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2.第31章 第六日(4)
    ..混乱中立迦勒底[综]

    盗文猖獗, 我没办法, 请订阅量不足80%的朋友72小时后再来  “唔~差不多吧。”

    尽管言明夜兔就是个满脑子只有战斗的种族,但阿伏兔却完全不像其他整天泡在训练场或健身房的成员。胡子拉碴的大叔像个异类,除了应付养伤中穷极无聊的神威各种麻烦要求, 还要处理第七师团由上至下大大小小的一系列差事。以至于藤丸立香这个最初被胁迫上船的人都看不下去,拉着自家从者一起帮忙做点事情。

    当然,期间能够打探点情报就更好了。

    橘色头发的小姑娘很快在第七师团的飞船上混得如鱼得水, 偶尔还会在训练场和玛修一起被几个看热闹的夜兔指点一二。虽说到最后彻底坚持下来的只有亚从者的玛修, 但藤丸立香私下却也着实学了不少有用的招式。尽管无法与夜兔相比,但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话, 她咬咬牙还是可以应付的。

    “对了对了, 小姑娘。听说你曾经把我们的团长打伤过?”

    “不, 不是我,打伤神威的……是我的同伴。”

    对脑子里都只有肌肉的夜兔解释御主与从者的关系实在是太过复杂, 望着对面那位夜兔战意勃勃的眼神, 藤丸立香秒速开始呼唤她亲爱的berserker清姬小姐。

    ——反正用掉的两枚令咒都已经在这段时间恢复, 大不了再玩次烧烤兔子。

    不知不觉间越发心黑手狠的人类御主完全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问题,想当初第一天和这帮夜兔锻炼的时候就被打碎手臂, 要不是贞德慌慌张张放个大招,估计藤丸立香就得因为养伤而进去医疗室和神威作伴。

    和一个才被自家从者用宝具『转身火生三昧』烧烤过的兔子在同一个房间, 自觉自己是个孱弱人类的橘发少女自然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更何况神威当初孤身一人对上两位从者也不后退的疯狂劲头, 实在是让藤丸立香对这种战斗狂没有好感。

    她战斗的理由是为了保护自己, 同时阻止人理烧却。如非必要, 她甚至根本不想参与进去这种残酷的战斗, 更别提连弟弟立夏也被牵扯其中。在立香咬着牙拼命学习、和弟弟立夏一起扛起拯救世界的重任前,这对御主姐弟可都还只是连社会都未曾踏入过的未成年小鬼。

    “啊,小清姬你来的正好,这两位叔叔说想和你一起锻炼呢~”

    望着少女御主身后肌肉结实的彪形大汉,即便是清姬都有些忍不住身体僵硬。

    “亲、亲爱的master,这是什么情况?”

    “啊呀,因为他们说很崇拜能把神威送进医疗室的你,所以……嘛,总之交给你啦!”

    拍拍清姬的肩膀,朝着门口走去的少女脸上的表情分外灿烂明朗。

    “加油吧小清姬,只要不把人打死就好,那么,我先跑路了。”

    “诶?诶诶诶?!master——”

    随着两位勇于挑战清姬的夜兔被同伴用绷带包好送进医疗室,外表娴静优雅的berserker也就此成为了第七师团的座上宾。至于某位非常不厚道的、丢卒保帅的人类御主,则在之后好好给清姬赔礼道歉了一番。好在清姬对她非常喜爱,只需立香亲手喂她一口一口吃完美味的蛋糕,这位坚信自家master是安珍转世的从者便又是那副气质端庄的贤良模样了。

    唯一可惜的是,清姬的端庄仅限外表。

    不知道第几次发现这位女性从者躲在她床下一脸痴汉,哪怕将她天天丢给第七师团的好战分子们,橘发少女都无法阻止她berserker坚定的斯托卡本性。伴随着逐渐消磨的耐心,忍到极限的藤丸立香终于在最后以“要和小清姬玩捆绑放置py的游戏”为借口得以安然入睡——虽说因为清姬是自家从者而产生了点愧疚感,但因为无论是贞德、玛塔、玛修还是卫宫都众口一词认为她的做法非常正确,再加上玛修甚至还主动承担起“会帮忙看管清姬小姐不用火烧掉绳子夜袭前辈”的职责,最后还是维持的目前的状况。

    而在借用第七师团的信号上网后,藤丸立香也终于找到了点关于圣杯的线索。

    对着布满半个房间的虚拟投影,橘发少女终于再也抑制不住连日来被压抑的吐槽**。她伸手戳着那张随处可见的宣传单页,金色的眼瞳里被某种无来由的怒意彻底占满。

    “……即将在地球举办的宇宙宠物大赛的冠军神秘奖品,那玩意儿怎么看都是圣杯吧!!!”

