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1.第30章 第六日(3)
    盗文猖獗, 我没办法,请订阅量不足80%的朋友72小时后再来  脸庞稚嫩又孩子气的少年御主咬着勺子, 唇齿间还沾了点软乎乎的白米饭。似乎是觉得这个话题很有趣, 他眯起眼睛舔舔嘴巴,凑近了后才用气声悄悄说。

    “与其说是诀窍, 我倒觉得只要好好看着他们的眼睛认真说话, 用心和大家做朋友,我想不管是berserker还是其它职介的从者, 应该都可以好好相处的啦~”

    得到这答案的达芬奇亲一开始还有些不相信,但在之后一系列的迦勒底日常中,万能之人终究不得不承认一件事——

    如果说藤丸立香拥有能够驾驭或率领任何从者的才能,那么, 藤丸立夏就有着足以与之媲美的、能够与任何从者和谐相处的才能。

    黑发碧眼的少年是柔软的布,在太阳下晾晒的刚刚好,既有暖呼呼的温度,也有阳光的芬芳。不尖锐却也不脆弱,平和安稳得犹如午后鼻尖瓮动的小动物——毛绒绒又无害, 即便生气的一口咬下去, 留下的也不过是一道不痛不痒、数分钟后就会自然消散的浅浅牙印。

    ***

    虽然还是睡不习惯榻榻米这种东西, 但藤丸立夏已经不会像最初那两天悄悄抱怨。似乎居酒屋的老板娘登势婆婆也看出来他就是个身娇体弱没怎么吃过苦的小孩子,与其说是让他在这里干活,更多的却像是和小玉那样打着暂时收留他的想法。

    “藤丸君。”

    居酒屋的看板娘兼女仆的小玉, 用她冰凉的机器手指揉了揉少年软乎乎的头发。

    “如果觉得无聊的话, 出门和朋友一起玩玩也可以的喔。”

    偶尔万事屋没工作的时候, 他就会和志村新八还有神乐一起在歌舞伎町逛着玩。他去过新八家几乎没什么人的道场,换上宽松的弟子服饰后举着练习用木刀,仅仅一次对击就虎口发麻松掉了武器,被新八嘲笑说是娇生惯养的小少爷。结果之后没几分钟,一声纯白短裙的saber·lily就冲进道场,睁着漂亮的绿色眼眸帮他从新八那里找回场子,随后又风一样离开。徒留下原地让一颗少男心碎了又碎的新八秒速从神秘的金发小姐那里失恋。

    同样是青春年少的小伙伴,神乐偶尔会一时兴起让他骑两把定春。不过本质只是个普通人的藤丸立夏显然没办法适应战斗种族的遛狗方法,最后只能啃着神乐分他的两块醋昆布,安静如鸡看着神乐和定春化作火箭一样迅速跑远。

    而除了万事屋的两位小伙伴,立夏在歌舞伎町也逐渐认识了不少人。除了致力于挖角他去当牛郎的高天原老板兼no1的牛郎狂死郎先生外,就连人妖俱乐部的西乡也说过希望立夏去她(?)的店里工作。甚至连灵子化的从者们也跟着瞎起哄:红发红眸的年幼rider鼓动他向帅气的牛郎小哥们学习当个精致boy,而库丘林alter则不动声色指着一条淡青色的女式和服权作示意。

    当然,无论是牛郎店头牌还是人妖俱乐部老板,包括两位从者的撺掇——全都被他拒绝了。

    ——搞清楚,性格单纯和傻是两码事。真当我不知道这两家店里具体是做什么的吗?!

    “没关系,和小玉小姐一起看店挺好的。倒不如说像这样可以帮得上忙,对我来说就很开心了!”

