗯?这里有声音?”

    四处寻找新的藏身所的藤丸立夏脚步一顿,看着走廊这其中一扇门露出了感兴趣的目光。作死行为导致的肾上腺素持续高昂的后遗症, 就是少年御主目前依然处在忍不住自己搞事本性的状态中。

    大部分时间都是乖孩子, 但偶尔会以腹黑小恶魔内在君临迦勒底的少年御主,现在由于某些刚刚调戏了罗曼医生后又撩拨厨师长怒气神经的关系,已经处于开关被彻底打开的状态。

    因此, 他理所当然推开了那扇房门。

    “诶?这里是……酒吧?”

    房间的灯管似乎被拆下不少,天花板四周只有霓虹色的灯牌在起照明作用。木质的酒柜做成便于大量盛放酒瓶的蜂巢格子, 一条长桌则明显充当了吧台。

    不过,比起这个房间莫名其妙变成酒吧的设计,更让藤丸立夏觉得诧异的, 则是在这酒吧里的从者们。

    “谁能告诉我, 为什么弗格斯的头会嵌在墙壁里?”

    “喔,那是因为这家伙蠢到去搭讪assassin酒吞童子, 于是就被旁边一脸怒气的berserker茨木童子一巴掌拍进墙里了。”

    caster库丘林对于自家这位养父已经连半点同情都懒得给, 微醺的眼神唯独在少年御主进入房间后才稍微多了些清明。他对立夏晃了晃手里的玻璃杯, 琥珀色的酒液打着旋儿倒映出他懒洋洋的模样。

    “不过master,你还未成年,酒吧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喔~”

    “我知道啦。但话说回来,酒吧居然有这么多英灵啊……”

    “嘛~,饮酒的爱好可是大人才有的特权。两位御主没有体会过自然不理解,但我们这些人可都已经预谋这个酒吧很久了。”

    caster库丘林招招手让他过来坐下,藤丸立夏立刻感兴趣的在吧台前坐好。archer比利小子晃了晃手里银色金属的调酒器,帽檐下的笑容亲切极了。

    “master也对酒有兴趣吗?”

    “我说有的话,比利小子就会给我上酒吗?”

    “哈哈,不会哦。”

    虽然笑起来非常亲切,但比利小子却非常有分寸。当他打开调酒器,将里面混合好的液体倒入玻璃杯后,caster库丘林仅仅动了动鼻尖,便判明了那杯中的液体成分。

    “果汁啊,这个倒还行……喂小子,拿去喝吧。”

    “我只是未成年,又不是幼稚园小朋友。偶尔给点酒精饮料可以的啦~”

    “那也不行。”caster库丘林摇摇头,深蓝色的发下是一双无奈的眼睛。“姑且不说另一位御主在知道我们教唆你偷喝酒后,会不会提着袖子把我们揍回英灵座……单单就是小子你现在亢奋的精神状态,酒精这种会助兴外加让人放松理智的东西就绝对不能给你。”

    “哪有那么夸张。”

    藤丸立夏嘟囔着,伸手想去够caster库丘林手边的杯子。但下一秒,那只作乱的手就被caster库丘林毫不同情的按在吧台上。

    “打算去找贝奥武夫切磋的lancer的我,可是已经被那片训练场的狼藉吓坏了。红色的archer几乎是见谁都要揪住领子,开口就问你的行踪……虽然不知道你对他做了什么,但那家伙今天绝对不会放过你。”

    “哇!真可怕!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老实人生气起来最可怕’吗?”

    “你都知道这一点,还去招惹他?”

    “因为看红a生气的样子很活泼,就觉得开心嘛~”

    少年御主笑起来的样子纯真无辜还带了点说不出的可爱,caster库丘林和他对视片刻,随后便自暴自弃似的伸手拉起兜帽,将自己整个头都蒙了进去。

    “caster?”

    “别吵我,我在催眠自己等下遇见红色弓兵的时候要想怎么帮你糊弄过去。”

    “耶!我就知道caster库丘林最好啦!”

    少年御主欢呼一声便捧着杯子开始喝果汁。似乎是看他和caster库丘林聊完,archer比利小子有模有样的擦着杯子凑近立夏。

    “呐,master,你到底对archer卫宫做了什么,才会导致他这么生气的?”

    “唔……大概是因为我给他起了个超级贴切但他本人不怎么喜欢的昵称。”

    “是什么?”

    “红a,不过我和他说,如果今天之内抓不到我的话,就得改成红a麻麻了。”

    “噗——”

    比利小子放声大笑,显然这个昵称已经足够他脑补出卫宫气急败坏的表情。而且从那位英灵愤怒到四处抓人的状态来看,这个昵称显然已经被不止一个人听见了。

    “真不愧是master,啊呀呀,这可真是历史性的记录~”

    “啊,是lancer库丘林!”

