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6.第15章 第三日(4)
    “[能力下降(capacity down)]的装置居然真的对你没用啊……”

    “那当然, 不然的话我也没把握跟你一起潜入这里。”

    在武装无能力者聚集的地方, 四处安装着非法获得的装置[能力下降]。这种东西对于普通人以及无能力者lv0来说,几乎不会产生任何不适, 但对于能力者来说,则会对他们的身体产生无法忽视的负担。

    当然,这些装置不会一直开放,但每隔几小时, 这里的人就会不定时的开启一次装置, 以此确保周围的能力者不会靠近他们。

    “那就依照我们一开始确定好的计划, 进去之后不要声张,不要搞事。找到储存食物的仓库,悄悄‘借走’足够数量的食物就立刻离开。”

    “嗯嗯,我知道的啦~”

    藤丸立夏摆摆手, 轻松写意的模样反而让上条当麻再次心生无力感。

    “你倒是多少给我有点紧张感啊_(:3」∠)_”

    常年活在不幸里的上条当麻, 显然对于藤丸立夏活跃在作死第一线的脑回路完全无法理解。但立夏则用自己丰富的口胡经验,在和同样擅长嘴炮的上条当麻进行了相当长的拉锯战之后, 最终还是勉强达成了共识——

    藤丸立夏可以偷偷潜入,但是上条当麻负责在旁边监视。一旦他有流露出任何搞事意图的行动, 幻想杀手立刻就会和他来个亲切的(?)的握手。

    “这招真的是太过分!上条同学,你这样是会没有朋友的。”

    “比起有没有朋友的问题, 最重要的还是先保证自己的生存吧= =”

    两个看起来就不怎么能打的青少年学生走在一起,换做平时是没什么的。可在这样一个几乎被绝望笼罩了的学园都市里, 藤丸立夏和上条当麻还有余力和心思开玩笑的小动作, 马上就被旁边人发现了。

    [master, 请小心。附近有人在窃窃私语。]

    [是吗?迪卢木多能听见他们在说什么吗?]

    [请稍等,我现在就去打探。]

    [不用那么麻烦,我这边的位置刚好听得一清二楚……]

    罗宾汉的声音透过契约链接迅速传来。

    [他们在讨论,要向‘监视员’‘举报’master和上条当麻。]

    少年御主眉头一挑,被罗宾汉特意点出的两个单词立刻让他意识到了,在这个无能力者聚集的场所,似乎有某种隐秘的存在正一点一点吞噬常人该有的理智和道德。

    “藤丸,怎么了?突然站在原地不动?”

    面对上条当麻疑惑的目光,迦勒底的少年御主缓缓抬头,而后对他露出一个歉意的苦笑。

    “抱歉啊,上条同学。”

    “?”

    “我果然……还是有些天真了。”

    藤丸立夏执意要来无能力者集团地盘的原因,其一自然是他用来说服上条当麻的物资问题,但其二则是出于他对“危险”的嗅觉。

    诚如上条当麻所说,这座学园都市内的无能力者和超能力者间有互相敌对的情况发生。但在学园都市现在已然成为一座荒岛的前提下,一切外在因素都应当在恐慌下失去意义,与之相对的,抱团存活下去才是人在面对危机时的第一反应。

    可是,武装无能力者集团却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选择了用装置[能力下降(capacity down)]拒绝一切对他们怀有敌意或善意的所有能力者的靠近。

    这不合常理的现象预示这里会有危险,但藤丸立夏作为迦勒底最后的人类御主,却早已习惯了迎难而上。

    但他却忘记了一件事。

    有些危险,并非来自特异点的扭曲,而是来自人心之恶。

    ***

    “在这边!他们往这边跑了!”

    “一定是外部混进来的敌人!太好了,这样一来今天的点数就能有更多了!”

    “监视员说,活捉的话点数会多给一些……喂,你们几个找到他们的时候可别把人弄死了啊!”

    “放心吧,这点分寸大家都知道。而且其中一个脸长得还不错,等抓到人后可以先玩玩再交上去。反正只要人活着交给监视员就好了嘛~”

    粘稠的恶意和黑暗从嬉笑着的话语里流淌出来,令人越发忍不住遍体生寒。

    藤丸立夏皱着眉。比起继续听下面几个已经烂到根的学生们的对话,他干脆扭过头,查看起额头已经冒血的上条当麻的情况。

    “别乱动,罗宾汉的斗篷虽然能够隐藏踪迹,但你的血如果从高处落下去,被人注意到的话,我们现在的位置就会立刻暴露。”

    方才提到监视员的几个学生,最初还一脸纯良的靠近他们试图套话。不过在早有准备的藤丸立夏的应对下,他们什么都没能问出来。

    见状,这几个人立刻暴露了真面目。其中有个学生甚至还从腰后摸出一把电击警棍——上条当麻的右手虽然能够抹消一切超能力和魔法的现象,但对于实打实的物理攻击却是没有任何办法。再加上事发突然,藤丸立夏也没反应过来,那些学生居然能够一边微笑着一边毫不留情动手。

    而且最让藤丸立夏感到不寒而栗的是,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是没有经过锻炼的、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类。可当他们要动手杀人的时候,却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犹豫。甚至有一两个年轻学生的眼神,仿佛从里到外都已经坏掉了似的。

    那种集团性的、理性与心灵全都崩坏的感觉,令少年御主下意识想到了曾经在第二特异点遇到过的江之岛盾子。

    ——这里绝对有个类似江之岛盾子似的领袖在这里!!!