    是的,在居酒屋打工的这小半个月内,藤丸立夏对于自己的家政技能等级有了非常清晰的认识。尽管连日来的杂事工作算是锻炼了不少,但比起专职家务甚至能从手腕里流出清洁剂,卸掉手腕就是个马桶刷的机械女仆小玉,区区一个人类半吊子的御主藤丸立夏,就是按照saber·lily说的去做个修行都比不上。

    而就在小玉和立夏聊天时,万事屋的坂田银时,则从外面带回来一个不过七、八岁的小鬼头。

    “我叫晴太。”

    正做着自我介绍的那个孩子的眼睛,闪烁着某种希冀的光。

    ***

    或许是因为登势婆婆天生就容易对人心软的缘故,名叫晴太的男孩很快就和立夏一起在居酒屋里成了帮工。甚至比起做事显得有些笨手笨脚的立夏,显然在外面吃过不少苦头的晴太,则在做事时显得更加出色。

    但比起这个,最让立夏头疼的是,晴太现在和他一起住在储物间。

    ——完蛋啊,这不就完全没法让从者的大家实体化了吗?!

    沟通的话因为有契约,通过令咒就可以完成对话。如果是正规的魔术师,比起让从者无意义的现身而浪费魔力,一直维持灵子化待机并进行隐藏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但藤丸立夏却只是个性格天真又与姐姐分散了的、寂寞又笨拙的少年。

    在确定晴太已经在被褥里睡熟后,憋了好几天都没能好好和从者们见面的少年御主,轻悄悄的掀开被子,随后蹑手蹑脚溜出房门。而且因为担心被居酒屋的熟人发现,他还特意多走了一段路,在河边桥下的无人处才终于让从者们实体化。

    刚一确认过附近无人后,身材纤细又灵活的rider便第一个扑上来抱住他的腰。

    “呜哇aster我好想你啊!呜呜我不管快让我多吸两口aster——”

    “虽然感谢你对我的思念,但那个‘吸’是什么?我可不是猫啊。”

    “我知道~我知道~,aster这么可爱纯良的孩子当然不是猫系,肯定是笨拙又会使劲扑腾的犬系。”

    “怎么完全不觉的这是在夸奖……”

    话还没说完,被亚历山大牢牢抱住腰的少年御主突然腾空而起。当他费力扭头看见缀满尖刺的尾巴正拎起他的后领,拍被尖刺戳到的藤丸·超怕疼·娇气·立夏很快就老老实实放弃了挣扎。

    “berserker!尾巴很危险的喔!”

    “不会,我有注意。”

    “但是我会怕啦!”

    ——不,aster你那表现与其是在说怕,倒不如说是在孩子气的撒娇。

    caster的安徒生眼神已死,尽管他的cv是个经常配变态的家伙(子安武人),但现在的他却觉得比起那个总喜欢抱着御主少年腰肢的rider和那个总想用尾巴把御主牢牢圈起来的berserker,他和从姐姐立香那里借来的支援从者saber·lily才是最正常的角色。

    就在少年御主毫不自知的掀起修罗场的时候,金发绿眼的少女王者却突然抬头,望着头顶那片繁星闪烁的夜色流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注意到这位身穿纯白裙子的女性从者有些异样,藤丸立夏很快便来到了她的身边。

    “saber·lily,发生什么事了吗?”

    “是的,我在刚刚终于感知到了……”

    纯洁甜美宛若刚刚盛开的百合花一样的saber·lily,露出了迄今为止最为开心的笑容。

    “我的御主,您的姐姐——立香她终于开始靠近我们了!”

    是的,跨越千万里的遥远距离,saber·lily就是凭借她的直感确定了藤丸立香的位置。尽管少女从者的真正御主仍在大气层外未能接近地球近地轨道,但……谁让英灵就是这样一种完全不讲道理的强大存在呢。

    “啊,是了,姐姐的话肯定……不,她的话,一定也看到了那个宠物大赛的信息!”

    与saber·lily一同兴奋起来的,还有黑发蓝眼的少年御主本人。只是与这两位几乎等同于的人不同,在立夏身后的rider与berserker则分别露出了仿佛即将吃下志村妙特制鸡蛋烧一样的表情。

    ——啊,这俩人算是完了。

    见识过藤丸立香对她弟弟的强烈保护欲的安日天,已经盘算好之后从商店里回收的绿方块要怎么用了。

    只可惜下一秒,两只手一左一右分别拍上了caster安徒生的肩膀。

    [呐,安徒生你不会去向aster的姐姐告发的吧?对吧对吧对吧?]