    蓝色紧身衣勾勒出良好的身材线条,腰腹部的肌肉也十分流畅。他在立夏回头的瞬间便伸手像是揉小狗一样揉乱了御主的头发,嘻嘻哈哈像是邻家带着去钓鱼爬山的大哥哥。

    “我就说那个红色的弓兵怎么今天看起来这么狂躁……虽然有点恶作剧的嫌疑,但那家伙这么‘活泼’倒也是的确少见。”

    “对吧对吧?而且红a一直稳重的样子,感觉看着就挺累的,像这样放松放松心情多好~”

    “您愿意为我着想,我是十分开心的。但这个放松的方式可以改一改就更好了,你说呢?master?”

    藤丸立夏:“……”

    caster库丘林:“……”

    瞥见来人后便迅速翻身钻进吧台底下的比利小子:“……”

    lancer库丘林:“……抱歉,忘记说了。因为我看这家伙心情太糟,周围的其他从者也被骚扰的不像样,所以就带他来酒吧小酌两口……抱歉啊,我也是没想到未成年的master你居然会出现在酒吧。”

    然而无论lancer的库丘林再怎么表示歉意,对于目前需要面对来自archer卫宫杀气洗礼的少年御主来说,这都完全没用。

    “红、红a你冷静点……别突然在迦勒底投影宝具啊!!!”

    好在卫宫就算超级生气,对着少年御主黑发蓝眸还带了点微妙熟悉感的脸到底还是不会下重手。兵荒马乱之下,caster的库丘林及时出手布置了符文结界。虽然及时护住了御主,但这间酒吧的桌椅却是已经被毁了一半。

    “不妙,感觉贤王和孔明老师看见损失账单绝对会黑脸。”

    躲在caster库丘林斗篷里的少年御主喃喃自语道,而听见他话语内容的库丘林则不由得为这位小master大条的神经感到叹息。

    “比起那劳什子的损失账单,master你就不觉得你应该对那位红色的弓兵说点什么吗?譬如让他不那么生气的话。”

    “咦?现在?就算是我,但现在突然要我说什么的话……啊!等等!我想到了!”

    就在caster库丘林露出得救一般的表情后,那位如同鹌鹑一般缩在他斗篷里的御主,已经像是兔子似的飞快跑远,唯有最后抛下的那句喊话比什么都要来的震撼人心。

    “红a你别生气了!我告诉你我给库丘林他们的外号——lancer库丘林[prototype]是‘proto大哥’,lancer库丘林是‘汪酱’,caster库丘林是‘c汪’,berserker库丘林是‘狂汪’。”

    lancer库丘林:“……”

    caster库丘林:“……”

    archer卫宫:“噗……那什么,要一起去抓御主吗?”

    持枪的库丘林与拿着法杖的库丘林对视一眼,同时燃起了强烈的捕猎欲。

    “走!”x2

    ***

    追杀御主的人数从单人变成了复数,但令人感到惊叹的是,某位男性master居然迄今为止都还好好活着,甚至一路顺利躲避了库丘林敏锐的“嗅觉”。

    “啊哈哈哈哈,毕竟那家伙是我的养子……脑子里会怎么想,会怎样追踪master,我都全都知道,所以才能这么顺利的带着master逃亡啊。”

    “道理我都懂,但是弗格斯——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躲进女生澡堂里?”

    被saber弗格斯按住脑袋的少年御主,虽然在搞事和作死方面天赋异禀到不行,但到底还是被世界意识偏爱的人类救世主。除去腹黑阴险狡猾的方面外,大部分情况下,藤丸立夏的道德底线还是中规中矩的。

    至少,躲避自家从者们的“追杀”而躲进女浴室的这一点,他是打死自己都做不出来。

    “master,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不管是我家那笨蛋小子库丘林,还是那位archer,无论怎么看都是那种守序型从者,对吧?所以他们就算知道我们躲在女浴室里,也一定不会亲自进来抓人的。而且master,你知道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吗?”

    “……是什么?”

    无视了少年御主略微抽搐的嘴角,saber弗格斯对他竖起大拇指,眯眯眼里竟是出现了一道强烈的光芒。

    “为了躲避追杀而进入女浴室的我们,可是有正当理由‘不小心’看见女人们的身体的哦噗——”

    继在酒吧因调戏assassin酒吞童子而被berserker茨木童子揍进墙壁里后,saber职介的弗格斯·马克·罗伊,因为对女浴室的躲避计划心怀不轨而且还试图带坏少年御主,被前来浴室的藤丸立香一拳揍进了地板。

    “玛修,这个记下来,回头通知达芬奇和美狄亚,以后对女浴室附近要设置结界,顺便把被我砸坏的地板也修一下。”

    “没有问题!前辈!”