    看着宣传彩页上那个被用七彩线条框住的、金光闪闪像极了在特异点f里被雷夫教授展示过的圣杯,即便是亲切温柔的法兰西圣女,也对藤丸立香的怒意表示了理解。

    毕竟辛辛苦苦找寻的、极有可能毁灭世界的圣杯,居然被人拿来当做宠物比赛的冠军奖品……无论是谁都会心态崩溃吧。

    ***

    似乎是双胞胎姐弟间的心有灵犀,挥着扫把灰头土脸在居酒屋门口干活的藤丸立夏,也在同一时刻看见了张贴在电线杆上的宠物大赛的广告。特别是冠军一栏展示的奖品,除了金额高达一百万的现金外,号称是神秘奖品的金光闪闪的圣杯也吸引了藤丸立夏的全部注意力。

    “哦,眼光不错嘛,少年~”

    “坂田先生?!”

    刚刚买好新一期jump的万事屋老板——坂田银时,睁着他那双怎么看怎么无神的死鱼眼,一边用右手小指挖着鼻孔一边说:

    “嗨嗨~万事屋的第一帅气美男子就在这里,而且是和杉田组长一样帅气的坂田银时本人哦。要签名照吗?要合影上传ins吗?只要给点劳务费不管是什么都……”

    “抱歉,只有钱我没有。”一秒果断。

    之前在登势婆婆的指点下顺利在居酒屋二楼找到了万事屋,只可惜身无分文的藤丸立夏显然被银时拒绝了委托。只是不知出于什么心态,银发天然卷的老板最后还是要了他姐姐立香的外貌特征。据说是有了线索就可以找藤丸立夏狮子大开口要劳务费,不过下一秒,流露出坏心思的万事屋老板就被居酒屋的登势婆婆狠狠揍了一拳。

    “嘛,小鬼就是小鬼,钱的话,随便去柏青哥那里玩两把小钢珠就会有啦,或者去赌马也不错喔!保证来钱快还一本万利!”

    “坂田先生!这样明目张胆教人赌博不好吧?!比起在暴富和倾家荡产间碰运气,还是自己认真工作赚钱比较好吧!”

    “啊,烦死了,那种小事怎么样都好。倒是小鬼,你现在不是在老太婆的居酒屋打工嘛?只要你能说服她这个月别找我要房租,不管你姐姐是在多么偏僻的花街我都能给你找出来。”

    “所以说——我家的姐姐才不会去花街啦!!!”

    气鼓鼓的藤丸立夏实在是和炸毛的毛茸茸小动物没有区别,尽管当街和坂田银时顶嘴闹脾气,最后换来的却也只有万事屋老板心不在焉的揉脑袋。

    “是是是,你姐姐全天下最好最强悍,男人婆又抖s绝对不会有事啦。”

    “姐姐也是有温柔的啦……话说坂田先生你又用挖过鼻孔的手揉我脑袋!我真的要生气了!”

    眼疾手快避开了黑发少年用扫把发起的幼稚攻击,坂田银时留下一个无赖的背影就翻身上了楼梯回去万事屋。只是就在气鼓鼓的少年御主低头继续扫地后,那位吊儿郎当不正经的银发自然卷却对着刚刚从电线杆上撕下的宠物大赛宣传单页开始发愣。

    ——比起一百万的奖金,居然是看那个神秘大奖的杯子时间更长……有古怪的小鬼,但愿别惹什么麻烦上门。

    “不过,冠军居然有一百万啊……正好神乐那傻丫头的定春就是现成的宠物,嗯,回头去报名参赛吧。”

    同一天内,关于这场在地球举办的宠物大赛的报名人员名单里,多出了三个名字。

    以及

    只是……据说是贸易舰队的快援队的舰长大人,似乎是个脑子不是很好使的笨蛋。

    “小妹妹,虽然你现在还只是个籍籍无名的小石子,但石头这玩意儿也是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性啊呕呕呕呕呕呕呕——”

    “嘁,真难看。像你这种晕船的废柴居然是快援队的舰长,太丢脸了,所以快点切腹换人吧。”

    眼看着即将在自己眼前上演某种血腥夺|权,藤丸立香终于忍不住吐槽道:“不不不!舰长是个晕船废柴的确很丢脸,但也还不至于要到切腹换人的程度吧?!”

    陆奥别过头,“……所以我才看他不爽。”

    “看他不爽才是你想让他切腹的主要原因吧!!!”