    [敢说就宰了你。]

    ——很好,左边这个声音是rider,右边这个只会威胁人的是berserker没跑了。

    虽然有了“caster什么的全是加班劳碌命”的觉悟,但对于将工作结束的瞬间定义为天国、认定工作时间是地狱的安徒生来说,光是像现在这样既要照顾年幼纯真又不懂事的aster已经心力憔悴,更别提还要连御主和从者间乱七八糟的修罗场也要被迫掺和。

    ——啊,随便怎样都好,拜托快点结束好让我回去迦勒底休息啊。

    譬如,第七师团的成员大多是宇宙最强战斗种族——夜兔。

    [aster,怎么办?需要我们现身吗?]

    [不,先等等,看看情况再说。]

    因为这一突发事项,港口内的其它飞船全都停止了动作。毕竟宇宙海盗“春雨”的第七师团的宇宙飞船就在外面虎视眈眈,相信只要有什么异动,那边的炮口就会毫不留情将有动作的宇宙飞船化作宇宙间的垃圾。

    藤丸立香只是个半吊子的御主,连魔术师都算不上。尽管在粉色和服的下方隐藏着结实紧身的[迦勒底战斗制服]看上去和某些机甲动画里的驾驶员制服相差无几,但藤丸立香本人却是个连普通车辆驾驶证都没有的未成年小姑娘。

    在这片茫茫宇宙中的不知名星球里,人类这种生物可比什么都要来的脆弱。一旦出事,她势必得先保证自己能够有一艘飞船供她逃离。

    [玛塔小姐,你在吗?]

    [我在,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吗?]

    [不,只是有件事想先提前确认一下——英灵就算是宇宙真空的环境里,也可以战斗的吧?]

    [虽然没有试过,但应该可以吧?毕竟我们从者只需要魔力,就算没有空气应该也不会有太糟糕的影响吧……?]

    尽管灵子化的从者无法被看见,但透过契约进行这样的对话时,assassin的温柔话语依然能够给藤丸立香带来无限的安心感。

    [那么,麻烦玛塔小姐继续维持灵子化的状态,去附近看看能不能偷一艘小型的宇宙飞船吧。啊不过,规模也不要太小。最好是那种有食物储备,能够同时承载20到50人左右的飞船。]

    她身边并没有能够随意驾驭骑乘的rider职介的英灵,而只有玛修在骑乘方面的技能达到了c,虽然不清楚是否可以操纵宇宙飞船,但只要能够像开车那样达到一般驾驶程度应该就没问题。

    ——如果实在不行,就瞎几把开。

    待机大厅周围悬挂的电子屏幕正在转播星球当权者与宇宙海贼春雨的协商,而当立香看见还在谈判条件企图还价的当权者突然露出狰狞之色,脚下地面开始震颤,一波又一波导弹开始朝着飞船港口外的春雨的宇宙飞船发射后,她就猜到情况要不好。

    “哈哈哈哈,别傻了,我们才不会向宇宙海贼低头!”

    “诶,是吗,那真可惜。”

    是啊,的确可惜。

    橘发少女仰头看见那些滑过天际的导弹一个不漏全部撞上了无形的障壁,春雨第七师团的宇宙飞船在长达半分多钟的轰炸后依然完好无损。电视里前去谈判的胡子拉碴的大叔闪身来到这颗星球当权者的身后,仅仅凭借**的手刀就斩下了对付的头颅。屏幕里传来的尖叫与机场内的尖叫混杂在一起,随着镜头前滴落的血液,成为了亡者的奏鸣曲。

    一片混乱中,只有人类御主的小姑娘镇定自若。她死死盯住宇宙海贼的飞船,在看见对方炮口开始凝聚能量对准港口,无数念头从她脑中滑过——

    不能让对方破坏港口,不然的话,她自己都无法安全逃离这颗星球。拥有防御性宝具『假想宝具疑拟展开/人理之础』的玛修,可以在前方形成强力的守护壁障,但之后还需要骑乘c的玛修来驾驶的宇宙飞船,所以现阶段最好不要让她太过消耗。

    其次是贞德的宝具『吾主在此』,防御力方面几乎可以说是最强,但因为会有使用一次后会暂时无法行动的缺陷,若是对方很快就能来第二发炮击,可就得不偿失。

    似乎是听见了她的内心想法,支援从者archer开口道:[aster,用我的『炽天覆七重圆环』来防御如何呢?]

