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9.第18章 第四日(1)
    盗文猖獗, 我没办法, 请订阅量不足80%的朋友72小时后再来  因为听说了晴太的事情,而跟着新八和神乐一起来吉原的藤丸立夏,一边拽着身上过重的艳色服饰,一边歪歪扭扭扶着路边墙壁不知道如何走路。又厚又高的鞋底光是要保持平衡就很艰难, 令他越发钦佩能够踩着坡跟凉鞋逛上一下午的姐姐立香。

    [没关系吗master, 需要我帮忙吗?]

    [不!你们谁都不准出来!我会生气的!]

    尽管知道从者灵体化也能看见自己现在的模样, 但藤丸立夏一个大男生被打扮的和女人一样,实在是令羞耻心max的人类御主狼狈不堪。哪怕知道是在自己骗自己, 但只要从者们没有实体化出现在眼前, 立夏就能继续假装自己这幅丢脸样子没有被谁看见。

    但说是丢脸, 实际上立夏不愧于他曾经被牛郎店和人妖俱乐部都前后想要挖掘的人设。妆点了华丽发饰的艺伎假发套在他头上十分服帖, 厚厚的和服也完美遮住了男女身材的差异。因为穿女装的缘故, 漂亮剔透的蓝眼睛盛满了羞耻,微微咬住下唇且红着脸的样子格外诱人。偏偏少年御主又因为不适应艺伎的鞋子而扶着墙壁, 双腿微微发抖令他看起来活像是刚刚才被人拉进小巷子做到双腿发软却又死撑着不愿暴露出来。

    说白了, 就是那种容易令人燃起施虐欲的类型。

    或许在这方面有着非常惊人的才能也说不定, 黑发蓝眼的少年在穿上艺伎的服饰后实在是十分美貌。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与晴太心心念念的日轮相比。而也似乎正是因为太过漂亮又很容易让人有欺凌念头的关系,尽管只有几步之遥, 新八与神乐就被吉原自卫队视作敌人, 而扶着墙又脸红羞耻的藤丸立夏则被当做路边的艺伎随手放过。

    ——唔,怎么办呢?

    躲进店铺与店铺间的窄小缝隙, 藤丸立夏眯着眼睛判断局势。尽管被当做真正的艺伎而被丢在一边, 但毕竟事关万事屋的小伙伴们, 少年御主还是打算在万一时刻召出从者去帮忙的。

    但前提是,那位一侧脸庞有着伤痕、穿着黑底枫叶图案服饰的女性,真的对银时他们散发出了切实的杀气。

    ——无论怎么看,那位月咏小姐都没打算真的杀死他们啊。

    事实证明少年御主的判断十分准确,反倒是在经过苦无乌龙事件后,看见那个扶着墙壁无法顺利走路的艺伎居然也是一伙而且还是少年的月咏,受到的刺激更大。

    “不,因为你看起来就有种适合吉原桃源乡的感觉。”

    “我才没有!”

    ***

    经过一番简短的交谈,众人这才发现原来月咏是真的打算帮助他们离开吉原。脚下踩着冷冰冰的钢铁管道,望着下方终年燃烧着辉煌夜色的吉原,还未对世界有过深刻理解的未成年御主自然无法忍受吉原这样的存在。

    但是听着日轮为了晴太而在那个雨天桥上作出的决定,他又开始动摇了。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master]

    在只有立夏自己能够听见的从者们声音中,相较于偏向理想化的saber·lily,反倒是外表最年幼的caster安徒生为他开导起来。

    [爱也好,恋也好,都是人类的缺陷,也是最特殊的技能……而且越是逆境越是黑暗,人类本性中的爱就会越发闪耀璀璨。正如同光与影,光越是强,影的黑暗就越浓厚。]

    或许对于尚且稚嫩的人类御主来说,理解这样残酷的现实过于痛苦。但既然直面了这样的情况,与其让他继续捂住眼睛与耳朵当个内心蜷缩在象牙塔的小鬼,caster安徒生却宁愿选择将他从自己虚构的理想世界中拉出来。

    藤丸立夏不是经历过特异点f、亲眼看见奥尔加玛丽所长死去的藤丸立香,他还没有对世界残酷的认知。而安徒生则直接打算接着这件事让他开阔视野,即便会令少年干净的眼睛蒙上阴影,但也好过今后前往其它特异点时会被更加黑暗残酷的现状击倒。

    [所以,master要努力让您的心坚强起来。不能被黑暗吞没,即便身处地狱,也请努力仰头让自己能够看见希望。]

    [………………嗯,我知道了。谢谢,安徒生。]

    一直以来是他懈怠了——因为遇见了好心人,就错以为拯救人理也能得到无偿的帮助。或许是因为一直有姐姐立香在前方冲锋陷阵的缘故,弟弟立夏总是少了那么一股冲劲。但现在有了亲眼所见的属于日轮的以及caster安徒生的开导后……藤丸立夏相信他自己在今后,也会绽放出与他姐姐立香一般的、能够引领从者走向胜利的光辉。

    [master!请小心!]

    尚且沉浸在感动中的立夏还未反应过来,倒是支援从者saber·lily通过契约令他注意。面前让他们交出晴太的撑伞大叔浑身散发着战火与鲜血的味道,足以令从者们心生警惕。就连万事屋的夜兔小姐神乐都紧张万分,全员进入戒备状态。

    [来了!]