    相较于云淡风轻,甚至还颇有余裕般拍了拍掌心根本不存在的灰尘的藤丸立香,目前一直在作死并越走越远的藤丸立夏,则在此刻对召唤出十字圆盾并从盾牌夹层里掏出记录本和圆珠笔的玛修,露出了既不是也不是的表情。

    “怎么了?立夏?”她歪头看了看弟弟,说:“你怎么那副表情?”

    “诶?啊,没什么……就是觉得不管看几次都很神奇,玛修的那个盾牌里究竟放了多少东西。”藤丸立夏想了想,说:“除了记录本和圆珠笔外,我记得有一次还看见玛修从盾牌里掏出了芙芙。”

    “咦?!我以为芙芙是藏在玛修的胸里……啊不,没什么。不过……原来如此,是躲在盾牌里的啊!嗯,那就没问题了~”

    藤丸立夏面无表情的说:“姐姐,笑容太明显了。”

    “哈啊?那不然怎样?”说到这里,藤丸立香对自家弟弟翻了个白眼,说:“对了,我刚刚还看到archer阿拉什在找你……不过他好像和卫宫以及库丘林他们不一样,只是单纯的在找你而已。”

    “阿拉什找我?”

    “嗯,听说是看你被不停的追杀,有些不放心就直接跟上来了。但你……咳,你跟弗格斯躲进女浴室的时候他完全进不来,所以才拦住了路过的我,拜托我喊你去找他。”

    少女御主仰天长叹,显然对于这个迦勒底居然还有如此良心的从者存在而感到嫉妒。

    “阿拉什说,他知道有个房间很安全,不仅隐蔽性好,而且就算立夏你不小心又嘴贱作死也完全没问题。”

    “真的假的?!迦勒底居然还有这么赞的地方吗?!”

    “反正我是不知道啦,但阿拉什都那么说了……反正我选择相信他。”

    少女御主的运气一直都差那么一点,但相对应的,女性直觉绝对已经被她开发到a+级别。再加上藤丸立夏自己也对archer阿拉什的品性有所了解,因此,哪怕他知道自己出去后很有可能会被卫宫和库丘林抓住行踪,但少年御主还是硬着头皮溜出了女浴室。

    当然,是在自家姐姐帮忙看附近有没有其他人经过的前提下。

    一天之内头铁到两次被砸进墙壁以及地面的saber弗格斯,目前正被“好心”的立香和玛修一起送去医疗室。据说南丁格尔和帕拉塞尔苏斯正在那里愉快的交流药剂,最近很缺实验体……不,是缺病人。所以立香很是愉快的准备带个可以派上用场的“见面礼”过去。

    ——请一路走好,弗格斯。

    目送满头血的saber弗格斯被自家姐姐拽着脚踝拖走,地面还似乎隐隐约约留下一道红色痕迹。藤丸立夏默默在心底画了个十字,也不管那位凯尔特神话的从者能不能接受来自耶稣的祝福。

    但想来,就算两个神话体系可以互相送祝福,只要藤丸立香举起拳头,那一切祝福就都是白搭。

    藤丸立夏四处张望,确定周围没有任其他从者存在后,便马上小跑着钻进有阿拉什笑着对他挥手的走廊里。

    “半路上能说服罗宾汉出借无貌之王斗篷真的是太贴心了,但话说回来,阿拉什,你说要带我去藏身的地方……在哪里?”

    “安心吧,master,那里并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

    古代波斯曾经一箭撕裂大地,并阻止两国战争的大英雄微微回过头。哪怕披着无貌之王斗篷的少年御主根本无法映入他的眼中,但这位从者依然露出了个亲切又可靠的笑容,说:

    “那里只是个规模庞大的藏书室罢了。”

    一如archer阿拉什介绍的那般,被他带进这间藏书室的少年御主除了几乎堆积到天花板的藏书量外,唯一能够看到的,就只有伏案写作的caster安徒生、caster莎士比亚,外加一位抱着绘本兴致勃勃翻看的caster童谣。

    “如何?master,这里很安全吧?”

    对上阿拉什笑意盈盈还带了点纯朴意味的表情后,哪怕藤丸立夏在看见莎士比亚后就已经有点眼神死去的趋势,他依然无法打击这位热心肠企图帮助自己的从者。

    “很好。”

    他咽了口口水,只是不知这是否为心理因素,藤丸立夏总觉得自己方才咽下去的不是口水,而是他的一口老血。

    “这里真的……太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