    一会儿功夫就从快援队商船上混进货仓的偷渡者变成了吐槽舰长与副舰长的角色,藤丸立香只觉得自己心累无比。

    而当坂本辰马终于吐到没有东西可吐后,他也终于能够勉强支撑着继续向藤丸立香问话。

    后背依靠着指挥台站在原地的快援队舰长,在他不开口说话只顾着压抑晕船呕吐欲的时候真的正经到很能唬人。只可惜经过方才的那一番闹剧后,藤丸立香已经对眼前这个还在努力装模作样的舰长大人失去了一个偷渡者该有的敬畏之心。

    “话说,在问我话之前,舰长大人你真的不先考虑一下把你嘴角的呕吐物残渣给清理一下吗?”

    “啊哈哈哈哈哈……这只是小事。”

    “才不是小事!而且呕吐物的味道好重啊!”

    粉色和服的少女崩溃吐槽的模样实在是不算好看。只是在她没注意的地方,坂本辰马和陆奥却是暗暗使了个眼色。

    ——看来只是个普通的偷渡者,不会有坏心的啦。

    ——哼。

    “对了对了,偷渡者小姐叫什么?出现在我船上是有什么目的吗?”

    “我叫藤丸立香。”

    坂本辰马面前那位橘发的少女踌躇片刻后,这才继续开口道。

    “至于目的……现在的话,大概是先找到和我失散的弟弟……吧……”

    ***

    和在宇宙中被当做偷渡者,但至少还是有个好心笨蛋舰长愿意暂时收留的她的姐姐立香不同。弟弟立夏在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从郊区走进城内后,不得不承认他大概面临了一个非常现实的危机。

    “……我没钱啊。”

    人类最后御主因为没钱而流落街头或者饿死渴死绝不是什么好结果,只可惜在藤丸立夏缩着肩膀试图找个临时兼职时,却发现连身份证明都没有的自己更是走上穷途末路。

    从餐厅服务生再到便利店收银员,一看就是未成年小鬼而且还支支吾吾拿不出身份证明的藤丸立夏依然只得到了拒绝。奈何亚历山大与安徒生外表看起来比御主还要年幼,单纯的saber·lily在这方面也帮不上什么忙,至于库丘林alter更是无法指望。从者们为了节省魔力同时也为了避免瞩目,全都灵子化在他的身边。

    [master……这样下去真的没问题吗?]

    [呃,我也不知道。但是,再试试看吧。]

    随着天色渐晚,寻找工作无果的藤丸立夏也在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偏僻的地方。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附近却逐渐热闹起来。

    灯红酒绿的街道一个接一个亮起了霓虹灯的招牌,或妖艳或清纯的男男女女则在街头巷尾开始招揽顾客。意识到自己似乎走错地方的藤丸立夏微红着脸想要转身离开,却发现人生地不熟的他已经无法辨别自己之前来的道路。

    ——呜哇……怎、怎么办啊?

    青涩且脸嫩的藤丸立夏在歌舞伎町简直比特大号灯泡还要惹人注目,天真且不谙世事的那副纯洁模样几乎在告诉周围所有人这个少年不属于这里。而且在黑发少年的视线瞥到某几位穿着暴露的女性身上时,通红的耳廓与脸颊更是透露出青少年特有的诱人感。惹得好几个热情的大姐姐们都想凑上去戏弄一下这个可爱的少年。

    “啊呀~,小弟弟是迷路了?要不要姐姐给你带♂路?”

    “不、不用了!”

    “哈哈哈别客气嘛,boy这么可爱,大姐姐今天免费陪你一晚都可以喔~”

    “诶?不不不……真的,真的不用了!!!”

    脸庞一度错觉在发烧的藤丸立夏头一次觉得温柔漂亮的女性也很恐怖,战战兢兢的年轻御主正要继续开口拒绝,下一秒,随便找了个巷口实体化的rider亚历山大便灵活穿过了那些女性酮体组成的墙壁,熟练抱住了御主的腰。

    “啊~啊~,真是的,ma……立夏你又迷路了啊!”

    “诶?rider?”

    红发的少年征服王仰头露出一个笑脸,[红颜美少年]的特性对于歌舞伎町的人来说几乎毫无抵抗力。仅仅瞬间的工夫,亚历山大就顺利从魅惑状态的大姐姐们手里将可怜巴巴的御主“救”了出来,甚至拉着御主再多跑一段路都还有余力。

    “呼……得救了。谢谢,rider。”

    “哈哈,没什么~”脑后扎着的辫子随着他的动作一甩一甩,红发的年幼征服王笑着说。“倒是master在这方面太单纯了,平时的话也没什么,但是在这种地方,很容易就会被人盯上吃掉哟~”

    “诶?吃?什么意思?”

    “……啊哈哈哈哈,没什么,master不知道也没关系~”

    望着在瞬间笑得异常开朗的rider,不明白具体含义的人类御主歪着脑袋,晴空般的蓝色眼睛更是清清楚楚写满了疑惑。

    “什么是我不知道也没关系的啊?呐rider!告诉我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