    察觉到敌人毫无善意,心忧御主的rider主动实体化。瞬间在眼前闪过的红色披风如此刺目,尽管rider的敏捷只有b,但好在他幸运a,以至于阿伏兔甚至有一瞬被那披风后隐藏的锐利剑刃擦破披风。

    但是,夜兔并不是只有他一人。

    拽住晴太想要闪避的银时,被洞穿铁皮的雨伞击中腹部。松脱手腕以至于晴太落入敌方手中。注意到这一状况,藤丸立夏干脆不顾身旁小伙伴的惊诧,身旁逐渐显现出金发白裙的少女。

    “saber·lily,把晴太夺回来!”

    “是!”

    手持圣剑的女性从者显然也被晴太与日轮间的过往深深打动,尚未成熟的少女骑士那碧绿色的眼中满含怒火。手持圣剑,她迅速欺身上前,试图从那个身材壮硕外表凶狠的夜兔手中夺回晴太。

    但是,第三位夜兔的出现,彻底让局势走向了混乱。

    脸上蒙着绷带的夜兔似乎是个年轻男人,仅仅与神乐几句话就让这个单纯的小姑娘瞬间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动摇,甚至毫不留情向下挥伞将女孩从钢铁铸造的管道打落地面,出手狠辣令银时都缩紧了瞳孔。

    而后,似乎是注意到了藤丸立夏召唤从者的手段。他转头看向了与新八夹在一前一后两个夜兔中央的藤丸立夏,笑眯眯的试图挑起战火。

    “呐,突然出现神奇帮手的……除了你,我还见过一个橘色头发的女孩喔~”

    “莫非是……姐姐?!你见过我的姐姐吗?!”

    注意到立夏瞬间瞪大的眼瞳,神威笑得越发开心。相较于每次面对他的挑战都只会用清姬的『转身火生三昧』来把他送回医疗室的立香,他反而期待这个黑发的少年。

    黑发少年那张天真又好骗的脸孔,或许可以为他带来一场酣畅淋漓有血有肉的战斗。

    这样想着,神威的心底涌上了个坏主意。

    “诶,她是你的姐姐啊?那可真是太好了呢——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她已经被我杀了。”

    话音刚落,试图挑起他战斗欲的神威就发现,那个气场软和得不像话的黑发少年,涌现出了几近绝望的愤怒。

    ——不能原谅……绝对!不能原谅!!!

    察觉到御主的精神波动不对劲,saber·lily张口冲着他大喊什么。只可惜沉浸在愤怒的藤丸立夏什么都听不见,眼中只有那个笑意盈盈仿佛期待着什么的夜兔神威。

    “berserker——”

    五星从者需要的魔力绝非是个小数字,更何况此时被立夏呼唤的还是最能吞噬御主魔力的berserker。只可惜蕴含着吞噬理智的强烈愤怒席卷了少年御主的一切,早在来路上就甩脱了那双厚重的下駄木屐的藤丸立夏,显然不够成熟到能去分析敌人话语的程度。迄今为止一直用手套遮掩的手背上的令咒,正顺应他的心意开始发出微弱红光。

    “给我、给我——”

    然而还未等他下令,不堪重负的管道已经自行跌落。而berserker库丘林alter在顺应御主战斗和接住自空中跌落的御主这两个选项间,犹豫片刻便舞动长满尖刺的尾巴跟着跃下,甚至就连意图夺回晴太的saber·lily也慌慌张张停手,和rider亚历山大迅速跳下去捞那位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少年御主。

    只是在berserker离开前,尖锐的长|枪却被他毫不留情以筋力a的力量朝向神威的脑袋投去。他猩红狰狞的双眼死死盯住神威,和单纯又傻乎乎相信敌人话语的藤丸立夏不同,同样作为战斗狂的库丘林alter,仅仅一瞬就读懂了对方只是单纯想激怒立夏,好与这少年拥有的从者进行战斗。

    “小鬼。”berserker的库丘林alter轻蔑看了神威一眼,说:“下次绝对会让你后悔站在我的面前的。”

    说完,他扭头便向下跳去,缀有红色绒毛的披风顷刻间便淹没在烟尘中。反倒是按常理来说被威胁了的神威舔舔嘴唇,蓝色眼睛里全是一片热气腾腾的战意。

    “那就期待下次的会面了。”

    “与其说是诀窍,我倒觉得只要好好看着他们的眼睛认真说话,用心和大家做朋友,我想不管是berserker还是其它职介的从者,应该都可以好好相处的啦~”

    得到这答案的达芬奇亲一开始还有些不相信,但在之后一系列的迦勒底日常中,万能之人终究不得不承认一件事——

    如果说藤丸立香拥有能够驾驭或率领任何从者的才能,那么,藤丸立夏就有着足以与之媲美的、能够与任何从者和谐相处的才能。

    黑发碧眼的少年是柔软的布,在太阳下晾晒的刚刚好,既有暖呼呼的温度,也有阳光的芬芳。不尖锐却也不脆弱,平和安稳得犹如午后鼻尖瓮动的小动物——毛绒绒又无害,即便生气的一口咬下去,留下的也不过是一道不痛不痒、数分钟后就会自然消散的浅浅牙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