    只可惜archer不开口还好,他一开口,橘发的少女御主立刻用一种“啊对了我怎么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眼神看着他。

    就在宇宙海贼的光炮即将发射前的同时,藤丸立香对着卫宫亮出手背。鲜红的令咒在机场内的灯光下十分鲜艳,甚至连少女那双金色的眸子都仿佛在熠熠生辉。

    “以令咒之名,英灵卫宫使用宝具『无限剑制』,将敌人飞船的攻击炮口以心象结界笼罩,并彻底破坏吧!”

    “什……”

    来不及反抗且对魔力只有d的卫宫,在藤丸立香使用令咒的瞬间就被加满了np条。红衣白发的英灵无奈摇摇头,随后上前开始咏唱展开固有结界的咏唱。

    “i a the bone of y sword……”

    随着英灵卫宫低沉地念出咒文,不断展开的固有结界也将对方飞船的攻击炮口全数笼罩进去。在充满武具、火焰和巨大齿轮的心象风景之中,半截被拖入结界的宇宙飞船显得那样格格不入。而在插满剑刃的荒芜土地上,红衣随风猎猎作响的英灵卫宫,则开始不断在其身后闪现出一柄接一柄的复制宝具。

    他的固有结界只包住了蓄能中的炮管,而飞船上的其余人却是丝毫不在其中。自始至终,那位橘发的小姑娘仅仅就只下达了破坏武器的命令,而英灵卫宫也自然听懂了她隐藏着的未说出口的“不要伤害他人性命”的潜台词,只将心象中复制的剑刃们对准炮口。

    她和卫宫士郎很像,但本质却又不一样。相较于卫宫士郎毫无限制的拯救,藤丸立香却选择了尽最大可能拯救她能力范围内的人、事、物——她只让卫宫用宝具破坏了春雨的炮口,却没破坏对方的飞船或杀死对方的成员。第七师团飞船上能够抵挡导弹的障壁依然有效,只是他们再也无法对这颗星球进行毁灭性的攻击。

    如同面对噬人的猛兽,只将它对自己伸出的利爪斩下,却又不因畏惧它的强大而选择杀死。橘发金眸的少女尊重每一个生命,即便是如此的危急关头,却也不曾因自己握有强大的从者而傲慢,乃至擅自审判他人。

    那是只属于藤丸立香的、天真而纯善的正义。

    “『无限剑制(unliited bde works)』!”

    ***

    心满意足的看到卫宫炸掉了别人的大炮,藤丸立香只觉得自己好棒棒。再加上assassin玛塔·哈丽通过契约告诉她,她已经成功搞到一艘飞船后,人类御主简直觉得自己不能更走运。

    只可惜下一秒,从便服突然化作亚从者形态的玛修就用巨大的十字圆盾为立香挡住了一记攻击。

    “前辈!请小心!”

    “玛修!”

    “哈哈~,本来只是为大部队进入这颗星球而在港口埋伏,没想到却看见了不错的东西。”

    斗笠下方用层层绷带缠绕住手臂与面部的怪人,显然看见了方才藤丸立香用令咒让英灵卫宫毁坏春雨飞船的炮口全过程。试探着向橘发的少女发起攻击,却被一旁那个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战士的粉发女孩变身后用盾牌挡住。

    “呐,你的盾牌是从哪里拿出来的?告诉我好不好呀?”

    虽然音色听上去是愉快的少年音,但绷带怪人周身散发的凶猛杀气却比什么都要来的恐怖。藤丸立香踌躇片刻后,立刻用礼装技能之一的[order chan]将玛修与玛塔·哈丽进行了交换。

    [这边的防御型从者还有贞德,玛修你现在立刻想办法操纵飞船然后找个安全地方待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