    意识到武装无能力者集团的问题严重性,藤丸立夏已经连物资都懒得管。他伸手抚上当麻的额头,掌心被淡淡的银蓝色魔力笼罩。随后,在几个卢恩符文一一闪现后,上条当麻额头那道几乎能够看见头盖骨的伤口,终于开始坚定缓慢的愈合。

    [master,那些人类学生已经被学园都市的archer制造出的动静引走了。]

    [我知道了,罗宾汉你继续盯着他们。还是老样子,不管是对方还是archer都盯着……另外迪卢木多,你有找到附近能让我们逃离的出口吗?]

    [是的,已经找到3处,但是那些地方都有人在看守。不仅如此,那些人类学生的手里都有说不出用途和名字的武器。]

    [稍微嗅到一些响动就立刻戒严了啊,真是比我想象中的问题还要严重得多呢。]

    黑发的少年御主,脸上正挂着苦笑。毕竟他的本意只是想来这里绕两圈看看情况,谁也想不到这些无能力者抱团的据点会这么压抑黑暗,由此滋生的邪恶更是连藤丸立夏都觉得头痛。

    在学园都市发生异变的时候,一定有某个类似领导者一样的人站了出来,美名其曰大家一起齐心协力活下去,于是将这些心性尚不成熟的学生各自分组,如果捏造出齿轮一样,将这个名为“武装无能力者集团”的机器运作起来。

    乍听之下是很合理的事情,但在外部危机重重的压力下,不成熟的学生们自然会开始逐渐失控。

    软弱无能者会放声大哭,心性懦弱者会绝望自杀,胆小怕事者会自我欺骗,野心勃勃者会树立权威,好事不良者便抛弃规则……

    而在这个时候,一定有个类似江之岛盾子一样既有人格魅力又有领袖能力的家伙隐居幕后,既能左右逢源保全自身,又能不动声色制造矛盾掀起混乱。最初好心站出来组织的领袖会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众矢之的,一旦他被拉下领导者的宝座,下面那些虎视眈眈的家伙们自然会犹如嗅到血腥味的豺狼般一拥而上。

    那个时候,心存善良或是胸怀正义感的家伙,肯定会站出来试图阻止,但理所当然的,那些大约都已经被一个一个像这样被所谓的“监视员”排除异己。

    所以留到现在的,已经全都是连人渣都不如的败类了。

    藤丸立夏趴在自动机械化厂房上方的房梁,一边继续给上条当麻治疗伤口,一边忍不住思考着关于武装无能力者集团的种种不对劲之处。

    “可是,还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想要逃到外面呢?”

    少年御主那双湛蓝色的眼睛正盛满疑惑,而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似乎受某位马尾辫医生的影响越来越深。不仅之前犯懒趴在桌子上脸滚桌面的样子像极了他,就连现在对未知情况的研究欲压过常人该有的恐惧心,都和罗马尼·阿基曼的某些表现一模一样。

    他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黑色腕带,由于特异点世界与迦勒底出现了时间流速不对等的严峻问题,导致他现在已经失去主动和迦勒底联络的能力。而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求援也十分困难。

    更何况,藤丸立夏还没有做好让从者杀人的准备。

    比起让他人陷入险境,藤丸立夏的计划更多是让自己承受伤害。相较于牺牲他人,藤丸立夏更多的则是抱着拯救的心情而不断主动靠近危险的。

    他的从者与妖怪战斗过,也曾与警卫有过交手,但绝大多数情况下,迦勒底两位御主的从者们,都是没被命令过杀死人类的。

    魔术师们大多对人命看的很轻,但背负着拯救世界责任的却是两个最初对魔术一窍不通的普通人。除了天生多了点作为御主的资质外,他们过去了解的魔术也不过就是电视上逢年过节会展示的骗人手法。

    而为了提醒自己作为人类的本质,不杀人便成为了立香和立夏两个人共同的底线。

    “唉,这种时候外面就不能爆发点什么骚动吗?随便什么都行,只要能趁机引起这里人的警戒,声东击西一下我就能带着上条顺利逃跑了_(:3」∠)_”

    仿佛上天都在庇佑少年御主一样,就在他刚刚发出这样的祈愿后,下一秒,在厂房外就爆发出了激烈的巨响。地动山摇的恐怖动静甚至连房梁都在晃动,生生把上条当麻从昏迷中给晃醒了。

    “恶……头好晕,好想吐。”

    “那一定是轻微脑震荡了,回去以后我拜托caster库丘林再帮你治治。毕竟外伤我虽然能勉强控制一下,但更精细的检查和修复我就差一些了。”

    “……不,能治就不错了。话说回来,这个动静是?”

    “我也不知道。总之我们先趁这个机会溜了吧~”

    “啊,那就这样吧。不过在走之前——”上条当麻扶住自己被血糊了一片的脑门,伸手指了指下面,说:“先让你的从者抗两箱泡面,我们再走不迟。”

    “………………你真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尽职尽责啊!”

    “没有那回事,我只是怕你姐姐生气而已。”

    “……其实我也怕的,那不如我们再拿两包火腿肠?”

    “我觉得ok。”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